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三百零六章 恐怖之子   
  
金陵城 第三百零六章 恐怖之子

蟲王其實並不叫"蟲王",也不叫"王蟲"這只不過是藏身于孢子森林中的幸存者對它想象的名號而已.

黏液區的蟲子對它複雜的稱呼楚云升也一直弄不懂,這大概是它們之間糾結日久的曆史吧.

他自己給這只來自孢子森林的"王者"定義了一個新的名綠波坦蟲.

楚云升從來不靠近這只猶如泰坦山包一樣的蟲子,赤甲蟲在它面前只"炮灰"般的存在.

每當萬丈綠色波光橫掃戰場,無數的赤紅的甲蟲,便如樹葉一般被盎然的木元氣掀起,再像雨點一樣落下,死傷不計其數.

他所在的十蟲小隊,這五六個星期來,屢次補充的"戰友",單是死在綠波坦蟲攻擊下的,便幾乎占了總傷亡數的一大半以上.

楚云升一直僅僅是在很遠的外圍裝腔作勢的迎敵它,即便這樣,也有過一次斷腿,一次斷鉗子的兩次戰敗負傷記錄.

然而,蟲子是不怕死,當它們補充,修複完新的蟲子後,依舊忠誠聽從氓的命令,無所畏懼地繼續沖上去.

綠波坦蟲出現的位置距離楚云升十蟲小隊實際上還很遠,即便它們不去參戰,也無關大局.

然而,他的那位"死板"的隊長以及"戰友"們,在接受到命令後的第一時間內,全都興奮地,"慨然赴死"一般激動,即便"與眾不同"的傻大蟲也毫不例外楚云升是不想去的,他拖拖拖拉拉地在原地徘徊,試圖躲掉一劫,卻被後面湧上來的蟲潮,無可奈何地推搡到前線……"

漆黑的大地上,風兒掃蕩籌世界的各個角蒂,嗚嗚作響.

充滿生命力的抱子森林與一片死亡氣息的枯液區的交界線,延綿數十公里,數之不盡的赤甲蟲猶如"萬馬奔騰",密密麻麻地向著孢子森林發起一**死亡沖鋒.

一場本是局部的,每天每時都可能爆發的沖突肆,卻隨著一只綠波坦蟲的偶然出現,逐步神奇地演變為膠合已久的戰線上的總決戰!

天空上,地面上,到處充斥著厮殺,鳴叫,死亡……"進攻!

猛烈地火球彈雨如同炮彈一樣敲擊著地面,熊熊大火,燃燒起一片又一片地森林,映紅了天空.

死亡的角逐已然拉開,這里再無一處淨土.

對于楚云升來說,這樣的生死存亡的大決戰來得太過早了一點,他還未想出提高自己實力的辦法,以便自保.

然而"這個世界仿佛從來不願意停下腳步等待他,他緊趕慢趕,使出渾身解數,依舊趕不上它的速度,依舊是慢上半拍.

他不得不臨時改變主意,緊跟著隊長,跟著傻大蟲.

每只蟲子都有它們所獨有的氣息,用于相互識別,而不是從幾乎一模一樣的外形外殼上.

只有蟲子才能"嗅出"這樣的氣息,楚云升也不例外,他現在就是一只蟲子,靠著這些特有的氣息,他一刻也不敢掉隊了.

按照蟲子生存的鐵律,它們交戰時,優先配合和保護同隊戰友,其次是大隊,再其次更大規模的蟲團.

一縣被沖散,成了孤家寡蟲,除非重新編入其他蟲隊,又或者碰到同樣沖散的蟲子臨時搭伙,否則就要獨自一蟲面對各種危險.

實際上,蟲子之間是不叫"隊"的,這只不過是楚云升自己替代的說法,若是按照它們的語言,極有可能是類似"窩"之類的概念,令他理解起來十分地別扭,故而他自己暗地里轉換了.

蟲隊還在沖,冒著飛矢而來的綠芒,不知道是何種怪蟲所發出,一旦沾上,以赤甲蟲體質,當場中毒,很快便癱軟無力,直至死亡.

楚云升很尷尬,他對蟲子的爬行習慣還處于半生半熟的狀態,根本無法發揮赤甲蟲最大靈活性進行躲避.

死亡的窒息逼著他不得不成為一個"陰險"地,出賣"戰友"地蟲子!

每當躲無可躲地時候,他只能從身邊椎出一個個毫無防備的赤甲蟲替他擋住這些綠芒攻擊.

每一秒,楚云升都能感覺到自己在死亡線上左右搖擺,稍有不慎,便一命嗚呼!

自大災難的黑暗時代以來,即便是他還很弱小的申城時期,也無今日之苦境,第一次毫無還手之力,幾乎是任蟲宰割!

他險險地又躲過一只長達數十米的蚯蚓一樣青色長蟲的吞噬,躲閃到了一邊,忽地覺得他紅色視野里猛然地掠過一陣陰影,接著他就"飛"了起來.

"救我!"楚云升的反應還是很快地,當即向傻大蟲發出急促的求救嘶鳴.

喀嚓!

僅在不到半秒的時間內,傻大蟲跳了起來,張開兩只鉗子,鎖住楚云升的後刀腿.

它的身下接著又迅速地被其他"隊友"拖住.

一條蟲梯立刻繃緊在

血腥的戰場上.

