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二百六十六章 壞事了!   
  
金陵城 第二百六十六章 壞事了!

第二百六十六章 壞事了!

《第二更》

"老爺子,這是小的做晚輩的,專門孝敬您老的,您看看滿意嗎?"曹正義輕輕將低著頭的女孩推到楚云升面前,點頭哈腰道.

楚云升實在弄不明白,自己明明一副老到快入土的形象,為何總有人要給自己塞女人進來,他只能想透一個原因,便是有人試圖在他的身邊安插棋子.

譬如說小真,擺明了就是雷鳴的人.

如今曹正義也竭力地如此,只不過,他未必是受到雷鳴的指使,起碼他還夠這個級別,最大的可能,大概也就是為他自己安排一顆棋子而已,就像古代皇帝身邊的太監,總有大臣和他們勾結在一起,試圖了解到皇帝的喜好厭惡.

"長得不錯,就留在這吧."楚云升出奇地沒有一如以往的拒絕.

他算是想通透了,想要這座城池里混下去,如果他一直拒絕這種事情,就永遠有人會不停地為巴結他,給他送來各種各樣的女人,到那時,自己不被煩死,也被雷死了.

與其最後要接受一個雷鳴安排進來的人,不如現在就拿曹正義送來的人做擋箭牌,一了白了.

況且,他還真需要一個人送飯送水什麼的,如今是在烈火城,不比荒郊野嶺,巨墳蟲堆,自己靠物納符的存儲就能滿足生活所需,在這里,這種自給自足的現象難免會引起別人的疑惑,為省去麻煩,也為節省他自己的食物,還是噌烈火城的食物比較好.

而他又不太想用小真,所以曹正義算是為楚云升"考慮周全"了.

見楚云升絲毫沒有拒絕地接受下來,曹正義的心情猶如陽光時代天空上白云,輕飄飄地,飄蕩蕩地,蕩漾漾的,頓時覺得自己開始有點成為管事大人自己人的覺悟了.

"老爺子,您先忙著,小的就不打擾您了,小的這就去給你找人去."曹正義恭敬地行了一禮,興高采烈地大步帶著埃德加搜人去了.

"你叫什麼名字?"楚云升見她低著的頭,一直盯著桌上的吃剩下的餅干,索性推到她的面前,問道.

"陶,陶嬋."女孩膽怯地回答道,手指絞著手指,就是不敢去拿桌上的餅干.

"那就叫你小陶吧,以後你就負責端水送飯洗衣服什麼的,沒有我的吩咐,不要隨便進入我的房間就行了."楚云升忙了一早上,已經沒有多少精力在多說什麼了,指了指桌上的餅干道:"剩下的拿去吃吧,另外如果你有什麼親人在烈火城,可以接到大殿也住."

"沒沒有了"陶嬋立刻條件反射式地驚慌道,甚至抬起了頭,眼神中卻掩飾不住錯亂.

"以後再說吧."楚云升不過是試探一下,相必曹正義也想到這點早有安排,他也懶得管了,繼續道:"出去吃吧,吃完把小真叫來,我有事找她."

陶嬋嗯了一聲,趕緊哆嗦地用小手攏這餅干,飛快地退出房間.

楚云升檢查了一下分身斗篷的情況,一切正常;候選人的事情有埃德加和曹正義去辦,暫時也不用他操心;麻醉毒素也有垛芮開始負責研制,不用花什麼心思.

幾樁事情一了,再交代了小真向三胖子討回烈焰槍,他正可心無旁騖繼續恢複傷勢,另外他還得先抽空去趟黏液區,斗篷人殺死的堆積如山的蟲子,一是元氣不可浪費,雖然過了一夜,但也不至于全部散盡,二是那些甲殼,皮肉,未來都是楚云升的戰甲材料和食物基礎.

休整了近一個小時,楚云升見小真還不回來,估計三胖子哪里有點難纏,不過東西已經落在他們手里,遲一點早一點也沒什麼關系,楚云升諒他們也沒膽量不換回來.

于是批上了他的破大棉衣,獨自一人出了烈火城,直奔黏液區.

剛進黏液區,楚云升遠遠地便見一道白影一閃,他下意識地臥倒在地上,一堆粘液球後面.

之間一個白衣飄飄的女子,迅速地鑽入了冥本體所在的巨墳,于此同時,他立刻感應到冥發現了異狀,正要采取什麼行動,被楚云升制止了,只命令它帶著催生黏液立刻躲起來.

下一刻,楚云升才反應過來,冥的能力似乎增強了不少,之前斗篷人進巨墳的時候,它根本無從發覺,而現在竟然能夠發覺白衣女子,變化十分明顯

能進出這里自由的,除了楚云升,斗篷人,也只有那些白衣冰族女人了,楚云升還沒蠢到認為吹雪城的那些人類天行者能夠在這里如履平地.

