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三百零四章 屁股,古書與傻大蟲   
  
金陵城 第三百零四章 屁股,古書與傻大蟲

"換了腦袋,自只不就徹底掛了?"楚云升再怎麼克制,也保持不了刻意的"平常心"了,必須反抗,讓它們換了腦袋,他那里還有命在!

眼見金黃色的滾熱管道就要戳上來,楚云升拼命地掙紮,千鈞一發之際,只堪堪避開金色管道擠出的冒著燎煙的溶液.

那些劇烈的腐蝕性的液體,頓時將他的腳下的黏液平台劃出一個長長的大口子.

楚云升的突發性不合作,令固定他的管道們十分"憤怒",加緊了收縮力度,准備將他重新歸位道正確的位置上.

這時,金色管道再以次對准楚云升的蟲頭,准備開顱挖腦.

楚云升急了,如果讓它們把自己的腦袋挖上去,再重新煉化出來,他不敢保證自己的意識會不會被抹去.

雖然這個過程很快,他見傻蟲的腦袋被送上去只一會的功夫,就被又送了下來,但盡管這樣,他還是不敢試.

好不容易活著,哪怕是蟲身,但起碼意識還是自己的!

楚云升大急之下,也沒有別的什麼辦法,如今諸般武器皆無,只能轉頭撕咬捆住他身體的那些管道.

這些管道並是不具備攻擊性,在楚云升的血盆大口下,迅速斷開散落.

他的過激行為,立刻引起了巨墳的注意,數條他認識的攻擊性管道立即從四面八方探了過來,駭駭地對准他,只要他再稍稍有一點異動只怕就要被撕碎一空.

楚云升急中生智,連忙張口"嘶鳴"幾聲,然後"搖頭晃腦"以表示自己已無大礙,也不敢確安巨墳是否能夠看得懂?

他沒注意前面的傻大蟲竟然緊張地盯著他.

過了近幾分鍾的時間!也不知道巨墳真的是看懂了他的意思,還是因為資源的珍貴,見楚云升再無其他過激行為,且仿佛是恢複正常一般,終于撤去一直懸在楚云升頭頂上的那只金黃色的管道並將他和那只傻蟲一起送往出口集結地.

楚云升終于松了一口氣,雖然以蟲子的形態做這個動作有些滑稽,但他畢竟是人.不是蟲,根本不習慣蟲子的行為舉止.

那只傻蟲一直走在他前面,很快他們兩只新修複好的蟲子,被驅趕融入了大量剛剛修複好的其他蟲群之中.

在出口位置,一條條忙碌的粗大紅色管道,一刻不停地由管道里噴射出一團團粘糊糊,猶如老式電視機般大小的半固態粘液團每只出去的蟲子,都排著隊各領一團,吞入口中.

當楚云升與那只傻蟲越來越接近粘液團分配處的時候,他敏銳地發覺一股強烈地,不可抑制的饑餓感向他襲擊而來,進食的欲望十分強烈,而目標就是他已經不知不覺地緊緊盯住的那些半固態粘液團.

越是著急,蟲隊仿佛移動地越慢,楚云升都快餓的不行了,幾乎是搖擺著身體向前挪動.

他恍惚"聽到"一組信息,是那些管道壁發出來得聲音這些聲音振動很奇怪,它們的排列組合十分地有規律,然後利用天地元氣而不是空氣傳播到楚云升的感覺器官上,經過他這具蟲身本能的演化,大致是:每只赤甲蟲只能領一份粘液團,而青甲蟲可以領到兩份,金甲蟲是四*……",楚云升沒想到蟲子內部還如此地"歧視"或者說是等級森嚴對資源的控制極其嚴格.

不過他可不是那些乖乖聽話,只會按照命令行事的赤甲蟲,輪到他的時候 ,腹中強烈的饑餓感,促使他壯著膽子一口氣連吞三只半固態黏液團.

