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一矛飛甲   
  
金陵城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一矛飛甲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一矛飛甲

"怎麼是個啞巴?"大營中,褐色面具人低聲抱怨道:"這年頭,真他**的誰都不靠譜"

前來挑選人手的深黃色面具人,在觀摩包括楚云升在內的十個新面具人的表現後,竟沒一個面具人肯要楚云升.

這回倒不是因為他是個"啞巴",而是楚云升的面具上土元氣能量一入體內,便消失于無垠,舉起盾牌沒有土元氣的防護力,端起長矛沒有土元氣的厚重的打擊力.

他連盾牌和長矛上的土元氣能量都控制不住地吸收了.

沒人會要一個戰斗力不強的陌生人作為部下,其他九人很快被分配乾淨,最終只剩下楚云升孤零零地站在場地上,誰也不肯要.

"老孫,啞巴歸你們隊了"褐色面具人想了半天,直接強行指派道.

被點到名的深黃色面具人,是個輕微跛腳的男人,不知道是先天的,還是在厮殺中遺留的,總之他現在正苦著臉.

土雕面具的神奇之處便是在這里,它既不呆板,也不固不可變,隨時會隨著人臉的表情變化而變化,如果眼神再好一點,甚至能從面具上看出背後人臉的摸樣.

褐色面具人擺了擺手,道:"就這樣定了,你們是治安隊,湊乎著用吧."

老孫見他語氣不容商量,推卻不掉,轉了轉眼珠,道:"督隊,人手增加了,您也給我們撥點物資吧,兄弟們手上的武器盾牌,有的已經很多天沒有能源更換了."

褐色面具人立即連連搖頭,道:"沒有,沒有這破事別找老子,找後勤去,再說你們暫且也不用上戰場,將就將就"

說完,他竟然急匆匆地逃也似地離開,因為其他深黃色面具人也用同樣的目光看著他.

土元氣能源嚴重不足

楚云升暗忖,看似十分強大的西璧植物林,實際上的形勢大概也已經到了內憂外患的嚴重地步.

老孫訕訕地摸了摸面具鼻子,打量了楚云升幾眼,歎氣道:"啞巴,你來得不是時候啊,咱西璧風光的時候,你是沒趕上……跟我走吧."

……

楚云升利用"職務之便",一直努力尋找離開這里的途徑,甚至已經繪制了一張地形圖,但他必須找到一個出林的門路,以他現在的能力,無法強行闖出植物林.

他的任務也很簡單,每天和老孫的十五名手下,輪流排班在這片"叢林城市"中進行治安巡邏.

說穿了,就是陽光時代的治安巡警一類的活,不過好歹也算是西壁的"公務員",有免費的住處,有固定的食物補給,到月還有已經通貨膨脹到已經不像話的土幣薪水.

但不管是正規交易的市場,還是這里居民的黑市,沒人喜歡這種沒譜的貨幣,最堅挺地"貨幣",依舊是"無堅不摧"的食物

貨幣制度的崩潰,並非源于西璧高層濫制發行和不能掛鉤相等值的食物基礎,而是源于東璧的大量假幣的流入.

這種據說只有壁主才能制造的土幣,是導致東西兩大璧主矛盾的導火索之一.

楚云升對這種臨時金融類措施絲毫沒有信任感,早在金陵城的時候,他就見識過,他始終相信的只有食物交易.

啞巴也不是一點優勢也沒有,無法說話的境遇,讓他很快就被老孫的隊員融為一伙,他們主業是巡邏,私底下卻從事著各種"非法"勾當.

叢林城市的一個陰暗的角落,老孫點了點人數,壓低聲音道:"老規矩,抽三成的份子這幫孫子從外面帶回來不少好東西,別讓他們騙了,談不攏,就給老子抄了他們"

"老大,聽說這批人有火能人罩著,怕不是那麼好對付吧?"一個瘦瘦地,和楚云升一樣淡黃色面具人,擔憂地提醒道.

"如果不是有火能人罩著,老子他**地抽他七成這可是咱們9隊的地盤,這幫孫子連個招呼都不打,就在這里做生意,這是踩老子臉,踩你們的臉,不制制他們,以後這片地面上,還有誰服我們?"老子揉了揉鼻子,罵罵咧咧道.

"成,聽老大的啞巴,你跟我們幾個守後門."瘦個面具人一咬牙,朝楚云升揮了揮道.

楚云升哭笑不得,進入黑暗時代,他和無數個部門合作過,無數種人合作過,有著各種各樣的身份,有的甚至他都不記清了,但這種披著合法的外衣,靠收取保護費養家糊口地勾當,還是第一次干

但他卻非干不可,土幣制度的名存實亡,單靠那點口糧,根本無法為他換取到大量的土元氣能源塊,現在只有這東西,才能有希望阻隔體中三物混戰.

他現在沒辦法出植物林,土元氣則成了他在這里唯一有興趣的地方.

小樓的後牆根上,楚云升從瘦個面具人手中接過半截自制的"土煙",他們這是正大光明地包圍,也不怕被樓上的發現,老孫已經帶著兩人上去交涉,他們只是在等待結果.

談妥,楚云升所在的9隊拿走這批黑商隊從外面找回來的三成物品;談不妥,那就公事公辦,收繳充公,誰都不落好處.

楚云升很久沒有嘗到煙味了,雖然嗓子依舊疼痛,但這東西對他的誘惑力更大.

他蹲在牆角,捏著煙屁股,眯著眼睛,騰入一片煙霧之中,透過煙霧,他仿佛看見了姨媽,看見了大蟲……

嘟嘟嘟

一陣急促地哨音,從小樓上刺耳地想起,打碎了楚云升的"幻境".

