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網游之盜版神話龍爭虎斗—誰與爭鋒 第二百二十六章 血戰血色天空   
  
龍爭虎斗—誰與爭鋒 第二百二十六章 血戰血色天空


慕容姍姍似乎慎重的考慮了一會,說:“那我們也出發了,血紅已經帶著血色天空過去了,你們沒有必要的話,千萬不要跟他們動手!”

“知道了!”

關掉頻道,我發現在我們右邊遠遠的山腳邊果然出現了血色天空的成員,更讓人意外的是在他們的不遠處,tot的成員也排著長長的隊伍走了出來,那種情形就好象是兩支球隊進場時的場面一樣,相當的友好,毫不侵犯。

“血色天空不會對我們動手吧?”許琳擔憂的看了我一眼,行會解散後,她說話的底氣也不是那麼足了。

我看著她說:“怕什麼,如果他敢動手的話,我敢保證葉秋會在第一時間跟我們夾攻他們!”

“那為什麼我們不主動出擊呢?”欣雨突然說了一句。

我頓時目瞪口呆,為什麼我就從來沒有想到過這一點呢?

說起來,這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我馬上接通了與葉秋的通話器,結果馬上聽到他說:“我正要找你呢?”

“啊,找我什麼事?”我微微有些驚訝。

葉秋嘿嘿一笑,神神秘秘的說:“你也看到了吧,血紅的血色天空也過來了,而且就夾在我們的中間,要不要,咱們一起把他滅了?”

我大驚道:“*!我也正想說這事!”

葉秋也震驚:“太tmd的默契了,咱們什麼時候動手?”

我想了想:“先不急,我跟慕容姍姍商量一下,看她怎麼想,可以的話,讓她分出一些人來幫我們護法,畢竟斧頭幫的人還沒出現,如果他們橫插一腳的話,我們的處境可能就尷尬了。”

“恩,很有道理,那我們就等你的消息了,只要你一聲令下,我們絕對以你馬首是瞻!”

葉秋的話讓我很滿足,這場攻城戰莫非要由我來指揮了?

馬上打開行會頻道,說:“姍姍,我和tot老大聯系了一下,覺得先應該把城下的可疑勢力清理掉,這樣的話我們攻城也就沒有後顧之憂了!”

慕容姍姍笑問:“你說的後顧之憂是指什麼啊?”

明知道她在裝傻,我還是認真的說:“血色天空和斧頭幫,我覺得我們有必要把他們全部殺進城,然後在城門口設置障礙,凡是血色天空和斧頭幫的人都不准出城!”

“太霸道了吧?”慕容姍姍誇張的叫道。

“你不是經常干嗎?”

當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行會里的男人們都會心的笑了。

慕容姍姍也不生氣:“那好吧,你就說說想讓我們怎麼做吧,不要告訴我你只是知會一聲。”

nnd,這丫頭實在太聰明了,應付起來好吃力!

“我只是說個提議,你看可行不可行。”我輕輕的咳了聲,接著說:“風流大少和狂戰那邊可以先不管,我相信他們在這期間是不敢出門的,至于城下的血色天空和斧頭幫,我們三個行會應該能輕松搞定的,恩,雖然我這邊只有5000人,但是爆發出來是相當恐怖的。”

慕容姍姍笑了笑:“那怎麼安排作戰方針呢?”

“失樂園和tot前後夾攻血色天空,劍與玫瑰在中部抵抗住東部的斧頭幫,同時也抽調出一部分力量來西擊血色天空,一旦把我們的陣營沖散之後,咱們就一路追回城把他們堵在里面,現在攻城戰已經開始記時了,八小時的時間只要我們能壓制得住他們,相信奪得城池的把握就更大了。”

慕容姍姍驚問:“我們劍與玫瑰也太吃力了吧,既要打斧頭幫又要攻擊血色天空,你這家伙不會當我們是戰神金剛吧?”

