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網游之盜版神話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大人物   
  
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大人物

早晨,在一陣嘈雜的響聲中被吵醒,出門便看到李清正在大廳里收拾自己的衣服。

大概是因為房間里太過擁擠衣服太多的關系,她把幾個行李箱放在地上,很多衣服都被扒拉出散落在沙發上,一時間,蕾絲花邊內褲和情趣文胸漫天飛舞,桌腳旁邊還有個長筒吊帶絲襪,那條襪子我記憶猶新,就是上次在舞廳里李清穿的那條,而且,就因為這條襪子太過性感,李清還被幾個男人摸了屁股,當時臉都爽紅了。

以往大家的衣服都是甩干晾在陽台上,我沒有那種去偷看內衣的變態欲望,可現在就不同了,風騷如李清是根本不會理會這個房間里還有沒有男人的。

我走過去,拿著牙刷問:“清丫頭,你這是干嘛?收拾好東西跟小白臉跑路嗎?”

李清揚眉笑道:“姐姐我倒是想啊,可惜沒有小白臉要!至于收拾東西嘛,琳姐不是說准備搬家了麼?我這是未雨綢繆……”

“靠,都會用成語了,NB!”

我感歎了聲就進洗手間刷牙,結果卻看到欣雨也在那里洗臉,于是走過去拍了拍欣雨的屁股:“欣雨,讓個地方,擠一下∼”

欣雨馬上往左移了一些,給我空出一個地方來,這時許琳也來了,今天很不湊巧,大家居然都起的那麼早,她笑著問:“要不要給我騰出個地方來?”

我對欣雨使了個眼色,她立刻心領神會,回頭對許琳說:“林凡讓你旁邊呆著去……”

許琳很無語,她瞪了我一眼,說:“對了林凡,你昨天晚上跟姍姍說的事情怎麼樣了,你昨天晚上睡得那麼早,我也沒有好意思把你叫醒。”

我昨天晚上11點多才睡的覺,那就只能說明許琳昨天晚上比我睡得還要晚了,那麼拼命,她在干嘛?

“姍姍已經基本答應了,不過還得征求她媽媽的意見,但是問題應該不大,她已經拍胸脯給我打過包票了。”

我回頭看了眼許琳,發現她眼眶微微有些發黑,于是笑著問道:“琳姐你昨天晚上干什麼去了?好像是熬夜了?”

許琳抿嘴一笑,解釋道:“下線後睡不著,所以就去辦公樓資源網上查了一下,我昨天晚上聯系了兩家,今天就可以過去看看了,如果大家都滿意的話,就直接買一棟辦公樓好了,如果林凡你所說的,一本萬利,以後生意做虧了還可以收樓租來討生活。”

我突然想到風神那幾個保安的事情,于是就說:“昨天在線上遇到幾個玩家,他們一共有四個人,原來都是當保安的,我覺得他們的人品都還不錯,所以就讓他們到蘇州來我們公司了,反正以後需要招聘保安,現在就把人員儲備了也好,何況公司新開肯定有很多需要人幫忙的地方,有幾個生龍活虎的小伙子來打理應該會給我們減輕不少負擔。”

“只要你覺得可以,那就可以了,我相信你的眼光。”許琳微微一笑,又說:“還好有你和欣雨一直在幫我,要不然以我一個弱小女子未必能撐得起一個大公司,有你們在,真好∼”

“對了,慕容姍姍說要入股,投資3000萬,你怎麼看?”

許琳驚喜道:“那真是太好了,姍姍她願意加入我們絕對能讓我們如虎添翼!這樣一來,我們公司在工商和民政上一旦出什麼問題的話,姍姍這丫頭也就不會袖手旁觀了。”

我鄙視了她一眼,NND,原來如此,只是因為慕容姍姍有利用價值而已……

沒過多久,大家都湊齊在大廳里,吃完早飯後每個人都穿著很體面,就連陸雪涵也換了一身精致的女式制服西裝,收腰設計完美的勾勒出了她幾乎完美的身材,敞開的衣領下露出一截雪白的高領襯衫,一片雪白的肌膚誘人至極。

陸雪涵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欣雨走過來說:“怎麼樣,雪涵這身像極了制服誘惑吧?”

確實,陸雪涵穿上這身落落大方的服裝後略顯成熟,也平添了幾分成熟女性的風韻,但與許琳不同,陸雪涵的成熟只是相對而言,整體上的她仍然能給人一種清清純純的感覺,而不是許琳那種在商業場上跌爬滾打N多年而磨練出來的干練與成熟。

我馬上肯定了欣雨的話:“那當然,雪涵這樣的美女穿什麼都好看。”

欣雨撅了撅嘴沒有說什麼,我環視了一周,發現就連果子和李清都已經穿上了制服裝,雖然跟陸雪涵的區別不大,但我卻老覺得不舒服,感覺這兩個人還是不穿衣服的樣子比較自然一些。

許琳這時走過來說:“咱們出發吧,新區XX路上的一棟辦公樓,剛剛建好,可以出租或者出售,千萬別讓別人搶走了。”

“那就走吧。”

我剛說完,手機卻在這個時候響了,大家立刻看我,許琳問:“誰的?要不要我們幾個回避一下?”

