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網游之盜版神話尊嚴與榮耀 第三百七十一章 狗男女   
  
尊嚴與榮耀 第三百七十一章 狗男女


許飛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終于,今天晚上的重頭戲要上演了,斧頭幫和狂戰非常神奇的居然能在三更半夜聚齊了多達兩萬的玩家,這個數量絕對不算少,TOT、劍與玫瑰和失樂園三大行會早有預謀的通知有實力玩家晚間上線,也只不過讓總人數堪堪超過兩萬而已,畢竟,大部分玩家都是上班族,人家不可能為了玩游戲而丟了本職工作。

看著鋪天蓋地湧現的敵對玩家,慕容姍姍似乎並不懼怕,她微微一笑說:“林凡,要不咱們先回銀月城避避風頭,等琳姐和永不屈服他們把這群不知死活的家伙全部洗劫一遍,咱們再過來?”

“不用,要是那樣的話,我不如回去睡覺了。不如,咱們進旁邊的樹林吧,順便練練級,一邊還能當前線偵查,一會,如果許飛組織的這一波再被擊潰的話,我就睡覺去了。”

慕容姍姍點點頭:“嗯,先隱蔽一下。”

說完,我們轉身向銀月城方向走去,給他們一種我們要回銀月城的假象,然後再離開風流天下成員的視野時立刻轉道旁邊的樹林,很快的,在樹木叢生的林間可以清楚的觀察到許飛等人的一舉一動。

讓人失望的是,這片樹林里怪物非常的少,我們兜了大半個***也只看到一只吊在樹上的猴子而已,而且還是中立怪物,殺掉是沒有經驗的,我本想拿它祭劍,不想慕容姍姍愛心湧現,硬是不讓我殺這只齜牙咧嘴的猴子。

遠處,狂戰和許飛已經碰頭,正在商議著什麼,而騎士“放開那個女孩”則傲然站立在一旁,眺望著遠方戰火燃燒的原風流天下駐地。

“林凡,你猜許飛和狂戰在說什麼?”慕容姍姍笑著問道。

我說:“狂戰肯定在和許飛商量籌碼,一旦把城池攻下來,就聯手干掉失樂園和劍與玫瑰,然後把姍姍你捉去給狂戰的表弟當小老婆……”

“咦,你怎麼知道我和狂戰表弟的事情?”慕容姍姍抬頭看我,詫異的張著小嘴。

我微微一笑:“當初,在利民廣場上看免費大屏幕電視的時候,我聽到狂戰和他的一個小弟談論到你和他表弟的事情,只知道他那表弟似乎想追求你,結果被你廢掉手腳,有沒有這回事?”

慕容姍姍輕笑:“記不太清楚了,似乎確實有這麼一個人。嗯,是了,當初在階梯教室上大課的時候,專科班有個男生就坐在我和可可的旁邊,他問我叫什麼名字,還問我有沒有男朋友,總之,問得我煩了,就直接拉著可可不上課了,誰知道他還死皮賴臉的跟在我們後面,所以,在南樓草坪那個比較隱蔽的角落……”

我微微一驚,大學里,草坪那種角落可是四季如春的地方,不管什麼季節,總能看到一對對情不自禁的男女在草坪上玩耍,收斂一點的只是抱在一起鶯鶯細語,誇張的一點的就直接口舌吸吮,弄得草地上滿是口水,甚至有的人比較勤儉,夜深人靜時在草地上打野戰,連開房的錢都省了。

還記得我當初跟葉秋在大一時都是光棍,每當經過草叢的時候,兩個人總是仇視的瞪著草叢里的一對對,很默契的狠狠罵一句:“狗男女!”

不知道,慕容姍姍帶著狂戰的表弟在比較隱蔽的草地那里,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于是我緊張問:“在南樓草坪比較隱蔽的角落,你怎麼了他?”

