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網游之盜版神話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 龍背上的火車幻想   
  
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 龍背上的火車幻想

“噗哧∼!”

黑血飛濺,死亡騎士捂著胸口連退了幾步,斬龍劍的一記劍氣直接在他胸口上留下深深的血痕,他甚至連握劍的力量都快沒有了。

冰蘭為了這一次攻擊也幾乎花盡了所有的力量,斬龍劍緩緩的低垂下來,冰蘭也趴在我的肩膀上,呼吸微弱。

我一手搭在冰蘭腰間,另一手則緊握飛羽劍,死亡騎士並未完全喪失攻擊力,現在的他依然非常的危險。

“嗷嗷∼”

冰霜龍王身體被洞穿後顯得非常的痛苦,它用力的甩著,試圖把我和冰蘭丟下去,死亡騎士則緩緩的站了起來,符文劍微微顫抖著,他的頭發也已經凌亂,被風一吹,顯得非常頹廢。

“沒想到結果居然會是這樣……”死亡騎士抹著嘴角的血跡,冷冷的笑道,“兩個人類居然要我使用塵封已久的死亡獻祭,這還真的是讓人相當意外呢!”

我微微一怔,死亡獻祭,那是什麼玩意?

掃了一眼四周,這高空之中,居然只有我們幾個了,龍騎士無一例外的都被重創,此刻都在巨龍背上調息,而那巨龍則低頭飛行,以龍息橫掃這地面上殘留的食尸鬼與憎惡,還有那些召喚骷髏的亡靈法師。

周圍忽然一陣冰冷,死亡騎士平舉著符文劍,高聲吟唱道:“高貴的巫妖王,請用您的死亡力量喚醒一切邪惡,將所謂的正義、榮耀與尊嚴踐踏,為了黑暗的理想,年輕的亡靈勇士願意獻出自己的生命,以此,終結我們的敵人!”

“呼∼!”

一道紅色光芒在旁邊的一只毀滅者的身上暴起,死亡騎士符文劍一揮,那毀滅者哼都不哼一聲就徹底泯滅,連一絲灰塵都沒有剩下,但卻留有一絲光芒在空中,在死亡騎士的召喚下,紅色光芒迅速覆蓋在死亡騎士的全身。

變化隨之而來,死亡騎士的身體猛然強化了許多,肌肉都似乎要從鎧甲縫隙間暴出來一般,白色的頭發飛揚在風中,他的披風刷的一下變成了紅色,如血的紅色。

“叮∼!”

系統提示:死亡騎士霜火男爵接受死亡獻祭的力量,屬性全面增加200%,生命值恢複50%,並擁有毀滅傷害效果!

……

死亡騎士原本還剩下一絲的氣血一下子就漲到一大半左右,更恐怖的是他的攻擊力也強大了很多,我不禁凜然,這種狀態的他,我還能戰勝嗎?

“哈哈,膽怯了嗎?盡情的享受死亡的恐怖吧!”

死亡騎士大笑一聲,猛然竄了出來,符文劍一掃,我只得以飛羽劍格擋,一聲猛烈的交擊聲之後,我連退幾步,胳膊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僅僅一次攻擊,死亡騎士豪發無損,我卻失去了近三分之一的氣血!

冰蘭已經昏睡了過去,力量完全匱乏的她此時失去了任何意識。

我也不敢把冰蘭丟下來,此時冰龍王到處扭動,龍尾也一次又一次的試圖把我們掃下去,如果真被掃中的話,我還好說,冰蘭並沒有護身氣盾,恐怕就此就要掛了。

死亡騎士露出一抹獰笑,道:“符文劍的腐蝕滋味不錯吧?你將繼續享受!”

我咬了咬牙,沒有說話,手中飛羽劍微微顫抖。

“呼∼!”

死亡騎士憑空消失在風中,第二次攻擊已經展開!

我絲毫不好懈怠,敏銳的捕捉周圍的一切動靜,惡魔變身的效果下,整個人的感官系統敏捷了何止一倍,身後一涼,赫然就是死亡騎士切過來的方向!

急速轉身,同時掃出了飛羽劍,連擊技能依然凌厲!