我連忙掏出手機一看,是慕容姍姍的號碼,于是說:“是姍姍的,你們稍等一下,不知道她又什麼事情。”

接通電話,我就問:“姍姍,一大早的打我電話有事嗎?”

“當然,關于申請營業執照的事情。”

許琳等人也聽到了電話里的聲音,馬上緊張的看著我。

“你老媽,不會不答應吧?”

“那倒不是,不過我媽說了,這個事情還雖然不是很難辦,但是一番功夫還是要花的,所以她想見見這個公司的負責人。”

我松了口氣,笑道:“那好,讓琳姐跟她見面吧。”

慕容姍姍的聲音突然小了很多,她說:“媽媽指明要見的是你……”

“我不是負責人,見我做什麼?”我大為驚訝。

慕容姍姍有些無奈:“我怎麼知道,她昨天晚上剛剛從廣東飛回來,今天早上聽說這事,就說很想見見你這個人,而且她好像還認識你似的,我還沒說她就能道出你的名字,會不會是網上盛傳的事情被她知道了……”

網上盛傳的事情,那大概就是我跟慕容姍姍的關系比較曖昧吧!

這次麻煩了,不知道慕容姍姍的媽媽聽到的消息說關于正面的還是負面的,老天保佑我能順利度過這一劫吧……

“不過你放心,身正不怕影子歪。”慕容姍姍居然在安慰我,她又說:“到時候我要沉穩一點,就說我們兩個只是普通朋友而已,相信她應該不會懷疑的,畢竟追我的人一大把,我憑什麼非要選你呢∼”

我一陣暴汗,說:“我們本來就是普通朋友,難道不是麼?”

“你說什麼?”雖然在電話里,但我仍然能感受到對面傳來的陣陣殺氣,頓時感覺渾身在出虛汗。

過了半晌,我謹慎的問:“姍姍,伯母她要什麼時候見我?”

“今天早上九點半,XX路半島咖啡廳二樓。”慕容姍姍仍然有些不高興。

“那麼早啊?”

“笨蛋∼!”慕容姍姍恨恨的罵了句,咬牙切齒道:“這個點不需要請吃早飯,也不用一起吃中飯,我這是在幫你省錢,如果請我媽媽吃飯的話,檔次低了你好意思拿得出手麼?”

我忍不住贊歎:“姍姍你太聰明賢惠了!”

結果她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了,害羞的回答:“媽媽說,女孩子就是應該溫柔賢惠一點的……”

許琳等人聽得真切,都捂著嘴拼命的忍住笑。

我看了眼時間,已經是早上八點多了,于是就說:“我住的這里距離XX路還有段距離,要不我現在就出發?”

“也好,早上上班的人多,太容易堵車,如果遲到的話,你給我媽媽留下的印象可就會大打折扣了。”慕容姍姍笑著又說:“放我鴿子可以,但是我媽媽的鴿子可是放不得的。”

我很冤枉:“NND我什麼時候放過你鴿子了?”

“現在沒有,不代表以後也不會有啊!”慕容姍姍一副無賴的樣子,“好啦好啦,你趕快出門吧,媽媽再過一會就開車過來接我了。”

關掉電話,我頓時有些自卑,人家的老媽開車接她,可是我呢,還得叫出租車過去,這面子真是丟大了。

許琳見我已經和慕容姍姍說定了,于是也不再說什麼,吩咐我路上小心一點,然後她就帶著幾個MM出門了。

我留下來把門鎖好,確保一切安全後才放心離開,到樓下的時候,已經八點半了,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整整一個小時。

站在綠化樹下,我居然有些忐忑,心髒不爭氣的“撲通∼撲通∼”一陣劇烈跳動,雖然說只是單純的商業交際,但是畢竟對方是一個曾經也是現在,在蘇州乃至整個三角商業圈炙手可熱的當紅女強人,更重要的是她是慕容姍姍的媽媽,一個讓我感覺有些渴望卻又害怕見到的人。

一種莫名的渴望與懼怕,這讓我相當的矛盾。

萬一,她要是問我從事什麼職業,我該怎麼說呢,是職業玩家,還是無業游民?而且,如果她開門見山的問我對她的寶貝女兒有沒有想入非非過,那又該怎麼說,是虛偽的說自己只是當慕容姍姍是個普通朋友,還是如實說自己每次看到慕容姍姍都忍不住要流口水呢?

