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二百六十二章 這世間,還有誰?   
  
金陵城 第二百六十二章 這世間,還有誰?

《今天還是回來晚了,但實在不好意思再請假了,所以熬夜也要更出來.另外,謝謝兄弟姐們們的支持,飄火感激不盡.》

埃德加敢打賭,他根本不認識眼前的這位老人,雖然那眼神是那麼地熟悉,那身形是那麼的似曾相見,但那滿布皺紋的老巴巴的臉龐,卻是那麼地陌生和不識.

他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價值可以利用,除了倫農先生的身份這個天大的秘密,也許只有那把倫農先生改造過烈焰槍的秘密被發現了,除此之外,他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別的事情.

"坐下說吧."楚云升指了指旁邊的椅子,道.

埃德加正一頭霧水,緊張萬分,如今他深知,只消差值半步,便是萬劫不複忽聽對面的老人開口說話,竟然生生地驚了一下,像是被什麼咬了一口一樣,頓時不安起來.

"你不認得我了?"楚云升不自覺地掏起煙來,他很久沒有抽過煙了,物納符的存貨越來越少,已經幾乎是數著抽了.

埃德加極其小心,半個屁股挨在椅子上,茫然地搖了搖頭.

"我這副樣子,恐怕你的確不認得了."楚云升摸出一只皺巴巴的香煙點上,自嘲地說道.

埃德加依舊一臉小心謹慎的樣子,只是他都未察覺到自己的心跳陡然加速很多,很多……不知為何.

"我想,這鬼地方,除了我,應該不會有別人會救你了吧?"楚云升吐出一口煙霧,許久未曾抽煙的他,煙入心肺,竟然覺得一陣眩暈.

愛德華唰地抬起頭,不敢置信地望著楚云升那張蒼老,皺疊的面孔,腦袋中不由自主地將兩個影子開始重疊……

不可能,不可能……埃德加心里如翻江倒海.

"還沒認出來?"楚云升已經通過那位奴主得知,埃德加竟然臨死也沒出賣他,雖然他不知道埃德加為何會如此堅貞,但多少也有些感動,對這個黑人的信任更進了一層.

"也許這樣,你就能認出來了吧"楚云升小心地將煙身放在桌上,徐徐地站了起來,戰甲當即啟動,流線型的古青戰甲,遍布周身,千辟劍熠熠生輝地佇立在跟前

這世間,還有誰可以穿著這副盛氣凌人的戰甲?這世間,還有誰可以揮舞這把削鐵如泥地青虹之劍?這世間,還有誰可以一次又一次救他于危急之際?

埃德加眼睛瞬間便紅了,越來越模糊,終于噗通一聲,如崩潰一般,一下子癱軟在地上,心中有著千言萬語,卻全都堵在喉嚨眼,半句也說不出來

"認出來了?"楚云升疲憊地退去戰甲,緩慢地坐回椅子,撿起煙頭,去了去煙灰,道.

埃德加的心緒如萬馬奔騰一般,無法控制,他試圖竭力地控制著身體抽搐,卻發現根本控制不住,哽咽如同痙攣一般,無可抑制……

楚云升知道埃德加突遭生死大變,緊繃著的弦突然松開落地,無論如何也控制不了情緒的崩潰,這種事情楚云升他自己也遇到過,不過他異常地討厭這種情緒,甚至到了煩躁的程度,他曾因此差點崩潰過.

"哭什麼哭……"楚云升伸腳踢了踢埃德加,提高音量道:"你一個大黑爺們,生生死死也經曆不少次了,還這麼慫?起來好好說話"

埃德加的腿著實已經癱軟無力,他無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總之一句話,他終于安全了

黑人埃德加幾乎是爬著椅子重新坐了回去,雙手抵著膝蓋,捂住臉龐,試圖擦去眼淚.

"對不起,倫農先生,我犯了錯,沒有堅持到你回來……"平靜下來的埃德加,十分愧疚地說道.

"事已如此,說什麼也沒什麼用了.我問你,你最後一次見到譚凝是什麼時候,她的情況怎麼樣?"楚云升搖了搖頭道,他沒功夫糾纏埃德加過去的對與錯,急匆匆地事情趕著事情忙到現在,他不但澡沒洗成,連恢複身體的時間也沒多少.

"我已經好幾天沒見到她了,從上次神域開啟後,吹雪城就一直在抓人,抓了好多人進內城的壁壘,譚就是那個時候被抓進去的,我想反抗,但是根本打不過她們那麼多人……"埃德加邊說邊試圖解釋自己.

"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她現在應該很安全,我問得是在這之前沒出過什麼岔子吧?"楚云升點了點頭,冰族得知候選人的信息,自然不會身在放過本城的候選人,譚凝目前來說,應該是安全的.

"之前?……之前我們這些人一直被軟禁在特定的區域,有蔣和我合作,一直很安全,食物雖然少了點,但是勉強也夠,吹雪城畢竟是女權城市,和這里不同,如果是在這里的話,恐怕就……"埃德加連忙答道,他隱隱約約知道一些楚云升和譚凝的關系,在楚云升離開之際,也著重交代他看好譚凝,所以他從來沒敢掉以輕心過.