“廢話,劍與玫瑰有4萬精英玩家,說句不客氣的話,就算讓咱們一個行會去打血色天空和斧頭幫,勝率也至少在70以上!”

慕容姍姍竊喜:“你也太看得起我們了吧?”

“不是看得起,而是對你,對大家有信心!兄弟們,你們說對不對?”

年少輕狂馬上表示支持:“白哥說的沒錯!血色天空和斧頭幫算個鳥,我們只需要出動一個千人小隊就能滅了他們,劍與玫瑰,天下無敵!”

mb,這牛吹得有點過了。雖然如此,但這話的效果卻不錯,其他幾個小隊長果然開始蔑視一切,紛紛要求當先鋒去連續踏平斧頭幫和血色天空兩個行會。

慕容姍姍相當無語,只好下命令道:“那就按照林凡說的做吧,年少輕狂帶領第一小隊1萬人作為先頭部隊,其他人跟我在城下布防,隨時准備馳援失樂園和tot!”

她又補充說:“年少輕狂直接聽令于林凡吧,相信他的指示還是能信得過的。”

“沒問題,那我們先上了!”年少輕狂欣然領命。

于是沒過多久,年少輕狂帶領的一萬精英鋪天蓋地的過了小河,因為劍與玫瑰在攻城戰中分配到了紅色,于是他們一片人的都顯示偏向于紅色,如同紅色的海洋般淹沒過了。

“嘖嘖,看看人家這陣勢,一個小隊就有1萬人,真tmd夠魄力!”夜殺欽佩的說道。

許琳點了點頭:“咱們一定也可以這樣的,相信用不了多久……”

我馬上聯系葉秋:“准備開戰了,兄弟!”

“聯系好慕容姍姍了嗎?她怎麼說?”葉秋的言語里透露著興奮。

我笑道:“當然聯系好了,她調派了一萬個高級玩家直接給我指揮,你要隨時跟我保持聯系!”

“好!什麼時候動手?”

我看了看遠處,血色天空的一萬多人已經盤踞在駐地南方的空地上了,tot的人跟他們遙遙相對,而tot後面的草原上也冒出了整隊的玩家,應該是斧頭幫沒錯了。

“10分鍾後吧,我要先讓劍與玫瑰的人先過去一些保護好你們的屁股,免得你們一會被斧頭幫端了後門!”

“好,那你快點!”

我關了通訊器,對走近的年少輕狂說:“馬上帶領這一萬行會成員到tot旁邊去,注意,一定要保護好tot的後排部隊,千萬不能讓他們被斧頭幫夾攻,如果情況可以的話,你們也可以反攻直接把斧頭幫給滅掉,還有,萬一我們這邊吃緊的話,你們也要派人來增援。”

年少輕狂微微一笑:“沒問題,還有什麼要交代的。”

我想了想,說:“注意表演,一定不要早早的對他們表示敵意,我們這次也算是偷襲了,如果偷襲成功,那就功在千秋,偷襲不成功的話,那也只能強殺了,反正跟血紅不必客氣,那家伙不是什麼好人,如果不是劍與玫瑰太過強大的話,我相信他早就對你們動手了。”

“知道了,放心吧,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年少輕狂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然後帶著一萬人向前面開拔過去,浩浩蕩蕩的樣子好不壯觀。

……

我們這邊也開始行動了,大家分成了五個小隊若無其事的走過去,一個個裝成很歡快的樣子,甚至有的人趁機抓住旁邊mm的小手談起了***,也有的在討論打牌輸贏的事情,更強悍的是有的人在討論畢業設計的論題,為了個程式就爭吵到快要大打出手的地步,血色天空的人漫有興趣的等了老天,就是不見開打,有些耐不住性子的已經忍不住要跑過來催促了。

場面相當的和諧,絲毫不看有戰爭的味道,血紅就在不遠處,他是一個中年大叔,一臉的胡子說明了他的成熟,此時的他正目光炯炯的看著我們這邊的一大群人,臉色微微一變,卻無法阻止自己行會成員的好奇心。

“血紅好象發現我們的動機了!”許琳小聲的對我說道。

我馬上安慰說:“怕什麼,你沒看到葉秋那邊也開始行動了嗎?血紅現在根本就不敢先發制人,萬一早早撕破臉皮的話,他就徹底沒有希望了,現在的他應該在祈禱我們只是*過去談心而已!”