“嗤嗤嗤嗤∼!”

連聲響聲傳來,我的判斷非常准確,不但躲過了死亡騎士的攻擊,甚至還以飛羽劍在他的胸甲上留下幾道觸目驚心的痕跡,這次切開了部分護甲,死亡騎士那惡心的黑色血液也滲了出來。

一擊不中,死亡騎士悶哼一聲旋身一個空斬,符文劍毫不停留的劈在我的右邊肩膀上,一陣酸麻的感覺傳來,肩頭已然濺血。

我忍痛奮起一腳踢在死亡騎士的小腹,同時橫掃一劍,帶出了冰封斬的效果!

死亡騎士大驚失色,身體迅速被冰凍起來,他奮力掙紮但也無濟于事,腳下整個都凍結在冰龍王的脊背上。

“刷刷∼!”

我把握機會,飛羽劍接連使出重擊和激光劍,藍色光芒猛然一漲,死亡騎士胸口的盔甲立刻被捅破出一個大口子來!

“2345892!”

戰斗提示:你的激光劍對死亡騎士霜火男爵進行了超自然傷害,對其造成了2345892點物理攻擊傷害!

……本作品1 6k小說網獨家文字版首發,未經同意不得轉載,摘編,更多最新最快章節,請訪問 k.cn!

一排長長的數字從死亡騎士的頭頂上跳出,他的氣血在猛然一擊下就掉了三分之一,我則差點被自己的傷害數字驚呆了,一劍打出兩百萬以上的傷害,如果不是自己的惡魔變身的效果下,那肯定是見鬼了!

死亡騎士同樣很驚訝,身在冰塊中的他目瞪口呆!

很快的,冰層碎裂,死亡騎士破冰而出,舉起符文劍,渾身散發著幽蘭色的光芒,並且口中咒罵著:“該死的,你要為你的行為付出代價!”

“啪嗤∼!”

一擊巨大的死亡纏繞光芒迎面打出,我躲閃不及,只得把冰蘭向身後的龍背上一撇,看到她穩穩的躺在冰龍脊背上我才放心,雙手握劍,渾身瞬間充盈著金黃色的光輝,戰龍擊技能應聲而出!

這次真的傾盡自己所有的技能與力量了,戰龍擊這個我最強的技能是否能夠硬拼過死亡纏繞,就看這一次了!

“轟∼!”

氣壓變得非常壓迫,就連冰龍王也發出了痛苦的哀嚎,兩大高手在它脊背上的戰斗,最直接的承受者就是它了。

戰龍擊衍生出的巨龍破空而出,與死亡纏繞的光芒纏斗在一起,幾秒鍾後,碧綠色的死亡纏繞效果從一團光輝中瀉了出來,我在使用完戰龍擊後全身乏力,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死亡纏繞吞沒!

渾身一陣劇痛,我轟然倒在冰龍王的後背上。

“失敗了嗎?戰龍擊還是沒有拼過人家的死亡纏繞啊……”

……

我默默念叨著,這時,耳邊傳來一聲龍吟,抬頭看去,赫然是騎乘著巨龍的馬修和卡林,咦,他們兩個不是受傷留在銀月山脈的山頂上了嗎?

“龍語者大人!她怎麼了?”卡林失聲叫道。

我哪有空閑管他,忙晃晃悠悠的站起來,如果死亡騎士沒有掛掉的話,就麻煩了!

氣霧散盡,在我面前哪還有什麼死亡騎士,只有一堆金幣和一堆裝備掉落在那里!

我頓時大喜,剛才的戰龍擊技能雖然讓死亡纏繞透了過來,但也殺死了虛弱的死亡騎士!

查看了一下經驗,沒錯,死亡騎士帶給我的經驗讓我差一點就升到了112級!

一邊,卡林和馬修很是著急,但是他們卻又不敢接近,畢竟現在我們在冰龍王的身上,普通巨龍接近是相當危險的!

