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網游之盜版神話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正宗劍氣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正宗劍氣

慕容姍姍嗔怪的看了我一眼,無語的說:“不會是生病了吧?”

當然了,是很嚴重的心病!我在內心深處大聲呼喊著,可惜慕容姍姍聽不到。

“那個……不會是因為我吧?”慕容姍姍突然扭捏起來,害羞的看著我,“是不是我說錯了什麼話?”

我馬上暗贊她果然冰雪聰明,剛好現在我有了台階了。

“姍姍,那個徐星追你的事情到底怎麼說,你有答應他嗎?不用再找人當擋箭牌了吧?”我決定旁敲側擊,一邊竊喜:我真是太聰明了!

慕容姍姍漫有意味的用目光在我身上掃了掃,輕聲笑道:“還好啦,說實話,徐星雖然人長得愛國了點,成績也差了點,錢也不是很多,心胸也不是很廣闊,但是總的來說,他這人還不錯~”

我心道:*,說了那麼多缺點,一時間還真想不出來徐星還能有什麼地方可以稱為不錯……

慕容姍姍接著又說:“不過我還沒決定到底用什麼樣的方式拒絕他,你給參謀參謀,是直接跟他說呢,還是讓他的哥們轉告他,又或者在校園十大的bbs上發個莊重的帖子?”

我聽得冷汗直冒:“這……太損了吧,校園十大,你還讓不讓人家活了?”

“以他的臉皮厚度,這點小打擊算什麼!”慕容姍姍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又笑著看我,“對了,剛才我說到徐星的時候,你怎麼不高興了,是不是生氣了?”

我忍著臉上熾熱的溫度,抗著巨大的壓力,抬頭說:“是啊,你對我都不忠了,我沒有理由不生氣!”

慕容姍姍愣住了,當機當場,過了半晌才又有動靜,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一閃而過,然後她又冷著臉看我:“根本就是你先對我不忠……哦,錯了!你憑什麼說我對你不忠了,咱們兩是什麼關系呀,你先給個說法?”

慕容姍姍這麼一說,我剛才好不容易積累起來的一點勇氣就順利被擊潰了,只能尷尬的笑笑:“沒什麼,姍姍咱們練級吧!”

……

一直到晚飯的時候,那個神秘的npc也沒有出現,因為游戲中的時間相對來說也還是比較長的,大概要等到吃完飯的時候才能到游戲里的日落時分了。

晚飯是直接訂的,許琳沒有出來吃晚飯,從房間里走出來的欣雨也是一臉的無奈,我和慕容姍姍等人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只好干脆什麼都不說。

陸雪涵很擔心許琳,于是端了份飯菜給送了進去,跟她一比,我頓時感覺自己簡直太沒心沒肺,劉云的走對大家觸動都很大,惟獨我幾乎沒有什麼感覺,因為平常就跟劉云很少交往,其他的幾個mm或許我可以認為是自己的同伴,但是劉云,我卻一直認為她還是個小姐,如果換作其他人,哪怕是淫蕩的李清背叛,我想我現在也會更難過一些的。

慕容姍姍很自覺,對于我們這個工作室的事情她一句也不願意多問,除非是我主動告訴她,她才會津津有味的聽我講完,其余的時間,她就把精力全部放在飯菜上了。

欣雨和陸雪涵的情緒都比較低落,吃的東西也不多,李清和果子mm幾個人吃完飯就進了房間,結果倒把我和慕容姍姍扔在了大廳,我們對望了一眼,拍拍屁股進房間我玩游戲去了。

……

夜幕即將降臨銀月山脈,玩家的可見度立刻降低了不少。

“看,npc在那邊!”

慕容姍姍伸手一指。

我連忙看過去,果然在不遠的地方有個穿灰袍的老人正站在那里茫然的看向前方。

“趕快走,他出來只有幾分鍾而已!”慕容姍姍說著的時候就已經跑過去了。

我隨後趕上,很快的就到了npc的身旁,馬上要求跟他對話。

只見npc一片愁云慘淡,他喃喃的說:“這已經是第七個失蹤的壯丁了,難道真的仍然有亡靈在銀月城的眼皮底下猖獗嗎?”

“叮~!”

系統提示:你觸發了任務——獵殺石人首領,是否接受?

飛快的點了接受,npc立刻露出了笑容:“年輕人,你的團隊真的決定以勇氣去指引前行的方向嗎?探求真相的路上是困難重重的,你是否有決心繼續下去?”

我忍耐著他那程式一樣的語言,只是木然的點了確定,旁邊的慕容姍姍也很無聊,好象就在等著我了。

npc老者慢悠悠的看了我一眼:“既然這樣的話,那就開始你的旅程吧!”

“刷~!”

