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二百五十七章 蟲子的真正恐怖之處   
  
金陵城 第二百五十七章 蟲子的真正恐怖之處

《有點晚了,但總算沒有食言》

面對斗篷人的警覺,為掩飾剛才的動靜,楚云升匆忙之間,故作驚訝地喊道:"火使大人,我好像碰巧解開圖案密碼了"

他這一喊,生生地讓斗篷人楞一下,它的第一反應是不可能,不要說人類,就是冰族也不可能那麼容易,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破解它們的機密.

但它又無法理解楚云升剛才那種無法控制的能量沖動,只有的確破解了圖案密碼,激活了戰衣,才能合理解釋這一特殊的能量現象.

這個人類的運氣似乎也太好點了

斗篷人不由得地悶哼了一聲,催促著刀焰,再次加快滅殺蟲子的速度,它對楚云升這個"奇特"的人類越來越不放心了.

楚云升三層突破完畢,懸著得心便放下一大半,剩下的就是繼續從斗篷人嘴里套出它們的那些火能運行方法,能套出多少便是多少

"火使大人,我已經感覺到您說的那些功能模塊了,現在可以告訴那兩套運行方法了嗎?"楚云升提高聲音再次大喊道.

斗篷人一聲不吭,瘋狂地揮舞火焰長刀,一道道熾烈的刀光布滿整個空間,圍在它最前面的幾只蟲子,瞬間被絞殺粉碎

楚云升心中一驚,只怕斗篷人不肯再上當了,但那些方法沒有弄到手,他如論如何也不甘心,怎麼要要再是最後一次.

于是他透過幼體珉,號令整個巨墳中蟲子以及管道,不惜一切代價重度出擊,圍攻斗篷人,而他自己命令腳下的青甲蟲,立刻騰空而起,在巨墳上方打著旋,做出勢在必逃的樣子,高聲道:"火使大人既然不肯兌現承諾,恐怕今後也不會,我已無留在這里的必要了"

斗篷人爆喝一聲,殺退一波蟲襲,冷冷道:"你聽好了,本使只說一遍……"

楚云升聞言心中頓喜,還有希望,立刻打斷道:"火使大人,只要您誠心教我,我一點為你們效勞,不過,咱們還是丑話說在前頭,您邊說,我邊試,如果您說的是假的,我立刻就能試出,並調頭就走……"

他可不想斗篷人胡亂編出一堆東西來忽悠他.

聽楚云升近乎威脅的口味,斗篷人心中大怒,恨不得將楚云升一刀砍死,卻距離甚遠,只能將滿腔的憤怒發泄在周圍的蟲子身上,冰冷道:"你聽好,幻化火焰的方法……,隱藏行跡的辦法……"

斗篷人說的飛快,楚云升體內元氣已經平息,全神貫注地聽背,他現在根本沒辦法試,只能嘗試這先記背下來,至于到底真假,日後再做辨別.

當斗篷人口述一邊後,楚云升裝作仔細思考試驗的摸樣,乘著斗篷人還未厮殺突圍上來,片刻之後,楚云升很是"無恥"地說道:"火使大人,您說的太快了,起碼一半以上我都沒聽清,您能再說一遍嗎?"

斗篷人陰冷一笑,反倒沒提剛才它說過只說一次的話,森森道:"那你這次可要聽仔細了……"

楚云升其實第一遍已經聽到了七七八八,之所以非要斗篷人再說一遍,是以他極為謹慎的性格,深怕斗篷人滿嘴胡謅第一遍騙他,胡謅出來的東西,第二遍不太可能說的一模一樣,兩相比較初步可以判定真假.

斗篷人的第二遍說的很奇怪,並不奇怪,基本還是一致的,奇怪在它說比剛才慢多了,楚云升正用心聽到一半,忽地感到巨墳底部發出一陣陣極為耀眼的光芒,以及火勢劈開空間的"嘸,嘸,嘸"之聲.

一股熱浪沖天而起,隨著一個火紅的身影奪火而出,如同發射的火箭,急速地升空,已經少的可憐的蟲子和攻擊管道,被沖得七零八落……

斗篷人用為數不多的能量,釋放了一次大范圍的攻擊手段,並一刻不停地趁勢飛上平台.

它第二遍故意放慢語速,就是在試圖分散楚云升的注意力,而且實際上,的確取得了效果,它成功地突襲到楚云升面前不遠的地方.

兩只紫炎魔蟲立刻向著斗篷人發動者火焰沖擊波,一道道圈狀的火能量攻擊波,自紫炎魔蟲的身體上發射而出,斗篷人全然不顧,靈活地晃動身軀,直逼楚云升本體所在.

