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二百零一章!第二百零二章   
  
金陵城 第二百零一章!第二百零二章

楚云升一旦進入戰斗狀態,必定會高度集中精神,連續攻擊,絕不會有半點遲疑.所以他很討厭在金陵城的那兩次比斗,壓制攻擊力量和浪潮,是他不太習慣的戰斗方式.

狹長地通道中,楚云升發出第一擊火元氣彈後,絲毫沒有任何停滯,一邊邁開步伐,一邊接連不斷地射擊,步步緊逼.

一發發揮散著濃郁地火元氣能鼻彈,猛烈地轟擊在蕪城一方的蟲甲盾上,三層厚厚地蟲甲盾,在後方幸存者連連驚呼中,被火元氣彈攻殺得七零八落,持盾者,無一不身燃獵獵焚火.

蕪城一方巨驚之下,立刻發了瘋似地朝著楚云升宣泄子彈,誰都能看得出來,單于雄找了一個幫手,而且這個幫手,還是極為厲害的天行者!

一時間,槍聲大作,彈如雨下.

吳為建不由自主地向後退了一步,如此密集地子彈火線,在這樣狹窄地通道里,他都不敢僅憑火能量進行抵擋.

然而,一陣硝煙火光之後,戴著毛線頭套的天行者,依舊穩乒向前,身上連個窟窿都沒有!

"怪物啊!"兄城一方終于有個人忍不住了,尖叫一聲.

就是自己的老大,蕪城一帶最為厲害的天行者,也無法坐到在擁有機槍火力的攻擊下,毫發無傷!

這不是怪物是什麼?天行者,也不能變態到這種程度!只有那些怪物才能做到!

"繼續打,不要停".吳為建心中一跳,高聲吼道,他實在想不到,單于雄竟然能夠找到如此厲害的天行者作為幫手,個體的實力完全不在自己之下!

那個塞子窮得就剩下"人"了,能拿什麼作為交換?

轟!

這一次,楚云升沒再讓這些子彈再接近自己身體,雖然有二階的六甲符防護,但畢竟不是戰甲,沖擊力量帶起的陣痛,刺疼了他的神經.

所以,他直接用火元氣彈迎著撲面而來的普通子彈,在通道半截上相撞,當即爆裂開來,形成一團吞噬融化金屬子彈的暗能量火球.

下一秒,楚云升徒然加速,沖過燃燒地火球區,如神兵天降,在蕪城一方機槍手的目瞪口呆中,一發元氣彈穿過了他的腦袋,

"單于雄,你以為找來一個不知所謂的天行者就能保得住你們了嗎!?.魔鬼軍團損失慘重,但吳為建卻還能冷笑一聲道.

解除機槍金屬風暴的阻擋,楚云升的槍口迅速調整,一言不發地對准這個魔鬼頭頭.

"小子,以後記住不要多管閑事!"于此同時,吳為建嘴上雖然在說話,但動作其實卻非常迅速,絲毫沒有停止,在楚云升槍口移轉,洞洞地對准他的時候,他也從背後飛速地端出一柄奇形怪狀地"槍支?"同樣瞄准楚云升道:"不過,恐怕你以後再也沒有機會了!"

嘟!

一束寒光從奇形的"槍支"上,激射出來,形成一條長長的乳白色的光線,幾乎和楚云升同時發出的火元氣彈相錯而過.

呼",

吳為建當即中彈,渾身沐浴著火光,倒著飛了出去!

咔嚓!

乳白色的光線幾乎就是以光速輻射,速度之快,楚云升只來得及稍稍移動一下身體,便被擊中,整個人渾身上下,從里到外,迅速被冰凍成一個人形冰雕.

整個通道上的雙方,全都進入一種"空罔"的境界,合不上嘴巴者,比比皆是,不論是魔鬼軍團一方,還是幸存者一方.

"大哥,大哥!你可不能"魔鬼軍團的隊員,連滾帶爬,撲打這吳為建身上的元氣火,倉皇地叫道,老狼已經死了,現在剩下他們大哥一個天行者!