雖然作為人類來說,吃這些東西十分惡心但蟲身本能卻十分愉快,精神和肉體完全是矛盾的.

他紫里一團還未進去舉起鉗子還想再帶走兩團,此種"不守規矩"的行為,立刻引來巨墳內部的攻擊性管道,嚇的楚云升趕緊棄食而逃,急急超過他前面的傻蟲,奪口而出,一股作氣地沖到了巨墳外面.

站在巨墳外,楚云升咽下最後一口枯液團,渾身上下,只覺得說不出來的舒服.

一股熱烘烘地火能量鑽入他身體的各個部位,暢快地滋潤著早已"干渴"的皮肉.

他估計自己現在如果張口,一定可以吐出那些曾經攻擊過自己的腐蝕粘液.

可惜好景不長,正當他如此作想的時候,那些熱烘烘地火能眨眼之間滾滾地向他的屁股方向湧去!

然後,然後……"消失無影!

楚云升頓時又恢複到一空二百的境地,他不甘心地張開血口,可惜半點火星也吐不出來.

"這是怎麼回事,這麼快拉出來?這也太快了吧!不應該啊!"

楚云升看著其他赤甲蟲吃完枯液團後,精神抖擻,火能充沛地從他身邊魚貫而過,絲毫沒有他這種症狀,更是疑惑不解.

"不對!"楚云升細下心一想,剛剛攝入的火能量並沒有被自己派出體外,而是像消失在屁股那里一樣.

而且,這種能量消失方式的感覺他十分地熟悉!

他努力扭著笨蛋大的蟲頭,試圖研究一下屁股上古怪,卻如論如何也看不見身軀後面的位置,他的身體比起人來來說實在是太長了.

"得趕緊找個僻靜的地方研究一下!"他抑制住一絲激動,心道.

剛剛能量消失的方式,和封獸符不受控制地掠奪他本體元氣的方式,如出一轍!

這說明,他這具蟲身上極有可能封印著一張封獸元符!

他從徹底醒來時,便對自己的身體早已不抱希望了,估計早已爆裂粉碎了,但古書卻始終讓他牽纏掛肚,著急萬分.前輩在古書上種過獨特的氣息,自從他觸摸過石碑後,那股氣息他便十分清楚,因而他醒來後,就一直感覺到古書就在自己附近,但卻始終找不到,毫無頭緒!

楚云升伸頭向四周張望打探,不顧遠處一只略高大的赤甲蟲發出陣陣鳴叫,召喚自己過去,尋向一個蟲子較少的方向,迅速爬開.

于是枯液區出現了"不和諧"的一幕,大量剛剛被修複的蟲子,正規規整整地朝著指定地區結集.

有氓存在的地方,蟲子完全是一種紀律嚴明的"軍隊",從來不會有蟲子可以隨意支配的擅自行動.

然而,就在這只大部隊匆忙地向西挺進地時候,一只步履蹣跚,行走極為生疏的蟲子,"悍然"地離開了大部隊,朝著一個極偏僻的角落爬行.

那里有一個尚未倒塌的三層樓房,淹沒在枯液之地里.

更奇怪地是,那只"不守規矩"的瘦弱赤甲蟲,擅自脫離隊伍後,竟然又有一只體型稍大的赤甲蟲猶豫了再三,最終還是快速地跟上了去.

楚云升剛想爬進去屋子,警兆頓起,連忙回頭,竟然發現是一直排在自己前面的那只傻大蟲.

蟲子的世界一向是殘酷的,優勝虐汰,竟者生存!

楚云升以前透過封印金甲蟲的意識略微了解過一點.

"想干掉我?"楚云升微微心底一慌,他現在毫無火能做底,身體又虛,根本不可能是這個傻大蟲的對手.

他開始有點後悔擅自脫離大部隊行動了,果然任何世界,破壞游戲規則的生物,下場都不怎麼好.

楚云升掉轉過身體,狠狠地逼視著傻大蟲,卻一步也未後退,反到前進了兩步.