在我們的前面出現了一道淡紫色的傳送門。

“進去吧!”慕容姍姍微微一笑,一腳踏了進去,美麗的身影很快的消失了。

我連忙也走了進去,直感覺眼前一亮,傳送之後的空間竟然是一片鳥語花香的天地,一片草原覆蓋著大地,周圍的地勢漸漸的窪了下去,而我所站立的位置差不多相當于小小的峰頂了,之所以說小,那是因為在我的正前方,那里就有一個高出很多的丘陵。

慕容姍姍伸手向前一指:“喏,boss就在那個小山嶺的後面,是個石頭人首領,防禦很強的那種。”

我點了點頭,突然笑了出來。

“姍姍,你還記不記得,第一次你請我幫你打boss,那個boss也是石頭傀儡,不同的是當初我們打的那個boss只有20級而已,沒想到,短短一個多月我們竟然都已經那麼高等級了。”

慕容姍姍出神的看著我,過了會才說:“那時候我和可可都還是菜鳥而已,而且那次我們還遇到狂戰和他同伙的惡意pk呢,說起來,如果不是你幫忙的話,我們那時候肯定要滅團了,更別提完成任務的獎勵了。”

“呵呵,你那時候確實菜,都被狂戰的盜賊嚇傻了!”

慕容姍姍馬上白了我一眼,嗔聲道:“我那時是第一次跟別人pk,沒什麼經驗。但是從那次之後,我就發誓再也不讓自己那麼糗了。”

我微微一笑,確實,上次在可可那里了解到,慕容姍姍在那次pk之後,經常晚上一個人熬夜出去練級,而且也不再懼怕別人的惡意pk了,游戲里什麼地方pk最多她就往哪跑,甚至為了練操作,她會主動去挑釁以前有過節的仇家,用一次又一次的pk來訓練自己的操作與意識。

想來慕容姍姍之所以現在那麼拉風,那也是一刀一劍砍出來的,而且以她的冰雪聰明,努力訓練的成效也要比別人強得多,于是在颶風城的勇者挑戰賽上她才可以技壓群雄連續得到兩件紫色裝備,而那也是她之所以成為目前全月痝戔j玩家的一個轉折點,擁有接近變態反應速度和過硬pk技術的她,只還欠缺與她相匹配的裝備了,而那兩件紫色裝備,恰恰讓她成為一個近乎完美的mm玩家,而且是大家看到都會留口水的那種。

“別看了!”慕容姍姍在我灼熱的目光下紅了紅臉,“那個boss是光杆將軍,周圍沒有其它小怪的,咱們兩個打肯定沒什麼問題!”

“那,走吧!”

直接從草叢穿了過去,當我登上丘陵頂峰的時候不禁被下面的景象嚇了一跳。

一片布滿云霧的黑色大地上,處處都是慘白的骨架,分不清到底是人還是畜生,很多骨架都已經碎裂了,看來這里的情況已經經曆了很長久的時間。

“嗚~~”

令人毛骨悚然的低吼聲傳來,我這才發現在云霧深處有個巨大的黑色影子,一搖一晃的樣子,手里還拿著一根粗長的棍子之類的東西。

“咦?怎麼好象有點不一樣了……”慕容姍姍眨了眨眼睛,“上次,我記得它手里沒有拿武器的呀?”

“大概是他自己武裝的吧……”

我無語的說了一句,這時候那個黑影也已經走了過來,輪廓漸漸的清晰,馬上就可以看到它包裹在身上的岩石了。

兩只漆黑的玩意鑲嵌在石頭縫里,那大概就是眼睛,而在石人首領關節的地方則長滿了青苔和野草,在石頭人首領運動的時候,還能看到青苔和野草下簌簌的掉下了不少的灰塵,而尤其讓我吃驚的卻是石頭人首領手中的武器,那居然是一棵被連根拔起的大樹!

慕容姍姍吐了吐舌頭,笑著說:“不知道被這大樹砸一下滋味怎麼樣。”

我馬上抽出血紅之劍,笑著說:“不用著急,咱們很快就能體驗了。”

一道綠色光環從我頭頂罩了下來,慕容姍姍的生命守護技能的冷卻時間已經到了。

我不由得有些暗爽,以前打同等級的boss總是很驚險,現在有了生命守護之後,安全系數就大大的增加了,假如,能夠讓我和慕容姍姍某一個學到一個牧師的聖光治療的話,那簡直就爽呆了,不過,這種事情也只能想想而已,真的可以這樣的話,估計月琱膝q就要被玩家的口水淹沒了。

石頭人首領足足五米的高的身軀終于走出了迷霧,它每踏出一步我都能感受到大地劇烈的抖動一次,這是明顯的踩一腳也能讓地球抖三抖,一時間竟然讓我有些嫉妒起它來了。我要是也能這樣,還有誰敢開著悍馬在我面前nb的話我就一腳把他和車一起踏平,然後把慕容小美女放在肩膀上帶她去游蘇州樂園,想想,真是拉風……

正想著,慕容姍姍突然用劍柄搗了我一下,漫有意味的看著我笑道:“在想什麼呢?”

我當然不敢說想扛著你逛公園,只好劍指boss,威風凜凜的說:“我們跟她拼了!”

“當然,你先上!”

慕容姍姍梨窩淺笑的樣子讓我很是受用,也顧不上什麼危險不危險了,直接挺劍迎上石頭上首領。

“呼~!”

