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二百六十九章 兄弟之情   
  
金陵城 第二百六十九章 兄弟之情

但他已經是騎虎難下,只要自己敢流露出半點猶豫,曹正義相信這位管事老爺子一定會將他當場格殺

這是他有生以來,最大的一場賭博,賭本是他的性命.

管事老爺子勝,他的地位在烈火城將無人撼動;管事老爺子,他以及他的家人將無一幸存

"讓你的人帶著火使令,立刻前去秘密監視七大奴主以及其他小奴主的動靜,等候我消息."楚云升將按照斗篷人原先摸樣防止好的火使令交給曹正義,肅聲道.

"小,小的,小的這就去辦."曹正義忽然變得結結巴巴,膽膽顫顫.

……

"大哥,現在那老頭應該死翹翹了吧,哈哈"傅旱彪放肆地大笑道,算算時間,那個什麼管事現在估計已經沒命了.

"那倒未必,最怕的就是火使會救他一命."羅痦`將最壞的可能一言道出.

"火使應該受了重傷,這些日子一直沒見它出來走動多少,應當無憂,我最擔心的是這個老頭自己會不會真有些本事……"雷鳴搖了搖頭道.

"大哥,你就別擔心了,一個快七十的老頭了,就算是天行者,我看本事也大不了那里去,咱麼在烈火城這麼久了,也見過上千的天行者,可曾見到過年老且又厲害天行者?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傅旱彪滿不在乎地說道.

這時,三人所在的密室房門忽然被刀光切開,一個裹著舊棉衣披著斗篷的老頭,提著狹長而充滿火焰的細刀,從黑暗中顯出身影,機械地說道:"這世上已經見不到太陽了,所以什麼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火使大……不,不可能,怎麼是你"雷鳴看清楚楚云升蒼老的面孔,震驚地從椅子上彈跳起來,滿臉不可置信地說道.

不論是楚云升為何還沒有死,還是他身上,手上的如火使同出一轍的武器,又或者是他為何能找到這里,都足夠他驚訝了

嘸……

楚云升力求速戰速決,當即再次啟動斗篷戰衣,如同透明波紋一樣,在空氣中產生一陣攪動,頓時消失于無形

"小心他已經學會了隱匿"雷鳴心頭再次大震,這是他都不曾能夠學會的技能,可見這個老頭已經強悍到什麼地步了?他第一次開始為自己的決定剛到一絲後悔.

但倉促之間,他勉強反應出一句話,以試圖從楚云升的搭話中探索到位置道:"沒想到你竟然學會這樣的絕學,你究竟是什麼人?"

呼呼呼

楚云升並未中計,幾道徐急的火焰刀光無中生有,烈烈地轟殺在雷鳴的要害部位.

嘭……轟……

火能量地撞擊聲,如同爆裂的火焰花,又如電焊火光,刺眼而銳利.

雷鳴悶哼一聲,不顧能量沖擊,大喊:"老三,快開槍他一攻擊就藏不住了"

楚云升一連向雷鳴高速襲殺十刀之多,能量的轟擊幾乎照亮了整個房間,卻始終沒有對雷鳴構成較大的傷害,畢竟他還不會任何刀戰技,純粹的火能量比拼,一時間之間,竟殺不死雷鳴,可憐雷鳴這個對外號稱烈火城之第一個高手的火能天行者,並非浪得虛名.

呯……

一條楚云升熟悉的火龍炎,帶著呼嘯的子彈,以不可思議地速度,將楚云升連人帶刀撞擊而起,掀向後牆.

呯,呯,呯……

傅旱彪見一發擊中,拼命地向烈焰槍中傾注自己的火能量,一刻不停地扣動著扳機,他就是再混,現在也知道了這個老頭居然深不可測,所他必須抓住機會,絕對不能讓老頭有翻身的機會

"釘死他"雷鳴吐了口嘴上的血絲,大聲吼道,和羅痦`默契地一左一右趕緊發起他們最大限度的火能攻擊.

楚云升十分驚訝這個胖子的火能量竟然如此深厚,在烈焰槍的威力疊加下,赫赫地是雷鳴的兩倍力量

這股力量不停地通過烈焰槍的火能彈,令他無法突進,一次又一次地被打了回來

這里的動靜很快就會被外面的知曉,如果他一旦開啟戰甲,全力作戰,弄不好其他天行者蜂擁而入,自己要保住秘密,所要殺的人將越來越多……

雷鳴和羅痦`的攻擊轉眼便到,楚云升大喝一聲,更變斗篷戰衣的功能模塊,啟動火焰幻化的功能,刹那間,他便化成一團明火,以迅猛地速度向烈焰槍射擊的方向前沖,避開左右攻擊.

經過楚云升下午的研究,火焰幻化和隱藏身跡兩者功能看起來是兩個一低一高的階段,但實際不是.

隱藏身跡方便于暗中刺殺襲擊,但實際本體卻躲不過被擊中的攻擊.

而幻化火焰則正好提供了這一功能,雖然不能藏住身形,卻可以令各種攻擊以最小傷害穿體而過,如同虛影,除非是絕對強度的能量攻擊,一般殺傷都能穿過,他曾親眼見過許晴舒一箭穿過火焰幻體未曾殺死烈火城一名高手.

