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老一少   
  
金陵城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老一少

"老頭,哦不,老人家.別,別介,別沖動,我們只基個玩笑,玩笑"被槍頂著腦袋年輕人,頓時改口,連連搖手道.

黑暗時代,殺人遠比殺那些蟲子要簡單得多.

"對,對,老爺子的肉怎麼好吃,要煮也是先煮小孩,絕對開玩笑,沒有的事情."剛才還凶神惡煞,喊著支鍋的男人,見楚云升的槍口轉向他,連忙變色賠笑道,生怕那黑洞洞的槍口蹦出一發子彈,要了他的性命.

連稱呼都給楚云升再升一級,儼然成了"老爺子"!

一把尚未開火的手槍,就能逼人如斯.若是楚云升剛才自報自個還是一個天行者的話,恐怕這群都嚇的下跪了.

這便是人競奔命的時代.

"把那個小丫頭片子綁了,養了她這麼多天,該是讓她下鍋的時候了,老爺子,您坐好了,奏等著上肉湯吧!"長相凶悍的女人見事不對,自然跟著見風使舵,不過她卻貪婪地膘了楚云升的手槍一眼,心里不知道在盤算著什麼.

一眾餓得七眩八暈的難民聽她這麼一說,頓時轟然,七手八腳地架起大鍋,捧著冰雪放入鍋內,在撿來枯枝點上火,熊熊沸煮起來.

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被揪了出來,驚恐地望著正在融化冰雪的鐵鍋,魂飛魄散,拼命地蹬著的只細小的腿.不肯靠近.

"姐姐,姐姐"一個六七歲的小小男孩,扯著小女孩的一角.被大人們嚇的大哭起來,只知道叫著姐姐.

"動作快點,先把衣服錄光了,用雪洗洗乾淨,去去味道!"長相凶悍的女人提起小男孩扔到一邊,猙獰道.

這時,一個.衣衫破爛,斷了一只胳膊的瘸腿瘦干男人,慌忙地接過小男孩,跪在地上爬到長相凶悍的女人面前,一邊磕頭一邊乞求道:"求求你們,發發善心,求求你們,放了我女兒,我給你們做牛做馬,做牛做馬,"

"滾一邊去!"大胡子男人一腳踢開,惡狠狠地說道:"當初是救你們的時候,是你自己選好的,現在後悔了?要換你女兒也成,把你兒子丟進鍋里就行!我倒是樂意小這年紀越肉就越嫩"

瘸腿男人頓時臉色蒼白.緊緊地抱著兒子,生怕被大胡子搶去一般,口中喃喃不知所云.

"什麼玩意!"大胡子吐了口吐沫,朝著發愣的難民吼道:"還楞著干什麼,扒衣服啊!" 滋",嘶,"

小女孩本身身上就沒多少衣服,在難民七手八腳如狼似虎地拉扯下,立刻被撕開了一大片!

"爸爸!救我小女孩撕心裂肺地朝著自己父親喊叫.

癡癡呆呆地瘸腿男人,猛然一顫,一股鑽心的痛苦扭曲著他的面孔,他想去救女兒,但又怕兒子被煮了,激烈的心理碰撞,如同洪水決堤!

但最終,他低下了頭,攥著拳頭,指甲陷入肉中,殷紅的鮮血順著手指縫涓涓滴下.

"女兒啊,爸對不起你小爸對不起你,活了你就活不了你弟弟"瘸腿男人用自己的頭猛撞著地面.痛苦地哀啼.

"爸小女孩面露絕望,這一聲淒涼哀婉,顫栗靈魂,就連參與動手的一個難民都隱隱有些不忍.

瘸腿男人卻始終不敢看他的女兒一眼.好似鴕鳥遇到危險一樣,將頭埋在雪堆里.

小女孩心死了,放棄了抵抗,任由難民錄去她的衣服,她睜大眼睛,望著天空,嘴里像是蠕動著媽媽這兩個音節.

最後當難民試圖撕開她的內部時小女孩冰冷道:"我不反抗,我給你們煮,可媽媽說過,女孩子不能隨便脫褲子!"

"行行,隨便她了,趕緊洗乾淨,老娘餓得快撐不住了!"面相凶惡的女人不耐煩地嚷道.

峰!

一聲槍響,女人不敢置信地望著的前的血洞,喉嚨間咕嚕著.轟然倒下.

楚云升本不想管這檔子事情,已經准備轉身離開了,這種事情,不要說在這里,就是在社會建制尚存的金陵城,也是常有的事情.

就算自己這次救她活命又能如何?下一次呢,再下一次呢?就如入城前他拼死救過的叫萌萌那個女孩,現在也一樣生死不知.

而且救下她,這些難民還會找別人放入鍋中,總是有人要死.

世道如此,除非陽光重回人間.

但他終是沒忍住,或許他身體里面還有個叫"良心"的東西在作怪,又或許是其他什麼東西,總之他開槍了.

他這一聲槍響,頓時驚住了所有難民.楞然之間,大胡子男人面色數變,從身後抽出砍刀,沉聲道:"老爺子,我們這起碼三十多個人,您老就一把手槍,最多不過十來子彈,您別把我們逼急了,要不然您也是個死字!"

大胡子話音剛落,嗖地一聲,一只淡藍色箭支穿過他的胸膛.顫巍巍地插在地上!

緊接著,從山坡上,策馬馳來一隊白衣騎士,馬蹄聲震撼地面.

"吹雪城的白馬女騎!"難民中有一人驚呼道,但出乎楚云升意料之外,他們竟然不逃命,而是紛紛跪在地上.

