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三百六十五章 我已經盡力了   
  
金陵城 第三百六十五章 我已經盡力了

楚云升無緣無故地被幾個莫名其妙的人刺穿了鎖肩,雖他成功地精彩地反擊了,並令全場震驚地挑飛了金甲女人的頭盔,卻連句話都沒能問個明白,便被老孫等人連忙架了出去.

當然,他想問也問不了,撕裂地嗓子根本發不出任何正常的聲音.然而,當他看到,聽到,老孫沖著金甲人點頭哈腰,像孫子一樣不停地道歉,並為了"養傷費"而立即替不能說話的楚云升表示"千恩萬謝".

楚云升一下子沉默了,老孫情報有誤,惹了q隊惹不起的勢力,需要以道歉保身,他能理解,這沒什麼好說的.但他毫無緣由地被人家攻擊直至流血受傷,卻還需要跟孫子一樣對肇事者"千恩萬謝"令他iōng口控制不住地像堵著一團棉huā似的.

他無法推翻一個事實,在這里,這片植物林,只要他還戴著這個面具,老孫作為隊長,就始終代表著他.

這本來也沒什麼,他一向可以為了活下去做出任何事情,但黑暗降臨後,他躲過,逃過,猥瑣過,裝死過…………等等,什麼都干過,就是從來沒有如此窩囊過,被人攻擊了,還要屈辱地"千恩萬謝"即便是黃山之戰,面對多如繁星的強敵,他也甯死不降過,又何曾如此過!?

可是,這麼多人中,這團堵在iōng口,偏只他才有的窩囊感覺,卻陡然間讓他從另外一個角度,第一次真正看清楚了黑暗時代以來的自己.

迅即,他明白了,為什麼自己是要學"麻木"學別人的生存方式,是需要"學"而不是像那個女人一樣,自然而然地面對一切災難,自然而然地抹平一切心結.

因為不管他如何一直提醒自己,告訴自己"他得有自知之明,得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但在他的心中,都一直隱藏著一絲驕傲,一絲由古書帶來的驕傲.

這絲驕傲就像種子一樣埋在他心底,從一開始他便將自己脫離開其他人,以一種他從不曾注意到的"居高臨下"的視角對待所有人,不論是朋友親人兄弟,還是敵人他所恨的人,一概如是.

不論是陽光時代"還是黑暗時代,即便再無能的人,內心深處都有一股"孤芳自賞"的意識,並總能替自己找到一絲"與眾不同"的東西,作為自我安慰式的"驕傲".

這個東西,在陽光時代,表現到字面上,叫做"尊嚴"!

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自尊,屬于自己的驕傲,哪怕沒有一個其他人承認,他也會自我確認"陽光時代楚云升也有一模一樣的這種心態,但進入黑暗時代以來,這東西卻發生了他始終沒注意到的奇妙變化.

隨著他的力量越來越強,一個今天賦橫溢的覺醒者敗在他手里,這顆自信的種子也越紮越深,當連冰火異族以及神域蟲珉都無法戰勝他的時候,這絲隱藏在他內心的驕傲實際上已經到達了巔峰.

但它並不是什麼好事"當一個人隱藏在內心深處的"驕傲"與"自尊"太強,而現實卻依舊殘酷地讓他頭破血流,一失再失,什麼都保不住的時候,這種反差地刺傷與挫敗感,會叫人不知所措地茫然與痛苦.

楚云升被面具人隊友被架在胳膊上"恍惚間越來越通暢了,從一開始,這絲匿藏的驕傲就讓他以為能保住余小海,結果他眼睜睜地看著余小海消失了;接著他以為他保住他愛的家人,結果又眼睜睜地看著整座金陵城消失;……最後,他以為他能保住如兄弟般的傻大蟲,結果卻再一次眼睜睜地看著傻大蟲自殺身亡.

每一次失去後,他都開始拼命地修煉,玩命地提高實力"尋求一個極端,于是力量越來越強"那絲驕傲也越來越自我隱藏滋生,但每一次到頭來還是保不住他以為能保住的東西.

當眼淚已流干,悲痛已無處可以容納,甚至仇恨都到了盡頭,只因為曾有過那一絲隱藏內心的驕傲與自信,最終還在折磨他心靈的,只剩下強烈的自我內責,痛恨自己的不爭氣!

驕傲太強,而能力又太弱,碰得頭破血流,才是一切矛盾與痛苦的根源.

他一直只意識到矛盾的一頭,因此只顧埋頭同殘酷的世道玩命賽跑,想盡一切辦法提高實力,能力,卻從來沒有一次真正回頭審視已經越來越脫離現實的,"驕傲"與"自尊".

這東西就像是,"心魔"一樣,能力越強,它愈強,阻礙他接受不得不接受的殘酷現實,折磨他矛盾的心靈,影響他的一舉一動,所作所為.

抬尸的女人能夠麻木地接受她的境遇,是因為她沒有任何能力掙紮與抵抗:持弓女至死都不能擺脫對弓的yu望,是因為她的力量賦予了她盲目的驕傲;而他,又何嘗不是!?

楚云升一下子像是從噩夢中驚醒過來一般,清醒了.

