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三百四十四章 蟲淚   
  
金陵城 第三百四十四章 蟲淚

第三百四十四章 蟲淚

^

恐怖之子終于死了.

在號巨墳湧來的,浩大的,更為精純的修複黏液補給中,以及楚云升開膛破肚以命換命地殘酷自殘式腐蝕下,徹底死去.

奄奄一息地楚云升,將恐怖之子始終無法融解的長長的脊椎骨拔出了體外,當即陷入了意識昏迷.

也許是殘破地身體不足以支撐他發達的人類思維,也許是長時間地劇痛刺激下精神消耗太多,在黏液包重新包裹中,陷入一片沉迷狀態.

香山城外的一處山坳中,三星級的巨墳,高達而威猛,不停地釋放著濃濃烈焰,空氣中攪拌著火煙與木綠的雙重味道,隨風而飄散.

黏液區在天空中微光出現前,終于恢複了它原有的平靜.

炎珉地火能量物質補償,由蠕蟲軍團源源不斷地開進傻大蟲的黏液區……

地面上,上萬的蟲子"枕戈待夜";天空中,成千的飛蟲數量一刻不停地在激增;地底下,穿梭來往的蠕蟲與金甲蟲交織混雜.

港城中,人類最為精銳的部隊緊迫地換裝;唯一的一條北方防線上,能士諸司與楚術門人眺望黑暗;荊棘島上,已無立錐之地,精英,資源,未來……幾乎所有的"希望"都被聚集在這里.

本城通往荊棘島的港口,堆滿了拿著三種不同顏色的通行證的人群,然而當最後一船孩子們被送往荊棘島,天星小輪卻不在來回擺渡,它的"軀體"上站滿軍人,他們只要願意加入軍隊,並立即掉頭返回北方防線的年輕人……

印著荊棘花的鈔票早已淪為廢紙;滿箱的黃金珠寶依舊換回不了一張"船票";出身微寒的單身能士,成了名門,豪門瘋狂追逐對象;楚術門人的門檻幾乎被人踏斷;凡具備優秀之必備技能的,從科學院的專家到鉗工,他們的子女成為港城的新的"富二代".

"一兵換一票"的政策,成為剩下無資格渡海,又無食物的普通人類最後的救命稻草,無數的年輕人在親人的哭泣下,拿命換取那一張通往荊棘島得船票.

更有那些已經無親無故的幸存下來的人,換回一張船票後,再從"票販子"手里換回足夠醉生夢死一回的"奢侈品"與女人或男人.

食物成了唯一的硬通貨,大量神通廣大的"票販子"從各種渠道搞來被成為"天堂之門"的船票,他們只交易食物,但偶爾也會根據荊棘島上的"生意"狀況,相互交易極品美女與俊男.

最後,只剩下一些玩命地偷渡蛇頭,他們開出的"食物價格"只比"票販子"略低一些,但卻要冒著生命的危險.

李泰斗在母親的安排下,匆忙地和自己的表妹"完婚",為得只是他那個*級能士家屬權,能帶走更多的親人.

這種事情在港城的能士諸司幾乎占了一小半,親人太多,而名額太少,不知道是那個單身能士開的頭,三代之內不能結婚的法律早成了一紙空文.

他牢牢地記著父親安靜地被宋密親自帶走時的托付眼神,他還有母親,還有一家人要指望,他將帶血的牙齒,將殺父之仇全部吞入肚中,一聲未吭.

一夜間,他便替代父親成為整個家族的頂梁柱,所有親人的希望與期盼地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那份沉甸甸地擔子,令一直喜歡刺激玩命的李泰斗瞬間成熟沉穩.

他第一次每天睜開眼睛就告訴自己:李泰斗,你今天不能死

楚術門人沒有食言,他們送來他父親用命換來的五張船票和一盒骨灰,加上*級能士的高級權限,以及用李鴻基早在陽光時代便"跟風"貯備的糧食換來的票販子的船票,勉勉強強將整個殘活下來的家族成員帶上了荊棘島.

站在返回前線的輪渡上,李泰斗迎著冷風,衣飛帶飄,駐目楚術門人的秘密基地方向,默默道:爸爸,兒子這輩子可能都不能為您老討回一個公道,但我一定會完成您的遺命,和媽媽好好的活下去……

他越來越接近本城的港口,一陣陣生離死別地淒涼聲,蔓過海面.

"你們要好好活下去好好的,都要好好的……"

"兒啊,你要好好活著"

"老婆,一定要把孩子帶大,長大了告訴他,他這個爹沒給他丟臉"

"小芸,找個好男人就嫁了吧,忘了我吧"

"寶寶,爸媽對不起你,我們沒本事過去,讓你一生出來,就沒爹沒娘"

"弟弟,將來等你們強大了,一定要記得為我們全家報仇,殺光蟲子,殺光,殺光……"

"為我們報仇啊"

"哪天打贏了蟲子,記得給我們燒封信"

"我們死了也會睜著眼睛,在這里等著你們打回來"

"殺回來"

"殺回來"

……

最終無望地人群,站在港口,對已經看不見地荊棘島親人,淚盈滿眶地高聲呼喊,一遍,又一遍.

