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網游之盜版神話尊嚴與榮耀 第四百七十六章 掃蕩清場   
  
尊嚴與榮耀 第四百七十六章 掃蕩清場


最壞的結果出現!

女騎士伸手抓住插在自己雙峰間的長槍,那槍頓時如同收到磁鐵吸引一般,我再也把握不住,只得任其脫手而出。

女騎士迅速閃過人群中,她的計劃成功了!那把至少亞神級的長槍最終還是回到了原主人的手里!

眾法國玩家護主心切,全部都沖了上來,我只得硬著頭皮繼續迎戰,好在身後有陸雪涵的治療馳援,一時間倒也不會落于下風,至少,我把對方的數個強力玩家一一打退,估計短時間內他們是不可能卷土重來的。

至于那個很神秘的女騎士,還是等國戰後再調查一下,這個女人的戰術很新穎,壓根把騎士的榮耀不當成一回事,連武器都可以隨便被別人奪走,一切只是單純為了勝利而已,這種對手相當的可怕,而且,她操作麻利,切換武器的速度讓我懷疑她是不是在用外掛。

不過,月琱兮時還沒有出現外掛這個概念,這倒讓人很放心。

看了眼時間,已經是晚上8點多了,從早上進入游戲到現在水米沒進,現在依然在組織國戰的銀月城玩家可能跟我一樣,這次國戰一定把大家都累壞了!

回頭看看銀月城的大門,為什麼許琳和慕容姍姍組織的反攻部隊還沒有出來呢?難道真的要等到我有油燈枯為止?

我正叨念著,銀月城那巨大的鐵門忽然緩緩的開啟,門縫間金色色陽光刺得人眼睛生痛,緊接著,隆隆的馬蹄聲響徹大地,震天的戰鼓聲終于敲響,不管是玩家還是NPC,混合部隊從銀月城寬大的城門中洶湧而出,甚至,遠處颶風城方向也遠遠的能夠看到一片騎兵正飛馳而來。

城上,陸雪涵梨渦淺笑道:“終于來了,月光龍城遵照約定解決了颶風城外的敵人,現在,我們唯一的敵人就是眼前銀月峽谷里的法國人了!”

我也一陣激動,現在確實算是輕松了,銀月城玩家的素質和數量毋庸置疑,恐怕這些法國玩家再多幾倍也不夠殺,雖然他們已經傾盡了凌通城的所有精銳。

一陣鳥鳴聲,空中出現了數個黑點,自銀月城的王宮而來,我極目望去,赫然發現是銀月城自己訓練的獅鷲騎士!

戰鼓聲中,不知道到底多少的騎兵出了城,甚至,連城牆上也開始有玩家跳下來參加戰斗,數個弓箭手大叫著“ICANFLY”跳下來,結果落到地上的時候就摔了個大半死,好在城邊的法國玩家已經被殺退,要不恐怕人家隨便摸摸也能把他們弄死了。

銀月城突擊的騎兵隊依然以失樂園的鐵騎兵作為火車頭,但是後面的騎兵隊伍就開始分離開來,氣勢洶洶的向四面八方的敵人砍殺過去,空中,精銳的銀月城獅鷲騎士對敵人造成了巨大的威懾,那些沒有經過這種場面的大鼻子直被殺的丟盔卸甲,轉眼間原本的銳氣就被打掉了大半。

大約半個小時的時間,銀月城的騎兵才全部出城,緊接著才是非騎兵職業的玩家,他們出來純粹就是為了打掃戰場,現在整個峽谷里的法國陣營都被沖了個支離破碎,天空多達50個獅鷲騎士簡直就是完全在虐殺這些老外,同時也似乎在告誡著他們:想打銀月城的主意,還是需要先掂量掂量自己有幾斤幾兩的!

