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二百九十九章 踏著尸體往前沖   
  
金陵城 第二百九十九章 踏著尸體往前沖

第二百九十九章 踏著尸體往前沖

自古以來,可以笑談生死之士,大抵不是為實現信仰的篤定者,就是寄望于能在天堂或是陰間有個美好歸宿的人.

楚云升既沒有什麼可以值得他拋頭顱灑鮮血的信仰需要以性命去實現,也不知道自己死後到底是歸閻王爺還是上帝又或是其他什麼神靈來管轄.

所以他遠算不上可以笑談生死,悍不畏亡的勇士,他的求生**就像三天沒有吃過任何東西的饑餓感一樣強烈而炙熱.

為了那麼一點點生機,他挖空了心思,將手上所有的資源如數家珍一般逐一排序利用,以求最大化戰斗力,搏一搏.

就像幾乎沒有戰斗力的譚凝,都被他想方設法地利用上戰斗武裝,同時也解決了如何帶走她的難題.

一副緊密包裹著兩人的雙人合體戰甲,看起來是臃腫了一些,甚至位于後面的譚凝基本是完全被他背在自己身上.

但兩人總歸是結合成為了一體,行動統一且靈活,不用楚云升騰開一只手去夾住或是拉著她,如此拖拖拉拉,絕無生機可言.

而他戰甲肩部,一左一右架著的兩只冰族的武器——兩只冷凍槍,則剛好可以讓譚凝在背後毫不費力地扣動扳機,進行射擊.

這兩只槍,一只是從蕪城的吳為建手中奪來,另一只則是甯至燑"主動"送上門的.

冰族的冷凍槍,都自帶著冰能儲存機構,楚云升居于時刻警備的思維,一直通過寒冰符將它們保持滿儲存能量的狀態,此時正適合並非天行者的譚凝使用,以增強他們"求生二人組"的火力

火族大殿坍塌後,楚云升沒有立即鑽出來,而是試圖使用他的"慣用的伎倆"——金甲蟲鑽地逃跑術,進行撤退,卻無奈地失敗了.

大概是因為那些懸浮山崩塌後,巨量的懸浮能侵入地下,神域又用這些懸浮能做了手腳,金甲蟲剛鑽進去一點就被自動浮上來一截,根本無法有效潛入.

而天空就更走不掉了.

不說冰族的飛行器一直在烈火城周圍盤旋,虎視眈眈單是那些失去懸浮山棲息地的各色斑斕巨鳥,就讓楚云升無法通過,它們的數量不比黏液區的青甲蟲少.

如今的生路只剩下一條.

那便是從地面上,從數萬人的大包圍圈中,生生殺開一條血路

但這也是一條幾乎令楚云升感到"絕望"的求生之路:近兩千天行者,三萬普通人,以及冰族,神域的各種武器,總共加起來就是一個極為恐怖的數字.

2 :2000 + 30000 +

光是想想,楚云升的頭皮就陣陣發麻,不要說這些人都是被神域和冰族武裝起來的"殺人機器",就是數萬個站著不動的活人讓他殺,都不知道要殺到哪時哪刻?

楚云升用劍影削開大殿殘堆,沒沖出多遠,便被巨量的天行者並力發起的攻擊強勁地擋了回來.

人山人海,頭顱攢動的包圍圈,重重疊疊,黑黑壓壓,一望無邊.

"殺了楚云升"

"交出候選人"

……

情緒激昂地戰吼聲,洶湧澎湃,連綿不絕,此起彼伏.

龐大的包圍群中心一塊巴掌大的廢墟上,楚云升重新站穩身形,飛快地收回千辟劍,換出兩把烈焰槍,一手一只,張成小八字,加上譚凝控制的兩只冷凍槍,四槍齊出,愣是將剛准備撲上來的天行者唬在了半路上.

既然沖不過去,那就殺過去

為節約本體元氣,應付可能出現的持久戰,楚云升優先使用補滿能量的烈焰槍.

四槍齊出,並非只是造型與聲勢上的華而無實,合四為一的攻擊力,其可小覷?

嘟……嘟……

轟……轟……轟……

冰裂與烈焰,隨著楚云升的再次高速沖鋒,一路鋪過,最前面的天行者頓時"人仰馬翻"

與此同時,楚云升與譚凝的合體戰甲,渾身上下,沒有一處沒有挨到來自四面八法的冰火攻擊.

若非他二人身上的合體戰甲乃是以金甲蟲的甲殼為底子,輔以一些零星的紫炎魔蟲的紫甲和帶狀飛行怪的外殼,淬煉而成的二品精煉級的戰甲,作為普通人的譚凝,根本經受不住這樣密集的攻擊.

也是正是因為加入一些帶狀飛行怪的外殼材料,使得楚云升即便背著一個人,在行動和靈活上,幾乎和他單獨一人時也相差無幾.

否則,楚云升對重點襲擊的躲避能力將大大下降,那樣要不了多久,兩人就等著死翹翹吧.

左竄右跳,是楚云升一向拿手的本領,這是他在蟲海中拿命鍛煉出來的"小技能",對規避那些強勁攻擊,以及見針插縫持續挺進十分奏效.