得知譚凝的情況無恙,埃德加也還活著,楚云升略有放心,見埃德加提到烈火城,便道:"這里的事情,以後不用擔心了,我間接上已經控制了烈火城,你今晚好好休息休息,我還有重要的事情交給你去辦,對了,你不在吹雪城呆著,怎麼跑到這里來了?"

埃德加歎了一口氣,小心地說道:"倫農先生,這就是我犯錯的地方,您交代我一定要低調,什麼事情都要忍著,我沒忍住."

"怎麼回事?"楚云升知道埃德加一向膽小如鼠,還有什麼事情竟然讓他沒忍住?

"您可能已經看到了,門外那兩個今天差點和我一起的人,其中一個是我在美利堅的同事垛芮,她的父親還是我的以前的上級,我們的家庭之間也有著很好的交往,在吹雪城的軟禁營碰到她,沒想到她還活著,不過她是個普通人,沒什麼特殊的能力."埃德加咽了口吐沫,聲音有些沙啞,不知道是不是被火堆烤的,接過楚云升給他的水杯,吞了一口繼續說道:

"昨晚烈火城突然襲擊吹雪城,我和蔣幾個天行者,分頭各帶幾個女學生和他們倆試圖躲起來,避過這場戰爭,您也知道落在烈火城人手里是什麼下場.

卻沒想到被那個凶神惡煞的奴主發現了,他起初想搶女學生,被我用您的烈焰槍打退了幾次,後來他們人原來越多,我也漸漸地頂不住了,退守在一個小屋.

那個奴主迫于您的烈焰槍的威力,不敢硬來,提出讓我用垛芮他們倆個外國人換女學生的自由,我後來進烈火城才知道,外國人因為稀少,在烈火城作為奴隸交換的食物價格比較高.

……垛芮同意了那個奴主的條件,主動走出屋子……安排好那些學生後,我實在擔心垛芮的安全,便忘記了您的教誨,沒有忍耐住,打算把垛芮搶回來,結果中了他們的埋伏,連人帶槍都被俘虜了"

"那槍呢?還在那奴主哪里?"楚云升聽到這里,心里一驚,他交給埃德加的烈火城可以使非同小可,上面有著火兵元符的玄機,雖然即便是冰火兩異族也只能識得卻不能懂得,但流在外面難免引起很多麻煩.

"被那奴主奪去了,應該還在他手上,這麼一個先進的武器,他不可能隨便丟到."埃德加悔恨交加地說道.

"這事我來想辦法吧."楚云升皺起眉頭,烈焰槍這種重量級的武器,靠食物肯定交換不回來,必須要靠火使的威力了,而且他還有些擔心那位奴主會否將烈焰槍交給雷鳴城主,那樣的話,事情更加麻煩.

"那後來,怎麼又要燒死你們,不是做奴隸可以交換食物嗎?"楚云升滅了煙頭,重新站起來,開始尋思理由讓那位奴主交出烈焰槍,順口問道.

"垛芮和我一樣是生物方面的專家,和我不同的是,她的研究方向是植物,所以在被押送烈火城的路上,她偷偷用她研究出來的孢子植物病毒,讓自己看起來像是中毒了一般,以求保護自己.

誰知道,烈火城的那個奴主既擔心病毒傳染,又覺得直接殺了我們浪費,于是就想到用火堆燒死我們,並根據我們能堅持的時間長短設下賭局,希望挽回一點他費盡心思搶人回來的"損失"."

埃德加沮喪地說道,本來一開始的時候,他也以為垛芮的辦法是個好主意,卻沒想到烈火城的人根本不按常人思路"出牌",結果竟然是自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生物學家?"楚云升停住腳步,驚訝地問道:"比任三寶手下的那個曾經下毒的那個老師如何?"

"從專業知識業務水平上來說,垛芮應該比他強多了,倫農先生,我並不是在胡言非語,垛芮是美利堅名校畢業……"埃德加自信地說道.

卻楚云升飛快地打斷道:"咱不管她是不是名校,只要她能替我辦事,我就可以保證她食物和安全.等會你去問問她,願不願意為我們效力."

"那當然一百個願意了不用問的,倫農先生,她肯定願意為您效勞"埃德加用上了中國式的諺語保證道.

從他和倫農先生認識開始,就知道一條,凡是和倫農先生合作的,沒有不受益的

"讓你去問,你就去問另外你早點休息,明天開始,替我在全城搜人"楚云升打算一邊讓埃德加代替他去尋找烈火城那三位候選人的下落,一邊讓那個什麼垛芮研究孢子的病毒,尤其是任三寶當時使用的那種令天行者喪失能力的那種病毒,將來對付吹雪城,一定有大用

這時,小真在門外敲道:"袁老爺子,三將軍差人向火使大人進獻一個女人,您要先看一下嗎?"

[

上篇:金陵城 第二百六十一章 再見埃德加    下篇:金陵城 第二百六十三章 最壞的打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