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三百二十五章 炎,發兵吧   
  
金陵城 第三百二十五章 炎,發兵吧

痛苦地嘶叫久久回蕩在荒山野嶺之間.

奔騰地蟲群停了下來,駐足望著他和傻大蟲,悄然無聲.

楚云升神情悲切,四腿無力,幾次試圖站起來,都一次次滑到在燒焦的泥土上.

"吾已感覺不到它們的存在,應為戰死,它們皆為吾族的好孩子,作為一個珉,你應該知道這正是它們生命的意義."一個渾厚地聲音從西方直直傳來.

楚云升知道這聲音應該是這里的珉,但他不想說話,也不想知道為何它管自己也稱為"珉"他現在很茫然,只想一個人坐在這里,靜靜地坐在山隘口,吹著略帶腥味的山風,讓自己頭腦一片空白.

他恨自己超過了恨港城苒人類,他內疚地認為如今的結局,源頭都是他鑄成的,早知如此……

遠遠地,傻大蟲默默地收集著還能找得到老紫它們的尸體,時而望一望一動不動地楚云升.

"為什麼我們要和人類不死不休?難道只是為了異源?什麼樣的仇恨能夠延續幾千年依舊不滅?"半響,楚云升忽然開口問珉,一口氣問了很多,語氣消沉.

他不知為何,現在很想究竟是什麼樣的仇恨,竟有如此的力量,千載不消,不管是金陵城,還是老紫它們……不論是人類還是蟲子,都淪為這股仇恨的犧牲品.

珉沉默了一會,感歎道:"幾千年?幾千萬年都不止吧!你別忘了,你和我只是誕生在地球的低級指揮體,等第一位"*……"降臨後,你也許可以問它."

"幾千萬年?真是至死都不忘的仇恨啊!"楚云升微微顫栗了一下,這個數字足以讓許多物種灰飛煙滅了,陽光時代的教科書上人類的曆史才有多少年?

珉接著很奇怪地解釋了一句:"你本體的損失,影響了你的能力?這是我們誕生第一天起,就刻在身體上的印記,是吾族所有同類之命"殺絕異源*……"

"那異源又是什麼呢?為什麼要殺絕它們呢?"楚云升微微歎息道.

珉淡淡地道:"也許知道殤知道吧……等它降臨了,我們就不再是各自為戰的珉,那天,應該不會很久了吧*……"

"你有名字嗎?"楚云升默默地將目光射向遠方大規模集結的人類防禦部隊,有些事情,他必須為老紫它們做.

而今,他也意識道"珉"不是名字,大抵上是一個頭銜一樣的稱謂吧.

珉忽然變得很嚴肅,鄭重地道:,"根據《蟲典》,單獨的珉不需要名字,當兩位珉相遇後,才可以取名區分,所以,現在我們的確可以各自取名了,從今日起,吾即為炎珉*……"

"你叫我為封吧!"楚云升漠漠地說道,很多事情"他不願再想起,甯願封存永鎮.

炎珉沉默了片刻,道:"封,吾已覺察到你體*內的木源體"你已暫時喪失保管它的能力,為保證將它安全交給即將降臨的殤,請交給吾吧,你們為吾族所做的努力,殤一定會明白."

楚云升望著傻大蟲找同來的老紫它們的小部分殘骸,淡淡地道:"我可以將它交給你,但你必須為我做一件事!"

炎珉奇怪了一下"楚云升的做法顯然違背了蟲族的准則,但它還是耐心地道:"我可以向你提供一只珍貴的初始態墳孵蟲,你可以選在附近重新建立枯液區*……"

楚云升緩緩地爬了起來,凝視著如臨大敵的港城,搖了搖頭,零落道:"我要你發兵港城!"

炎珉一怔,歎息一聲,拒絕道:"封,如果你想複仇,北方的戰事一了,我即發兵"但不是現在,吾沒有那麼多的兵力同時兩線作戰*……"

楚云升提高了聲音,清晰道:"不"必須是現在,調回你北方的所有蟲兵,盡起所有,蟲圍港城!"

炎珉斷然道:"封,你的無理要求吾無法做到!"

楚云升巋然不動地道:"你必須做到,如果你想拿到木源體的話*……"

炎珉微微震怒,道:"封,作為珉,你應該清楚木源體的重要性,以此作為要挾,即便同為珉,按照《蟲典》,姆依可以當場擊殺你,取回木源體!"

與此同時,楚云升周圍的蟲子立刻齊刷刷地對他蟲視眈眈,箭張弩拔,氣氛頓時變得部然緊張,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傻大蟲,緊張地望著楚云升.

楚云升卻視若無物,寥落地說道:"是的,你耳以,你可以毫不費力地殺掉我,但是,炎你也別忘了,我雖然失去了本體,但是在死前自爆這具身軀,與木源體同歸于盡,還是可以做到的."

他不知道為何炎珉一口咬定他也是珉,也井是因為他多次的進化,也許是時間的問題,封獸符現在一定有所松動,讓冥的氣息滲透了出來,畢竟他在黃山那邊的枯液區的時候,那里的珉一直沒有發覺冥的存在.

到底是什麼,楚云升心神疲倦,已無意深究,既然炎認為他是珉,就按的珉的身份談吧.

炎珉自然不信道:"封,以你現在情況無法做到……"

楚云升忽地燃燒渾身火焰,裂開額頭上罩體,紅光盈滿,五鰭剛立,猶如分裂,冷冷地打斷它道:"你可以試試!"