想要在這片土地上活下去,沒有強大的天行者,最終的結局很明顯,看看通道對面的那些人就知道了.

"大哥

"操,老子還沒死呢,都嚎個招!"吳為建掙紮著從地上彈了起來,順手撿起一個死去隊員的防毒面具,罩在自己的臉上,他自己的那只,剛才被楚云升火元氣彈,焚燒殆盡.

"給大哥扒件衣服!"一個隊員機靈地說道,吳為建身上的羽絨服已經燒成條縷.

本來以他火能量的屬性,一般不會出現自己衣服燒光的局面,畢竟他的那些火能量可以保住著他周身,然而,楚云升的火元氣極為霸道,讓他的防護不堪一擊.

吳為建暗道:好在自己也是火能量的天行寺,否則此刻就不光是燒光衣服,只怕和老狼一樣,連皮和骨頭都要燒光了!

"怎麼樣?老雄!你怎麼能斗得過我?"吳為建抱著他的那支怪槍,雖然身體里如同火烤痛苦,焚心裂肺,就像下一秒就要死去一般!但他仍然強忍著,裝出"毫發無傷的樣子,露出僵硬的笑容,得意洋洋道:"找來這麼一個垃圾,就想扳倒我,你也太小看了你的老友了

"沒想到,你竟然恢複它了,天意,天意如此,"單于雄仰天長歎道,當吳為建拿出那只"槍"的時候,他就知道了結局.

幸存者們的目光隨著楚云升變成冰雕而逐漸暗淡了下去,形同死,灰,就在剛剛,楚云升極端強勢地接連攻殺蕪城魔鬼軍團一個又一個畜生的時候,他們求生的欲望和希望都是那麼的強烈,炙熱和鼓舞人心.

他們為之暗有肉喊,恨不得將自己的力量加在他的身上,一起去消滅那些魔鬼.

然而,現在,終于還是敗在了魔鬼軍團的手里!

于是,不得不絕望了,他們知道蕪城魔鬼的那些變態手段,一些人甚妻開始想著用自殺來結束自己的生命.

"不可能!肋這絕對不可能!"埃德加連連搖頭,急喊道:"倫農先牡 倫農先生?

"黑鬼,別他一媽嚎了,中了這槍的.沒有不死的,哈哈!"吳為建現在想一槍干掉埃德加,但力不從心,雙手因為體內劇痛,而哆哆嗦嗦,現在能保持這個站立的持槍造型,已經是他的支撐極限了.

"現在放下你們那些原始武器,向老子投降!投降的人,老子保證回去,給你們養上一月兩月的,姑娘們伺候好老子和我的兄弟,說不定還能活的更久一點!"吳為建掃視他的"獵物"想冰雕的楚云升啐了一口道:"膽敢反抗地,現在都錄了皮,挑在杆子上,喂蟲子!哦,不,砍掉四肢,做成*人棍,放在壇子里!哈哈!,"

吳為建放肆的笑聲,獲得他的魔鬼軍團的興奮舞動,卻讓對面的幸存者們不寒而栗.膽小地已經放聲大哭,更有准備就此投降.或者准備自殺來了斷自己的.

"兄弟們,上啊!一個都不要放過!別讓他們跑了!誰擋著咱們就殺了誰!誰搶到的女人歸誰,誰搶到的小孩 "吳為建那一刻又恢複了掌控他人生死的感覺.

從秘道跟蹤而來的魔鬼軍團,被楚云升直接滅掉一半,此時還剩下十五,六人,他們毫不在意死去的同伴,踏過他們尸體.撲向他們的羔羊,只要死的不是自己,其他人死了,就意味著自己將多分上一份!

"至于之個不知所謂的天行者,老子送你上路吧!"吳為建終于恢複了一些力量,從他的手下,要了一把手槍,獰笑道:"我倒是忘了,這孫子應該早就死 死 死一 不可能!!!"

咔一嘭! 像是冰渣,卻又不像是冰渣,冰凍一樣的物體,從楚云升身上四分五裂開來,撲撲簌簌地落在地上.