腦袋里亂成了一團,直到一輛出租車停下來的時候,我還在想見面後的事情。

“先生,去什麼地方?”司機問道。

“XX路,半島咖啡……”

說完,司機專心開車,街道兩旁的景物飛快的倒退著,我的思緒也飛快的向後延伸,一直延伸到初遇慕容姍姍的那天,在那個人流擁擠的KFC里,慕容姍姍神采飛揚的端著一大堆食物從我側面走過,她身上淡淡的芬芳與美麗的身影卻讓我一直縈繞心頭,想想這些都是正常的,畢竟,這麼個清麗可人的MM總是讓人難以忘懷。

從第一次見面,到後來的漸漸接觸,再到後來整天膩在一起,我能感覺到,慕容姍姍在成長,短短兩個多月,她就是完成了從一個游戲菜鳥到頂尖高手的蛻變過程,雖然說與我的幫助有很大的關系,但是無可否認,她有著過人的天分和他人無可比擬的冰雪聰明。

想著想著,車子已經停到了半島咖啡的門前,甚至我連路途中堵車半小時的事情都不知道,付完帳發現已經十點一刻了,這才驚慌失措的跑進了咖啡店,急匆匆的上了二樓,環視一周後沒有發現慕容姍姍的身影,于是在靠窗口的一個座位坐了下來。

時間也差不多了,喧鬧的都市里,車流不息,到底哪輛才是她們所乘坐的呢?

我正看著,這時有一輛乳白色的小車開進了咖啡店前的泊車位,從車頭上的標志來看,好像是寶馬吧,雖然對名車不是很干興趣,但是那幾個如雷貫耳的品牌還是有所了解的。

如我所料,在車子停穩後,一身休閑女裝的慕容姍姍已經從副駕駛座開門下了車,她飛快的向樓下瞧了一眼,微微一笑,似乎已經發現了我。

駕駛座旁的車門緩緩打開,我立刻睜大眼睛等待著傳說中的人出現。

幾秒鍾後,一位成熟大方的女性下了車,嚴格的說起來應該是風韻猶存的類型,一身清淡而不失格調的高檔服裝更能突顯出她的層次,與她一比,慕容姍姍就成了名副其實的小女生了。

她們兩個很快的上了樓,我立刻迎上去伸出手來卻不知道該如何稱呼,結果慕容姍姍的媽媽竟然莞爾一笑,伸手與我輕輕一握,笑道:“你就是林凡吧?與宣傳畫上的樣子不大一樣嘛,我家的姍姍可是經常提起過你哦。”

不同于年輕MM的發嗲,即使她用語氣詞的時候也只會讓人感覺到很親切,而不會覺得渾身發麻。慕容姍姍偷偷沖我吐了吐舌頭,示意我領路。

于是我忙讓開,一指前面的一張桌子說:“這邊坐吧,真是不好意思,阿姨那麼年輕,我都不敢相信您會是姍姍的媽媽,剛才在猶豫到底是叫您阿姨還是叫姐姐好呢∼”

“叫阿姨吧,林凡你真會開玩笑,我那麼大年紀的人怎麼可能看起來那麼年輕呢。”

雖然經曆豐富,但是想必我恭維的話仍然讓她心情大爽。

大家落座,每人要了份咖啡,慕容姍姍就坐在她媽媽的旁邊,見我仍然有些拘謹,于是她笑著說:“別緊張,我媽媽只是聽說我也要投資你們公司,所以才想多了解一些你們的情況,人家看你拘束的樣子,還以為你是被逼來相親呢!”

我頓時更加尷尬,當著她的媽媽又不能耍流氓,只好很假的說:“怎麼會想到那方面去……姍姍你真會開玩笑……”

“姍姍自小就是這樣,你可千萬不要見外,我生意上實在太忙,也沒有時間陪陪這個女兒,所以姍姍才會這樣,經常有很多精靈古怪的想法,你平時跟她在一起的時候肯定也沒有少吃苦頭吧?”慕容姍姍媽媽笑著說道,這時我才看到她的眼角邊有了一絲淺淺的魚尾紋,歲月不饒人啊,保養的再好,也無法掩飾歲月的痕跡。

我有些局促,說:“還好啦,姍姍在游戲里也幫了我不少忙,如果沒有她的話,我現在所在的行會還不一定能建立起來呢。”

慕容姍姍很滿意的沖我笑了笑,說:“你太客氣了,沒有你的話,我的劍與玫瑰還不一定能存在呢,難道你忘了,就連我現在用的含光劍也是你送我的生日禮物呢,這件禮物實在太珍貴了!”

我假裝低頭喝咖啡,眼角的余光卻掃到了慕容姍姍的媽媽扯了扯嘴角,似乎想笑,但是忍住了。

“我們還是來談談你們要開的公司的問題吧。”慕容姍姍媽媽微微一笑,接著說:“據我所知,目前上海一家出現了這種類型的公司,上海彙通網絡游戲資源運營公司,剛剛建立一個多月,主要也是營運《月琚n這個網絡游戲里面的貨幣和裝備,他們做的很廣,從游戲幣轉換到裝備販賣,據說盈利方面的成果也不錯,公司正在發展壯大,至于你們公司,應該算是蘇州地區申請注冊的第一家吧。”

我點了點頭:“嗯,這個我也聽說過,不過第一個去做的人,往往會賺取到比別人更多的利益,阿姨您是在商場好手,自然知道這些了。”

“當然,不過第一個往往風險也是很大的,蘇州和上海不一樣,你能確定自己有能力把公司運營得像上海那邊的公司一樣出色嗎?”

我愣住了,這種事情貌似應該由許琳來回答比較合適。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小人之交    下篇: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 王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