慕容姍姍眨了眨眼睛,嘻嘻笑道:“也沒怎麼樣,當時,可可在一旁,我也不好意思做的太過分,只是把那個企圖拉我手的混蛋打得手骨骨折而已……”

“骨折了……”

我忍不住心驚膽戰,記得我也拉過慕容姍姍的小手不少次,幸好RP值夠高,居然還能安然活到現在……

見我沒有回應,慕容姍姍馬上小心的說:“我沒有讓他拉手,真的……”

我突然發覺她很可愛,現在這種社會,就連貞操都不重要了,更何況是牽手。屎殼郎背負的是屎,男人背負著房,人這輩子都不容易,只要聽話又好用,是不是處女其實也不是那麼重要,相互理解才會和諧。

不過,慕容姍姍這樣強調,卻讓我感到一陣欣慰,記得上一次,在我握住她手的時候,慕容姍姍嬌羞的樣子絕對是裝不出來的,那種純純的感覺根本不是李清那樣的風騷小MM所能擁有的。

一般,如果我不小心碰了李清一下,她就會說:“不用對不起,更用力一些才好。”記得第一次在酒吧跟李清喝酒的時候,她就大咧咧的跟一個中年男人說:“老板,人家當然是女大學生,還是處女呢,怎麼樣,正點吧?”

我正胡思亂想的時候,慕容姍姍忽然用劍柄輕輕搗了我一下,說:“林凡,你快看,他們開始行動了!好像,三個行會在集中力量攻擊同一個城門!”

一眼望過去,果然,在高高的城牆下,風流天下等三大行會的玩家如同螞蟻一樣向城門靠攏,數目之巨讓人乍舌,而城池里面的劍與玫瑰玩家也開始組織力量防守,雙方剛一接觸就發生了交火,技能閃耀中,一排風流天下的玩家紛紛倒地,他們的防禦和抗性根本就無法抵抗劍與玫瑰玩家的集中爆破。

“劍與玫瑰的反應速度蠻不錯的嘛∼”我玩味的說了一句。

慕容姍姍立刻沒好氣的說:“不錯?哼,如果不是姑奶奶剛才發短信通知年少輕狂,現在他們應該還在城里面調戲行會里的女玩家吧!”

我微微驚訝:“怎麼,你們行會里沒有整頓作風的問題?在失樂園里,如果有男性玩家騷擾女性玩家,情況嚴重的直接踢出去,而且還會列入黑名單。”

慕容姍姍呵呵一笑,說:“那倒沒有必要,年少輕狂和日不落兩個人的人品還算可以,那些玩家至少還真的一個度,而且,劍與玫瑰里的女性玩家一般都是跟著自己的男朋友或者老公才入會的,基本上,那種名花有主的類型人家都不會玩的太過分。”

“是啊,可可也有吳東這個准男朋友,劍與玫瑰里,只有你不是名花有主了……”

“這個不用你擔心,我早有主了∼∼”

慕容姍姍說完,回頭盯著我看,我則略微局促一下,尷尬的問:“你有主了麼?我怎麼一直都不知道。”

慕容姍姍嘻嘻一笑,神采飛揚道:“想知道不?叫一聲姍姍姐,我就告訴你!”

我忍不住笑道:“得了吧!除了我,誰還敢要你?”

“哼∼”

慕容姍姍嗔了一聲,又說:“你聯系琳姐,我聯系葉秋,讓他們立刻組織人從東南兩個城門出來合圍阻擊風流天下,這一次,咱們要讓他們全部葬身城下!一次性把風流天下打趴下,這樣的話,狂戰和斧頭幫以後也就不敢再我們面前蹦達了!”

