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三百五十九章我本飄零人   
  
金陵城 第三百五十九章我本飄零人

沒人知道"它"是誰,更沒有人知道"它"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它就像從另一個世界,一個烈火焚焚的地獄,剛剛掙脫的不死惡魔.

它每一步,每一腳,緩緩踩下,無數地碎片,泥石如失去重力一般,由它的腳底升起,如傾倒的世界.

一片寂靜如海中,不知是誰,忽然打破了甯靜,高聲尖叫了一語.

蟲,原來也可以長得和人一樣!

不知道又是誰,沖動地開了第一槍,緊接著,槍聲頓時大作,突突突地吐著火舌,洶湧澎湃,甚至坦克裝甲兵團,都陡然間,盲從槍聲紛亂開炮.

它停下腳步,睜開眼睛.

它張開雙臂,深深地吸入一抹空氣,任憑氣流吹卷全身微微感覺,似醉如癡.

一枚銅黃色的子彈,高速旋轉著,率先闖入它迸發地元氣世界,即如如被卷筆刀削開一般,層層肢解,絲絲拉散,支離破碎.

它皺起眉頭,眼中迸射淨芒,氣貫長天,拔地而起!

地面上一片硝煙,火海,爆裂之聲不絕于耳.

"火箭炮集射!"

"火能重炮准備!""冰能重炮准備!"

它似乎對這一切,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只沉浸在略略閃閃地行云流水之中.

楚術門人集體矚目而望,臉龐上同樣浮現無法理解地迷惑之色,"發射!"

"發射!"

叱!

一訣古怪字符憑空浮現,洶湧元氣急速飛聚!

肆孬呼嘯,橫掃一切!

諸軍震動!

珂陣兒猛地從椅子上立站而起,睜目無可置信!

楚術門人齊齊向前趨上一步,荒念橫生:似是楚術!?

叱!

又一聲,又一古怪字符幽空立現.

它陡然啟動,驚人加速!

穿過火雨,穿過暴虐能流,穿破古怪字符!

大地戰場,蟲甲飛懸,棱棱如云,化作繁星,湧向赤體.

頃刻,腳現戰甲!

鎧甲上攻蔓延………

膝部現戰甲!

腿部現戰甲!

腰部現戰甲!

肩部現戰甲!

它,奔跑,疾射,延甲.

萬兵睽視之平,它遮身甲畢,熠熠流光,一柄寒光之劍,咝咝生長.

"開火!開火!殺掉它!"

層層陣地,萬彈齊飛!

珂陣兒面色冰寒,伸手邀弓,弓卻掙紮欲飛.

她心中微亂,抬頭望去,它已一鼓為氣,直撞彈雨,沖出火焰之地,劍終成,稍沉吟!

萬彈雖撲甲,凌厲掠進卻絲毫未減.

它反提寒劍,攜勢氣,沖入萬軍叢中,鋒芒直指"指揮陣地"!

縱是槍林彈雨,縱是戰甲傷痕累累,縱是轟炸撕裂劇痛,亦無法阻擋它繼續馳騁飛掠,飚速逼近.

"攔住它!立即攔住它!"嚴厲地命令中夾雜著一絲恐懼地驚慌.

連長大吼著沖了上了去,它卻已經踩著他的肩膀攻過陣地.

營長以人牆,火力牆,試圖阻止它再前講,卻瞬間被一舉撞撒,人槍分飛.

團長集中了全團重型火力,卻始終打在它的殘影上它不顧傷害,不顧攻擊,還在加速突進!

忽然,一聲刺耳地音爆,它瞬間穿過一團白色的氣霧.

"天啊,它突破音障了!"師長竟生生退後兩步,不敢置信.

武方候放下望遠鏡,心沉入海,下令道:"殲兒,你立即做直升機返回荊棘島,它的目標是指揮部,你是我們的希望,不能死在這里."

珂陣兒強行握著嘯云之弓的素手,浸出絲絲鮮血,咬著粉唇,死死盯著它的殘影,一百多名楚術門人立即將她保護到身後.

直升機飛旋著螺旋槳,降落平台.

它看見了,速度再提一節!

三十名高級冰能能士組成方陣,結成冰能鐵壁,終于阻其去路.

五十多名高級火能能士夾擊攻殺!

它受阻,卻沒有停下,只見它完全不過兩邊的能士的夾擊,提起寒劍,當空劈下.