楚云升忍受著烈焰槍火能子彈的"穿體"的痛楚,不顧一切地飛撲向烈焰槍,傅旱彪來不及收回,只見楚云升的火焰體的前鋒已經接觸上槍口



隨著一陣光芒耀起,烈焰槍中射出的火能彈,陡然變成普通的子彈.

"這?這?這是怎麼回事?"傅旱彪臉色蒼白,他完全不知道為何這把"神槍"怎麼在關鍵時刻失靈了

楚云升收回了烈焰槍上火兵元符,整個人借助槍身為跳板,騰空而起,重新隱去身形,並取出千辟劍,一道白光自房頂而下,從傅旱彪的頭頂,直插地下

連斗篷人依靠斗篷加弦波罩才能勉強抵擋出幾次攻擊的"戰技劍式",一個普通的人類火行者肉身豈能抵擋?即便他是隱藏在烈火城中的真正第一高手也不行

白光過後,傅旱彪的身體如同被貫穿一般,從頭到腳,開了一個大洞,血液連帶著碎肉塊,嘩啦地流了出來,人如一根木頭一樣,一頭栽倒下去!

"三弟"雷鳴大吼一聲,人立刻彈了起來,蹬在牆上,向著羅痦`喊道:"合力干掉他"

但接下來一幕,卻令楚云升既吃驚又了然,在羅痦`義無反顧地沖向楚云升的時候,雷鳴竟然接著蹬在牆上的力道,朝著密室的門口激射而逃

原來兄弟之情也不過如此

楚云升身形一動,踏著沖上來的羅痦`的人頭,飛出一張他一直舍不得浪費的冰困符,直指倉狂奔逃的雷鳴.

喀嚓

一聲……

被菱形冰體當場鎖住的雷鳴,透過明亮地冰塊,清楚地看到他逃命的奔跑定格.

羅痦`被楚云升踏下來,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的大哥竟然騙他上前拼命,自己卻在逃跑

他的眼神充滿了失落和絕望……

嘭……

又是一聲

楚云升的"戰技劍式"再次發動,洞穿冰體以及雷鳴的身體,鮮血頓時染紅了純淨的冰體.

小小地地下密室,交融在火能與冰能地撞擊之中,整個空中都蕩漾著波動.

楚云升收回千辟劍,換上火焰長刀,顯出身形,迅速轉身.

羅痦`咣當一聲,丟下手中自神域得到的兵器,搖搖晃晃地退到牆邊,一邊搖著頭,一邊念叨著:"不可能,不可能我們發過誓的,我們一起經曆過生死的,我們一起打的江山,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他一連自問三個為什麼,抬起頭,慘笑著對楚云升說道:"你動手吧,這個世界已經什麼都是假的了,什麼都是假的沒什麼值得留戀了,沒什麼了……"

楚云升熄滅了刀鋒上的火焰,道:"我可以不殺你,但你必須說出你們秘密藏糧的地方"

他從曹正義那里得到一些關于城主私自藏糧的謠言,雖然未經證實,但楚云升急需糧食養活整個烈火城,試一試也好.

羅痦`落寂地道:"藏糧?藏再多的糧食也是苟活人世,不如早早死了的好."

楚云升見他似乎被刺激的十分之深,但又想的確是有藏糧的樣子,想了想道:"就算你不想活了,你就沒想過你在烈火城的家人?難道他們就不值得你留戀?反而這個雷鳴卻值得你留戀?"

羅痦`嘲笑地看了楚云升一眼道:"袁紅雪,不要騙我了,火使的性格我最清楚,凡是背叛它的人,不會有一個活口的"

他知道楚云升一定會給他們羅列一個背叛火使的罪名,然後昭告全城.

楚云升哦了一聲,肯定道:"是的,背叛火使大人的人絕對不會斬草留根的,但是火使大人是如何知道城主意圖勾結吹雪城謀反的呢?總有人是忠心火使大人,向火使大人告密的."

羅痦`冷笑道:"你是讓我裝作背叛兄弟的叛徒?"

楚云升反詰道:"除此之外,你和你的家人還可能有第二條活路嗎?"

羅痦`忽然眼中發出光芒,大笑一聲道:"袁紅雪,好我可以告訴你藏糧的位置,但條件不是我活命,而是你得保證我們三人家人無恙,如果你不能答應,就算你現在殺了我,也沒用"

楚云升反倒是一愣,指著雷鳴的尸體道:"他剛剛出賣了你,你為何還要這樣做?"

羅痦`搖了搖頭,卻是沒有說話.

這時,大量的天行者聽到了動靜,紛紛從門口湧了進來,目瞪口呆地看著地上城主和三將軍的尸體,不知所措.

"雷鳴,傅旱彪勾結吹雪城,試圖謀反,本管事已經奉火使大人之令,執行生死,其他人一概不追究通知七大奴主,立即來大殿聆聽火使大人訓令"楚云升穿著斗篷戰衣,再加上曹正義的手下在外圍助陣,的確威懾住了這些天行者不敢異動.

"另外,即日起,本城一切大小事務,均有本管事定奪,直到火使大人認命新的城主為止"

[

上篇:金陵城 第二百六十八章 刺殺    下篇:金陵城 第二百七十章 全城備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