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二百七十四章 驚訝   
  
金陵城 第二百七十四章 驚訝

甯至燑的實力楚云升從未見過,羅痦`加上曹正義能否敵得過甯至燑等人,他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只寄托羅痦`起碼拿著斗篷人的戰刀可以抵擋一會,拖上一時半刻,容他有時間處理好糧庫的險情.

他並不在乎甯至燑的性命,和整庫的藏糧相比,一個已經暴露的"內奸",無足輕重,他得先救下更為重要的東西——糧食.

烈火城冰能天行者的確不多,這里也沒有,但對楚云升來說,並不費力,不要說冰能,就是金能,木能,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學會相關的元符,他一樣都能搗鼓出來.

用冰符激發出的冰塊封住並隔絕糧庫與大門之間的火路,輕而易舉,不僅如此,冰能凍塊帶來的持續超低溫,對食物的保存亦是有利……

庫門外的羅痦`本並不想犯險同甯至燑打個你死我活,這里名義上最高負責人是曹正義,他是城主,放走了甯至燑應該是曹正義承擔責任,但袁紅雪偏偏在進去的時候,直接下令讓他羅痦`攔截住甯至燑而不是曹正義,他想躲也躲不了.

羅痦`根據自己手中曾經掌握的情報,甯至燑的武力應該超過不了他,再加上火使的火焰戰刀,如果只是他一個人于此左右逢源,靈活機動,雖然不可能絞殺這群叛徒,但拖住他們,完全沒有問題.

現在正是因為多了一個曹正義,反倒是成了他的累贅,這個"傀儡"城主,能力相對眼前這些叛徒來說太過于弱小,但自己又不能眼睜睜地看著曹正義戰死在這里,畢竟他到現在還沒搞清楚,曹正義到底和袁紅雪是什麼關系?

"羅二將軍,今天我仍舊叫你一聲二將軍,自從你我在烈火城共事以來,我們應該還沒紅過臉吧?"甯至燑放火後,出乎意料地並未立即逃竄,也未對羅痦`發起攻擊,放倒是很鎮定地說道.

"你想策反我?"羅痦`抽搐似地笑了一下,直截了當地回答道.

"二將軍的確是聰明的人,不兜圈子,好我也一向佩服二將軍的睿智,如今的局勢,以你的眼力,心里應該很清楚了."甯至燑豎起大拇指稱贊道.

"我不清楚."羅痦`收起笑容,卻是一副不知深淺的樣子,干巴巴地說道.

"不,你清楚你甚至比我都清楚,你心里頭比誰明白"甯至燑搖頭笑道.

"願聞其詳."羅痦`看了一眼庫門,抿著嘴道.

"行,你不願意說,我替你說我知道你還擔心什麼,沒關系,我告訴你,我讓你放心!"甯至燑無所謂地擺了擺手道:"袁紅雪殺了雷鳴和傅旱彪,為什麼?為什麼呢?"

羅痦`冷著面孔望著他,一言不發,曹正義更是大氣都不敢透,這里在場的人,幾乎都能置他于死地..

"投敵?叛變?勾結吹雪城謀害火使?哈哈哈"甯至燑像是碰到極好笑的事情一樣,放肆地笑道:"雷鳴都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至于勾結吹雪城麼?這麼一個弱智的借口,大概也只有袁紅雪那個蠢貨才能想的出來你去問問,隨便找個天行者兄弟問問,誰信?有誰信?"

羅痦`自然清楚里面的真正原因,甚至曹正義都隱約知道,這在烈火城也不是什麼秘密了.

只是讓這個吹雪城派來的真正內奸說出來,更具有說服力和震撼力.

"咱誰也不是傻子,尤其二將軍你,你敢說你心里不清楚地跟明鏡一樣?是的,我知道你擔心什麼,害怕什麼,袁紅雪只身一人在你的眼皮底下,輕輕松松地連殺你兩個兄弟,換了我,我也怕……"甯至燑點著頭看似是贊同又像是理解地繼續說著:

"他是要奪權,是要做烈火城的老大,所以雷鳴必須死,你比我清楚,卻偏偏為什麼要留下你,你心里更清楚"

羅痦`忽然笑了一聲,道:"我還真的不清楚."

"羅痦`,我現在可是在幫你,到這時候了,你還跟我玩虛的,你以為袁紅雪利用完你之後,不會殺你?他可是當著你的面殺了你的兩個最好的兄弟,你就不想報仇?就算你不想報仇,袁紅雪能放心讓你活著?"甯至燑微微動怒道.

"甯至燑,是的,我清楚,我明白……不過,你說一千道一萬,同樣不也就是為了那麼點事?"羅痦`的眼里閃過一絲厭惡之色,含笑說道.

"是,是為了那些糧食,別人不知道,我甯至燑卻清楚的很,你們哥仨大膽包天,敢瞞著火使,將城中大部分的糧食都轉移了"甯至燑指著糧倉大門冷笑道"這里的糧食,不過是用來掩人耳目的殘羹冷炙罷了"

"那你豈不是白來這一趟了?"羅痦`隱晦地朝著庫門掠過一眼,他都有些不明白為何自己好像越來越像是在拖延時間了……

"換既然說道這個份上,咱誰也別摻著掖著了不過,你的主糧的確不在這里,但有誰知道?沒幾個人知道所有的人都以為這命根子在這里,只要這里炸了,立刻就會斷了全城人包括那些天行者的念想和依靠,他們就會一哄而散,各自逃命,烈火城就算完蛋"甯至燑說的有些激動,甚至面目都微微扭曲,仿佛是等著這天等了好久一奧運年個.

