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二百零九章 出了鬼了   
  
金陵城 第二百零九章 出了鬼了

,謂的節約時間,其實是楚云升懷想回去補睡覺.他心甲雙列不急著走了,寨子里面總算還有幾個明白人,沒跟著張子招一起發瘋.

黑暗時代的夜晚,沒有璀璨地星辰,也沒有皎潔的月光;沒有汽車的飛馳聲,也沒有連綿千里的電燈光,就連狗叫聲都被"咕 咕.的蟲子叫聲所替代.

徹骨冰寒的夜空,偶爾飄落一些散散地雪花,嫋嫋繞繞,翩翩曼舞于高聳入云的抱子植物熒熒幻光之中,宛若神話世界中的冰玄仙境一般.

如果說暗黑時代唯一帶來的好處,楚云升想,大概只有清新的空氣了,錄離了現代文明的日夜汙染,濁氣沉澱,清氣飄散人間.

當然,那些抱子癢氣除外.

張戶不像楚云升,在黑夜,頂不住屋外長時間的嚴寒,跺著腳,抱著埃德加交給他的蟲肉,鑽進了棚子.

楚云升望著他的背影,搖了搖頭,雖然自己答應會救他的小情人,但且不說時隔這麼久她有沒有被蟲子發現.即便是僥幸,在一個暗無天日的地堡隔間里,孤獨的一個人,還是一個女人,能夠在絕望的情緒中,甚至連排便的地方都沒有的隔間里,支持到現在嗎?

即使還活著,只怕也是人不人,鬼不鬼了!

"倫農先生,謝謝您救了我井眸幼的聲音很輕,也很柔和,天生帶著女性的柔弱的一面.

"你不用謝我,救你是因為你救了我的人,和你以命救人的"成本.相比,我的"成本.並不高楚云升實話實話,並不是在故意蔑視她的能力.

不過,顯然這個小姑娘還是誤解了,自卑地低著頭說道:"我知道我的力量太弱了,要不然,很多人都不會死掉,對了,還有謝謝您的維生素,我母親"

楚云升確實沒功夫閑聊,以為這個女孩繼續說這些題外話,是不好意思直接開口問光身子的事情,想想與其這樣和她東扯西扯地浪費時間,不如自己直接把話說清了好,說完了還得趕著回去睡覺,于是截斷她的話頭,語氣肯定地說道:"你叫小井對吧,我知道你為什麼來找我?"

"您知道了?您會"小井眸幼一下子抬起頭,霎了霎眼睛,驚道.

楚云升打住她,繼續說道:"我知道!我的治療驅毒過程,和你們木能黑暗 不,玉行者,不同,在對你治療的過程中出了點小意外,你的衣服和被褥被我釋放的能量焚為一空,但也僅此而已,沒你們的人想得那麼齷齪,你可以放心.

我本不想解釋這些無聊的事情,但你是個善良的女孩,如果老是糾結這點事情,你我都不太好!"

井眸幼微微一愣,白哲的耳根立刻浮上紅暈,她沒想到楚云升如此直白地說起這件事情,急忙道:"我相信您,倫農先生,我醒來後就發現以前體內殘余的癢毒都被您清理乾淨了.所以我從來沒有那樣想過"我找您,不是為了這件事情,是另外一件事情."

楚云升疑惑道:"還有別的事情?"

棄眸幼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毫無底氣地說道:"我想,我想,倫農先生,我可以學習您的解毒辦法嗎?,小

楚云升眉頭一皺,網要開口拒絕,井眸幼將他神情肅然,緊張地小小聲央求道:"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倫農先生,我知道有點過分了,請您原諒,不要生氣

井眸幼之所以如此緊張,是因為她在醒來後,通過寨子里的同伴,知道了秘道上發生的所有的事情,同為天行者,她比單于雄他們普通人,更加清楚天行者的可怕之處.

楚云升搖了搖頭:"不是我不教你和那個老頭,是你們根本沒辦法學的會,這個以後就不要提了

他將"老頭.和"你們"兩個詞說得很清晰,表示他已經為此拒絕過那老頭一次.

井眸幼聞言,眼中的期望神采逐漸暗淡下去,不過好在發現楚云升並沒有因此而生氣的跡象,微微放了放心.

楚云升將手中地圖疊好,收入棉衣內.轉頭對埃德加道:"埃德加,走了!"

和井眸幼擦身而過的時候,一股淡淡地清香飄入楚云升的鼻孔,帶著一絲盎然的木能量,順著他的融元體,浮光掠影地鑽入某個元符,只是火光電石之間的事情,楚云升還未來得及撲捉,它已經消失了.

楚云升豎起眉頭,邊走邊發動全身的本體元氣,打探身體中的異樣,忽然他身體一僵,急急地停下腳步,身體一百八十度速轉,像是餓狼見了綿羊,兩眼放光一樣射向剛剛轉過身的井眸幼.

