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三百零九章 返回黃山   
  
金陵城 第三百零九章 返回黃山

第三百零九章 返回黃山

……

到底是珉敗了,還是孢子森林敗了,沒人知道,也沒蟲知道.

高聳插天的巨墳沒了,一望無垠的孢子森林也沒了,漆黑籠罩的世界里,彌漫著一片死亡的氣息.

楚云升十二分警惕地從一具尸體,搜索到另外一具,企圖再找到一只尚保存木能量的木屬性蟲子.

在他赤紅色的蟲眼視野里,孢子森林的蟲子十分地紮目,讓他省去不少甄別的功夫.

但結果卻十分地不盡如人意,或許是它們死亡的時間太長,又或許是木火兩種能量相互沖擊抵消地太過厲害,凡是楚云升搜到的,基本已經沒什麼木能量存在了,這令他十分地後悔,後悔出來的太遲了.

然而,如果再讓他選擇一次的話,他依舊會等到風平浪靜才出來,木能量事小,小命事大.

只是可惜他現在不能箓制物納符,否則這漫山遍野的蟲尸,能打造出多少極品戰甲與武器?又能提供多少食物?

和楚云升孜孜不倦地搜尋不同,傻大蟲幾乎一直失魂落魄地跟著楚云升後面,它的世界似乎已經崩塌,仿佛是在隨波逐流.

楚云升找不到適合的方式去安慰它,對蟲子來說,珉就是天一般大的存在,沒有了珉,它們幾乎都不知道如何活下去.

事實上也是如此,單只赤甲蟲的存活能力極弱,它們從來都是群居性生物.

許久後,楚云升終于放棄了搜索,他現在很想抽根煙,但這又根本不可能,只能默默地坐在一堆蟲尸上.

他需要考慮新的出路了,黏液區毀了,唯一稍稍安全的庇護所又失去了,他和傻大蟲必須盡快離開這里,在他沒有回複本體前,還得找到一個新的黏液區安家.

夜里的風十分的凜冽,像刀子一樣傾刮著地面,末日之後,各種極端惡劣的天氣時常出現,很多人沒死在蟲子的口下,卻死在大自然的腳下.

然而,現在應該是陽光時代的夏日季節吧,但天空中似乎反倒有了即將飄起雪花的跡象.

等等,那不是雪花

楚云升驚懼地梗直了脖子,凝聚目光,開放"嗅覺",天際邊,一個個黑點獵獵風行,若不是他現在是蟲子,擁有蟲子獨特的紅色視力,根本無法在黑暗中發現它們.

"大蟲,大蟲,趴著別動."楚云升眼尖鉗快,拉過還在恍惚的傻大蟲,伏在地上.

呼……呼……

一張張大若巨蓬的色彩斑斕的古鳥,呼嘯著掠過天空,幽蕩蕩地盤旋而下.

它們掠著地面,飛速地挑選適合胃口的死蟲,一把抓起,沖入天空,厮食而盡.

楚云升暗暗地數了一下,起碼有一百多只,個個都不是他和傻大蟲現在能夠對付.

若被發現了,只有死路一條,新鮮的活蟲子,自然比死掉的蟲子更有誘惑力

很快就有比楚云升和傻大蟲倒黴的,還活著的零星的重傷蟲子,被斑斕巨鳥們發現了,它們興奮地追逐著,如同戲耍老鼠的貓兒.

他在心里不停地咒罵這些"卑鄙"的斑斕巨鳥,總決戰之前,這些破鳥,連影子都不敢靠近黏液區,現在反到來撿便宜了.

真是欺軟怕硬的東西

楚云升縮回了腦袋,拉著傻大蟲,往地下的蟲尸中拱了拱.

沒有珉存在的傻大蟲,本能地對斑斕巨鳥產生恐懼之心,然而,它恐懼的方式和楚云升的猥瑣截然相反.

它竟然想要發起自殺式的沖鋒.

