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二百八十七章 第六日   
  
金陵城 第二百八十七章 第六日

楚云升放下手中的食物,笑了笑道:"老曹,你什麼都好,就是這膽子太小,也不知道你是怎麼熬到今天的?你看羅痦`是負責情報的,他應該比你早知道這些謠言,還有那些六星十八將,他們肯定多少也聽過一些,但是只有你一個人來找我"

說到這里,他挺了挺,同樣指著火使居所方向,繼續道:"我很高興,說明你心里頭是我這個老頭子的,起碼你把我當做自己人了,是來給我提個醒,怕我站錯了隊,對吧?"

曹正義尷尬地點了點頭.

楚云升收起笑容,站了起來,走到門口,回頭正色道:"老曹,既然如此,我也不拿你當外人,我可以告訴你,謠言的確是真的"

"真的?那,那……"曹正義猛地一聞,控制不住情緒,驚呼道.

楚云升擺了擺手,再次打斷他道:"聽我說完,這個英雄是真的,而且很快就會出世但是能不把火族冰族放在眼里,這個絕無可能,純粹是謠言"

"老爺子,這是?"曹正義不解地問道.

楚云升看著大殿外的廣場道:"你還記得我曾經讓你和埃德加全城搜索兩男一女嗎?這三人就是"英雄"的候選人,同樣在吹雪城,還有七名擁有同樣資格的候選人,幾天後,花落誰家就會揭曉你想,如果火使或者冰使害怕這位"英雄"出世,還能讓他們活到今天嗎?"

"您老的意思是一切都盡在火使大人的掌握中?"曹正義小心翼翼地揣測道.

楚云升並沒有騙曹正義,在聽到曹正義帶來的謠言後,他立刻就判斷出真偽,火使會不會害怕已無法考證,因為它已經死了

但是冰族的冰使還活著,她們膽敢留著七位候選人,至少說明它們並不懼怕被鏡中影人吹得天花亂墜的"天導人".

"老曹,有的事情,說了你也不懂,因為我也不懂."楚云升抽出兩只煙,丟給曹正義一只,令他受寵若驚,趕緊替楚云升點上.

"小的明白,不該問的堅決不問."曹正義一副上道的模樣道.

楚云升搖了搖頭道:"老曹,你得明白,這個世道不管是咱們的火使大人也好,還是那位未出世的"英雄"也好,我們這些夾在中間的小人物,自己得首先變強變大才是王道,否則誰會在乎你?誰給你飯吃?一個人的價值高低通常等于他被利用的價值有多少,沒有利用價值的人,狗都不會理,你說對嗎?"

曹正義忽然愣住了,老子怎麼莫名其妙地說這些從來沒有說過的話?

"你是我強行提拔上來的,有我撐著,你安然無事,沒人敢不服你,這個道理你肯定懂."楚云升彈了彈煙灰道.

曹正義可以說是他一手扶植起來的傀儡,人雖膽小一些,但是為他楚云升辦事,從來都是盡心盡力,忠心耿耿,甚至今天還特意跑來提醒他"火使可能罩不住"的消息,令楚云升多少有些動容.

數日後,他就要離開這里.

他走之後,以曹正義的腦力和實力,沒有一項能鎮得住羅痦`以及六星十八將,被拉下城主之位還是理想的,弄不好就得遭到報複而丟去性命.

如果一開始沒有他楚云升,曹正義也不止于此,現在也許還規規矩矩呆在他合適的位置上,所以在自己走前,楚云升對這個一直"忠于"自己的"城主",想要交待點東西,希望能幫他度過一劫.

"你的實力,在六星十八將中,只能算是一般,估計連老汪都打不過,長此以往,你也壓不住他們."楚云升語氣很平淡,就像兩個老朋友談心一樣,接著從懷里掏出兩大瓶的催生黏液和幾張紙,道:

"瓶子里裝的東西,你和羅痦`都應該是知道的.這幾張紙上的功法本來是給六星十八將中立下大功的人准備的,但現在都只交給你一個人

這些天,你不用管城里的碎事了,都交給羅痦`去處理,也別碰你那些亂七八糟的女人了,好好呆在家里,借助瓶子里的東西,把這些功法練熟了,徹底地將你的實力提高一截"

曹正義早就對瓶子里的液體"垂涎三尺",此刻見楚云升一下子就拿出兩大瓶給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還有更為高級的功法,只交給他一人,實在是激動不已.