劍氣!劍氣!

楚術門人心神俱裂!

那是他們知道的楚術中的最高境界!

它竟然真的是使用楚術!原來"楚符也可以不用那麼多材料,憑空就可以篆制!?

那它還是怪物嗎?

怪物也會楚術???

戰場上,一百多道劍氣,鋒然成陣,蕩滌刺殺!

轟轟轟!

三十多名高級能士的冰能之牆,頓時粉若碎片!

劇烈能量沖擊下,一半以上的能士倒飛出去.

它追隨劍氣,以背後,完全強行接下部分火能攻擊,順勢再次加速奔馳.

珂陣兒撥開眾人"冰冷道:"將軍,快停下吧,我知道它是誰了,它是沖我來的,讓它過來吧!"

武方候驚望著她,一眾軍官皆驚望著她.

但此刻,那里還能停下來!

它勢若破竹地一路撕開人類的軍陣"諸軍已大亂!

一隊一隊的能士,一群一群的士兵,掀起,蕩飛.

避遁者"它完全不顧:擋路者,蕩劍而殺之!

一時之間,再無人可擋其鋒銳

"誰人可擋住它?"能士最後陣地,司長望著它逼身而來,驚慌失措.

"我!"一名s級能士,浴火沖起,撲向轉眼便至眼前的它.

四名a級能士"緊隨其後.

"它已傷痕累累,血蔓戰甲,能耗過度,豈能是不死之身!?"那s級能士爆吼一聲,迎面轟出雷厲火拳.

正面交鋒"短兵相接,避無可避.

它也亦毫無躲避之意,舉劍力劈火形戰拳,身過其間.

剩!

劍式:破刺!

一道劍氣極光,迸射劍尖,穿軀洞體.

接著"人劍分過!

它掠過s級能士,寒劍已貫穿射出,鮮血噴射.

接劃"飛馳,指揮部咫尺之遙!

"保護將軍!"最後的警衛營"組成*人牆.

"讓它過來!"武方候大吼.

"誓死保衛將軍!"此刻已大亂,人人皆以為它的目標是最高指揮官.

"放屁,讓它過來!"武方候心顫不已,他已知,不管它是沖他還是纖兒,全軍上下,全港上下,已無一人能擋住它!

如果真的是它,或許還有和談的機會,但,"誓死保衛將"

聲音戛然而止,它已經沖了上來,人飛血飄,一片血泊!

"將軍快走!"軍官們死死拖住武方候,拉他和珂陣兒急奔直升機.

楚術門人全部沖了上去,它一身仗一劍,血染戰甲,七入殺,七破陣.

人傷亡,飛機破碎.

它立于一片尸體上,劍指搖晃著爬起來地珂陣兒.

嘯云之弓靜靜地飛懸到腳下.

它面色憎惡地將弓踢飛,踢向滿嘴鮮血地珂殲兒.

俄而,悄云之弓又旋轉著飛了回來.

它再次將弓踢飛!

,一次,兩次……不知道它踢了多少次,甚至舉劍狂砍,似乎對弓有著無比的厭惡和痛恨.

珂陣兒渾身發抖,咬著嘴唇,默默地看著她視為生命中最貴重的東西,被它肆意踐踏.

又一次,它將弓踢飛了過來,珂殲兒用盡全力緊緊握住弓身,撫摸著,慘笑道:"人家都不要你了!都不要你!都不珍惜你!你為什麼還不肯承認我?為了你,我什麼都犧牲了,什麼都沒有了,為什麼?為什麼?"

她仰天泣喊:"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珂阡兒緊握著弓身,冷冷對它道:"你以為你贏了嗎?你以為你報了仇嗎?我偏讓你也得不到!"

她忽然抬起弓弦,抹過自己的脖子.

一股熱血噴射四濺,沾滿弓身,她軟軟倒下,臥在弓身上,烈烈慘笑,漏著氣道:"你永遠也不能殺我報仇,永遠不能!"和我一樣痛苦吧?還有更痛苦地,你和我身上流得都是一樣的血,楚氏的血,我們有著共同的祖先,哈哈……,咳咳……"我說過"沒人可以從我手里搶走它,除非我死,除非我死,除非我"……,""

"術主!!!"宋密心尖滴血地沖了過來.

荊棘島剛來的人終于趕到了,他們本來接的是喜報,卻見到是如此一幕.