大片大片的死尸開始出現,冰裂而死的,火燒成焦炭的,直接轟殺成渣的……應有盡有.

楚云升幾乎是踏著天行者的尸體向前邁出每一步

神域不能完全控制的天行者們驚慌了,尤其是那些本屬烈火城的火能天行者,更是畏他如虎.

聰明地如那些曾經的六星十八將,只在遠遠地地方虛張聲勢,絕不敢靠前半步,雖然神域向他們天行者有過"許諾":誰殺死了楚云升,誰就是天導人的第一追隨者

但和小命比起來,一切都是浮云.

楚云升雖在烈火城的時間不長,但對經常接觸的天行者,有些人還是很眼熟的,此刻,看著他們一個接著一個地倒在自己的槍下,有些人還是當初城中暴*時,死死保衛大殿的有功之人,頓時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一天前還是同一方的戰友,卻在神域的干預下,竟以死相博

自相殘殺還是背叛?

或者更像是一種諷刺——世道無常

雖是如此,楚云升卻毫不手軟,持續地攻擊幾乎沒有任何停頓,即便再眼熟的人倒在自己的腳下,他依然奮力向前

如今之勢,不是他們死,就是自己亡

此刻他依舊保持著一個高強度高危險的厮殺所需要的冷靜的心境.

天行者膽怯的"潰敗"出乎了神域和冰族的預料,它們當即立斷,變換陣型,抱著各色武器的普通人,狂亂而癲瘋地天行者的後面沖了上來.

甫一交火,楚云升便第一次明白了一個道理,生死決戰之際,瘋狂地戰斗意志遠比強大的戰斗力量恐怖的多

近兩千的各色天行者,幾乎沒有人敢不要命地沖到楚云升的槍口下送死,但他們不敢,有人敢

蜂擁而上的普通人,赤紅著眼睛,一邊射擊著手里的武器,一邊叫嚷著以血肉之軀堵上楚云升的槍口

他們不顧一切地撲上來,以死亡以尸體為代價,層層累進,沒有絲毫缺口,如同螞蟻一樣堆上楚云升的身體.



楚云升一槍震開了趴在合體戰甲上又咬又啃又開槍的人.

他們尸體殘破不全地飛了出去,在烈焰槍火焰彈的撕扯下,四分五裂:頭顱,手臂,腸子,大腿,腦漿甚至糞便,到處都是

看得那些已經退在後面的天行者心驚膽顫,甚至有個別人嘔吐連連.

但這些,卻絲毫阻擋不了後面普通人類的繼續瘋進,他們踩著自己同伴的血肉,毫不畏縮地再次圍攻上去.

楚云升從一堆碎尸中,好不容易爬了出來,冷凍槍的槍身上,還挑著一只血淋淋地腸子……

接著楚云升脖子上一熱,他不用想也知道那是譚凝在合體戰甲里面嘔吐了

如果說除了神域冰族之外,這里的人類中,此時還能保持異常平靜地,大概首先要數楚云升了.

他見過更勝此景的煉獄般的尸山血海

因而,他能當即大吼一聲,提醒譚凝道:"開槍他們又沖上來"

嘟嘟……轟轟……

但楚云升沖不了幾步,便又被一堆瘋狂的普通人堆滿了身體,他的烈焰槍抵著一個骨瘦如柴本應該是慈祥的老太太的胸口,連開數槍,然而致死成為碎片的老太太,她的一雙斷手還死死地扣住楚云升的烈焰槍槍身上,試圖將它奪下來.

當楚云升一次又一次地從一堆碎尸中爬出來,一直保持冷靜異常的心,徹底地憤怒了

神域竟喪心病狂地驅使著一群只有十多歲的孩子,抱著一盒盒似是炸彈一樣東西,作為人肉炸彈,沖了上來

半大孩子,有男有女,最小的還流著鼻涕,最大的還紮著兩個小辮子,卻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撲向楚云升.

譚凝的槍啞火了,楚云升搭在扳機上手機劇烈地顫抖著,但終究在已經瘋狂地孩子們撲上之前,開槍了……



炸彈掀起的火焰,沖起十多米之高,滿天地落下稚嫩的碎落身體,連同著火光,深深地印記在楚云升的瞳孔里.

他能感覺到背後譚凝身體的微微顫抖,但他不後悔,他不能讓神域利用自己同是人類的心理得逞.

他繼續用力冷著心,踏著殘破的尸體往前沖

他陷入了一種冰冷地仇恨,對神域對冰族冷血的無比的至恨……

混亂之中,一個斷臂的年輕人,又堵上了自己的槍口,槍響之後,腹部貫通了一個大洞的年輕人,在死亡前的最後彌留之際,口中吐著血泡,恢複了一絲清醒,含糊不清地說道:"袁,袁……爺……子,我,我……三……發子……你,我……"

年輕人尚未說完,已然氣絕

楚云升的手抖了一下,將烈焰槍從三發子空蕩蕩地肚子里抽了出來,忽然仰天長吼:"神域,草尼瑪,老子今天就是不活了,也要廢了你"

[

上篇:金陵城 第二百九十八章 超級蟲炮    下篇:金陵城 第三百章 機械人軍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