而楚云升淡淡的,平和的語氣,卻又令他有著異樣的感覺和觸動,他此時才有那麼一種被楚云升真真正正地視為自己人的感覺.

"謝謝謝謝老爺子,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信賴"曹正義內心攪動地說道.

"行了,抓緊回去練吧"楚云升揮了揮手,那些功法是他剛從神域中得來的位于第四第五島鏈上的功法,還沒時間加以修改,但也足夠曹正義這種水平去修煉了.

他從鏡中影人那里得知,至今還沒人能夠突破到第五島鏈,就是第四島鏈,能出現在那里的人,也是鳳毛麟角

曹正義走後,楚云升風卷殘云般地將剩下的蟲肉一掃而盡,食物能量,什麼時候都是需要補充到最佳狀態,他的身體現在可不能垮掉,仍在一刻不停地改造中的融元體,一直大量需要生物能.

接著,利用了近一個小時的時間,楚云升反複測試了新弦波罩的防禦效果,果然沒有令他失望,在通過新元符,向發生器注入他的優質本體元氣的"變種組合"後,弦波罩的防禦效果直線飆升,遠超斗篷人當初的狀態,起碼三倍有余

他還記得,斗篷人當初靠著原來的弦波罩防禦,就能頂著飛行器同另外一個白衣女人的雙重進攻,如今性能提高整整三倍,即使自己實力弱于斗篷人,但這一長一短相互一扯平,他也至少能頂著住飛行器的攻擊

如果要讓神域知曉,不管是它的功法,還是武器,只要是到了楚云升的手里,威力效果沒有一樣不是連翻幾級的,不知道作何感想?

正當楚云升聯想的時候,突然清晰地感覺到遠在巨墳深處的本體冥,急切地召喚著"分身斗篷".

楚云升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趕緊丟下所有的事情,立即以他最快的速度奔往黏液區.

蟲子,這個他一直以來最大的敵人,眼下可是他最可靠又最強大的憑仗,在他離開黃山區域前,決不能出任何差錯

他一路風馳電掣,接近黏液區,打著十二分的小心,仔細偵查一翻,在沒有發現白衣冰族的行跡後,才略略地放了放心.

只要不是它們殺來,一切都還好辦.

在冥所在的號巨墳,楚云升很快找到了它的本體,久日未見,它竟然膨脹變大了一倍有余,整個孵化孢,鼓鼓囊囊,不停地蠕動,仿佛馬上就要破孢而出一樣.

不到一會,分身斗篷也跟著進了巨墳,它一現身,一條細細的管道,立刻插進它的身體,抽回一坨坨花花綠綠地黏液,返回的目的地正是冥的本體.

楚云升沒有干涉冥的舉動,通過封印令,他剛剛知道,自從斗篷人戰死在這里,並被冥吸干了軀體後,冥就一直進入漫長的生長孵化期,而現在,已經到了破袍的關鍵時刻

冥需要集中所有力量,全力沖刺了

楚云升無聊地在一邊看了半天,蟲子的進化方式實在是過于奇特,以他現在半吊子的水平,也找不到什麼有價值的參考,收取了這幾日的催生黏液後,便獨自匆匆返回了烈火城.

冥的沖刺,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完成得了的,從他和冥的封印令溝通來看,起碼需要四天的時候.

楚云升眼下也不需要加速修煉,以往巨墳所生成的催生黏液也還有部分剩余,因而他直接下令,整座巨墳停止一切其他工作,全力配合冥的沖刺

一旦冥孵化晉級成功,說不定就可以沖破巨墳的限制,號令群蟲,劈荊斬棘,那就是猶如洪水猛獸,攻無不克

今天是出神域後的第三天,距離天導人歸位只剩下三日,到了第七日,也就是往常神域的開啟日,按照鏡中影人的透露,正是天導人歸位之時.