我贊許的點點頭,這個策略確實是現在最有效、也是最能夠降低本方所受傷害的方法了,就算慕容姍姍不說,我也是要提議的。

于是,馬上聯系許琳,讓她和欣雨立刻在城內組織行會成員,並且約定時間一起對風流天下聯盟的陣營進行強有力的沖擊。

大約十分鍾後,許琳和葉秋相互聯系約定了時間,我和慕容姍姍也直接出了樹林,可以預測,這一次沖擊將是今天晚上最後一次的激烈碰撞了。

城門下,劍與玫瑰玩家反擊的異常猛烈,甚至有把風流天下進攻的兵力擊退的跡象,而在城牆兩邊的拐角處,失樂園和TOT的人也分別出現在那里,越積蓄越多,很快就成群了。

依然由風流天下的成員主攻,後面就是狂戰的人,而斧頭幫的人在最後方等待前方的突破,但是,很快他們就發現了失樂園和TOT的人出現在城牆的兩側,頓時,斧頭幫靠外圍的陣營開始散亂,而他們的老大也沒有在第一時間做出調整和命令。

許琳和葉秋很有默契的抓住了這個機會,不算很遠的距離轉眼間在失樂園和TOT玩家的快速奔跑中縮短,當堵在城門口的風流天下和狂戰的成員發現後面異動的時候,後路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TOT和失樂園猛烈的進攻。

在陣型中間負責指揮的狂戰大怒,他大聲問許飛:“怎麼辦,是繼續往里面沖,還是突破後面的包圍圈?!”

許飛神色凜然:“繼續沖,沖到里面就是咱們的天下,後面不要管,把火力全部集中到前面來,老子真不相信了,難道劍與玫瑰的人都是鐵打的,這麼點人就想擋住兩萬人的進攻嗎?”

狂戰略微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句:“如果前面沖不下來的話,咱們就什麼都沒有了,所有人等級掉一級,而且大約每個人都會掉裝備,這個代價誰來負責?”

許飛輕蔑的看著狂戰,冷笑道:“當初,收了我五千萬的時候,怎麼沒見你提代價的事情?你不會以為,我們風流天下倒了之後,林凡和慕容姍姍會放過你嗎?別忘了,當初攻打失樂園,你也有一份,還有你那表弟的事情,意圖非禮慕容姍姍,人家慕容姍姍是林凡的內定情人,你以為林凡會放過你們嗎?”

雖然聽得不是很真切,但是最後一句我卻聽明白了,馬上對慕容姍姍說:“姍姍,許飛說你是我的情人……這小子八卦新聞很靈通啊!”

慕容姍姍微微紅臉,嗔聲道:“情人?這麼難聽……”

我說:“叫SWEETBABY好聽……”

慕容姍姍臉更紅了,她瞥了眼不遠處的許飛和狂戰,說:“這次許飛和狂戰交給我了,千萬別跟我搶,咱們合作一下,怎麼樣?”

“合作?什麼合作?”我不解問。

慕容姍姍微微一笑,說:“你在前面開路,我隨後就到,你要把跟許飛的距離縮小到50碼內,有沒有問題?如果能做到的話,嗯……我就可以答應你一個要求,但是要求不能太過分!”

看著慕容姍姍嬌俏的模樣,我忍不住心旌搖蕩,問:“要求不能過分……那,親一個算不算過分?”

慕容姍姍笑了:“不過分,只要你當著欣雨的面有膽量提出來,我就一定滿足你!”

我平息了一下洶湧澎湃的心情,說:“還是先解決許飛和狂戰吧,干掉他們之後,我就下線睡覺了,今天為行會干了不少活,也算彌補了傷病這段日子的缺席損失。”

慕容姍姍點頭說:“嗯,你開路!”

此時,我們已經在斧頭幫玩家的外圍,不少玩家就在我們不遠處,但他們卻沒有敢動手,直到我抽出戰歌之劍的時候,他們才發出一片驚呼聲:“林凡和慕容姍姍來了!他們都有群秒技能,大家趕快散開一點!”

但是一切都有些遲了,我一馬當先的殺到,戰歌之劍猛然洞穿了一個盜賊的胸口,而慕容姍姍則在我的掩護下迅速貼近了人群,感覺到身後熟悉的氣流湧動,我馬上向旁邊閃了幾步,就在我躲開沒半秒鍾的時間,慕容姍姍的劍氣就已經在人群中爆發,奪目的光華帶著無盡的殺傷力,轉眼間,前面已經是掛掉了一片玩家,裝備和藥水也散落了一地。

慕容姍姍急忙道:“林凡,趁著這個機會趕快堵到前面去!”