楚云升有些愕然,這也許就是人與蟲子之間的天差地別吧.

他掄起鉗子,在傻大蟲比他大一倍的腦袋上,狠狠地敲了一擊,發出信息道:"你不想活了?"

傻大蟲瞪著眼睛,不解地望著楚云升,倔強地回複:"珉……說……過……應該……"

"它自己都死了,被淘汰的生物說出的話沒有說服力虧你還是物競天擇的蟲子"楚云升雖然體型不及傻大蟲,但永遠在語言和道理上穩壓它一頭.

傻大蟲著急地想反駁,維護它的珉,但在楚云升頭頭是道的理論下,尚且幼稚的腦袋與思維卻無力為反駁提供"彈藥",如果蟲子有汗得話,此刻傻大蟲只怕早已一身急汗.

"趕緊趴下有一只過來了"楚云升嚴肅地發出信息,思維一轉,以另外一種方式道:"你想死容易,別把我也害死了"

傻大蟲果然頓時閉上了嘴,它有時候是個很可憐很矛盾的蟲子,它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卻不願意害死楚云升的生命,這大概算是有了自我意識後的副作用吧.

一只悠蕩地斑斕巨鳥俯沖著地面,逼近他倆藏身的附近區域.

楚云升伸出鉗子,小心地慢慢揭起兩只蟲尸,覆蓋在他和傻大蟲身上,悄悄發出信息:"什麼也別想,和我一樣,裝死等他們吃飽了別人,就不會吃我們,自己也就飛走了."

裝死,楚云升已經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和金甲蟲的土遁一樣,是他絕境逃生必備的幾大神招之一,有時候比他的劍戰技還管用.

當斑斕巨鳥的利爪踏過他和傻大蟲頭頂時候,楚云升和傻大蟲如果有蟲心的話,只怕都要跳出嗓子眼,只要那利爪一收,他們的腦袋就是一團漿糊

但他倆愣是屏著一切氣息,徹底如死去一般.

連體內的火元氣都停止了動靜,怪物們可是對能量的一絲波動都極為敏感.

這只斑斕巨鳥疑惑地轉了幾圈,叼起了一只青甲蟲尸體,振翅高飛,沒入黑天.

許久,楚云升聽不到動靜了,從蟲堆頭上彈出腦袋尖,飛速地掃了一眼,這才放心地爬了起來.

"大蟲,以後你要記住,你已經是一只有自我意識的蟲子了,那就不是原來的普通蟲子,你就是一只……"楚云升松了一口氣,本想教育一下傻大蟲,卻一時語塞,找不到適合的詞了.

傻大蟲聽到一半,期待地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

這個問題從它一出世就開始困擾它,令它苦不堪言,卻不料在這最關鍵的時候,楚云升忽然閉上嘴,只發出一個簡單地信息:"走"

又一波斑斕巨鳥們朝著離開黃山的方向飛走了,楚云升猜測是蟲子之間的大決戰,導致活物幾乎死絕,它們應該是遷徙了吧.

死尸雖多,但畢竟它們還是喜歡獵食活物的.

它們一走,楚云升倒是有事情可做了.

黃山一戰,封印逆轉,他化身為蟲,除了本體和古書尚在,其他如物納符估計早已爆開地面,雖然說大都是一些食物必需品什麼的,但也有幾個重要的東西,他很想尋找回來.

在蟲子大決戰前,他在黏液區的日子,就想回去過,但因為懼怕那些斑斕巨鳥的存在,才一直不敢以身犯險.

如今它們一波*地向南遷徙,終于有機會了.

……

黃山區域的黏液區原是和外面的相連的,後來被神域隔開,所以才有冥的產生.

楚云升同傻大蟲一路潛伏,爬爬停停,就像兩只警覺的小老鼠,一有風吹草動,便立刻倒地裝死.

如此,兩只鬼鬼祟祟地,一大一小地赤甲蟲,乘著黑暗的掩飾,摸摸索索地爬進了黃山地帶.