我砍殺掉最後一個附近的法國玩家之後,終于受不了了,一屁股坐在城下,累得就快虛脫掉,整個人都幾乎失去了力氣。

周圍已經在沒有一個法國玩家敢來我這里送死,經過的銀月城玩家也向我投來友好的目光,甚至狂劍也從這里走過,說了一句:“敢單挑那麼多法國佬,還是你厲害……”

狂劍走了,結果慕容姍姍美麗的身影出現在不遠處,她東張西望似乎在尋找著什麼,但是玩家實在太多了,再加上騎兵帶起來的灰塵滾滾,想看到我也沒有那麼容易。

我只好勉強舉起飛羽劍,對著天上空砍了一次重擊,重擊的紅色光芒加上飛羽劍的劍芒立刻讓慕容姍姍注意到,她露出一抹笑容,輕盈的跑了過來。

我依舊坐在城牆邊,看著慕容姍姍,笑著說:“姍姍你們在里面干什麼,說了半個小時,我都快在外面呆了一個小時了,是不是很想看到我被他們弄死啊?”

慕容姍姍蹲在我身前,委屈的說:“我冤枉啊∼是琳姐說先把所有騎兵集結一下再進攻的,要不然我早出來救你了∼”

她這麼一說,我立刻不好意思了,慕容姍姍笑吟吟的又說:“我陪你休息一會吧,反正,現在已經是法師和弓箭手的天下,我一個劍士過去也搶不到什麼國戰積分了,干脆讓他們來吧,還有,失樂園駐地的光複,我已經跟琳姐說過了,趕走山谷里的這些大鼻子之後,我們會順勢西下,一舉奪回失樂園的駐地,當然,聽說只要把駐地內的法國玩家全部掃清,駐地就會重新回到失樂園名下。”

說著,慕容姍姍在我身邊坐了下來,還特地找了塊乾淨的城磚,我記得,這塊磚頭是城上的兄弟盟友扔下去砸法國佬的,結果差點沒把我給砸死。

我說:“奪回駐地的事情,我們就不用參加了,反正法國人現在兵敗如山倒,甚至,銀月城的NPC都會幫我們奪取,再說了,銀月城的那些80級以下的玩家都沒有直接參與迷失之城的會戰,咱們號召一下,保衛戰交給他們不是什麼問題。”

慕容姍姍笑著點頭:“嗯嗯,反正咱們不用管太多了,我也已經跟年少輕狂交代過,讓他們注意失樂園駐地的動向,即使沒有那些玩家和NPC,我們劍與玫瑰在線的力量也足以幫你們光複了!”

“嗯,姍姍有你在真好……晚餐都能准時一點了……”我靠在城牆上,有氣無力,硬拼幾個騎士之後,身體最後的力量也被抽光了,游戲強度太高導致心力交瘁,國戰後確實應該好好的休息一下。

沒過多久,陸雪涵和欣雨也找到了我,她們作勢要和我一起呆著涼颼颼的城下聊天,我就說:“雪涵你和欣雨都是群體傷害的玩家,這時候過去殺人最拿經驗呀,別浪費了大好機會!”

陸雪涵笑著說:“不用了,我剛才交令牌的時候,已經得到太多國戰積分了,這次領取國戰獎勵的時候,真不知道我到底能拿到多少經驗呢∼”

我一想也是,陸雪涵現在的國戰積分名列第一,超過第二好幾倍,恐怕國戰之後,她的等級可能要比我更高了。

欣雨也壓根不在乎那點積分,于是也在我身邊坐了下來。

四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卻不知道聊些什麼,從我們旁邊經過的銀月城玩家也只是對我們這個小角落行注目禮而已,原本看到幾個漂亮的小MM呆在一起覺得無比幸福,可是看到他們的名字之後,也就失去了搭訕的勇氣,至少,自知之明大家都還是有一點的,慕容姍姍的優秀連我都感到自卑,更何況是那些在游戲中混的並不太好的玩家。

于是過了兩個多小時,山谷里的法國玩家被清掉了七七八八,其中70%左右被殺變成積分,20%回城去了,還有剩余的小部分逃散在銀月城的版圖內,目前,銀月城王宮派出大批NPC在搜索追殺這些玩家。

許琳走了回來,見我們幾個正在欣賞戰場上風光,于是她說:“姍姍可以帶著可可來我們公司吃晚飯了,基本上都已經解決,你過來的時候,咱們就開飯,怎麼樣,還有力氣開車過來嗎?”