我也沒有考慮,直接用沖鋒鎖定了空白地帶末端一個在劍氣下幸存的法師玩家,一道人影飄過已經到他身前,而他則還在驚訝,戰歌之劍光芒一閃,快速解決掉了這個法師。

許飛一眼便看到了頂在最前面的我,他神情複雜,顯得痛恨而無能無力,只得大聲喊道:“所有法師都用火焰系魔法打青菜白玉湯,戰士輪流對他用連擊,不能破防,至少能夠控制他的技能!”

我暗暗發笑,眾所周知,戰士的技能大多都是瞬發的,只有劍氣之類的大型技能才需要2到3秒的施法時間,剛才慕容姍姍已經很聰明的先把劍氣用掉了,現在再用連擊也無濟于事。

但是,許飛還有有些長處的,從上次的交鋒中,他居然發現了我火系魔法抗性比較弱這個缺點,看來這次不會太好受了,每個魔法師都會學習一定數量的火系魔法,火系魔法攻擊力大,用來練級最好不過了。

火球在空中呼嘯而來,我早早做好被烤熟的准備,左手握著血瓶,右手揮著戰歌之劍在人群中一掃而出,雖然單手攻擊力降低了一些,但也讓對面的幾個戰士掉了近一半血。

“呼呼”聲中,火球相繼在盔甲上爆開,而這些攻擊給我造成的痛覺卻並不明顯,一看血條,只掉了很少的一部分,看來,就算不喝血也是可以撐到5分鍾左右的。

收起血瓶,我振作精神剛要開殺,這時,後面卻傳來慕容姍姍的聲音:“林凡,准備閃開,我要出最強技能了!”

我微微一驚,同時,敬畏斗篷的披風被也猛然生出的勁風吹的呼呼作響。

身後,慕容姍姍努力的握緊通靈之劍,雪膩的臉蛋上透露著從所未有的認真,此時的通靈之劍紫光大盛,而慕容姍姍的周圍也開始升騰起金色的光環,整個畫面就如同仙界的小公主下凡一般。

同樣是使用戰龍擊的前奏,我和她的樣子居然如此差距……

不斷有金黃色雨露般的光華在慕容姍姍四周如水般瀉下,而通靈之劍的光芒已經暴漲到讓人眼睛難以承受的地步,黃金巨龍的形象在慕容姍姍身周形成,猛招蓄勢待發!

使用過多次戰龍擊的我自然知道這招的一切,包括什麼時候是釋放的最佳時機,以慕容姍姍的聰明,一定會把握的很好,而此時無疑就是最佳機會,面前一堆風流天下的玩家已經驚呆了,很多人都喃喃的說:“這不是林凡的必殺技嗎?為什麼慕容姍姍也會,到底讓不讓人活了……”

可惜的是,慕容姍姍並不想給他們活命的機會,戰龍擊的巨龍席卷大地的時候,無數生靈靈魂升天,大批裝備和藥水掉落在地上,龍氣的威力波及很遠,幾乎穿透了風流天下、狂戰和斧頭幫三個行會玩家組成的陣營,人仰馬翻中,傷亡人數已經無從計算。

而許飛和狂戰也位列死亡名單之中,他們見到戰龍擊前奏的時候就已經絕望了,基本上也沒有做出多大的反抗,而許飛更誇張一點,掛掉前還叫了一聲:“既生瑜,何生亮?”

我忍不住暗笑,如果說慕容姍姍的層次是諸葛亮的話,那麼許飛充其量最多也就算是蔣干而已,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許飛和狂戰一旦掛掉,原本就岌岌可危的整個風流天下聯盟陣型幾乎在一瞬間就崩潰了,後方的斧頭幫極力維持,卻也無法改變局勢。

上篇:尊嚴與榮耀 第三百七十章 我的幾千兄弟    下篇:尊嚴與榮耀 第三百七十二章 一夜溫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