井眸幼被他這種富有侵略性的眼神,看得不由自主地發抖了一下,說不害怕是假的,就算她相信上次楚云升的確沒那樣過,但她哪里敢保證這個才認識了一天多的陌生天行者,不會真的獸性大發? 她下意識地退後一步,卻見倫農先生似乎是在猶豫,像是在掙紮,又像是在顧慮什麼地盯著她的身體卜下打量.步步緊逼而

就連埃德加也發現了不同尋常的氣氛,驚大了下巴,暗自心道:倫農先生不會是著的看上這個女孩了吧"

"倫,倫農先生?"楚云升已經逼近她身前不到一步的距離 井眸幼的呼吸都開始急促起來,緊張地連雙腿都夾得緊緊的.

"噓"別動!"楚云升剛才那種感覺就像鋼絲繩上舞蹈,稍有打岔就可能會消散于無垠.

此時,單于雄等人也陸續走出了棚子,打頭第一個就是黎析,目瞪口呆地看著楚云升的鼻子湊到井眸幼臉龐不足十公分的距離,"貪婪地.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仿佛一副完全不能滿足的樣子.

這簡直就是**裸地公然調戲!每個從棚子里出來的幸存者 腦袋中都是這樣的想法.

甚至其中幾個人,竟暗暗地松了一口氣:幸虧把張子招打暈關了起來,否則讓他看見這一幕,說不定他連命都不要.

但不管怎麼樣,這七八個人尷尬了,走也不是,退也不是,尤其是井眸幼向他們投來求助的眼神,讓他們心若刀絞劍紮!

有那麼一瞬間,有幾個人為求良心上的平衡,心中想道:如果真能想那個黑人說的那樣的結局.也許並不會太壞.

短短的幾息的時間,對楚云升來說是極快的,但對不敢亂動分毫的當事人井眸幼以及她的同伴來說,是那麼的漫長而艱熬.

在他們的眼里,楚云升的神情已經從"不滿足"到更加邪惡的"回味無窮.了.

秦仁伯把心一橫,向前剛跨出一步,就被黎析死死地拽住,但普通人的辦量又怎麼能和天行者相比,即便是一個木能的天行者,也不行.

也許黎析揪的太緊,太用力,秦仁伯猛然一使力氣,衣服撕破.人卻一頭沖了出去.

黎析和單于雄哭的心思都有了,整個寨子就兩個賴以生存的天行者,可以食用的菌絲完全靠他們倆辨別和處理,現在竟然兩個都要陷進去了,秦爺此舉這是逼他們硬著頭皮也要上啊!

秦仁伯比起黎析的力量來說猶如老虎和小雞,但面對前面的楚云升,他成了小雞,而楚云升成了老虎.

他還未站穩,只見楚云升皺了皺眉頭,單手將他擋住,然後順勢將手掌按在他的腦門上,臉上陰晴不定?

黎析和單于雄等人網跟著邁出去的腳步,硬生生地停了下來.心中直道:完了,這架勢,秦爺完了!

情勢似乎已經開始失控了,眾多人之中,只有埃德加一人仿佛置身事外,不受到此事的關聯,不過他瞬間就判清形勢,立刻自作聰明地掏出手槍,橫亙在剛剛作勢要沖過來的黎析等人的前面,他覺得自己好歹也是倫農先生的人,這個時候應該做點什麼才對.

他掏出武器並強行阻擋在前面,就像是在肯定幸存者們心中所想的事情,一時靜可聞針.

此時,井眸幼見秦仁伯被楚云升單手擒住,並被摁住性命攸關的腦袋,咬了咬柔嫩的嘴唇,扶住陣陣顫抖地秦仁伯,屈辱似地說道:"倫農先生,您放了秦爺爺,我什麼都聽您的

"好!"楚云升順口一答,一邊松開摁住老頭的手,一邊小聲嘀咕道:"為什麼會這樣?同是木髏的黑暗武士,也同樣是木元氣能.為什麼她的行,他的卻不行?奇怪,以前巫婆的木元氣似乎也不是這樣的

說著,他又不由自主地伸手朝井眸幼頭上摸去,想再試一試.卻見井眸幼稍稍向讓了讓,摸了個空,這才驚醒過來,全顧著元氣的問題了,沒注意周圍站了這麼多人.

"埃德加,怎麼把槍拿出來?"楚云升眉頭一皺,他並沒有想到自己剛才的神情落在別人眼里會是什麼樣子,並且剛才井眸幼的話,他也沒聽清,的確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但話網說出口,他就意識到:是不是因為自己剛才摁著老頭的腦門,又讓他們誤解了?不過這倒是自己當時情急,也沒來得及解釋.

情急的原因是,楚云升從井眸幼身上吸入的木元氣,引起一些異樣,但在微量的情況下,幾乎細不可查,上次在給井眸幼療傷的時候,他就因此而沒有發覺,這次卻無意間捕捉到了. 于是在他詳細搜索,並多次重新吸取試驗後,竟然發現它們穿梭過融元體,進入滋養待息的封印蟲紫炎魔蟲身上.

這只重傷的魔蟲,對這絲木元氣起了反應,一直平穩到楚云升惱火的傷勢恢複進度,跳動了一下,讓楚云升大喜,終于有辦法可以早日恢複它了,否則僅拼自己元氣滋養,不知道還要多長時間!

但在對比吸取老頭的木元氣的時候,楚云升卻驚訝的發現,老頭的木元氣並沒有這個效果,真是出了鬼了!


上篇:金陵城 第二百零八章 小情人    下篇:金陵城 第二百一十章 合作條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