但卡林看到冰蘭渾身浴血的躺在龍背上,頓時急火攻心,催動著巨龍就靠了過來。

此時冰龍王正忍受著身上的刺痛,自然不會讓小蒼蠅般的龍騎士靠近,張口便噴出了一口紅色的龍息,卡林慌忙提槍格擋,但為時已晚,他的巨龍依然被弄得灰頭土臉,連眼睛都紅了,卡林同樣被燒掉了披風,十分狼狽的趴在龍背上。

“啪∼!”

冰龍王得勢不饒人,旋轉身體猛然以龍背將卡林和巨龍擊落!

一旁的馬修大急,慌忙上來接應,但冰龍王猛然揚起爪子,呼的一聲後拍在馬修的龍尾上,那巨龍頓時失去平衡,隨著卡林一起向下墜落而去!

一系列的戰斗之中,我也沒有閑著,飛羽劍早就插入冰龍王的身體,並且灌注了一次激光劍的攻擊效果,不過可惜的是,飛羽劍並沒有斬龍劍那樣針對的攻擊力,所以並沒有能夠洞穿冰龍王的身體!

冰龍王開始側飛起來,試圖把我和冰蘭甩下去,我忙再次把冰蘭抱起來,一手握著插在龍背上的飛羽劍死不放手。

痛苦的龍吟聲從冰龍王頭部傳來,我只感覺背後風聲傳來,還未來得及反應就被堅硬的龍尾掃中,頓時眼冒金星,整個人的骨頭都仿佛要散了一般!

飛羽劍差點就要脫手,我死死的抓住,另一只手緊緊的抱著冰蘭。

就這樣,一人一龍在空中展開了生死搏斗,不知不覺中,我們離開了銀月山脈的區域,也不知道飛行了多久,冰龍王痛苦的呻吟著,似乎再沒有力氣來拍打我,畢竟,打我一次,同時也對它自己造成極大的創傷。

而我,則已經消耗光了包裹里一半的紅藥水,這才勉強沒有被冰龍王拍死。

我勉力站了起來,扶起剛才竭力保護的冰蘭,她似乎陷入了沉睡,嘴角泛著美麗的微笑,沉浸其中。

本以為能夠安穩一段時間,卻沒有想到冰龍王猛然翻了一圈,頓時,飛羽劍被我拉扯了出來,我抱著冰蘭也懸空了,太過于虛弱,我已經失去了飛行的能力,正彷徨間,猛然發現冰龍王一口灼熱的龍息已經噴了過來!

我一著急,喝了瓶紅藥水之後就側身緊緊的抱住冰蘭,她沒有自我保護的能力,只能這樣了!

渾身一陣猛熱,我迅速感覺到自己已經到了彌留之際,神識也開始模糊起來……

身體向下墜去,眼睛什麼都看不到。

“噗哧∼!”

忽然好像撞到了什麼,我也管不了許多,抽出飛羽劍就插了進去。另一條手臂往劍柄上一環,牢牢抓住,同時也緊緊的抱住冰蘭,最後的意識告訴我,要保護這個可能是人類最強的女人,因為,她也曾為了保護我們而浴血奮戰,這樣,算是還了她一個人情吧!

漸漸的,我連思考的能力都快失去,耳邊依然能聽到風聲,隱約還有冰龍的咆哮聲……

……

仿佛做了一個長長的夢,我夢到自己坐在火車的車斗上,這是一列運煤的火車,顛簸的厲害,車軌兩邊是一片綠色的景象,整齊的莊稼,芬芳的小草味道,油菜花黃黃的一片又一片,早春的泥土氣味十分迷人。

身邊,一個嬌俏的MM正笑吟吟的趴在車斗邊緣,笑著對我說:“林凡,我們這是去哪里?”

我搖頭說:“我也不知道,誰知道這車到底開向何方呢?前面說不定會有美麗的女妖怪呢!”

“呵呵,你騙我!”MM嬌笑著說道,她叉腰又說:“哼哼,放心吧!跟著你姍姍姐,保證你以後吃香的喝辣的,如果有人敢欺負你,就報上我的名字!”

夢境中,MM一言一語都那麼清晰,讓人憐愛。

我搖了搖頭,說:“不知道下一站在何方,我好累,我想睡了……”

MM返身靠在我身上,搖著我的手臂道:“懶豬,不許睡了,趕快起來!陪我看風景,不管前路有什麼,我都會一直陪著你!我說真的,不許笑我!”