許琳失聲輕笑:“他沒有那麼傻吧?”

“他是不傻,但是他卻選錯了位置!”

另一邊,tot的成員也有說有笑的向血紅的方陣*了過去,葉秋就是葉秋,精明的他是不需要多說什麼的,我們之間仍然保持著那份讓人驚歎的默契,就如同我們當初打聯賽時配合的2v2一樣,有過一段時間,我們在聯賽2v2的戰場是無敵的!

血紅已經明顯感到事情不對勁了,一向低調行事的他竟然也會被人盯上,他現在肯定覺得世上沒有好人了。

我和葉秋都不算什麼好人,慕容姍姍更不是什麼好惹的主,弱肉強食的道理我們是懂的,先發制人,後發則被動的道理我們更是深深的明白,所以,這次我們終于決定要強勢一次了,管他什麼斧頭幫還是血色天空。

我們要通通踏平!!

“血紅先出手了!”陸雪涵一聲驚叫。

我抬頭一看,果然,血紅已經跟tot那邊交火了,而背向我們這邊的方向卻已經空門大露了,看來,他確實沒把我們這個已經不存在了的行會放在眼里。

許琳遲疑了一下:“我們要不要偷襲血色天空的後面部隊?”

我觀察了一下,血色天空雖然很強悍,但是跟tot的實力其實也就持平而已,在打了幾分鍾的時候,甚至可以看出來血色天空要弱于tot一些,特別是在法師這一職業上,tot占取了絕對的優勢。

我拔出血紅之劍,在空中向前一指,大聲道:“殺!”

在我一馬當先沖出去的同時,身後的失樂園玩家也勢如破竹的沖了出去,遠遠的地方,年少輕狂帶領的一萬“劍與玫瑰”的成員也跟斧頭幫交上了火,戰況異常激烈!

在失樂園沖出去的瞬間,血紅就傻眼了,怒得就快吐血,馬上調譴人員組織後面的防禦,可惜一切都是徒勞,我們這邊的戰士已經憑借高速的沖擊完全殺入了他們的後方,與對方的法師、牧師和弓箭手職業的玩家殺成一團,好不爽快。

雖然沒有行會模式,但是小隊里的法師仍然在用組隊攻擊模式向對方釋放著威力巨大的魔法,凌厲的風刃夾帶著巨大的能量切割著對方的防禦,巨大的隕石魔法從天而降,砸落在對方的陣營中引起陣陣慘叫,火球如同炮彈般的轟擊在對方戰士的防禦牆上,時間一長還能聞到燒烤的味道,于是我們這邊的魔法師又開始釋放極寒的冰凍魔法,一大片的冰錐從地底向上穿插而出,措不及防下,血色天空的玩家再次損失慘重,很多半血的戰士被地底猛然刺出的冰錐拋向了天空,然後一直在冰尖上掙紮至死,虛化的鮮血順著冰錐流了下來,這種場面實在有些少兒不宜了。

“我x,王經理,你們市場部門的幾百號人呢,給我去後面頂住失樂園的攻擊!媽的,要是頂不住的話,你們這個月的獎勵扣光!”

血紅在不遠處大聲咆哮著,許琳忍不住笑了出來:“血紅果然是個老板,竟然把自己的下屬都拉進游戲里來了,還用扣獎金來威脅他們!”

我揮劍解決了一個撞進我懷里的倒黴鬼,回頭說:“現在別說扣獎金了,就算是把工資和養老金一起扣光也沒用了,我們的攻擊絕對不是他們能抵抗得住的!”