在通道的頂端,從抱子植物縫隙中投射下來的微光,映照在一具青虹古樸的戰甲身上,熠熠生輝,如上古戰將複活人間,四野蕭殺!

"不可能,不可能,怎麼會這樣?就是蟲子也是必死無疑的!我親眼見的!"吳為建慌了,徹底地慌了,嚴重內傷的身體再也支撐不住,雙腿一軟,跌坐滿是抱子碎片的地上.

他倒是有心,再給楚云升補上一槍,但那只槍,以他的本事,只能打出一槍,否則他也不會不到萬不得已,才開的槍!

魔鬼軍團的隊員網跑到一半,這回倒真是如同見了"鬼"一樣,統統楞一下,不知道誰帶的頭,立刻反身逃跑!

傻子才不跑!他們最厲害的殺手銅竟然都沒有搞定這個天行者,難道還在這里等死?

但他們速度還是慢了一些.

刹那間,狹小的通道中.劍光大盛,縱橫交錯,眼花繚亂,伴隨著一陣陣滲人心肺地慘叫,以及漫天的血霧!

"加!倫農先生,我就知道你是你比 !"埃德加激動到無以複加的程度,他未注意到自己眼角的淚水,不知道是為他自己再次死里逃生,還是為楚云升還活著.

而張子招等人地心思,只能用起死回生來形容,游走于人間和地府之間,僅僅在數秒之間,是生和是死,反反複複.

但,當劍光消散,血霧散去,當場便有人嘔吐起來,呈現在他們面前地,一地碎尸,連個完整的部位都找不到!

欺子都斷成一截一截……

只有那些見過多次血腥地獄般場景的幸存者,才能"麻木"地看著這一切,不過他們的神經被另外一樣事實震撼住了:他只在一息之間,便瞬殺了一群人!

"埃德加!去把那只槍拿回來,擦乾淨了給我!"楚云升退去戰甲,看看一堆血肉碎塊中的那種奇怪的"槍支"向埃德加招了招手道.

他未想到,自己最終還是動用了劍戰技,至于會不會被因此被白衣女人追蹤到,楚云升此刻反倒坦然了,躲不掉就打,打不過就逃!

但只要有足夠的攻擊符,總有一天自己能弄死她!,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 凶叭 ,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第二百零二章 怪槍的來曆

"你知道這只槍的來曆?"楚云升抬頭望著欲言又止地單于雄道.

此時他人已經到了張子招他們的寨子里,之前從正面攻入的那些魔鬼軍團,很快不敵武裝起來的幸存者們,秘道里那些蕪城魔鬼帶來的普通槍支彈藥,楚云升在施放劍戰技的時候,控制地很准確,並沒有損壞它們.

阜于雄點了 點頭,目光望向那些正忙忙碌碌修補寨子的幸存者,像是在 @.憶一段可怕的經曆.

半響,單于雄開口道:"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在2310年的時候,杭城的一個飛機場,出現了不明飛行物,當時是見了報的,各大門戶網站都有頭條,很多人都拍攝到了照片."

楚已經云升皺起眉頭,陽光時代的事情,仿佛已經離開他很遠很遠,每次想起那個時代,他都要"延遲"上一時半會:"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不過,那麼久的事情,早已記不太清楚了."

單于雄表示 理解地笑了笑,撕開一份菌素,遞給楚云升道:"這個可以吃,我們都是靠氣活的命.

他隨手騁剩下的菌絲放在嘴中咀嚼,繼續剛才的話題道:"這件事,表面上最後是不了了之,一直到黑暗時代開啟,也沒有一個正式的官方說法,但實際卻完全不是這樣."

"哦?怎麼回事? 現在地球都成這樣了,應該不算什麼軍事機密了吧!"楚云升嘗 了嘗菌絲,雖然沒有想象中的"蘑菇"那麼美味,但比自己的蟲 肉,卻好上許多.

