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三百零七章 綿綿無絕期的恨   
  
金陵城 第三百零七章 綿綿無絕期的恨

第三百零七章 綿綿無絕期的恨

……

向後退,已經來不及了,後面全是不怕死的還想沖上的赤甲蟲,退路全都封死了.

向前進,就更加是找死,雖然孢子森林一方蟲子數量不多,但第一線完全就是絞蟲機器,誰去誰先死

什麼叫"進退維谷",楚云升從人活到蟲子,終于徹底明白到這個成語的精髓之處.

戰場上永遠瞬息萬變,每一秒伴隨著無數條生命的死亡,蟲族之戰更是如此

時間永遠都不會給他有機會臨陣思考.

一道道綠光從綠波坦蟲身軀上一顆顆光亮的罩體上迸發出來,光到之處,蟲毀甲亡,液流成海.

一只綠波坦蟲的實力高低,一眼就能看出,它臃腫地身上,每個直徑長達一米的半圓形透明罩,都是它武力的象征,罩體越多,實力愈加恐怖.

楚云升面前的這只,罩體竟多達十個有余,盎意的綠色木能量充盈地布滿了透明罩體,顯然是一只剛剛參戰,戰力富裕的王者.

當它十來道綠光齊發,它的周身亦同時掀起一圈圈如狂風般的元氣沖擊,僥幸躲過第一次綠波攻擊的楚云升和他的"戰友"們,頓時被吹的七零八落.

但他的隊長卻當場在第一波綠光中戰死

楚云升已經不能用慘烈來形容他所見到一切了,和它們比起來,自己在黃山的那一戰簡直是在過家家.

一波未歇,又一波綠光橫掃而來,傻大蟲受驚一樣地奮力彈起,撲向避無可避的楚云升,纏著他一起沖落到一邊的蟲尸堆下.

然而,綠光的尾光卻掃中了傻大蟲的後身,一條刀腿被齊齊切斷,斷裂的尾部汩汩地流著黏液,就這樣,它竟然依舊想要掙紮起來,要對綠波坦蟲進行反擊.

楚云升死死地拖住它,或許是傻大蟲受傷太重,或許是別的什麼原因,一直比它弱小的楚云升,也不知道那里來的力量,硬是將它按到了蟲尸堆下.

厮殺還在繼續……

楚云升和傻大蟲上面的蟲尸體越積越高,越堆越多,幾乎成了一個巨大的山包,將他二蟲完全地埋在了下面.

外面的厮殺聲,一會飄向孢子森林的西邊,一會又重新殺了回來,如同拉鋸一般,來來回回,折騰不休.

戰死的蟲尸幾乎鋪滿了交戰前線的地面,一只只龐然大物,楚云升從未見過的蟲子,從巨墳深處開進了孢子森林.

許久後,另外一批批足以摧毀一座城市的蟲子又從孢子森林沖了出來,一座座地摧毀巨墳.

尸堆下,一個罅隙狹小的空間里,仿佛與上面的世界完全隔絕了一般.

……

"傻大蟲,告訴你,你不能睡,知道嗎?蟲子是不會睡覺的,你聽到了沒有"楚云升一遍又一遍地對著逐漸黯然下去的傻大蟲嘶鳴著.

"你是蟲子,又不是人類,睡什麼覺?你給我睜開眼睛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聽得見"

……

"你不是一直想我聽給你講故事嗎,我給你講,你別睡,蟲子從來都是不會睡覺的……"

"從前有只烏鴉口渴了……你不喜歡聽這個?……司馬光砸缸……"

"以前有個蟲子叫孫悟空,它和你一樣從出生就和別的蟲子不同……"

……

"傻大蟲,你給我醒醒,你給老子醒醒啊你這個時候裝什麼人類"

"別裝死了,你狗日的那個【正】字還沒練好呢,怎麼就想不練不了,沒出息"

……

"我求求你,算我求求,別死,別死好嗎,你動一下,就動一下……"

"你死了,就沒人理了,沒人和你說話了……"

……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們全部都要死?你們全都要走為什麼"

楚云升的胸口仿佛要爆炸了一般,撕裂,窒息

他仰天長嘶,透心穿肺

為什麼?

他萎廢地跌倒在地上,喃喃自語,絲毫不顧頂上的蟲尸坍塌落下.

瀝瀝落落地黏液,澆淋在單薄的楚云升身上,格外的寒冷.

過了很久,他想站起來,卻發現身壓千斤之重,動憚不得.

一瞬間,楚云升怒了,他發了瘋一樣地吼叫:都欺負老子,連你們這些死尸都欺負老子老子被你們逼得還不夠慘?

他瘋狂地用獨臂鉗子,用刀腿,發泄式地砍向壓著他的尸堆.

一刀,一刀,接著一刀,仿佛是割在騙他的神域身上,割在害死金陵城的火族身上,割在要捉他的冰族身上,割在殺死傻大蟲的綠波坦蟲身上……

他恨

無盡無窮地恨,綿綿無絕期的恨,洶湧澎湃地沖上心頭,那些恨,壓得越深越久,噴發出來便愈加的激烈.

