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三百六十七章 面具人大叔   
  
金陵城 第三百六十七章 面具人大叔

第三百六十七章 面具人大叔

一夜爭奪,一夜"攻城略地",亦是一夜無眠.

微光即將出現的前一刻,通常都是整個世界最黑暗地時刻,楚云升裹了裹露出"內髒"的棉衣,摸了摸空空的口袋,他忘記自己現在已是窮光蛋一個,壓根沒"錢"買煙,于是舔了舔嘴唇,打開屋門,吸了一口清晰的空氣.

不得不說,自從黑暗時代以來,人類數量直線下降,而空氣質量卻直線上升,雖然他一直搞不懂陽光時代的開發商一再強調的"負離子"究竟是 什麼,但他鼻子直觀地告訴他,清新的空氣總是令人神清氣爽.

吐出胃部中夾在著果酸味的渾氣,楚云升睡意全無,反而陣陣亢奮,這倒不是因為昨晚在他全力支持下,蟲身的恢複取得一夜千里的進展,而只是簡單地熬夜過頭後的後遺症而已.

這個時間點,外面基本沒有什麼人活動,更談不上什麼動物了,只有四周叢林中稀稀拉拉的草燈人,相互竊竊地私語,神神秘秘,若隱若現,像是另外一個世界.

楚云升繞著一日築成且簡易到不能再簡易的茅草屋轉了幾圈,心中盤算還需要幾日即可徹底扭轉三物亂戰的局面,恢複元氣後,再想辦法離開這里,難度應該小很多,只是他已經不奢望事情的發展會按照他的計劃行進.

古書,弓,蟲身,三物自混戰以來,楚云升又一直渾渾噩噩,最後實在厭煩了,更是直接停下所有修煉,任由它們瞎折騰,久而不決,直到昨天,他方才真正地嚴肅起來,著手處理這個十分棘手的問題.

土元氣能量是個不錯的選擇,但無奈治安隊中已經無能源塊可領,他又不能憑空攝取土元氣,除非能箓制元符,但箓制元符又需要大量本體元氣作為支撐,他現在的問題正是無本體元氣可用,因而自相矛盾,無法解決.

所以他另辟了蹊徑,跳出了古書地位在他心中不可動搖的觀念,一切都是工具,即便是前輩,大概也不會希望看到他成為一本書的"奴隸",經過幾番細細考量後,他毅然決定全力以赴地支撐蟲身,摒棄中立態度,親自化身第四方,參與亂戰,打破三物的僵局,加快蟲身的修複進度.

這個選擇是十分慎重的,先不管結果如何,只要選錯一方,他的元氣恢複進程就會遙遙無期,而拖得時間越長,變數也就會越大,這已經被無數次的經曆所證明了.

因而,他選擇了最快的一條,支持蟲身.等蟲身修複完成後,冥的意識恢複,它完全聽命于自己,可立即讓它遁出體外,從而達到三物分封的目的;若支持古書,僅僅是壓制破碎的蟲身,不但無法逼出體外,更無法徹底毀滅,只會讓事情越拖越久,越來越糟糕,更何況還有個"**"無限的弓,一直是個"不定時"炸彈.

楚云升不再怨天,也不再尤己,平坦之心,甯靜之境,令他參戰後,心無干擾,從而事半功倍,進展神速.

若不是蟲身的實體實力高于他自身人體,他想也花不了幾天就能徹底解決問題,現在自然要多花一些時間,不過還在他能夠接受的范圍,機械式的寂寞對他來說已經完全沒有什麼殺傷力了.

不知不覺中,楚云升漸漸地繞離了他的茅草屋,走近了老頭的屋子,背對的前腳處傳出一咝咝低低私語,伴隨著一陣陣或明或暗地光亮.

他本不想窺視人家的**,更不想攪和到什麼事情中,但就在他要轉身朝相反方向離開的時候,耳邊出來一個小女孩聲音:"姐,已經有二十塊了,話說,那位面具人大叔一天也吃了不這麼多的冰塊吧?"

冰塊?楚云升想起他的破茅屋外的確放著一個用雪洗乾淨的小盆,里面盛著七八塊冰塊,他以為是老頭見到他不停地吞冰雪塊,而特意為他准備的,這老頭一直想著讓他這片地盤上照應著他.

"姐,你說他為什麼喜歡啃冰塊呢,難道面具人都改胃口了,還真是奇怪的大啊."小女孩天性好奇地喋喋不休道.

這一句卻已肯定是在說他無疑了,楚云升從不受無緣無故的東西,尤其現在,更是如此,他不想承任何陌生人的人情,哪怕只是不值錢的冰塊.

不過他沒怎麼在意,明天給她一點食物就是了,老頭用果干和提煉糖換回來的普通食物,建造茅草屋後,還剩下三分之二之多,他每天都有治安隊派發的食物,也不在乎這一星半點.

