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二百五十八章 Ħ的分身   
  
金陵城 第二百五十八章 Ħ的分身

第二百五十八章 珉的分身

楚云升一直弄不明白為何不論是赤甲蟲還是其他蟲子,對人類大腦甚至是豬腦袋都十分的"饑渴",他原以為可能地球生物的腦袋中所含的物質,對蟲子某種成長有著促進的功能.

卻未想到,它們竟然是依靠吞噬其他生物的大腦,進而得到其他生物界的一切信息和知識.

楚云升忽地想起在炸墳的時候,通過一只封印的青甲蟲的記憶,他仿佛見到一整顆的星球,俱被征服在蟲子漫無邊際的黏液之下.

能夠做到霸占一個星球的程度,顯然它們依靠的不僅僅是無與倫比的繁殖速度,更為核心與恐怖地,恐怕便是這種變態超強的"學習"能力.

只要有珉存在地方,它們就可以輕松地通過吞噬其他生物的中樞大腦,對"敵人"的信息,經過消化吸收,彌補到自己的知識體系中,並很快便能對"敵人"的優點與缺點了如指掌

再配合上它們極為誇張的繁殖速度,完全是一種愈戰愈強,愈強愈能戰的物種,而且這種吞噬學習的核心能力,注定了它們必須是一種富有侵略性的生物,只有這樣,它們才能夠獲得更多的知識,變得更加的強大.

想到這兒,楚云升不禁後脊冒出冷汗,蟲子入侵地球已經很久很久了,吞噬的人類大腦恐怕不計其數,從老人到小孩,從男人到女人,中國的外國的,聰明的愚蠢的,知識分子以及農民工,各色各樣,想是應有盡有

如果沒有別的特殊情況的話,它們此時,對人類,甚至這個地球,早已已經十分的了解,甚至開始超越人類,因為它們同時還在吞噬地球上其他物種的腦袋……

人類的一切秘密,在蟲子的面前已經像是被扒光了衣服的女人,毫無遮攔

楚云升仿佛恍然大悟,他一直不明白為何蟲子始終能夠死死地克制住軍方的各種武器,這大概就是金陵城為何屢戰屢敗的原因之一吧.

在圍城後,蟲子恐怕早已對金陵城的防禦一清二楚,對于那些重型武器,珉早早地極為精准地作出了防備,完美地克制住金陵城,以至在楚云升渡江炸墳前,軍隊龐大的武器竟無用武之地,只差一點幾乎就被蟲子所攻破

可悲的是,孫教授他們還在日以繼夜企圖研究,了解,破譯蟲子的秘密,豈不知,蟲子僅靠吞噬了人腦,就對人類一切優勢與弱點明明白白,這種不對稱的學習能力,蟲子占盡了優勢,人類還可以拿什麼來抵擋蟲子的進攻?

楚云升畢竟是個貨真價實,活生生的人類,即便能夠控制一兩個蟲子甚至是一只幼體珉,他也從未把自己與其他人類隔離開,在逃亡金陵城的路上,他親眼目的數以萬計的同類冰冷地死在荒野里,那種滲人心肺,莫名到極點的恐慌感,絕世感,以及孤獨感,以及漫無邊際的黑暗,幾乎完全摧毀了他生存下去的勇氣與意志.

因此,他深深地為蟲子這種恐怖的能力所震駭,如果沒有奇跡出現,不要說是人類,就是那兩個異族,最終也不會是蟲子的對手

如果不能逃離蟲子所侵略的地球,最終等待人類的或許就是種族的完全滅絕,他"看見"的那個星球大概便是如此吧

楚云升靜靜地看著正在"消化"中的幼體珉,一時茫然而不知所措.

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幼體珉似乎無論如何也"融合分析"不了斗篷人的那些雜亂無章的信息,也許是它尚未成型的緣故,它似乎只能吸收了斗篷人身體內那些"營養"成分,自動地進入了自我膨脹的生長孵化階段.

楚云升用封印令聯系它幾次都沒有反應,只能作罷,面對斗篷人丟下的"干尸"以及它的斗篷等異物,他也暫時地失去了興趣.

他本以為自己面對的最大危機已經是異族,而不是那些他已經能夠搞定的蟲子,如今回過頭來才發現,他太小看蟲子了,最終能令他地球上無立錐之地的,還是這些該死的蟲子

楚云升雖然能夠控制的住一小部分的蟲子,但他還沒有狂妄到可以做這個地球上的蟲子之主,那些高等級的珉,是他碰都不敢碰的存在.

蟲子始終是他最大的敵人,現在是,將來也是

他幾乎都不敢想象古書前輩所說的天外邪魔是什麼,蟲子尚且如此了,那些可以毀滅連前輩都萬分崇敬,縱橫宇宙的傳說種族的天外邪魔,豈不是人力根本無法抵抗的?

楚云升搖了搖腦袋,發覺自己又開始胡思亂想,想多了,整個地球又是蟲子,又是孢子,又是來曆不明的異族……已經亂成一鍋粥了,仿佛一個龐大的時代,正進入前奏的**,群魔亂舞,逐鹿地球……

冥冥之中,他自己如若被古書前輩的一只無形的手推動著,不斷地參與這場曠古未有的亂象之中,他越是掙紮著企圖置身事外,獨善其身,卻發現自己越陷越深,糾纏越來複雜.