血紅之劍帶著一片冰花從空中劃過,仿佛凍結了時間一般,石頭人首領手中的樹干也沒來得及拍下來,整個身體就被冰封住了,另一邊,姍姍來遲的小美女從沖鋒的姿態殺了過來,一片耀眼的光芒中,劍氣凌空劈了下來。

塵土飛揚!

這種感覺好親切,這tmd才是正宗的劍氣嘛,狂劍的劍氣除了攻擊霸道之外,沒有一點能跟慕容姍姍的劍氣想比擬的,我心里一邊贊歎一邊開始鄙視自己,游戲里攻擊屬性才是王道,技能再好看再花俏沒有攻擊力也只不過是花瓶而已,好在慕容姍姍的劍氣也同樣很變態,防禦力驚人的石頭人首領也居然被她一劍削掉了4000多的氣血!

“喀嚓~!”

冰封效果結束,石頭人首領的一次攻擊也如期而至,慕容姍姍很沒義氣的跑開了,而我則只能留下來擋住了這次攻擊。

“不老天保佑樹干上沒有荊棘之類的刺!”我暗暗的心想,同時把右手覆在血紅之劍的劍背上把長劍擋在胸前,雖然不是帥得掉渣,但我還是不想自己的臉被直接砸到。

“啪嚓~!”

清脆的響聲中,我的身體被擊打得向後猛退之步,好在只損失了221點氣血,這對于擁有5570點氣血的我來說並算不了什麼,光是*自身的回血,我就可以夠它打一陣子的了。

不過慕容姍姍似乎並不想打持久戰,在她確認安全後立刻又貼了上來,這次她不再逃跑,跟我一起承受boss的攻擊。

戰斗中,我交易了兩組4級藥水給慕容姍姍,她卻抿嘴一笑:“不用了,我已經買了不少加1500血的大紅了。”

我詫異的看著她:“跟我還客氣什麼,又不是送戒指之類的東西,不要你負責任的。”

“那好吧,再交易一次,好不?”慕容姍姍甜甜的一笑,又點開了跟我的交易欄。

把兩組4級藥交易了過去,我又給了她兩個加龍血回複效果的四級藥,並且叮囑道:“這兩個藥是強效的,明天攻城的時候可以用用,一般打打小boss,還是用1500的藥水好了。”

慕容姍姍看了看藥的屬性,不由得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好家伙,這種貨你也做得出來,這藥水要是拿到市場上賣的話,至少能賣到10000元每個,效果實在是太變態了!”

“10000?”我愕然重複了一句,然後搖了搖頭,“這個世道,一個藥水都能賣10000大洋了,想我一年前,拿個hpl冠軍也只不過才五萬塊錢的獎勵,真是世風日下!”

慕容姍姍瞥了我一眼,撅嘴道:“這個不能相提並論的,你當初玩war3,畢竟關注的人群是少數,大多也只是學生而已,可是《月琚n這個游戲就不一樣了,從未成年的少年到退休的老人都有涉及,光是一個個主城的玩家就能上千萬,游戲里極品裝備的價格也就可想而知了,就像房產一樣,少數人拿著產權,然後把價格向上一炒,需要的人就必須得買,雖然價格高了一點,再說,玩游戲的有錢人不在少數,那些揮金如土的家伙根本就不在乎這點錢。”

“例如許飛?”我突然冒出來一句,結果把自己都嚇了一跳。

正在打怪的慕容姍姍愣了一下,轉而露出曖昧的笑容,局促的看著我說:“林凡……你會在乎我對誰有意思嗎?”

場面立刻變得尷尬起來,我咬了咬,剛要說有,可這時石頭人首領的樹干卻已經到了,而我近乎表白的話也立刻被打得咽了回去。

慕容姍姍咬牙切齒的招呼石頭人首領了,而這個65級的boss在被我們蹂躪了十幾分鍾後,也終于走向了這次生命的盡頭。

“呼啦~!”

石頭人首領在掛掉的瞬間,整個身體如同失去支撐的積木一般碎裂開來,我和慕容姍姍急忙向後飛退免得被活埋,而當我們再次*近它的尸體的時候,那些小石頭已經開始迅速的刷新掉了,幾件裝備安靜的躺在地上,除了裝備以外,還有個淡黃色書卷。

我和慕容姍姍都很興奮,好久沒有打怪出裝備了,似乎最近我們都是被boss殺的份,80級的超白金boss劍聖實在是太凶悍了,估計我們不到80級也很難把它擺平的。

慕容姍姍迅速的把裝備撿了起來,然後跟我共享著一起看,一把黑色的匕首,一件法師袍,還有一雙靴子——

【黑暗剃刀】(匕首——藍色裝備)

攻擊:225-324

力量:+17

體力:+34

敏捷:+42

附加屬性:增加攻擊速度20%

需要等級:52

……

一把還算不錯的藍色匕首,攻擊力差了一些,但是加了20%的攻擊速度,這個屬性就比較變態了,據我了解,就算是紫色裝備也未必能加到20%的攻擊速度,那這把藍色匕首光憑借這個屬性就足以賣出同等級紫色裝備的價錢了,畢竟,盜賊如果不跟戰士和騎士pk的話,攻擊速度絕對是屬性的首選!

上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泄憤    下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劍氣vs劍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