"操這幫孫子"瘦個面具人丟了煙屁股,狠狠地罵了一句,一腳揣在後門上.



門板直接被踹飛.

"兄弟們,抄家伙啞巴和我上去,你們留在這里,一個都不要放過"

一伙人氣勢洶洶地抄著兵器,嚷嚷著湧上了二樓.

"孫隊,你可要想清楚了."散落在地上的鼓鼓囊囊地袋子邊,站著一個戴著眼睛的男人,陰冷冷地說道.

老孫呸了一聲,道:"這是9隊的地面,老子說了算了,被拿火能人嚇唬老子,咱們面具人軍團從來不怕他們,老三帶人上閣樓搜,全部查封"

瘦個面具人帶了兩人直沖沖地闖向樓梯,黑商們也不阻止,反而讓到一邊,這讓老孫心中咯噔一下.

楚云升守著二樓至一樓的樓梯口,端著長矛,杵著盾牌,摸樣十分滑稽.

這時,瘦個面具人已經爬上樓梯,忽然間他渾身一顫,慌張地後退,跟在他後面的兩人也像是見了鬼一樣,步步後退.

"老三?"老孫心中一驚,後面的話愣是再也說不出來.

閣樓上緩緩走下一個身穿金甲,頭戴金盔面罩的人,看不清人臉,不知男女,但楚云升對那副金甲卻是有點熟悉,和他在東璧遇到金甲短發女人如出一轍.

但接著後面跟出三個火能人,身份便昭然若揭了.

老孫瞬間氣勢全無,結結巴巴道:"誤,誤,誤會,都是誤會,我們馬上滾,馬上"

瘦個面具人反應迅速,連連鞠躬賠笑,冒著冷汗後退.

金甲人似乎也不理會他們,自顧自地走到中間位置,戴眼鏡地黑商似是對她極為恭敬,垂手側立.

"本不想下來,既然你們9隊都來了,也省去我去找你們,聽說有個啞巴新人分在你們隊里,是誰?"金甲人一出聲,一群面具人立即唰唰地將奇怪的目光投向楚云升.

順著他們的目光,三個火能人中走出一人,靠近了仔細打量了一翻,回首沖著金甲人點了點頭.

楚云升本能地握緊了長矛,余光掃了一眼樓梯,他不知道金甲人為何會找他,但他一向警覺謹慎.



金甲女人忽然射起,掠過瘦個面具人,順手奪下他的長矛,轉而刺向楚云升.



楚云升全身戒備,反應也極為迅速,舉起盾牌擋住她這一刺,並借力向樓梯下蕩去.

金甲女人跟著他的身後,一閃而逝.

"老大?"瘦個面具人不解地小聲道.

"閉嘴,這回老子惹**煩了,情報有誤,害死人啊"老孫又苦著臉道,一群人又跟著火能人沖下樓梯.

楚云升早已學會了如何面對忽如其來,甚至莫名其妙的厮殺,一旦殺起,他的腦海中只有擊潰對手,或者順利逃亡.

如果有元氣在身,一招劍式"突刺",必能逼退,甚至重傷她,但現在,他不得不利用九章圖箓的身法,配合自己二元天巔峰的身體機能,與之對抗,試圖逃跑.

沒有元氣,他連那只弓無法取出來應付一下.

只是一會的功夫,火能人乘著金甲女人和他糾纏的功夫,立即封住了楚云升的退路.

面具人雖然沒有參與對楚云升的包圍,但他們也不敢幫助楚云升,全都站在一邊糾結觀戰,好歹楚云升也算是他們的人.

楚云升很快就看清了形勢,火能人只封他的退路,不參與攻擊,雖然他不明白是為什麼,但他仍舊面臨著生死之境

金甲女人的攻擊絲毫沒有只是簡單試探的味道,而是招招斃命,只要他稍有疏忽,他毫不懷疑她會立即刺穿自己的咽喉

逃不掉,就拼死殺

楚云升一貫如此,先逃,而後死戰

他將所有注意力集中在修改過的九章圖箓身法上,調動全身地力量,最大化他現在唯一地優勢——速度

但楚云升出奇地沒有選擇攻擊金甲女人,而是如狂風暴雨地攻向守著大門的其中一名火能人,在沒有元氣的情況下,他十分清楚自己不是此人的對手.

他從來不墨守陳規,一向選擇出其不意的打法.他甯願將後背暴露給金甲女人,拼著受到重創的危險,也要一舉擊潰擋在他去路上的火能人.

楚云升的速度極快,雖然槍法很爛,但在速度掩蓋下,只能看見長矛凌厲的殘影



三名火能人齊齊使出火能量攻擊,一舉轟飛楚云升.

那名一直被攻擊地火能人,不敢置信地摸了摸了脖子上的血痕,剛剛,只差那麼一點點,他竟然就被一個新來的面具人刺穿了脖子?

這一飛,楚云升將無數次厮殺的經驗,將九章圖箓的身法,將二元天巔峰的身體,鄒然之間,全部運用到了極致的極致

身邊空氣地流動,元氣地斡旋,身形的阻力,每一處他都精心地利用.

電光火石之間,他以不可思議地動作,凌空調整身姿,一矛穿云

噗嗤……鐺

以及周圍一聲聲驚呼……

楚云升的肩頭血淋淋地刺穿著一只長矛尖,而另外一邊,楚云升的長矛鏗鏘擊飛金甲女人的頭盔面罩,寒光畢露地架在她的脖子上

金甲女人微微皺起眉頭,搖頭道:"不是他……韓曉,給他養傷費."

^

[

上篇:金陵城 第三百六十三章 霸主面具    下篇:金陵城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一矛飛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