單于雄搖了搖頭,一邊回憶,一邊說道:"當時機場方面層層上報,一直驚動了軍方的上層,最初以為是太平洋對岸那個國家的新式飛行器,聽說上面因此而十分緊張,從京城派耒許多專家,連夜趕往杭城,機場的第一手資料,全部被帶回了京城."

"你怎麼知道得這麼詳細?"楚云升奇怪地打斷問題,陽光時代怎麼說,這也算是內幕消息了,一般等閑人 士根本不可能知道,如果是瞎猜的,就沒有聽下去的必要了.

"我2000年轉業後,就一直在那里的機場工作,也算是個中 高層吧

單于雄自嘲地笑了笑道,嘴里還咬著菌絲.

"內部人士?"楚云升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

"另外,剛才你也聽到吳為建的話,我們其實打小就是穿一個褲子的兄弟,一起念的書,一起參的軍,一起轉的業……"單于雄說到這里,語氣變得低沉,透出淡淡的傷感,不過很快便調整好,繼續道:"讓你見笑了……他轉業在當地的公安系統,不明飛行物事件發生後,他帶隊配合軍方進行地面上地毯式的搜索,而我也算是當時重要的目擊證人之一,隨隊參考.

"你們找到那個不明飛行物了?"楚云升不由得地插嘴道,將最後一點菌絲放入嘀中道.

單于雄又搖了搖頭道:"我們順著它飛行軌跡的方向,搜索了每一寸土地,一直到了海邊,就斷了線索,接著又調來了海警. 對沿岸進行密集的勘察,始終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東西.

"也許它飛到美利堅去了."楚云升並不奇怪地說道,既然他們最早推測是美利堅的新型飛行器,那麼飛回亞洲某個秘密基地,是很正常的事情,在陽光時代,美利堅對大陸沿岸的監視,一天都沒有停止過.

"問題是,它並不是美國的飛行器! 媒體和網絡上公開出來的照片,都經過了特殊的處理,實際機場方面的高清晰!$料,全部被嚴格地控制 了,其他私人拍攝的相片都 經過公安系統一一 追查刪除……這個和諧,你能明白的."單于雄嘲然一笑,頓了頓又道:

"最後,經過京城方面專家連夜研究分析,認為很有可能是"地外文明",第二天清晨,這個結論就上報到"中南海",為避免引起社會恿慌,所有資料立刻被保密,軍部動用了專用軍機乃至最新型戰斗機護航送往京城,並列為絕密情報……"

"你的意思這只槍和這個不明飛行物有關?"楚云升意識到他們的談話似乎越扯越遠,偏離了原來的話題,大膽地擼想道,試圖回到原來的話題上.

單于雄輕輕地點了點頭,拍了拍撕食完萌絲雙手,從內衣口袋你,掏出兩張皺巴巴的照片,分開第一張遞給楚云升道:"這是我當時拷貝下來,偷偷留著的高清晰目擊照片,等邊三角形,拖曳的空氣擾動形成一個長條形狀,很多人在網上看到的處理過的圖 片都以為是一個長條形的飛行物體."

照片雖然皺舊,但還是能夠讓楚云升清晰地看到上面乳白色的等邊三角形飛行器,下方的燈光略有閃爍的痕跡,證明它絕非普通的人類火箭殘骸,或者私家飛機之類的東西

"它是憑空出現的,從這里飛行到這里,然後尾部似乎除了問題,墜毀了下去,接著便消失了.對,就是這個方向,吳為建帶人搜索了三天三夜,毫無線索."單于雄在照片上比劃著說道.

"墜毀?"楚云升望著照片說道.

"是的,是我親眼看見的. 你再看這張,這是一年後的照片,吳

為建拍的 !"單于雄遞過來第二張照片,若有所思地說道.

"是那個飛行器,你們後來找到它了?"楚云升接過照片,在一個海灘邊上的,上面的殘骸,同樣是乳白色的,和第一張照片幾乎一摸一樣.

"這是在一年後,也就是在3311年,海邊的漁民發現的. 那時候我已經不夠資格參與此事,吳為建當時得到報警後,帶人第一批到達現場,幾個小時後,京城方面就來了人.