慕容姍姍笑道:“只要想著夜宵,我就有力氣∼”

許琳笑著點頭,隨後慕容姍姍跟行會里的主要成員吩咐了幾句,就下線了。

許琳說:“果子已經跟永不屈服在掃平我們行會駐地里的那些人,大概半個小時之後就能搞定,之後,我已經給了果子幾百萬資金,讓她放出駐地的生產系NPC之前,買一些防守NPC協助守城,以防萬一。”

我點點頭:“那好,下線!還有什麼具體的事情明天再說,咱們現在只需要好好的吃一頓,洗個澡,睡覺到大天亮!這兩天,雪涵和欣雨都辛苦了∼”

陸雪涵和欣雨都笑著說沒事,許琳則說:“你怎麼不慰勞我辛苦?”

我驚詫:“你想怎麼個慰勞法?”

一旁李清走過來,輕描淡寫的說:“還有什麼,無非是喂她吃飽,做個異性按摩,有需要的話,就深入了解一下,增加友好度也好啊∼”

欣雨看不過去了,冷笑道:“深入了解?怎麼個了解法?”

李清還要說,許琳卻立刻制止她,之後對欣雨說:“別多想,我不會分你家林凡半口的……”

我說:“對啊,欣雨放心,我對老板沒有興趣,半夜弄到一半她突然擺身份不讓繼續,那不要命?”

欣雨沒好氣的瞥了我一眼,說:“下線吧,姑奶奶餓死了!”

于是幾個MM相繼下線,最後只還剩下慕容姍姍正靠在城牆上,忽閃忽閃的眨著眼睛看我。

我走過來,扶著她小巧的肩膀說:“姍姍,你怎麼還不下線?早點過來吃飯呀,今天晚上,就別回去宿舍了,在公司睡吧∼”

慕容姍姍遲疑了一下,說:“那可可呢?”

“讓她跟王雪一起睡,反正王雪的房間有兩張床,或者,跟你擠一下也行,你房間的床那麼大……”

慕容姍姍不禁淺笑:“這麼說,在我不在的時候,你到過我的房間咯?”

我愣了愣,尷尬的一笑,說:“是啊,看到阿姨在那里打掃,就順便看了一眼,順便幫你把東西擺正一些。”

慕容姍姍似乎在想著什麼,微微一笑說:“我馬上就下線,跟可可一起過去,記得等著我哦∼”

“好的。”

……

看著慕容姍姍的身影漸漸虛化之後,我才放心下線,下線之前看好友名單里,葉秋和血紅都還興奮的不肯下線,阿月也已經把事情交代給紫丁香管理人員,自己去休息了,估計接下來仍然在線的人,也差不多是持久型的骨灰玩家了。

下線後,直感覺躺得腰酸背痛,打開門發現外面已經是一片漆黑,只有公司院子里的燈光昏暗的跳動著。

“咦,林凡你也出來啦?”

旁邊傳來欣雨興奮的叫聲,我回頭一看,卻看到欣雨正用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發,晶瑩的水珠順著發梢滴落在胸前,頓時印出白色襯衫下誘人的肌膚,不僅如此,欣雨的紐扣也只扣到上面第三個而已,領口處兩團飽滿的胸部讓人垂涎欲滴。

我忍不住擦了擦口水,欣雨立刻小跑過來,低聲的笑著說:“怎麼樣,好看麼?”

“好看好看∼”我死死的盯著她的胸部,說:“欣雨啊,這要是換了兩個大白饅頭,就更加誘人了∼”

欣雨嬌媚的橫了我一眼,說:“難道我的魅力還不如兩饅頭麼?”