楚云升憑借著記憶,沒有費多少力氣,就找到了如山堆積的物品,位置已經不在他意識消散時的地方,而是出現在坍塌的黃山主峰腳下.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暴鋪在地面的那些懸浮石,顯然假不了,都是他從烈火城中搜集而來的.

他儲備的蟲尸早沒影子了,估計這些日子來,都被珉拖去融化了.

剩下的只有一些人類食物,藥品,瓶瓶罐罐地什麼,以及一堆一堆他曾超市掃蕩來的衣服.

這些東西,現在楚云升想帶走也無法帶走了,沒有物納符,就靠他和傻大蟲的四只鉗子,最多掛上幾袋大米而已,而且蟲子還不吃這個.

他想找到弦波罩以及老爹老**照片和表妹在金陵城的生日禮物.

弦波罩是他為數不多的寶貝之一,黃山一戰,沒有它自己早掛了,以後他恢複人身肯定還能用得上.

而父母的照片和親人最後的禮物,是他心思一絲倔強而無可替代地眷戀……

他甚至害怕做蟲子做的久了,沒有這些東西,會忘記他原來曾經是一個人類.

然而令他心痛的是,弦波罩很快就翻到了,甚至還有些裝著催生黏液的瓶子,但照片和禮物不知道是燒毀了,還是埋藏了,任憑他如何翻找,依然毫無蹤影.

楚云升將弦波罩吞入口中,人蟲之別,令他黯然失落,形影孤單地默默離開物堆.

和情緒低落的他截然相反的傻大蟲,正如孩子一般一頭紮在楚云升從超市擄掠來的衣服堆里,一會扯著這件,一會咬著另外一件,不亦樂乎.

"走了."楚云升心情不好地簡單發出一個信息.

傻大蟲連忙從衣堆里鑽了出來,頭上竟然頂著一個女人的粉紅色iong罩,得意洋洋地,如凱旋的將軍一般.

楚云升正厭煩著自己的蟲身,一股莫名其妙地煩躁頓時竄了出來,不經意地凶巴巴地發出信息:"大蟲,你不過是一個普通的蟲子,真正的蟲子又不是人類,搞那些亂七八糟的干什麼?"

傻大蟲本興沖沖地,以為這副造型能得到楚云升的誇獎,鄒然被罵,十分委屈地支吾出:可……你……說……過……我……不是……普通……

"你就是"楚云升現在的心理很奇妙,他其實是現在完全是在說他自己,力圖告訴自己他不是蟲子,絲毫沒有任何針對傻大蟲的意思,然而,他們倆在心理上卻都是可憐之蟲……

"為……什……?"傻大蟲驚呆住了,緊張萬分.

楚云升理屈辭窮,煩躁的有些惱羞成怒,脫口發出:"不懂就不要問."

傻大蟲終于信以為真,垂下腦袋,沮喪異常……

楚云升若知道傻大蟲在珉消失後,憑借著他那一句"你不是普通的蟲子"才堪堪建立了一顆脆弱的自信心,就被他這麼自相矛盾的火氣一舉吹散,一定後悔不迭.

就像大人很難以孩子的思維出發,真正進入孩子的心理世界一樣,一個不經意的煩躁語言,卻能造成孩子們傷害的誤解.

對于傻大蟲來說,普通和不普通這個關鍵性問題,就如同大人們常和孩子開玩笑或訓斥時,說出"領養的"還是"親生的"的話題一樣,令小孩幼小的心靈上感到無比的恐慌和害怕.

因為他們會信以為真

……

這時,幽暗地天空上,刺耳地劃出破空的聲音,兩道閃電般的影子,一前一後,相互糾纏厮殺,從他們的頭頂上,轟擊撞落在遠處地黏液之地死尸群中.

……

[

上篇:金陵城 第三百零八章 萬蟲一身    下篇:金陵城 第三百一十章 七蟲特攻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