跟著吳為建也失去參與 !格,晚上他找我一起吃飯,悄悄地告訴我,那殘骸像是金屬,但又從未見過, 雖 只剩下空殼,卻可以在海水中浮起,最重要的是里面的東西全部不知所蹤……"單于雄描述著哪 夭晚上他吃驚地情景,仿佛曆曆在目.

"這只槍,就是殘骸里面的東西?"楚云升細細地查看著這只古

怪的槍支,完全不 苻地球任何國家格支的造型.

"算是,但也不能確定.

單于雄看了這只槍一眼,搖了搖頭道:"2310年機場的不明飛行物對我的影響非常大,但因為最終一直沒有找到墜毀的殘骸,光有那些圖形照片說明不了什麼.

那天吳 為建告訴殘骸找到了,不光是我,通過吳為建,和一些老戰友那里得知,那天,在軍方 甚至是中南海都掀起軒然大波,我記得當時高度緊張的軍方,連走空運都覺得不安全,不保險,以軍事演習為名,派了整整一個機械化步兵師的重兵力,從陸地上將殘骸護送上了京都.

同樣以海上軍事演習為名,出動了海軍大量的軍艦為掩護,在附近海域進行了瘋狂地打撈和搜尋,結果是軍事機密. 我不知道,但小道的消息,聽說是和上次一樣,一無所獲."

聽到這里,楚云升眉頭開始皺起,鬧出這麼大的動靜,金陵城的原軍方不可能不知道,但不管是總研究部的孫教授,還是總指揮部的祝凌蝶,都對此只字未提,原以為斗篷人和白衣女子的出現,他們應該不會再對白己隱茂什麼,卻不想,他們依舊保密了很多東西,這些東西甚至至關重要……

"後來軍方開始懷疑是當地的漁民老百姓私葳了殘骸內的東西,接連對附近的村莊進行了 嚴格地控制和審查,連臨時去了外地的人,都全部列為重點嫌疑,被軍方跨省火速追捕,這樣鬧了一陣子,毫無成果,京城的人馬不得不漸漸撤離,轉為放棄,這件事就最終輾轉交給了當地的吳為建繼續跟蹤.

大約是在黑暗時代開啟的第一天,也就是時間到了23 12年12月 z2日,很多人已經忘記了這件事情,我記得很清楚,那天晚上,吳為建又找到了我,告訴我,在一同前,漁村的附近出現了離奇的命案,但命案不是關鍵,關鍵是在埋尸 的地方,他們發現了這只槍!"

單于雄指著楚云升手中的槍,一口氣說道,目光閃閃地望著楚云升.

"他為什麼找到你?"楚云升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吳為建三番五次地找單于雄,談及此事,按理說,這是絕密,已經轉業從事普通工作的單于雄是不應該知道格.

"這個等會我再和你說,先說這只槍,當時 吳為建雖然也覺得它十分奇特古怪,但也未多想,只將其視作作案凶器,最終帶回了公安局,並沒有和 以前的不明飛行物聯系起來,

在案件審理過程中,為還原案發現場的場景,吳為建多次命人試圖使用這只槍,但始終不明所以,而且當事人已經死了,所以案件拖了幾夭,一直到了 12月 z2 日,太陽第一次消失的那天,也是他來找我 的那天,一名警員在試圖還原現場的時候,竟然成功"波活"了這機槍,據後來吳為建描述,這個靶子和模型道具等等,全部被冰凍成雕塑 !

他這下子才反應過來,這應該和2年前那個三角形飛行器的案子有關,趕緊向市里作了報告,緊接著大量的軍方人員陸續趕到,這時候,出現了更為離奇的事情!

臨時的軍營受到了來曆不明的人猛烈的攻擊,軍方死傷慘重,聽說坦克都動用了,才勉強將那人擊傷,保住這只槍未被搶走."單于雄睜大了眼睛說道,似乎此刻還不置信此事.

遠處埃德加正煮著蟲肉,食物的味道隨風而飄散出來.

上篇:金陵城 第二百零一章 怪事    下篇:金陵城 第二百零三章 九日之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