刀,砍不動了,他就用嘴咬;嘴,咬不動了,他就用頭撞……

楚云升勢若瘋癲,形似癲狂.

終了,他累了,乏了,也沒力氣了,一動不動.

他開始笑,淒涼地笑,一聲,兩聲……止不住徹笑,笑得心尖都在流淚.

"老天爺,你還能怎樣?我都成這樣了,都成蟲子了,你還能怎樣?還能怎樣?還能怎樣?……"

他在一連無數個"還能怎樣?"地自言自語中,徹底昏了過去.

……

他又開始做夢了,夢到了他家樓下的賣包子和豆漿的那位小姑娘,夢到了地鐵上總遇到那個女孩,夢到了老愛找他麻煩的上司……

那些熟悉而親切地面孔,如今又是那麼的遙遠和陌生,他想靠近他們,觸摸他們,卻還未伸手,全部都拋開了,越跑越遠,他怎麼追也追不到.

這時,他感覺到一個龐然大物在搖晃著他,搖晃著他的身體,他一回頭,驚慌不已,竟然是一個恐怖的怪物……

他一下子驚醒了過來,卻發現自己還在搖晃?

"你?"楚云升猛然回頭,吃驚地望著眼前"怪物",結巴道:"你,你,你……"

又在做夢,還在夢了?

傻大蟲怎麼又活了?

楚云升扭動著蟲頭,四下觀察,他知道一個辦法,夢里是無法看到一些細微的細節的.

其實當他如此作想的時候,已經知道自己不是在做夢,只是慣性地讓心理有個緩沖的過程.

但不觀察則已,一觀察他真真地嚇了一跳.

他幾乎全身都泡在一堆綠色的液體中,雖說以蟲身而存在的他,已經不需要像人類一樣呼吸氧氣,但中毒也是一樣的可怕.

楚云升趕緊調運了一下面內火能量,驚奇地發現不但沒有絲毫中毒的跡象,相反體內能量還增加不少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又活了?"

楚云升不解地將信息問到"死而複活"地傻大蟲那里.

傻大蟲茫然地看著楚云升,半天,以它榆木疙瘩地腦袋才勉強理解出楚云升的一絲意思,用鉗子指著兩蟲的頭頂,簡陋地回複:它,它,吃,吃……

楚云升抬起頭,只見一個大圓罩子,完整的一片,不知道什麼東西,皮膚似乎被不知道多少刀割開厚厚地一層,里面的綠色黏液還在汩汩地向下流著.

是木屬性的元氣能量

楚云升敢斷定,雖然他現在沒有本體那具身軀,但是他對各種元氣特性,早已印記在意識的深處.

"難道是這些木能量救活了傻大蟲?"楚云升暗暗忖道.

這很有可能,他記得在孢子森林的大寨,那些木屬性的螞蝗蟲,就能讓青甲蟲進階為二型,還有那個女孩井眸幼的木元氣也能加速恢複紫炎魔蟲的滋養速度.

傻大蟲的如孩子一般的表達,直接被楚云升忽略了,要靠它幼稚地解釋,估計是沒指望了.

不過它能活著,楚云升還是十分高興的,起碼不用讓他再獨自一蟲面對這個冷酷與黑白顛倒的世界.

他們頭頂上的厮殺聲,依然沒有平息,元氣的碰撞而引起的沖擊波,依舊十分清晰.

只是隱隱傳來什麼倒塌的轟鳴,以及淒厲的呼鳴.

時間在一天一天地過去,楚云升和傻大蟲一直呆在尸堆下,吸收著這股龐大的木能量.

傻大蟲幾次三番地要沖出去厮殺,都楚云升死死地攔住,這厮完全是被珉洗腦了,死過了一次,還想為珉賣命.

直到地下第十天的樣子,地面的厮殺聲終于徹底地銷聲匿跡,除了空蕩蕩地風聲,再也聽不到一丁半星的動靜,甚至連天地元氣都恢複了死一般的沉寂.

"終于結束了嗎?"楚云升歎息一聲.

他不知道珉和孢子森林的蟲族有什麼"深仇大恨",竟然不死不休,一共十二天的厮殺,慘烈程度甚至超過當初圍攻金陵城.

但與其說孢子森林中的蟲族是珉的死敵,還不如說珉是它們的死敵.

大決戰前,他在黏液區呆得日子里,很少見到孢子森林的蟲族主動挑釁黏液區,幾乎每場戰爭都是珉一方主動發起的.

這里面也許有著許多自己無法知道的秘密.

當然,他也不想知道,他只想盡快找個安全的地方,消化這十日來吸收的木元氣能量.

傻大蟲在昨天已經完成了二次形態的變化,不但身形變得更加魁梧,被綠波削斷的刀腿和尾部也重新長了出來,至于還有什麼新的能力,由于尸堆下空間狹小,也無法施展得知.

楚云升則和它不同,他吸收而來的絕大部分能量自動進入了封獸符,這個可是千載難逢地耗機會,他們頂上的這只龐然大物,正是被蟲海吞沒而死綠波坦蟲

……

[

上篇:金陵城 第三百零六章 恐怖之子    下篇:金陵城 第三百零八章 萬蟲一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