"為什麼?"羅痦`收起笑容,語氣凌厲起來.

"為什麼?羅痦`,你問的好啊,為什麼呢?你也好意思問嗎你們哥仨,就你還算有點人性,但你他娘的轉身看看,這個城,這個地方,還他**的有點人性嗎?你們哥仨吧這一萬多人當成什麼了?狗?豬?老鼠?他們他**的都是活生生的人啊,不是他**的畜生想殺就殺,想奸就奸,想燒就燒,你們干得事情,哪一件是他**的人事?這個地方,就不該被抹去嗎?"甯至燑的面目逐漸猙獰起來,張紅著眼睛道.

"……你別忘了,你也是大奴主你夠什麼資格……"羅琣漁蘤桯y無,第一次不知道如何正面回答一個簡單的問題,勉強反擊道.

"操他**的大奴主老子就一個一家餓到快要死掉,被一群普通人救活的人,被你們烈火城的人捉住他們,老子為了保住他們才加入了你們"甯至燑不屑地說著:"我等了這麼久,終于等到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羅痦`,我知道你怕什麼,你不就是怕那個火使,怕那個袁紅雪?"

羅痦`沒說話,他很驚訝,一直潛伏在他們哥仨身邊的大奴主,竟然是這樣加入烈火城的.

甯至燑剛勁有力地從背後取下一個包裹,露出一件奇怪的兵器,氣勢十足地說道:"羅痦`,我敢來炸糧庫,必定有敢來的原因.你自己想想,今晚出了這麼大的亂子,為什麼只有袁紅雪一人出現,火使哪里去了?……不用想了,我告訴你,它受了重傷,自身都難保,管不了烈火城了只要你和我合作,等吹雪城踏平了烈火城,用那些糧食重建烈火城,你也算對得起良心了"

羅痦`生生地退後了一步,這一刻他腦袋中極亂,但他還是不相信甯至燑的話.

"你不信?你看看我手中的武器,這是吹雪城白衣大冰使交給我的,是她親口對我的這番話,你想看看它的威力嗎?"甯至燑邊說邊調整槍口,洞然地對准羅痦`身邊的曹正義,絲毫沒有猶豫地扣動了扳機.

嘟……

一聲清脆地聲音,一道乳白色的光線,劃影而過

嚇得魂不附體的曹正義清醒過來,發現自己還沒死,他被一個人揪著後衣領,出現在另外一個地方,而他原來的地方後面的那堵石牆,早已換成冰粉.

楚云升其實早已處理好糧庫的隔絕工作,當他正准備出來的時候,正聽到甯至燑對羅痦`的策反,他本想多聽一會,看看羅痦`的反應,卻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叛徒"背叛烈火城的理由是如此的簡單,也是如此的沉重.

當甯至燑准備拿曹正義試槍的時候,楚云升一眼便認出那是一把和他有的一模一樣的冷凍槍,以曹正義的實力,在最大功率下的冷凍槍下,百死而無一生

"我不殺你們,你們恨的是雷鳴……放下武器,你們可以安全離開烈火城,但沒有第二次,我只能放過你們一次"楚云升將曹正義拋進了倉庫,平靜地說道.

他不是個聖人,但也不是沒有人性的惡人,這樣矛盾的事情他也是第一次碰到,這是他能想出的最好的解決辦法.

甯至燑不明白為何倉庫沒有爆炸,也沒有看清楚楚云升是如何于千鈞一發之際救開曹正義,但他卻絲毫不怕,因為他有手里這把冰使的槍.

嘟……

一聲冷凍槍的槍聲,算是回應了楚云升剛才的一番話.

"兄弟們不要怕,有冰使的槍,一起殺了火使的走狗"甯至燑大喊,退到他帶來的天行者後面,用人牆擋住楚云升進攻他的路線,調整槍口,重新瞄准射擊.

甯至燑並不知道楚云升能夠幻化火焰甚至隱身,他只知道前日,楚云升單刀一人當著羅痦`的面,殺了雷鳴和傅旱彪,至于用了什麼辦法,一無所知.

但他采取的這種戰法,卻誤打誤撞地讓楚云升無法有效地接近他,奪下冷凍槍.

一旦進入隱身狀態,自身的防禦能力將遭到極大的削弱,楚云升如果要殺開人牆,必定暴露位置,以甯至燑的速度,自己肯定要挨上幾槍.

這幾槍並非普通槍支的威力,在不穿戰甲和斗篷的情況下,楚云升還真的不敢挨這幾槍,冷凍槍的威力,他是知道的,當初在孢子深林同蕪城魔鬼軍團狹路相逢,吳為建用威力剛恢複不到十分之一的冷凍槍一槍便冰凍了自己

而眼前的這支,楚云升敢肯定,一定是一直完好無損的冷凍槍,他硬拼不了.

但他必須反擊,甚至殺了這些他本不想殺的人,放他們走都不走,反而擺出一副要為民除害,和自己拼命的架勢,楚云升同情他們,但不是無原則的,天大地大,他得先保證自己的安全不受威脅

那句話反過來同樣也是他:他不是惡人,但也不是聖人

[

上篇:金陵城 第二百七十三章 火使哪去了?    下篇:金陵城 第二百七十五章 土崩瓦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