楚云升從不浪費時間,尤其關鍵時刻,三天的時間幾乎爭分奪秒,一面常常去查看冥的沖刺情況,一面抓緊箓制各種戰符.

他的攝元符備用十分雄厚,終于體會了一次"財大氣粗"的感覺,因而那只他暴擊神域第一島鏈而產生漏洞得來的藍液能量管,已經不再動用.

自從知曉潘氏理論後,他發現這個能量管中的藍液亦是一種一般穩定狀態的能量組合,至于是作何用途,還不知曉.

為避免像再遇到如弦波罩類似的好東西時無能量可用,他決定暫且封存這只能量管,畢竟自己不是前輩,能研究出一個符合弦波罩使用的元符,已屬不易,再來一次,未必如此幸運.

……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飛逝,距離天導人歸位的那日也越來越近,楚云升的心情也變得越來越緊張.

曹正義的修煉進度也不知道如何,總之到了第六日,楚云升已經顧不上他了,帶著埃德加,出現在大殿下的秘密監牢.

說是牢房,實際上這三位候選人的待遇,可以比得上曹正義這個城主了,衣食無憂,甚至還有維生素供應.

事關重大,楚云升親自坐鎮,外守埃德加等人.

"該交代你們的,我都已經交代了,你們自己動手吧請放心,數據管中有高科技的營養液,本人親自試驗過,保證餓不死你們,也憋不死你們."楚云升按捺住心頭的激動,吩咐道.

多少天了,他一直等著這一刻.

兩位男候選人對望了一眼,細細索索地開始脫去衣服,而另外一個女候選人,一直未有動靜.

見楚云升將疑惑的目光投向她,這個女人忽然發了瘋一樣,撲了過來,跪在地上,抱著楚云升腿道:"管事老爺,我求求你,不要把我放進去,我求求你,我還有孩子,我不想死,求求你,發發慈悲"

"我說過,這只是最後的甄選過程,你們一共有十人,還有七人在吹雪城正在做同樣的事情,沒有任何生命危險,相反,只要被選中,那就是天大的好事如果你不好意思在我們面前脫……"楚云升皺起眉頭,這個時候,候選人竟然不願意進數據管,只得苦口婆心地勸道.

女人發了瘋地搖頭哭道:"不是,不是求求你,我進去就死定了,活不了了,我不怕死,但是我還有孩子,求求您老人家,大發慈悲"

"為什麼?"楚云升站起來,准備用強了,這簡直是在無理取鬧,估計是這段時間被關得神經不太正常了.

女人死死地抱住楚云升的褲腳,苦苦哀求道:"是真的,管事老爺是真的,大難臨頭,我又怎敢騙你?我是密碼學專家,它測試我們的時候,我反推演過它的程式,我們都要死,只有一個人能活著,是真的,九個人都要死您相信我吧,真的沒騙您,如果不是真的,我也沒必要害怕,求您了"

"你說什麼?"楚云升駭然失色道.

另外兩個男候選人也被嚇的面無人色,脫到一半衣服,竟然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他們三人一直是單獨隔離關押的,那兩人估計也是第一次聽到如此驚人的消息,先不管真假,誰又會想死呢?

楚云升一把揪住女人的衣領,厲聲道:"到底怎麼回事?給我說清楚?如果你敢說謊的話,別說是候選人,就是天導人,老子也照殺不誤"

女人大概是楚云升揪得太緊,臉色憋的通紅,痛苦道:"管,管事老爺,您,放,放我下來,我不敢騙,騙你,咳咳."

楚云升松開她,緩和了語氣,但面色依舊鐵青道:"我不是針對你,你別怕,快說是怎麼回事?"

[

上篇:金陵城 第二百八十六章 自創元符    下篇:金陵城 第二百八十八章 三軍待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