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三百五十章 不要激怒我   
  
金陵城 第三百五十章 不要激怒我

楚云升沒指望一次就能來多少人類,但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人數已徑直逼十萬之眾的香山生存區,只來了區區兩人

他一下呆住了,面對他依稀熟悉的那個女人,說不出任何話來.

這已經不是對蟲子的極端恐懼可以解釋的了得了,還有仇恨,刻苦銘心地仇恨!

楚云升也是人,立即明白了他們複雜的心理,是的,是人都怕死,都不想死,為了活下去,他們可以拋棄自尊,可以不顧羞恥,甚至淪為強者之奴隸者不計其數......

但港城的人類還在抵抗,他們還有哪怕只是一絲的希望,不論他們有多貪生怕死,此時此刻,都不會願意幫助蟲子而陷港城最後的希望于死地.

並不是他們有多麼的高尚與偉大,而是因為荊棘島上還有他們的親人,還有他們的孩子.

他們大都是曾放棄自己的生命而換取親人登島的人,島上的人活下去對于他們來說,比自己的性命還要重要!

這不是人類曆史上任何一次戰爭可以比擬的,這是種族之戰,失敗的一方,將永遠地從這個星球上被徹底抹去.

如果此刻,港城已破,荊棘島已亡,楚云升不會懷疑,他們會以任何手段芶活下去,會爭先恐後地前來黏液區,但現在,不行.

他太天真了!

他以為還能像以前一樣,以食物作為交換,就能換來窮途末路地人類的不得不為之的合作.

他忘記了,他當時是人身,即便是在烈火城,火族使責的身份,也遠不是蟲子的身份可比的.

幾年的末世經曆,見慣了許許多多極為丑陋的東西,令楚云升太小瞧了他的同胞們的血性與骨氣,以及人之所以是人,而不走動物的最靈魂的地方!

他長長地歎息一聲,竟然沒有為自己的計劃得不到實現而感到挫敗,反而從心底深處為他的香山同胞們生出一絲"自豪".

但,人生而便有向往美好與放縱私婪的兩種善惡交織的**.楚云升也不例外,他佩服趙山河的信念,感動金陵城那些舍身炸墳的軍人,但他自己卻做不到.

他和絕大多數人一樣,向往那些美好的事物和世界,並時常為此而感動,甚至落下眼淚,但當現實降臨自身的時候,他們卻不由自主地選擇另外一條道路.

就如同現在,楚云升為香山幸存區的人類而感到"自豪"的同時,為了自己能夠火速恢複人身,他卻不得不選擇立即帶領大批戰飛蟲進入幸存區.准備以武力為要挾,強迫他們進入黏液區!

或許他可以效仿"徙木為信","千金買馬"的典故豎立信任,但現在時間不允許,他等不了那麼久,炎珉的攻勢勢如破竹,殤的降臨迫在眉睫,而他的人身恢複的希望,卻遙遙無期.

微光初現的天空,在嗡嗡地青甲蟲蟲群的遮蔽下,黯然失色.

香山幸存區的人類匍匐著身軀正搜尋著老鼠一類倔強的動物,作為充饑之食.

他們很快便發現了天空上的異狀,驚恐地慌亂奔跑,四處躲藏,沒人是傻子,蟲子只召到了兩個人類,顯然是發怒了.

當他們絕望地發現根本跑不了,也躲不了,周圍天上地下都是蟲子,將他們驅趕著,集中到市中心位置.

被蟲子任命的市長冒著殷殷冷汗,強忍著畏懼,試圖努力道:"蟲,蟲大人,請,請再我一點時間".

楚云升控制的死尸,冰冷地道:"我的確應該還一次時間給你,但對不起,我已經沒有時間了!"

市長一頭霧水,雖還想爭取一下,卻在碩大的蟲眼下,敗下陣來,退縮了到了一邊.

"我不管你們是怎麼想的,願意還是不願意,現在我必須帶走一千個人類!"死尸伸手指著一條道路,直接劃定道:"以此路為界限,這一群人,已被強行征召,反抗者死!"

被選中的人頓時面若死灰,而剛剛身處界限馬路上的人,紛紛朝另外一邊縮去,同情地望著被選中的人.

"我再重申一次,我保證你們的生命安全,以工換糧依舊有效,不要試圖反抗,我不在乎告訴你們,我是唯一沒有參與對港城進攻的黏液區,所以勸你們不要激怒我,否則後果將非常嚴重,我將盡起戰蟲,殺絕這里的所有的人類,並立即由奧城出海,直接空襲荊棘島!"死尸冷冰冰地,毫無感情地殘忍威脅道.

實際上,楚云升基在"滿嘴胡謅"這些人真要是放抗了,別說空襲荊棘島了,就是屠殺幸存區,他恐怕都會食言.

但他賭腳車的這些人類會對他的話深信不疑,誰讓他現在是蟲子呢?

人類不會相信蟲子的示好,但絕對會相信蟲子的"無惡不作".

在他說完之後,以一隊青甲蟲落地開道,被強行選中的人類,在幾乎凝固地空氣中,緩緩移動.

"有時候,你需要強硬一點,我只不過讓他們幫我做點事情而已."楚云升在高空中,控制死尸,對香山幸存區的市長,生硬地說道:"我會想辦法給你搞點武器送進來."

市長啊了一聲,作為曾經領導過一個集團的老總來說,他本不應該會如此的不沉著,但這個自稱此處蟲族的統治者,一言一行,仿佛和他相識一般,他卻想破了腦袋,也沒想起來自己什麼時候結識過一只蟲子了?