我呵呵一笑,伸手摟住欣雨的肩膀,說:“今天你也在線一天了,肯定累壞了吧?明天早上不用太早起床,睡個懶覺吧,等太陽曬到屁股了再起床,我幫你把早飯買好,起床後直接來我房間吃,明天早上我也不進游戲了,看看網頁算是休息一下,估計,現在這會,銀月城里的國戰也應該結束了吧∼”

欣雨欣然笑道:“好啊,琳姐那邊你照應點,公司最近也挺忙的,我和雪涵把太多時間花在游戲里,琳姐肯定是游戲內外忙的焦頭爛額了∼”

我說:“這能怪誰?當初我建議過她,設立幾個老大級主管來分擔一下,她偏偏以為自己是精力超人,事事親為,不累才怪呢。如果想讓我們幾個幫忙的話,恐怕要等到月痝o個游戲沒落了才有可能了。”

欣雨靠在我胸口,淺笑道:“這也不能怪她,琳姐是實在不放心剛剛過來的幾個主管,大家相處的不是很長時間,而且靠籠絡人心的放心也未必能讓他們死心塌地,其實許琳也很猶豫,難道你以為她不想整天跟我們一起泡在游戲里嗎?呵呵,前兩天我還聽她抱怨,說什麼好就沒有跟我們一起打怪練級做任務了,就像個深閨怨婦一般∼”

我不禁失笑:“琳姐有那麼說過嗎?哈哈,那等國戰完成之後,把公司的權力適當下放一些,咱們幾個一起做些任務什麼的吧,確實,再這樣零零散散的練級,恐怕咱們青菜工作室也就名存實亡了,沒有凝聚力不行啊!”

欣雨點點頭,挽了下襯衫的袖子,說:“剛才果子去食堂看過,說菜准備的差不多了,只等我們去,要不要,等慕容姍姍過來再說?”

“那就等等,要不顯得咱們沒有禮數。”

“禮數?哈哈,是你很心疼她吧?”欣雨吃吃笑著。

我不太敢確定她是不是在吃醋,于是說:“這兩天大家為了銀月城的威望都很拼命,也知道你和雪涵也一樣很疲憊,我都很心疼的∼”

欣雨望了眼遠處的城市***,眸子里似乎在閃動著什麼東西,幾秒鍾後,她緊了緊衣領,說:“晚上還有點冷,這鬼天氣,不是已經快六月了麼?”

我默默無語,只是望著遠方。欣雨輕輕的拉了拉我的手臂,微微一笑說:“林凡∼不管將來怎麼樣,只要你心里有我,我就滿足了,你懂嗎?有些事情,你去做就是了,我一定不會橫加干預,我知道自己是誰……”

我微微一震,還在糾結嗎?或許我們必須都沒有解開心結,又或許,這是一道解不開的死結,一道一道的把我們捆在一起,動彈不得,無法觸摸到彼此。

“那些事情,我都忘了!”我咬著牙說了一句。

欣雨卻苦笑著說:“你這算哪門子的安慰?”

她無力的歎了口氣,又說:“發生了就發生了,我們誰也不能當作那是不曾有過的東西。呵呵,難道你忘了嗎?即使是小學生也得為自己做錯的事情受到懲罰,更何況我們都是成年人,我從來沒有想過要逃避那些東西。也許是我癡心妄想,但是我確實很渴望,比那些從來沒有失去過的人都要強烈的渴望……”

我搖了搖頭:“不要那麼說,沒有人要懲罰你,你在我眼中簡單的只是欣雨,跟雪涵一樣,我看不到,都會想念……”

“可是……我不能確定,我也不敢確定……”欣雨抬頭看著我,眼中滿是迷茫。

“我已經沒有權利再去奢望……”她終于輕歎一聲。

這時,我們旁邊的房間門打開了,陸雪涵站在那里,大聲說:“欣雨!琳姐說的對,你好笨!”

上篇:尊嚴與榮耀 第四百七十五章 西方女騎士    下篇:尊嚴與榮耀 第四百七十七章 弓騎兵 失落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