他是在賭,用他可憐的,有限的生物知識,賭博蟲子的習性.

這可不是人類那種高手不行于神色的社會,凶悍的蟲子都應該喜歡本能地顯露出來"一萎縮,恐怕對方就要撲殺過來!

然而,傻大蟲的表現卻令楚云升十分地糊塗,它意識到了楚云升的"不友好"甚至"憤怒",趕緊停下腳步,嗚嗚地嘶鳴,向楚云升發出一波波簡單的信息.

蟲子之間的信息交流,在金陵城的時候,孫教授他們就沒日沒夜地研究過,甚至還開發出一種音波武器,但是始終沒有人能夠破解出它們的原理.

楚云升當然也不能,但是現在他能夠接受,這具身體為基礎進行演繹,再加上以前通過封印令,他有多次和蟲子交流的經驗,令他模糊地聽懂了對面傻大蟲發出來信息.

可能是赤甲蟲的意識還很簡單,甚至說是小白,傻大蟲發來的信息,也十分粗糙和幼稚:回去……"危險.

楚云升現在可沒心思和它們亂哄哄地一堆蟲子湊在一起,他眼下當務之急是搞清楚火能量消失之因,找到線索,以尋找古書.

但這個傻大蟲似乎總不肯放棄似的,不管楚云升怎麼表現出對它的不友好,它依舊發出那幾個簡單的信息:回去……"危險.

楚云升終于氣結,他能接受這些信息,但是沒本事和它們一樣發出他自己的信息,這需要時間來學習和訓練,就像一門外語一樣.

對持了一會,傻大蟲見楚云開始終不理睬它,似乎很焦急地看著遠處隊列的天空,干脆地激發起身上的火能,似乎耗費了極大的能量,向楚云升發出一連串十分複雜的信息.

這些信息不是傻太蟲自己編制的,而像是固化在它身體內的一部分"原息"一樣,楚云升從接受到的第一刻起,就開始佩服蟲族的厲害與理解傻大蟲執著的原因了.

這段信息契合了楚云升寄宿的這具蟲身的本能信息,十分清楚地表明了,傻大蟲竟然和自己這具蟲身是同一巨墳,同一孵化池,同一時間,甚至是同一補給管道孵化出來的兩只赤甲蟲!

如果用人類的思維方式去衡量的話,不是雙胞胎,也大致是同胞兄弟之類,只是這體型上的差別,實在有點不像.

難怪這個家伙,在修複巨墳中,第一眼見到自己後,就一直一副流著粘液的呆樣,原來是這麼回事.

不過,楚云升想不太明白,傻大蟲不是重新煉化過腦袋嗎?怎麼還能記著這些事情?

蟲子果然是個神秘的種族!楚云升不得不由衷地佩服.

根據傻大蟲提供的信息,它和自己早在很久前就被分割開,楚云升估計它指得就是神域的封鎖,它一直在外面,而自己這具身體一直在里面.

他很快由此想到一個關鍵性地問題,如果自己這具蟲身是黃山區域里的蟲子,又是如何存活下來的?

他清楚地記得"自己在"臨死"是讓冥融合所有的蟲子,化為參天巨蟲,削平黃山的.

難道又分解出來了?但是冥又在那里呢?自己又怎麼會跑到這具蟲身里來呢?

一個個問題冒出來,楚云升本就不夠用的蟲腦頓時陣陣劇痛,痛苦地垂在地上.

這是,空中飛來一隊青甲蟲,厲聲呼嘯地沖著他和傻大蟲而來,殺氣騰騰!

傻大蟲驚慌之下,立即鉗住楚云升的鉗子,奪路狂奔,直到沖回列列地赤甲蟲群隊,那隊青甲蟲直才盤旋飛走.

[

上篇:金陵城 第三百五十三章 兵敗如山倒    下篇:金陵城 第三百五十四章 敵立天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