婆!嗖!嗖!

一只接著一支箭支破空袁來.一條條人命被收割帶走.

難民仿佛是認命一般,比小一敢抵抗.驚懼地望著身邊到下的同伙,同時默默祈 不是自己.

整整殺了近十人,她們才停下放箭,馬踏皚雪,徐徐而來.

死得全是男人,就連小女孩的父親都中箭身亡.

白馬女騎領頭的蒙面女人,飄然下馬,抖開雪白的披風,籠罩在近乎赤身**的小女孩身上,輕拭著她幼小的面孔,猶如寒冰地說道:,"你要記住,這個世界上,男人比蟲子更不可靠!跟我走吧

說完,她牽著女孩的手,不由分說,將小女孩抱上白馬,策馬奔騰.爬爬地跟著馬隊離開的方向,哭喊道.

峽谷中吹來的山風,揚起漫天的雪花,覆蓋在死去的尸體上,煮著的大鍋上,以及活著的那些人身上. "你跟著我干什麼?"楚云升的包裹沒了,又撿了一根樹枝做拐杖.回頭時著小男孩道.

"老爺爺,您能帶我去找姐姐嗎?"小男孩深一腳淺一腳地跟著楚云升,咬著嘴唇說道,

"不行,我不知道你姐姐在那里."楚云升搖了搖頭,拒絕道.

"我很乖得,能做很多事情,可以幫爺爺您捶背捶腿,還可

"那麼多人,你非找我做什麼?"楚云升揮手道.

"可是,老爺爺您救了我姐姐,您是好人,他們想吃我,是壞人!"小男孩閃爍著紅紅地眼睛道.

"不是我救了你姐姐,是吹雪城的人救了你姐姐,你找她們就行了楚云升和一個六七歲的小孩,也說不出什麼道理來,救一時和救一世完全是兩種概念.

"那您能帶我去吹?吹什麼城嗎?"小男孩期盼道.

這里已經逼近吹雪城,時常有吹雪城的搜索隊穿梭而過,楚云升現在一副老人家的模樣,若是健步如飛,反倒惹人懷疑,只得,"步履蹣跚."行得不快,後面的小男孩卻能因此正好一步不離地死活跟在他後面.

一"老"一少,一前一後,"老的"走不快,少的又跟得緊,楚云升第一次發覺一個小孩,"認真"走起路來,竟也不慢!

楚云升停下來小男孩便主動湊過來要攙扶他,或是給他捶背惹腿,弄得他哭笑而不得,仿佛自己真是個老頭一樣.

他稍一走快小男孩立刻就緊張起來,生怕跟丟了.

如此倆人一路沉默無語.一直來到吹雪城的邊緣.

吹雪城並無如同古代一樣的高大城牆,而是大量不知道從那里的鋼絲網,拉圍起來的界限,後面三十米處.又砌了一圍矮牆,堆滿了冰雪.

城里的情況有矮牆阻擋,楚云升不得而知,外面自然一覽無余,到處都是無家可歸的難民.

楚云升曾聽吹雪城的統領許晴舒說過,她們實行的是等級制.但也不會白養無用的閑人,指得大概就是外面的這些老弱病殘.

這些人見楚云升一個老頭後面跟著一個小孩,眼中泛出的異樣老,彩並不弱于才才被打死的那群人.

對著鏡中影人的位置圖,楚云升在解救被囚禁的那名女候選人前,得先在這群人找到另外一個候選人,給他一點食物,防止他被餓死,了.

楚云升覺得自召簡直快成保姆了

好在這些難民為了節約體能,從楚云升出神域到現在,這位老候選人也沒移動多少位置,楚云升很快便在土磚頭搭建起的窩棚里,找到了這個真老頭.

"老哥哥,您找哪位啊?.老候選人拖曳著聲音,有氣無力地說道.

楚云升被一個貨真價實的老頭稱呼為老哥哥,可見自己容貌之蒼老,該死的幼體氓,不知道消耗了自己多少生命精華.

"有人托我給你帶點東西楚云升湊了湊四下無人,將用破布包裹著的蟲肉,丟到棚子里,道.

"是老三那孩子嗎?真是苦了他了,我這個歲數了人了,也能死了,活著也是浪費孩子們的食物"謝謝你了,老哥哥!"老頭唉聲歎氣道.

楚云升沒空聽他羅嗦,給完食物,轉身就走,卻見小男孩站在他身後不遠的地方,楞楞地看著他.

"爺爺,爸爸說的沒錯,您是個好人.小小男孩提起自己的父親,眼眶泛紅道.

"你懂什麼,別多嘴!楚云升給老候選人,完全是希望他活到程式確定天導人之後,好讓自己離開這里,算不得什麼好人.

忽地楚云升確定地說道:"我知道了,是你爸爸讓你跟著我的對吧!"

以一個六七歲的小男孩的智慧,在突然死了父親,又被奪取了姐姐雙重打擊下,是不可能會想到跟著自己才是最安全的,唯一的原因就是他中箭的父親,在臨死前留給小男孩的遺言.

一個必須在女兒和兒子之間選擇一個活下來,卻最後拋棄女兒的父親,一個為了兒女瘸了腿斷了胳膊的父親.一個懦弱不敢也無力反抗的父親,一個死了還在絞盡腦汁為兒子謀求生路的父親,到底是偉大還是無情的父親?

[w w w .1 6 K b o o k .c o m]

上篇:金陵城 第二百四十三章 本體戰技    下篇:金陵城 第二百四十五章 冰使驚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