楚云升本打算在聽完第二遍後,立即將巨墳進口管道全部打開,讓外面的蟲子再次進入,然後靠蟲子拖住斗篷人,自己從旁襲擊,進而襲殺它.

現在計劃落空了,斗篷人提前發動最後的進攻,有點出乎楚云升的預計,但這種打破自己計劃的事情太多了,楚云升早已習以為常,他現在手上還一直捏著冰困符,以防萬一.

叱……

在楚云升回過神來,斗篷人急急逼近的同時,首先一張冰困符離手而去,于半空中激活釋放.

蟲子都是火屬性的生物,斗篷人也是,本來整個巨墳的溫度已經非常的高了,忽如其來的冰困符,仿佛一堆黑人里面忽然冒出一個白人來,十分紮眼.

喀嚓……

巨大的冰川頃刻間凝聚成型,龐大的體積以及重量拖著冰川直往下沉,楚云升眼尖,冰川中具無一物

楚云升心中一沉,這還是他使用冰困符以來,第一次出現的情況,竟然沒有困住目標

下一刻,從冰川側面,飛身而出的斗篷人扯開身體上的冰渣,速度再次恢複到高速的程度,火光沖天,冒出一聲近乎激動到顫栗的聲音:"符文……"

沒困住

楚云升大驚之下,連忙催促腳下的青甲蟲繞著巨墳飛繞,盡力地從各個管道中穿入穿出,以延緩斗篷人的追擊.

一次失敗之下,楚云升不敢再貿然使用冰困符,上次能夠困住另外一個斗篷人,大部分原因是由于有白衣冰族女人大力協助,現在只有他單身一人,自是不可同日而語



一道火刀焰劃空而過,橫劈在楚云升的斗篷與戰甲上,余波更是直接切斷兩邊的管道.

楚云升自知自己正面和它對抗只能落在下方,趕緊命令巨墳,打開所有巨墳進口通道,催促蟲子蜂擁而入.

他現在已經不用擔心斗篷人會"逃"了,不管是之前那個斗篷人,還是現在這個斗篷人,還是白衣女人,見到符文文明的東西後,沒有一個不陷入瘋狂的

接連挨了七八道火焰刀之後,大量的青甲蟲終于從巨墳上方的**口魚貫而入,團團圍住斗篷人.

如今,巨墳地下的爬蟲已經應付不了空中的戰局了,只有那些蛇形的長條蟲,可以向上高高出濃濃火球.

青甲蟲一到,楚云升的壓力大減,斗篷人的火焰刀幾乎反震得他要吐血,火性能量依烤得他直冒青煙,若不是戰甲斗篷以及六甲符三防合一,早成灰灰了.

乘著斗篷人屠殺青甲蟲之際,楚云升一刻不敢停留,立即掉轉腳下青甲蟲回頭,盤旋至斗篷人上空,再次赦出一張冰困符

喀嚓

威力強大的冰困符,連同斗篷人身邊的青甲蟲一起凍結住.

緊接著,有以前金陵城擊殺斗篷人的經驗,楚云升知道三菱形的冰困符困不住它多久,立刻准備劍戰技"千軍辟易".

不同的是,他已經來不及先試驗和熟悉劍戰技的第一劍式:破刺,只能現學現用

頃刻間,十八道劍影,立刻布滿整個空間,隨著楚云升思訣的運轉和對劍體的控制,這十八道劍影,唰唰地鄒然凝聚在一起,包含規律甚至是陣法的勢態,浮現在楚云升眼前,發出刺眼的白光

這和他以前"人工"將劍影簡單疊加在一起完全不懂,透過劍身,楚云升甚至能感覺到現在合體劍影中富含的複雜法則以及貫穿一切的能量.

于此同時,嘣地一聲,冰困符陡然破裂,斗篷人重獲自由.

這是,十八道劍影合體,凝聚成一條銳利的白刺線,光耀了一下,以洞穿一切的以及肉眼已經看不出來的速度,如同激光一樣,在空間中留下一條猶如飛機留在天空中的**白線,橫穿斗篷人……

斗篷人周身的空間極度地扭曲了一下,然後,一聲高頻的聲音,像是什麼東西裂開了一樣.

"不可能"斗篷人驚道:"人類的攻擊怎麼可能破開弦波罩?"

斗篷人吃驚,楚云升則更為吃驚,一招劍式攻擊完畢,斗篷人竟然已經沒事人一樣還在哪里,連個窟窿都沒見著

他若是知道,他這一"初劍",已經能夠讓連斗篷人都佩服的弦波罩近受損20%,也不會如此吃驚.

一擊不中,楚云升立刻掉頭飛離,重新用青甲蟲圍困住斗篷人,這點上他現在占有極大的優勢,斗篷本就受了重傷,又被楚云升用大量的蟲子磨的精疲力竭.