許琳抿嘴笑了笑又開始放起了冥火,她的這個技能實在有些變態,隨便放片火就能把那個地段的敵人清光,果然不愧是蜥蜴爆出來的橙色級別的技能!

欣雨所指揮的那個小隊正沖殺在最右邊,在美女的指揮下,這群牲口沖得特別猛,如果不是看到前面是血色天空玩家的話,我真的有點懷疑他們前面的是不是脫光了叉開腿躺在床上的裸女。

夜殺所帶領的盜賊部隊根本就沒有潛行,而是直接沖上上去用匕首割開了,反正血色天空現在後面大多玩家都是法師、牧師等職業,剛剛抽調過來的一群戰士在欣雨的那道攻擊波下就被沖散瓦解了,那個市場部的王經理不知道是生是死,但是他這個月的獎金卻鐵定是沒有了。

陸雪涵命令自己麾下的500成員發動猛攻之後,她自己也加入了後方的牧師陣營,治療波閃現于前面一線的戰士之間,大大的保證了我們這邊成員的存活量。我們的目標是攻城而不是僅僅滅掉血色天空和斧頭幫那麼簡單,所以現在保存實力也是很重要的事情,要不然打完血色天空就讓成員掛得差不多的話,那風流大少真的有可能要帶人殺出城的。

遠遠望去,風流天下的城池仍然很安靜,一大群人在城樓上觀望下面的情況,為首的人就是風流大少,而城下則有一大股紅色力量在一邊守望著下面的戰況,一邊監視風流大少的情況,沒錯,慕容姍姍的另外兩萬多主力已經兵臨城下了。

轉眼20分鍾過去,城下的戰況已經可以用血流成河來形容了,由于大家都已經申請攻城的關系,所以相互的厮殺也不會增加罪惡值,而我們失樂園的這幫人雖然已經不在行會,但由于當時失樂園已經申請攻城,所以系統也默認了我們殺人不犯法了。

被系統分配為綠色的血色天空非常的不好過,前面有tot猛烈的阻擊,後面有失樂園5000精英拳拳到肉的攻擊,短短二十分鍾內數量就銳減了一半,反觀tot和失樂園的損失卻相當的小,tot一共也就損失千把人而已,而失樂園則更誇張,在良好的陣型下,我們的損失只有幾百人,而且這幾百人中還有不少是沖得太急跑到人家的部隊中心被踩死的。

戰斗仍在繼續,許琳的冥火和欣雨的多重箭是當之無愧的攻擊輸出之王,而我則由于偷襲人家而導致rp值急劇下降,搞了近半小時也只不過出了三次玄冰劍而已,這讓我不禁開始懷疑月琲漕t統是不是搞錯,我的技能明細上可是明白的寫著玄冰劍發動幾率是37的,莫非不是百分號,而是千分號?千分號也不太可能,應該是萬分號!

mb的萬分號!

我不禁有些埋怨,人家慕容姍姍的劍氣那才叫一個帥,想用就用,但是我的玄冰劍卻好象是段譽的六脈神劍一樣,不到十分危急的時候是發揮不出來的,而現在,我就好象段公子想保護王語嫣一樣,怎麼戳也戳不出六脈神劍來。

不過,我戳不戳得出六脈神劍來已經不要緊了,因為血色天空現在已經開始全線潰敗,近一萬五的成員被我們殺得人仰馬翻,大家有的已經開始揀地上的裝備了,我不禁有些為血紅惋惜,處心積慮大半個月,卻落得現在這個下場,只因為開始時的站位不好,哪里不好,非得在tot和失樂園的中間出現,這可是他自找的!

“哇,一個藍色的騎士護腕哎~!”果子mm為了一件裝備而歡呼起來。

上篇:龍爭虎斗—誰與爭鋒 第二百二十五章 失樂園複活?    下篇:龍爭虎斗—誰與爭鋒 第二百二十七章 名成八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