珂殲兒滿是鮮血地手,摸著自己的心髒部分,咕嚕道:我托"

她頭一垂,香消玉損.

"陣兒!"宋密淚流滿面,歇斯底里.

楚云升手一松,劍,落在地上.

珂陣兒的最後一箭,幾乎直接將他轟殺成渣"若不是古書為了壓制黑氣,強行吸收了箭芒的元氣,他早死了.

但這一箭,卻讓他在炎珉地自爆中,逆轉封印時"發生了重大變故一他現在無法說話了!

然而,他現在的無言,不是因為他的確無法說話,而是他不知道說什麼了?

他逼死了炎珉,逼死了珂陣兒,此刻,卻絲毫沒有任何大仇得報的快感.

也許珂殲兒說的對,不管是炎珉,還是珂殲兒"沒有一個是他親手殺死,都是他們自己了結了自己"他們都沒有給自己親手報仇的機會.

但還有些什麼,讓他不得安甯!

他看著地上的尸體,他一路殺來,留下的尸體,忽然冒出一個不寒而栗地念頭:他們又該恨誰?他們的親人又該找誰報仇!?

他陡然覺得很冷,或許是沒有穿衣服的緣故,他告訴自己.

他失魂落魄地走向剛剛合攏地大軍,絲毫沒有剛才的神采飛揚,無堅不摧的氣勢.

"讓他走,你們攔不住他,不要再死人了."剛趕來的霍家山,稍稍了解了情況,拉住一個師長,難受地說道.

楚云升像是一個打敗仗地士兵,踩著慘烈地大地,麻木地朝著埋藏傻大蟲的方向,不由自主地走去.

士兵們讓開一條道,卻又仇恨地盯著他.

楚云升躲避著這種目光,躲得遠遠的.

他不知不覺又來到香山幸存區,找到了一件破舊又汙髒的棉襖子,退去了戰甲,胡亂地裹在身上.

從早已干枯地尸體上,脫了鞋子,一腳一個樣,後來又撿到了一個殘破地雷鋒帽.

他勉強在恍惚間將自己包裹地嚴嚴實實.

幾天後,天空上,開始下起大雪.

他雙手插在棉衣袖中,卷縮著身體,衣服上,帽子上,亂糟糟地胡須上,落滿了雪huā.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總覺得很冷,透心地冰冷.

他蹣跚著腳步,來到傻大蟲埋葬位置的地表,撫摸著冰冷地土地,抖落著嘴邊胡須上的雪huā,喃喃自語道:,"……大蟲,我要去找我的親人了"…………"

遠遠的地方,從到棘島陸續返回港城的人類,開始遍地搜尋自己親人的尸體.

蒼茫的大地上,曾經的戰場上,到處地都是撕心裂肺地慘哭.

他們抱著親人的尸體,抱著戰友的遺體,抱著心愛的人的殘骸,在滿天的大雪中,有的低低抽搐,有的哀嚎大哭,有的瘋癲傻笑,有的竊竊私語,"…

有孩子努力搖晃責父母冰冷尸體,有妻子不相信地扒開丈夫地眼皮,有白發蒼蒼地媽媽為戰死的兒衣服,有士兵軍官為戰友尋找斷肢.

四野焦土,無一寸不充滿了悲涼,無一寸沒有人聲哭泣.

楚云升挪動著腳步,他恍惚間不是走在人間,而是走在地獄之中.

他看到了港城的高層為珂陣兒舉行的葬禮,看到了霍家山抱著蟲之子,近在眼前,但他卻不敢去相認.

雪huā飄飄,他只能默默離開.

他身後,傳來宋密在珂陣兒的尸體旁,彈奏的一首送魂曲,以及悲傷地吟唱:我本飄零人,薄命曆苦辛,離亂得遇君,感君萍水恩.

愛一時歡,烽煙作良辰,含淚為君葬,雪痕掩征塵.

天昏昏,地深深,天下正擾攘,四野多逃奔,須臾刀兵起,君恩何處尋?

一霎歡欣,一霎溫馨,明日香江頭,遺韻埋悲魂."

楚云升步履艱難,想起他自己,默默心吟:我本飄零人,薄命曆苦辛,離亂得遇君,感君萍水恩"…………!..!

[

上篇:金陵城 第三百六十章 天空之城,金陵!    下篇:金陵城 請假兼感謝之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