見此,楚云升瞬時地鎮定了下來,以一個普通赤甲蟲不該有的冷靜,飛速的觀察他的絕地處境.

帶著他飛起來的是他所熟悉的帶狀飛蟲,但這只飛蟲的目標並不是他,而是一只"可憐"的金甲蟲,他一只小小的赤甲蟲還不足以引起這個龐然大物的"興趣".

帶狀飛蟲那張咬合力奇強的大嘴,此刻正死死地咬住金甲蟲,暫時還無暇顧及被它的須足"不小心"勾上來的楚云升.

但帶狀飛蟲的飛行能力極為強悍,它在空中極力搖擺長長地身軀,大概也是害怕被這些莫名其妙地赤甲蟲勾住太久,招來來自空中敵人的毀滅性打擊.

隨著它身體而搖搖晃晃地蟲梯,笈笈可危,只要傻大蟲稍稍有一絲放棄的想法,楚云升知道自己肯定就完了.

他試著用力向下扯動那只被勾住的鉗子,卻怎麼也拉不開,被卡死了!

一試無效,楚云升立即聚起他為數不多的火能量朝著勾住他鉗子的飛蟲須足噴射腐蝕粘液.

現在時旬就是生命,他得和死神賽跑!

唯噬……"

帶狀飛蟲的須足青煙直冒"楚云升心頭一喜,不顧吃痛的飛蟲狂怒嘶鳴,趕緊試圖掙脫.

卻不料青煙過後,帶狀飛蟲的須足雖一片焦黑,卻依舊堅固異常,怎麼掙也掙脫不了.

正在楚云升一籌莫展之際"天空中,他的通紅地視野里,遙遠地破空飛來一個蟲影.

楚云升此刻是多麼地希望那是一只青甲蟲,哪怕是原始形態的,也許也能幫上一點忙.

可惜,天不遂人願,當那道影子閃電般地出現在他遼闊地視野里,卻是一只楚云升從未見過舟驍悍的三角形漆黑蟲子,激發出如同閃電般的光擊"一路轟炸赤甲蟲群.

是敵非友,一目了然!

這只驍勇異常的蟲子直擊帶狀飛蟲下方的楚云升和傻大蟲,殺氣騰騰!

它的速度太快了!

楚云升從未見過這樣的速度,不管是異族還是他見過的所有蟲子,都不及它的十分之一之快.

即便他自己穿上戰甲,批上斗篷,也無法與之比肩!

它就是一道劃破天際的閃電!

它的出現,引起楚云升身下的蟲群一陣騷亂,除了自己的隊友還有那個他一直討厭的隊長還在堅持,許多蟲子已經准備放棄營救他,轉而投入更前方的戰場傻大蟲也看見了那只直殺向它,快若閃電的恐怖之子,但它拉住楚云升的鉗子卻連松動都未松動一下!

反而狂鳴一聲,使出全身的力氣,向下拉掙楚云升.

一瞬間,楚云升的心底竟然生出一絲莫名的悸動他對蟲子居然感動了!

也許是他命不該絕,正在恐怖之子一路掀海折山地向著他和傻大蟲沖來的時候,一隊剛剛從另外一處空戰戰場上撤下來的青甲蟲勇敢地迎了上去.

屠殺!完全是血腥的屠殺!

不管是原始形態的青甲蟲,還是二型的,甚至還有楚云升第一次見過的三型青甲蟲,在恐怖之子面前,幾乎無一合之敵!

楚云升還沒清楚它是如何施展攻擊的,漫天的青甲蟲碎片便如同血霧一樣朵朵盛開,恐怖之子風行其中,凌厲盡致地演繹了一場天地速殺!

這隊青甲蟲的阻擊也許並不為了幾只渺小的赤甲蟲,但它們用死,亡為楚云升贏得了最為寶貴的東西一——時間!

那一刻,楚云升不再猶豫,張開鋒利的血口,照著自己左鉗,狠狠地咬了下去……"

自斷一臂!

楚云升從未想過他亦有被逼入不得不依靠自殘而逃生的絕地.

枯液噴射而出

楚云升如斷線的風箏,自由落下……"

逃!

有多遠逃多遠!

那東西太恐怖了!

楚云升一落地,就催促"隊長"帶著大家逃,趕緊離開,哪怕是前面的戰場

少了一只鉗子的楚云升,身體更加的不平衡,幾乎連爬帶滾地隨著蟲流沖向更前面的戰場.

他們沒走多遠,身後便傳來一陣陣光爆,後面湧上來的無辜蟲子死傷累累,甚至一只炸飛的刀腿凌空落到楚云升的頭上,帶著血腥的枯液.

眼前就是交戰最為激烈的"前線"了,如雨點一般的火球幾乎不分敵我,鋪天蓋地,連著大地都絲絲為之顫栗.

地面上的進攻並非如剛才空中那般糟糕,占著絕對數量優勢的粘液區蟲子逼迫著抱子森林一方節節敗退.

烈火,腐蝕,能量沖擊,一寸寸地抹去抱子森林的各種植物.

赤甲蟲群在前進,如推土機一樣,洶湧澎湃!

終于,一只身軀臃腫卻十分龐大的綠波坦蟲擋住了激昂地赤甲蟲群,包括楚云升的小隊.

[

上篇:金陵城 第三百零五章 逆轉的封獸符    下篇:金陵城 第三百零七章 綿綿無絕期的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