從迷霧之城開始和杜岐山的糾結,到金陵城擺江炸墳,再到神域托付,現如今再陷入冰火兩族之間,不論自己走到那里,都已擺脫不掉.

偏又每一次都讓他首先發現天大的秘密,一個個可以壓死他精神的秘密.

楚云升原是只想活下來而已.

卻發現實在是蒼白無力,無疑于無病呻吟,哪一件事,他似乎都逃不了.

……

巨墳毀壞的程度遠比楚云升想象的要糟糕,被斗篷人摧毀切斷以及燒毀的管道七零八落,堆積如山的蟲子尸體,占據著巨墳的整個底部,蟲子體內獨有的綠色黏液幾乎充斥著各個角落,一片狼藉.

在楚云升不停地催促下,幼體珉極不情願地分出一部分精力,按照他的指令開始清理巨墳腔體,源源不斷地能量源從地底運輸上來,巨墳重新開始轟轟運作,首先便是恢複那些大小不一的管道,促使它們重新生長.

唯一能然楚云升稍感安慰的就只有斗篷人留下的一個長條金屬盒,在他試探性地重新輸入元氣進入後,金屬盒張開了一道薄薄地脆弱的空間屏蔽,由于受損實在嚴重,只支撐了不到幾秒,便啪地收縮回去.

琢磨了半天,楚云升估摸這大概便是斗篷人從神域得來的東西,如何使用和修複,還是將來問問鏡中影人比較好.

收好金屬盒,當楚云升准備處理掉斗篷人尸體的時候,陡然地一條尚且完好的管道伸了過來,管口猶如八爪魚一樣忽然張開,吸附在斗篷人被幼體珉紮得十分丑陋且恐怖的面龐上,接著滾滾地花花綠綠地膠狀物質不停地向斗篷人已經干癟的尸體中灌注.

楚云升大奇,連忙調起封印令查看幼體珉想干什麼,卻驚訝地發現,幼體珉的一部分意識竟然轉移到斗篷人留下的干尸身上

這是怎麼回事?

楚云升試著控制被像是被幼體寄生的斗篷人向前走了兩步,雖然有些跌跌撞撞,但它的確是走了兩步

幼體珉還有這樣的本事?

楚云升的心髒猛地一收縮,腦袋中如電打雷鳴,他首先想到的不是他似乎可以控制住一個斗篷人,而是幼體珉就能有這種本事,金陵城那只成型的珉,會不會早已控制了許多人類傀儡混在金陵城內?

如果是那樣的話,消失掉,極有可能在蟲子世界的金陵城這些傀儡,一定還繼續混在人類的世界中……

楚云升不禁打了一個寒顫,蟲子到底還有多少的秘密?

幼體珉分出的這部分意識,主動地開始按照楚云升指令,接管這個巨墳的修複工作的指揮權,而幼體珉的本體部分,給楚云升的反饋信息便是需要時間生長.

楚云升試圖讓寄生的斗篷人使用一些火族的特有的技能,例如幻化火焰,卻毫無反應,幼體珉的思維中,沒有這部分資料,它太幼小,無法"消化"從斗篷人身上"剝奪"來的信息.

看樣子,幼體珉只是找了個"工作分身",並非楚云升想象的"戰斗分身",除非幼體能將斗篷人留下的那些片段信息完全消化分析了.

不過,僅僅是這樣,已經令楚云升意外地獲得了一個驚訝收獲——幼體珉寄生了斗篷人的身軀,由于斗篷人本體還在,又是活生生地被幼體珉吸食,不知道怎麼回事,幼體珉分身竟能輕松地激活了它身上的斗篷戰衣.

那圖案,楚云升試驗過,憑他的腦袋瓜子和知識水平,根本無法破譯,沒有解鎖的斗篷戰衣,始終都是廢物.

幼體珉分身斗篷人,卻是額外地為楚云升解決了這個問題,透過分身的意識,楚云升順著它的火能量,很輕松地摸清楚圖案密碼.

剩下的只需要將身份上這件脫下來,並封印上火屬性的火兵元符,將自己純淨的無屬性元氣轉化為火屬性的元氣能量,再批到自己身上,直接激活開啟……

而自己原來的那件,那個圖案密碼楚云升根本沒辦法解除,只能暫且給幼體珉分身穿著,否則那開花一樣的腦袋,呆在楚云升身邊,實在看了惡心.

"給它起個名字吧."楚云升覺得一只稱呼它為幼體珉實在別扭,想了片刻道:"就叫冥吧,取個同音"

收拾完斗篷人留下的其他亂七八糟的東西,楚云升坐在平台上開始修養他自身的傷勢,之後,他便准備親自冒充斗篷人,回烈火城……

[

上篇:金陵城 第二百五十七章 蟲子的真正恐怖之處    下篇:金陵城 第二百五十九章 老爺子很眼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