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二百六十三章 最壞的打算   
  
金陵城 第二百六十三章 最壞的打算

"女人?"楚云升楞了一下,詫異道:"什麼女人?"

以他對斗篷人的有限了解,這名異族對人類極端地蔑視,對待人類的觀念,如同人類對豬狗之類的動物差不了多少,怎麼會需要人類的女人?

"說是一個韓國女人,汪奴主說火使大人曾經在懸浮山下遇到過她,並交口稱贊,三將軍得知後,立刻差人給火使大人送了過來."小真在門外清楚地答道.

韓國女人?還遇到過?

"那個韓國女明星?"楚云升猛地想起還真有這麼回事,脫口而出.

當初他裹著白床單,橫穿神域進軍黏液區,的確碰到過一隊烈火城的人馬,其中便有一個什麼韓國來的女星,這麼長時間了,自己都忘得差不多了.

只不過,碰到她的不是真正的火使,而是冒牌的楚云升.

"是的,袁老爺子."門外的小真心中一凝,嘴上不露聲色地答道.

三將軍命令過她必須時刻留意袁紅雪與火使大人的關系密切程度,之前袁紅雪展示他保管的火使大人的戰刀,已經令她十分震驚,震驚到她都遲疑不敢將這個消息回報給三將軍.

而現在,對于火使大人來說,不論是什麼女人,不過是個小事,袁紅雪竟然也知道,可見此人同火使大人的密切程度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而楚云升一瞬間便大致猜測出雷鳴三人的用意,雖然不知道對不對.

這個韓國女星已經是許多天之前的事情了,這三人早不送給火使,遲不送給火使,偏在這個時候送過來,還故意通過小真傳話讓自己先看看,試探的意味十足.

但具體想試探什麼,是想看看自己對火使的影響力,還是自己對他們的態度,楚云升鬧不清楚.

不過,他也不想在這些事情上和雷鳴三人費盡心思,他沒那個時間和精力,雷鳴實際上根本沒有和自己 "過招"的籌碼,他們或許並不知道,自己完全可以通過利用分身火使,將雷鳴三人徹底地從烈火城抹去,重新扶植勢力

只是楚云升僅僅是暫時想利用烈火城的力量,很快他就要離開神域范圍而去,這種節外生枝,操心瑣碎的事情,能少一件便少一件,到現在為止,自己被折騰得連個澡都還沒洗成……

看來自己得尋個事情,借機威懾住雷鳴三人,讓他們明白自己和他們完全不在一個等量級上,否則麻煩事情不知道還會有多少.

"今天不見了,我要休息了,明天再說"楚云升故意說成是自己要休息了,而不是火使,向小真發出自己極為強硬的信號,如何猜測就讓雷鳴三人自己去想吧,他真的是疲倦地不行了.

"你也出去吧,讓剛才那個小真給你們臨時安排一個住的地方,明天帶那個垛芮早點來見我."楚云升拍了拍埃德加的肩膀,交待道.

有了埃德加這麼一個可以信任的人替他尋找三名候選人下落,楚云升明天便可騰出時間來,全心全意地恢複自身的傷勢,如論何時何地,他都明白自己的實力和武力狀態才是最重要的.

埃德加見楚云升滿臉的疲倦,知道不敢打擾,連忙告退,出了房門,忽然才意識到,竟然忘記問倫農先生為何幾日不見,怎變成這副摸樣了?

楚云升等人都離開後,試了試水溫,這天寒地凍的氣溫下,水桶的溫度早已不在.

抽出斗篷人的火焰長刀,插入水中,略略激發元氣,長刀上火焰頓起,醇厚的火能不到片刻便將整個木桶中的浴水重新加熱.

褪盡衣物,鑽入木桶,雙手放在木桶邊緣上,熱氣騰騰的浴水浸泡的十分舒服,和斗篷人大戰一場,早已疲倦萬分的楚云升很快便迷迷糊糊地進入夢鄉.

睡夢之中,不知道是受到了熱水的刺激,還是烈火城yin靡的氣氛影響,埋藏在他內心抵住那顆蠢動的"種子",忽然變得蠢蠢欲動……

正在他口干舌燥,欲念不斷攀升,心慌意亂,正想做些什麼的時刻,突然腦袋被人重重地敲了一擊,他連忙回頭怒視,卻驚訝地發現蒼老的父親,滿臉的失望對著他道:云升啊,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你姑媽一家危在旦夕,你怎麼就一點都不上心呢?……

他剛想張口解釋,卻發現有什麼東西灌進了他的嘴里,根本說不出話來,這時父親消失了,陡然出現一白一紅兩個惡鬼,獰笑著將他向窒息的黑暗深淵拖去,呼吸越來越困難,他拼命地掙紮,反抗,恍惚之間,又見到深淵下面,一群怪物正殘忍地虐殺著姑媽他們……

他驚慌失措

……嘩啦……

"赫,赫……"

楚云升一頭從浴桶水面下鑽了出來,吐出嘴里的浴水,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胸口起伏不定.