……

一個很美的幻境,慕容姍姍告訴我要勇敢,說前面會有拿著面包的老巫婆在等著我們,我不知道為什麼老巫婆會拿著面包,但是道路兩旁的景色卻讓人心醉不已。

當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躺在一片青草地之上,耳邊還傳來潺潺的流水聲。

莫非,我穿越了?

我揉了揉眼睛,卻發現自己依然緊握著飛羽劍,利劍鋒芒閃耀,在一片綠色的環境中特別顯眼。

“你醒了?”

旁邊傳來柔和的聲音,我轉身一看,冰蘭那張秀美的臉蛋印入眼簾。

我微微一驚,道:“我們現在在哪里,我昏睡多久了?”

冰蘭笑道:“大約一天多吧!”

“啊?那麼久,冰蘭,你怎麼沒有離開?”

“呵,我是想離開去找點食物給你,可是你不讓我走……”冰蘭說的很無奈。

我向下一看,赫然發現自己還死死的摟住冰蘭的腰,她現在還是伏在我胸口在跟我說話,我的那條手臂大約已經僵直了。

媽的,丟人丟大了!

我恨恨的罵了一句,慌忙松開飛羽劍,以右手強行把自己的左手掰開,一邊尷尬的說:“那個……之前的戰斗太激烈了,我怕你從天上掉下去,所以……”

冰蘭微微一笑,揉著自己的腰部,輕聲說:“謝謝你……”

我又是一愣,沒有說話。

冰蘭起身,道:“你應該餓了吧,我去找點吃的,你先呆一會,你的傷勢非常重,不要亂動!”

傷勢很重嗎?

我勉力要站起來,卻忽然又摔倒在地上,冰蘭忙欠身扶住我,她說:“昨天,你變身之後的力量非常強大,但是卻也讓你的身體透支了很多能量,這種虛弱的狀態大概要維持幾天的時間,不用著急,我會一直照顧你,直到你複原的!”

我點點頭,翻開個人屬性的窗口,赫然發現人物狀態後面多了個綠色的圖標,點開一看——

【虛弱】:惡魔變身帶來的負面效果,全身屬性降低至10%,持續時間48小時!現在還剩余27小時!

……

我不由得又是一愣,這TMD果然變態,只有10%的屬性,嗯,這兩天留在冰蘭身邊或許也是不錯的選擇!有那麼一個無敵的小MM當保鏢,應該不會有人敢找我的晦氣,否則的話,以我現在這個狀態去銀月城,萬一被仇家追殺就完蛋了。

“呼∼!”

冰蘭身體恢複的不錯,依然騰空而去,美麗的身影很快在空中消失不見。

我看了看操作界面,有我的短信,打開一看,是陸雪涵的,她問:“林凡,到底怎麼了?我和欣雨在銀月城,得到死亡騎士掛掉的信息,還有冰霜龍王也掛掉了,可是你怎麼還不回來啊?短信也沒有回應,就連名字都變成了紫色,這紫色到底是什麼意思,在線不在線呢?”

我知道,現在陸雪涵和欣雨一定很著急,于是馬上向她申請通話,幾秒鍾後,那邊傳來陸雪涵急切的聲音:“林凡,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和欣雨都下線吃過飯了,你卻一直沒有回應,我們去你房間看過了,儀器顯示一切正常……”

我安慰道:“沒事沒事,很快就好,不過好像還要在這不知名的地方呆上一段時間,我現在要等冰蘭,等她給了我任務獎勵再說!”

“嗯,下線了叫我們!”

……

關掉通訊器後,我想著任務獎勵,忽然心里一咯噔!媽的獎勵,死亡騎士爆出的裝備和金幣都還在冰龍王的後背上,這TMD一定是沒有了吧!

一時間,我內心沮喪不已,沒過多久,冰蘭回來了,帶著一只死掉的野兔。

上篇:正文 第五百零五章 惡魔變身    下篇:正文 第五百零七章 BOSS留下的寶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