從黑暗降臨的第一大開始,他便陷入這個噩夢,無限循環的夢靨,始終無法掙脫它的桎梏,直到剛剛,在面具人老孫如孫子般的"千恩萬謝"聲中,他所有的驕傲與自尊,此時此刻全被撕地粉碎,一寸不留,囚困他心靈的牢籠終于忽然被打開,從此,一片開闊!!!

我已經盡力了"""

楚云升對著那些飛舞在他腦海中熟悉的影子們,心道釋然,一聲"盡力了"道盡了他壓抑太久的辛酸.

此一刻,他渾身一松,一種從未有過的"解脫"的感覺,襲心而至,令他潸然淚下,這一些眼淚,不是為任何人而落,而是只為他自己,只為他囚禁已久的自心而流.

他任由面具人將自己拉走,望著金甲人等人,他想笑,他很久很久沒有"真正地"笑過了,硬邦邦地嘴巴,幾乎已經讓他忘記了笑容的感覺.

"啞巴,你還笑得出來?"瘦個面具人詫異地看著楚云升扭曲在面具上的古怪笑容.

楚云升卻不改笑意地轉而看著他,似乎在說,我為什麼不能笑?我偏要笑!

"啞巴是笑自己命大"換我,我也得偷笑了,金甲督領啊,真要殺啞巴,啞巴哪里還有命在?她連自己的武器都沒用!

不過,啞巴還真有你的!你是咱們面具人軍團中,不,整個植物林中,除了咱們軍團長黑甲督領,以及綠甲督領外"有史以來第一個可以一矛挑飛金甲督領頭盔的人,這事我猜要不了多久,全植物林的人都會知道,你小子就要出大名了!說不定軍團長還要親自接見你呢!"駕著楚云升的面具人,感慨地說道.

瘦個面具人奇怪地,仔仔細細地來回打量楚云升,半響道:"老六你別說,還真有可能"咱都小看了啞巴,聽說分配啞巴的時候,居然沒人要,大隊硬塞到我們口隊的"這會,7隊的王大頭,舊隊的高老莊估計得悔死了,還是咱孫隊威武啊!"

楚云升"上班"沒幾天,就被刺傷的結果,也並非完全沒有一點好處,除了從金甲女人得了一筆所謂的"養傷費"更是奠定了他在.隊中的地位"雖然他其實不在意最後這點.

一群"敲詐"受挫的面具人,胡亂地給楚云升包紮後,立即浩浩dangdang地沖向下一個黑市點,一個植物林城市中最底層人類交易所需的地方,那里雖然沒有什麼太大油水"但同樣從來沒有什麼太深的背景.

硬要說這個黑市點中,某些人的確有什麼後台的話,那麼面具人q隊大抵就算是他們最大的後台了.

這里是最底層人類的掙紮線,卻是面具人口隊的天堂,在這里沒人敢違逆他們的意思,他們擁隨意安置一個jiān細之類罪名的權利"然而堂而皇之錄奪對方所有"財產""身體"甚至"生命".

楚云升覺得他們現在又像陽光時代某條小街道上的"城市管理者"因為當老孫他們的身影剛出現街頭,他就聽到有人驚呼:"面具人來了,快跑啊!"

然後,一陣雞飛狗跳"罐打瓶摔,整條街頓時亂成一團,收攤的收攤,推車的推車,倉狂不堪.

當他們氣喘牛籲地跑到街尾,排在老三的瘦個面具人叼著土煙,從牆角轉過身,沖著他們吐出一個煙圈.

面對呆若木雞地人群,瘦個面具人夾住煙身的手指蹭蹭了發癢的眼皮,淡淡地道:"老十七,愣住干什麼,拿啊!今天就數你最倒黴了,哥幾個讓你先挑!"

他沒有用"搶"這樣強盜的字眼,也沒有用"沒收"這樣官方的說法,卻只用了一個十分隨意,像是在自己家一樣的"拿"字!

可見這里已經腐化墮落到什麼程度了?

老十七是指楚云升,他在口隊的地位牢固後,第一個改變就是從"啞巴"升級到"老十七"老孫為老大,其他原十五名面具人順序排開,排到楚云升這里,也就是老十七了.

楚云升目光微微一掃破破爛爛地人群,他們頓時低下頭,躲避著楚云升的目光,生怕被楚云升看中手中的東西,怯怯地後退,小孩膽怯地目光從大人瘦弱的tuǐ縫隙中lu了出來,緊張地望著面具人.

他忽然伸手"拿"走了瘦個面具人手平的土煙,抱著長矛靠在牆上,吸入一口,感受著火辣辣地煙味,他不想攪和到這里的任何事情中,只想享受心靈掙脫後的這片刻的甯靜.

而且,他還不至于到要打劫一群比他還慘的人.

"靠,居然拿老子的!"瘦個面具人搓了搓空空如的手指,愣了一下,罵罵咧咧道:"你們這幫孫子看什麼?有什麼好看的?找死啊!男的站左邊,女的站右邊,快,趕緊給老子站好了!"!.

[

上篇:金陵城 第三百六十五章 我已經盡力了    下篇:金陵城 第三百六十六章 一人傳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