按照邏輯推理,斗篷人能夠想到用催生黏液養傷,白衣冰族應該不比斗篷人笨,也應該會想到,那麼這道白影,到這里的目的,就十分的清楚了.

很快,那到白影便從冥所在巨墳鑽了出來,那里面已經什麼都沒有,自然滿足不了它的需求.

楚云升不敢距離它太近,他剛剛和斗篷人生死大戰一場,現在如果接著和白衣女子拼殺,根本就是力不從心,雖然他很想這麼做,但腦袋還是清醒的.

白衣女子在最後一座巨墳里,呆了很長一段時間,方才出來,圍繞著冥所在巨墳外"排泄"出來的,堆砌如山的蟲尸,兜了幾圈,大概很是納悶的緣故,左右四周地張望了幾眼,接著便飛速地離開了黏液區.

"操,把老子這里當藥房了"楚云升暗罵一聲,不爽歸不爽,等到白衣女子走遠了,他才敢出來收理蟲尸.

一張張攝元符,如同變魔術一樣,被充滿了元氣能量,連同那些甲殼骨肉,一同放入新的一張物納符,作為備用.

"得想個辦法,阻止白衣冰族再來偷盜"楚云升收好最後一具金甲蟲的尸體,開始在心中盤思.

武力肯定不行,除非等他和巨墳都恢複了,且來的只是一個白衣,且沒有飛行器跟著.

這種苛刻的條件,想想也不現實.

武的不行,就來文的,楚云升已經把這片黏液區的一蟲一液,都當成自己的財產了.

進入冥本體所在的巨墳後,楚云升一面間接操縱本體巨墳全力奪取兩外兩座巨墳的地下能量,一面打算以後每日提前將三座巨墳里的催生黏液汲取出來,以防被"偷".

催生黏液,現在就是他的寶貝,有了這個東西,自己的修煉速度大大加快,雖然前輩說過,修煉元氣,不能投機取巧,但這東西讓楚云升就像騎慣了自行車忽然換了輛汽車一樣,光是速度上,就令他上癮了.

就著冥藏起來的那點催生黏液,楚云升坐在自己編制的平台上,立刻修煉,力量,力量,只有更強大的力量,才能讓他不再畏首畏尾.

"大哥,老頭讓小真來要槍了,咱給還是不給?"胖子老三傅旱彪沒好氣問道.

"老2,他說這槍是火使特制的,你覺得這是實話嗎?"雷鳴沒有回答傅旱彪,而是向老2提出另外一個問題.

"不像,咱們跟了火使這麼久,從來都沒見這種武器,可能性不大."老2羅痦`搖了搖頭,否定道.

雷鳴歎了一口氣,道:"我也大致這麼想的,這老頭擺明了是想利用火使的名頭,索要這只槍,一來為了得到寶貝,二來試探我們的態度和底氣,厲害啊,一石二鳥的算計,咱們若是給了,以後就別想抬頭;咱們若是不給,他就乘機換個方式向火使大人進讒,老2,你說這人怎麼就有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擅自編造火使的事情?"

"無非是有恃無恐,依仗火使的寵信,膽子自然越來越大對了,老三,這把槍究竟威力如何?"羅痦`冷笑一聲,接著話鋒一轉,關切地問道.

"大哥,二哥,這槍真是神了,不信的話,等會你們自己可以試試,不僅普通人可以用它射擊,並不比一個正常的火能天行者攻擊力弱,而且,最關鍵地是,我試著注入我的火能進入這把槍,你們猜怎麼著了,它的威力成倍的增加,當時我並不知道,因為此,試槍的時候,還誤傷了兩個陪練."傅旱彪激動地說道,摸著這把槍,就像摸著女人一樣.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更加不能隨隨便便地給他了."羅痦`皺著眉頭說道.

"未必要給他我先去火使那里試試口風,你找人了解一下那個黑人的背景,現在不是槍的問題,槍再好,也不過是個工具,這老頭非等閑之輩啊,野心不小,實在不行,就暗中咔……"雷鳴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他對任何一個有潛在能力威脅他城主地位的人,一向甯願錯殺.

楚云升沒想到雷鳴會把事情想到如此複雜,在巨墳中,消耗掉剩下的所有催生黏液,大致地恢複了傷勢之後,他並沒有立刻返回烈火城,而是徑直去了吹雪城的城外.

他記得城外還住著一個差點餓死的候選人老頭,他想盡快地把他送到烈火城.

然而,當他回到那個窩棚的時候,發現人沒了

找來當時他托付的人:三發子,才知道,原來剛剛不久前,吹雪城專門派了一隊精悍的人馬,將甄有財帶入了城中.

楚云升心里咯噔了一下,白衣冰族怎麼會這麼快就又多知道一個候選人的人選?

除非有人告訴它們

楚云升腦袋中如閃電一樣,閃過一個可怕的念頭:鏡中影人和白衣勾結了

[

上篇:金陵城 第二百六十五章 就是要殺人    下篇:金陵城 第二百六十七章 蠢蠢欲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