又是一個夢嗎,楚云升困意全無,伸手抹去臉上的水跡,卻驚訝了一聲:咦?

他記得右手小臂上,在和斗篷人過招的時候,被它的火焰長刀擊中過,留下一條長長的刀傷.

楚云升驚訝地並不是刀傷的恢複,融元體本身就有這個能力,他奇怪的是,剛剛修複回來的肌肉,明顯地比他現在蒼老的肌膚要柔和許多,雖然還不及他本來的年紀,但是起碼也不是七十歲老頭應該有的.

果然境界提升到三層融元體後,身體的各個部分都在努力試圖恢複到原來的狀態,那些流逝的生命仿佛又要回來了一般.

楚云升終于松了一口氣,如果一直永遠讓他以這副七十多歲的老頭形象活下去,雖然生命無礙,但總是怪異的很,且心有不甘.

心中一塊石頭落地,隱隱地想起夢中父親對他的"指責",楚云升雖然明明知道那其實是他自己的內心活動的發射,但醒來前最後那一幕著實令他膽顫心驚,他心里最清楚不過,如果消失的金陵城撐不住城防,夢中的那個景象就絕對不是他想象出來的虛幻,實際情況也許更勝次十倍之多

趕緊想辦法找出候選人,催促神域選定人選,早點離開這鬼地方楚云升暗自忖道,陡然冒出一個沖動念頭,如果神域依舊遲遲不決,干脆利用古書殺入神域,強行以武力破開它的限制

他的時間就是生命,神域或許等得起,他等不起

自己的確要做好和神域開戰的准備,他不能無窮無盡無期地耗在這里,如果神域一年不決,等自己趕往蟲子的世界,只怕金陵城連灰都會沒了

但是和神域翻臉,楚云升心里完全沒底,在虛擬的精神世界,他現在除了可以凌空箓符,和古書潛在的保護,還不知道如何能夠真正地摧毀它?

是摧毀黃山實體,還是摧毀神域中的那根通天巨柱,楚云升完全摸不著頭腦,以他現在的實力也根本辦不到.

所以,不管如何,實力才是最為關鍵的因素

如果現在他有著三元天的境界,冥又能控制整個黏液區,那麼他便可毫無顧忌地盡起蟲子與烈火城的兵力,攻下吹雪城,手握十大候選人的生死,直接和神域談判

但他現在沒那個實力,急也急不來,能做的只能是在等待中煎熬,一邊先按鏡中影人和自己的協議辦,盡最大努力保護到候選人,一邊抓緊一切時間提升自己的實力,日夜不斷,做好最壞的打算.

這麼一想,楚云升便覺得埃德加越發的重要了,有他為自己跑腿,他便能節省很多時間用于提升實力.

如今的世道,找到一個能信任的人替自己去辦哪些機密的事情,不可多得,埃德加經受了多次甚至是死亡的考驗,都始終沒有出賣過自己,難得地贏得了楚云升的信任.

大概也只有金陵城的寫字大樓里有限的幾個人,才可以得到楚云升這樣的信任

楚云升抱著斗篷人的火焰長刀,坐在床上,踏踏實實地苦苦修煉著枯燥無味的前輩思訣,如今他三層的融元體境界,本體元氣更為充沛精純,下一個目標,便是第四層,第五層,只要完成第五次融元體構建,接下來便可以一鼓作氣沖擊三元天之境,似乎看得見摸得著.

相反,冥的那一邊是他最為頭疼的,不管是和吹雪城的白衣冰族開戰,開始將來有可能地同神域翻臉,黏液區的蟲子,是楚云升最大,最安全,最可靠的保障力量.

而能夠實現這一切,只有冥這個幼體珉,但它何時能夠沖破巨墳的限制,掌控全部黏液區,楚云升一無所知,珉的成長規律,在巨墳里得不到答案,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

第二天微光尚未放出,出乎楚云升意外的是,首先來見他的不是埃德加,也不是要送女人來的小真,而是昨晚那個要燒死埃德加他們的那位奴主.

請罪來了……

[

上篇:金陵城 第二百六十二章 這世間,還有誰?    下篇:金陵城 第二百六十四章 槍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