木源體的確非凡了得,僅僅血戰後至現在不長的時間,已經催生出他溢*的火能量,只是他這具蟲身軀體容量所限,吸收的不過是木源體的九牛一毛而已.

珉堅持道:"封……"

楚云升一字一句,重重地沉聲道:"收攏大軍,蟲圍港城!"

珉沉默了,似是考慮楚云升所言真假,半響,才歎息道:"封,失去本體,使你的意識受到損害,你不知道,北方戰事正在關鍵時刻,可惜了,吾可以同意圍城,但是絕對不會攻城"北方戰事沒有徹底解決前,吾不能再損失孩子們,你知道那只弓……"

楚云升熄滅火焰,神情蕭落地,道:"你發兵圍城就行了,我不需要你攻城,它們的仇將來我自己會報,現在我只是想要回它們的尸體,它們是為我而死的,我不能讓它們死無葬身之地."

珉似乎理解上出了偏差"喃喃自語道:"失去本體的珉,竟會對本體如此的眷念,連孩子們的本體也是如此……"

高高的山隘高崗,楚云升一聲長長的歎息:"炎,發兵吧!"

嗚雞嗚……嗚!

港城的上空中,如死神般地,響起急促地警報"一聲比一聲淒厲.

慌亂地人群,四下尋找可以躲避的地方,面孔上布滿上驚慌與絕望.

這是最高等級的警報聲!

所有能拿槍的,所有拿武器的"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不管是年紀大小,全都緊急被召集到最前沿的防線.

激勵聲,呼喊聲,鼓舞聲,在漫長的防線上此起彼伏.

一張張緊張地面孔,卻透著無比的絕然,因為他們的身後,就是他們的親人,他們的摯愛!

港城中,年邁地母親,渾濁的淚水劃過蒼老的面孔"跪在地上祈求上蒼,庇估前線年輕的兒子;

稚嫩的孩子,拉住媽媽的衣角,不停地,害怕地問著:媽媽,爸爸能活著回來嗎?

無助的妻子,默默地望著遠方"留著止不住地眼淚.

蟲子,蟲子來了,它們終于又一次卷土重來了"這一次,無邊無際"浩如星海!

從來沒有過這麼多的蟲子,從來沒有如今天般如此令人無望過……,它們氣勢洶洶,它們奔騰不息,整個世界都被它們爬滿成了紅色的海洋.

不計其數的赤甲蟲,猶如烏云蔽天的青甲蟲,耀武揚威的紫炎魔蟲,形如泰坦的惻刀巨蟲,帶動地面震動的……

港城聯合指揮所,會議室.

"珂小姐,這就是你想要的嗎!?告訴我*……"霍家山冷冷地打破安靜,道.

"霍伯伯,我想,現在還是討論如何迎敵比較實際一點,你放心,我以及楚術門人一定血戰在第一線*……"珂陣兒平靜地回敬道.

霍家山噌地一聲站了起來,幾乎咆哮道:"你去外面看看,多少的蟲子?多少!?它們已經放棄北面的戰爭,全力壓境!你能殺多?你的門人又能殺多少?告訴我!"

複興總署署長粱興棟敲子敲了桌面,沉聲道:"老霍,我們理解你的心情,對和錯,等退了蟲子再議,現在應該趕緊拿出禦敵方案!"

霍家山吸了一口氣,"哼了一聲道:"如今還能有什麼方案?拼死抵抗而已!等死的差不多了,就出海吧,會不會遇到海怪,就聽天由命吧!"你知道嗎,我今天差點就和它們談成了!全毀在她手上了!"

一直保持沉默地軍方總指揮官,武方候忽然開口道:"霍署長,這件事陣兒的確有些沖動,但……"

"報告!前線等急報告!"一個文官滿臉誇張,疾跑過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連規矩都顧不上了.

"說!"武方候被打斷了發言,卻依舊平靜道.

"蟲群在城外停下了,要求,要求我們,立即,馬上,無條件交還五具蟲尸!"文官急促地說道.

"什麼?"

"蟲尸?"

"五具"

"什麼意思?"

會議室頓時炸開鍋了!

這時,一聲大吼:"安靜!"霍家山走到文官面前看了一眼,對著都瞪著眼睛看著他的眾人,冷然一笑道:"珂大小姐,你應該心里最清楚吧,人家是來要它們的尸體了!你把人家尸體都帶回來了!"……

你們以為這是好事嗎?

哈哈!只是普通的五具蟲尸,它們竟然放棄北面即將到手的勝利,傾巢而出,傾巢而出啊!這種事情什麼時候發生過?上次大戰我們殺了多少蟲子,它們有來要過尸體嗎?沒有!一次都沒有!

珂陣兒,你現在知道你惹了多大的禍了嗎!?你捕了天了!

等著吧,我敢斷言這事才剛剛開始,我們大家都等著吧"

霍家山痛極生笑,笑的眼淚都迸射出來,會議室內卻鴉雀無聲.

片刻後,他穿上大衣,整理了一下衣服,對著那員文官道:"走吧,送我出城,我和那位活著的蟲先生再談一次吧…………告訴我太太,今天,不,以後都不用等我了"……就算,就算我為港城最後做一點事情吧……"

[

上篇:金陵城 第三百二十四章 還我兄弟來!    下篇:金陵城 第三百二十六章 人蟲終殊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