等待斗篷人再次被困住,楚云升馬上又赦出第三張冰困符,再次釋放劍戰技的劍式,誓要洞穿斗篷人

然而,斗篷人的防禦實在太過強悍,這也是為什麼他身受重傷,依然能夠支撐到現在的原因吧,如今已經勢成水火,不是斗篷人死,就是他亡,必須繼續刺殺下去

再來楚云升暗道一聲,第四張冰困符赦了出去,第三次劍式緊隨而出,這次,還破不破?

第四張冰困符,劍式攻擊,破不破

第五次攻擊,破不破

終于在第六次,斗篷人身邊空間仿佛坍塌了一般,他的弦波罩完全受損破滅,整個身體直面在楚云升的劍式之下.

但同時,青甲蟲已經被斗篷人殺的七七八八,在白線一樣的劍式洞穿斗篷人的時候,斗篷人的火焰長刀也同樣砍在楚云升的正面戰甲.

叱——

楚云升五髒六腑就像是被高溫沸煮過一般劇痛,張口竟然吐出的不是鮮血,而是一陣氣化的血霧

他腳下的青甲蟲更是被劈成兩半,而戰甲上則留下一道深深的溝壑.

而此時,斗篷人的情況比楚云升好不了多少,他比楚云升少了兩道防禦,只靠斗篷戰衣,勉強將楚云升劍式減弱一部分,但盡管如此,一個粘糊糊的血窟窿也隨即在斗篷人身上形成

劍式和劍戰技不同,在劍戰技基礎上劍式,極為消耗楚本體元氣,一次劍式近乎需要消耗楚云升三分之一的本體元氣,剛剛全是靠著不要命地使用攝元符高速補充元氣才能連續釋放,否則現在他早就元氣枯竭而亡了.

破開斗篷人詭異的防禦罩,楚云升的青甲蟲以及管道的攻擊顯然變的有效的多,雖然它們已經為數不多,但給斗篷人造成的傷害,卻是不容小視的.

最後,楚云升釋放出自己養了多日的幾只二型青甲蟲,團團圍住斗篷人,不顧一切地再次發動劍式攻擊,直到將斗篷人刺殺地奄奄一息,完全喪失攻擊能力

而楚云升也不僅多處受傷,體內翻滾劇痛,同時也因為過度的補充元氣,造成本體元氣系統陷入暫時紊亂,大約上也只比斗篷人好上那麼一些.

"人類已經可以強到這種程度了"斗篷人跪坐在平台上,呢喃地痛苦呻吟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漸漸地楚云升也聽不到它在說什麼,他也沒心思聽了,他的封獸符猶猶豫豫地掏出,放回去,再掏出,再放回去好幾次了.

他想試著用封獸符封印了斗篷人,但他不敢,一個幼體珉,就差點要了他的命,雖然最後僥幸沒死,卻令他變成了一個老頭,同樣一個異族斗篷人,如果再想幼體珉那樣來一次,他已無生命資本可以用來流逝,弄不好,直接成僵尸了.

正在楚云升糾結異常,斗篷人的生命飛速流逝的時候,一直被楚云升命令藏在深處的幼體珉不知道什麼時候跳了出來,從它身體上伸出一只透明的管道,一直刺到斗篷人奄奄一息的面孔上,並給楚云升發出強烈的要求吸食斗篷人大腦的請求

這種情況楚云升遇到過,在那晚殺死任三寶幾個天行者的時候,青甲蟲就同樣產生這種強烈的進食**.

當時他也沒研究出什麼緣由來,但現在不同,幼體珉作為蟲子的智慧指揮體,而斗篷人腦袋也不算是人類的腦袋,只是一念試試看的想法一閃,幼體珉仿佛得到了楚云升的許可一樣,狠狠地朝著斗篷人面孔上紮了下去……

接著,五顏六色的固液體順著透明管道被一點一滴地吸入幼體珉的身體中,楚云升一直密切地關注著幼體珉的動靜.

斗篷人飽滿的身體,很快被幼體珉吸成了皺巴巴的恐怖"干尸",而幼體珉則十分的興奮,很明顯地楚云升能感覺到幼體珉的腦袋里多了很多雜亂無章的信息,他看不懂,幼體珉也看不懂,它的不成熟的軀體,還無法分析這些信息片段.

不過,楚云升瞬間就明白,原來蟲子如此厲害的原因,不僅僅是它們極為恐怖的繁殖能力,更關鍵更重要的是,它們的智慧體也就是珉,具備通過吞噬其他生物進而學習其他生物物種知識的能力

難怪這些蟲子,如此愛吸食人類的大腦

[

上篇:金陵城 第二百五十五章 邊打邊談-第二百五十六章 突破三重    下篇:金陵城 第二百五十八章 Ħ的分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