哭聲練成一片,哀傷遍野.

到處都是愴然泣下,蛇蛇痛哭.

……

"蟲襲蟲襲……"

楚云升是在炮聲中驚醒的.

濃濃地炮火像是在他身邊炸裂一般.

他蘇醒般地恢複著記憶,蟲身還在修複中,包裹的粘液包也未破開.

"大蟲,大蟲?"

巨墳中空無一蟲,只有正在孵化的粘液包.

他強行撕開粘液包,試圖控制巨墳的管道將他送上墳頂,卻發現控制權已經沒有了.

渾身沒有一點力氣,但他還是努力地從黏糊糊地修複液中爬了出來,順著巨墳底部地管道,鑽了出去.

"嗚……嗚嗚……轟"

他剛出巨墳就見到一架黑暗中強行起飛地戰斗機凌空肢解在黏液區的上空.

跳傘企圖逃生的飛行員連降落傘都未完全打開,便被從北面飛過來的蟲子撕為碎片.

"咻咻咻……"

海岸對面一道道地空導彈,在黑暗中劃過一道道光影,射向滿是青甲蟲的天空.

"嗚……"

一枚導彈跨海而來,半路上便被青甲蟲以蟲牆攔截.

蓬轟

巨大地火球在海岸邊的上空炸開

更多地飛蟲從黏液區起飛,飛向大海對面.

"大蟲大蟲你***給老子滾出來誰他**讓你參戰的"楚云升驚呆了,他親手締造的黏液區,竟然成了屠殺人類的工具,.

"給老子滾出來"楚云升怒極攻心,身體劇烈地顫抖,剛剛恢複的裂口,重新崩裂,黏液四射.

天空上降下黑壓壓地一片地青甲蟲,全是楚云升的直隸戰蟲,它們得到楚云升最後的最高命令是保護他的安全,故而一直盤踞在號巨墳空中.

"出來,你個王八蛋"楚云升撞開他的部下,用盡了他所有的力氣,嘶喊著.

"我,我在,在這里,你醒……"傻大蟲不知道什麼時候學著楚云升現在的模樣,給自己"裝"了一對飛翼,匆匆忙忙地從遠處飛來.

楚云升一下子紅著眼睛撲上去,撕住它,怒道:"誰他**讓你參戰的?我和你說過多少次了?啊炎珉要打,讓它打,你個王八蛋,把老子說話當放屁了?啊?"

"我,我,我……"傻大蟲第一次見楚云升怒成這樣,驚慌失措,口不能言.

"我?我我,我你個屁我"楚云升一把將它推在地上,虛弱的身體卻連連踉蹌.

這時,黏液區的傻大蟲控制的蟲子紛紛低吼著湧了過來,將楚云升以及他的六百戰蟲團團圍住.

楚云升一呆,忽然地鑽心地痛,顫抖著,絕望道:"你,你,你……"

傻大蟲也是一愣,急道:"不,不,不是,它們,它們,你,我,我,你……"

楚云升顫動著嘴,第三次湧出蟲之淚,傷絕道:"你,你連我都要攻擊嗎?你,大蟲,你和我兄弟一場,我不和你打,你讓我走,我不想再呆在這個地方了."

楚云升傷心欲絕,他一直將傻大蟲視為兄弟,最終卻也逃脫不可人蟲之宿命.

兄弟刀兵相見,這種傷,比他現在身上的**的傷,更痛苦.

他恍惚了,他想逃避,他想一走了之,對老紫它們的承諾變得也不敢面對了,他已經分不清對和錯.

傻大蟲呆住了,忽然,它朝天刺耳嘶鳴一聲,所有的蟲子,頓時戰栗地朝著遠處退卻.

"我,我沒有,沒殺人類,我知道,你會,不開心……炎,逼,我只派,派飛蟲,騙,騙它,我,真的,沒……"傻大蟲低下頭,低聲地訴說著.

等它再抬起頭,看向楚云升,紅紅地蟲眼中,竟然如楚云升一般,露出晶瑩地淚光.

這是它出生到現在,第一次知道流淚地感覺,也是第一次體會到那種傷心痛楚的感覺.

老紫它們死去的時候,讓它第一次知道有一種感情叫友情,叫兄弟,第一次感覺到難受的情緒,但它卻還不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傷心.

直到現在,直到剛剛,在楚云升的眼神和話語中,它猛地覺得有什麼如針紮一樣刺痛,令它第一次產生流淚的沖動.

楚云升死死地咬著自己的蟲嘴,任憑蟲淚落入口中,緊緊摟住傻大蟲,哽咽道:大蟲,大蟲……

"我,真的,真的,沒……它們,都是,自動護,護珉,我,我,從,從來……"傻大蟲泣不成聲道.

楚云升淚流滿面,顫抖道:"不要說了,大蟲,不要說了,我知道了,對不起,對不起……"

遠方地炮火轟鳴,人類和蟲族的厮殺,戰火喧天,兩個不人不蟲的楚與傻,緊緊地抱在一起,處于兩族尖銳矛盾的中間,如身處夾板

^

[

上篇:金陵城 第三百四十三章 殺了我吧!    下篇:金陵城 第三百四十五章 滅族的內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