一千左右的人類,大部分都是孱弱之輩,年輕且精壯地人類都被送往了戰場,剩下的也輪不到楚云升挑挑揀揀了.

他將這一千人小心翼翼地帶入黏液區邊緣的修複巨墳附近,花費巨大的精力驅逐了對人類進入黏液區而憤怒不已的蟲子.

就連傻大蟲都跑了出來,疑惑不解地望著楚云升,最終也被楚云升趕得遠遠的,從現在開始,他盡量避免將這些爛事直接引到它身上.

楚云升沒精力親自管理一千多人的運作,他得選擇一個人類管理者.

他將目光投到自願前來的一男一女身上,簡單地選擇了那個熟悉的女人.

招來她,楚云升直接以本體出現,用寄生死尸傳話,先問道:"我想知道,你為什麼願意來這里?"

女人想了想,慎重地說道:"蟲大人,您還記得曾經也有個蟲先生願意與人類談......"

楚云升控制死尸直截了當地打斷道:"為迅速建立你和我之間的信任,不浪費時間,我可以告訴你,你說的那個蟲先生和我是一個人."

"一,一個人!!!"女人起初沒注意,待反應過來,驚駭欲絕.

她的聲音很小,完全是意想不到的脫口而出,甚至只是口型的變化,但楚云升卻能聽見,蟲子聽覺系統一直十分強大.

楚云升生生一愣,自罵一聲,百密一疏,終于說漏嘴了!

不過,他很快鎮定下來,裝作若無其事道:"用你們人類的語言習慣了.

白蔓妮卻沒有他想的那麼好糊弄,作為記者,她曾接受過心理學方面的嚴格培訓.

其中就有一條,一個人,越是虛構虛假的謊言,越是會不由自主的且自以為是地為此添加各種解釋,以試圖對方相信,而真正的事實,是不需要什麼解釋的.

楚云升那曉得這些,他不過是個普通的工程師而已,只是本能試圖掩蓋他是蟲身人心的事實.

雖然他並不擔心炎珉會從人類渠道獲知自己的真實身份,它從來不願意和"肮髒"的異源交流,更不會相信人類的話,但他謹慎的性格是很難一時改變的.

白蔓妮很聰明地沒敢繼續這個話題,而是很靈活轉開道:"蟲先生,您需要我們為您效勞些什麼呢?"

雖然是記者,她更加清楚,有些秘密是碰不得的,尤其是現在這個無法律無秩序的時代,殺人滅口,那是再正常不多的事情,她甚至都有點後悔剛才沒有很好地掩飾住.

她猜得一點都沒有錯,出于萬分謹慎的想法,楚云升只在幾念之間,便已動了殺心!

但他最終還是按捺了下去,他要恢複人身,這事也瞞不了多久了,何況他現在大規模地動用人類,炎珉遲早會有所覺察,那才是真正的危險.

而且,在最後關頭,最危急的時刻,他可能還得必須以人的身份尋求與港城官方的合作.

他定了定心神,掩蓋著心思,指著身後的巨墳道:"我的要求很簡單,分為兩步,第一步,用你們的人,進入地下通道,協助我的戰蟲運送能量,第二步,分出一部分人,制造運輸工具."

楚云升百思黏液區的整個運作的體系,最終在一閃之間,只讓他發現了一個薄弱的環節,也是最致命的環節~~蠕蟲從地下輸送能量的過程!

所有的蟲子幾乎都是殺戮而生,就連正常擔任能量攝取者的蠕蟲都不例外.

但除去戰斗能力外,蠕蟲具備其他蟲子所不具備地能力,它能夠鑽入深層地底,轉換,聚集並采集凝滯在地下的火能量.

這個現象曾一度令楚云升不解,他一直認為天地元氣也就是暗能量平均分個空間,為何在地下又會結集出濃郁地火能量?

在逃亡的路上,他曾跟隨蠕哥在地下呆過一段時間,才發現並非他想的那樣,地底下並沒有結集出單一的火能量.

蠕哥幾乎一直挖穿了地殼層,進入地幔與地殼的交界邊緣,那里很明顯地溫度開始升高,從而除了大量的土能量產生,更多就是火能量的旺盛,加上其他幾種能量,相互糾纏在一起.

蠕蟲的工作就是從這些糾纏的能量中,提取出純粹的火能量,檳棄那些無用甚至對蟲子有害的雜質部分.

問題也就出在這里,地球的地殼說深不深,說淺不淺,平均三十多公里,這段距離上的能量和空氣中一樣,完全是穩定的天地元氣,無能可用.

所以蠕蟲在地下鑽行的速度雖快,但浪費在這三十多公里上時間,卻也是十分驚人的!

蠕蟲作為一個能量提取者,卻不得不擔負運輸者的角色,硬生生地造成了極大的效率浪費.

而金甲蟲數量上限制無法大規模地擔任運輸角色,其他蟲子又不不能擴寬蠕蟲挖掘的通道,歸根結底它們更大的作用在于厮殺,而人類的身形卻正合適.

更重要的是,楚云升不是要用人力進行死拉硬送,而是制造地下運輸工具,可以讓蠕蟲們一直呆在地幔層提純火能量,而將運輸的任務全部交給人類.

以此,將火能量的攝取效率十倍甚至百倍的提高!

並以極為龐大的火能量基數,轉化出足額的催生黏液.

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某點,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

[

上篇:金陵城 第三百四十八章 人蟲血戰    下篇:金陵城 第三百五十章 不要激怒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