他剛想退去,那小女孩忽然警覺道:"誰?姐,牆那邊有人快抱我進去."

接著一陣慌亂的聲音,楚云升正好退到一個陰影處,就見到一個人影抱著一個植物花盆,慌張地沖了過來.

"哎呀,姐,你跑錯方向了"那個植物葉子中傳出一個小女孩的聲音,著急道.

"嗚?"那道人影像是受驚的兔子一樣,趕緊想往回跑.

"來不及了啊,姐,他看到我了,讓我釋放"魔法"迷糊他."葉子中的小女孩大叫道.

其實她不說話,楚云升根本沒看出來她是個植物人,她這一說話,全都露相了,而所謂的"魔法",不過是土元氣散發的光暈,達到對人類類似神域或珉的那種精神控制而已,當然比起它們,草燈人這點本事只是小兒科而已.

"你看到的都是幻覺,都是幻覺……媽咪媽咪哄"小女孩神神叨叨地念叨令楚云升不知所謂的東西,但她的植物熒光卻頻頻作閃,光霧乖離.

楚云升向後退了幾步,脫開一段距離,並不想讓她就此喪命,前幾天那個花人試圖以土元氣入侵他身體,瞬間被三物反擊斃命的場景還曆曆在目,更不要說眼前這個小小的草燈人了.

而且他根本沒辦法控制三物的集體反擊,它們除了拿楚云升的"入侵"沒有辦法,,其他來自外部的,只認入侵,不認人.

這也是土元氣植物人的攻擊手段奇特之處,以前他見到的種種怪物,植物,刨去純粹的力量攻擊,所有的元氣擊殺都是對外體的轟殺,很少有可以將各種奇特的土元氣滲透如對手的身體中,然後產生攻擊效果的.

"咦,你怎麼可以清醒著呢?明明讓你看見了好大的一根棒棒糖……"小女孩失望地望著仍舊靜立的楚云升,沮喪道.

楚云升一退出陰影處,在遠處的草燈人光亮下,顯出身形,抱著花盆的人影連忙空出一只手比劃著,花盆中的草燈人漸漸地露出腦袋,枝葉上的如熒光束的燈光也越來越亮,那道人影也顯得漸漸清楚.

果然是那個啞巴女孩,這一帶也就老頭和她兩戶人家,楚云升早已估計到了.

"姐,他就是那個面具人大叔?如果是大叔的話,嗯……"草燈小女孩看著啞女的手勢,立即好奇地打量著楚云升.

啞巴女孩點了點頭,接著又向楚云升比劃著什麼,可惜楚云升壓根看不懂啞語,他只是個假啞巴而已,于是漠漠地搖了搖頭,從懷里掏出兩塊食物,權做那些處理乾淨的冰塊的交換物.

啞女連連搖手,不肯收,然後繼續比劃著手語,沖著楚云升善善地微笑.

"面具人大叔,我姐姐說鄰居之間,相互幫助是應該的."草燈小女孩眨著眼睛翻譯,忽然害怕道:"大叔,嗯,你不會出賣我吧?"

……

楚云升不想有太多的瓜葛,依舊將食物放在啞女的面前,乘著微光還未出現,回到茅草屋補了一覺,起來的時候,就聽到面具人9隊的老六在喊門.

"軍團長要見你."老六抹著臉上的露氣,氣喘籲籲地道,顯然是一路跑來的.

楚云升趕緊收拾了一番,換上老六的面具人制服,戴上面具,洗乾淨了頭發,顯得精神抖擻,壯實有力,爭取被軍團長看中,編入作戰隊,只要一出植物林,立即跑路,以他的速度,正常的面具人根本追不上.

兩人向面具人大營方向一路小跑,半路上卻遇到哼著小曲的老孫.

"回吧,老十七,督領臨時有事,已經走了."老孫掏出一包正宗的白沙煙,摸出一根,截為兩半,分別遞給楚云升與老六,他口總的督領就是面具人軍團的軍團長,黑甲督領.

"頭兒,發財了?這東西都能搞到?"老六直勾勾地望著略有些發黃的煙紙,羨慕道.

"抽你的吧."老孫小心翼翼地用熟料袋又將剩下的煙盒包裹起來,看著楚云升身上的面具人制服,安慰道:"十七啊,別急,時間長了你就知道了,咱督領大人就這個脾氣,呆不住,過兩天肯定還要見你."

老六騰在煙霧中,嘿嘿壞笑道:"老十七,哥告訴你,咱督領鐵定是去"狐狸精"那里了,操,當年咱星沙城第一美女,等等,老大,你不會是把昨天徐大腦袋孝敬給您的衛生棉,獻給督領了吧?嫂子要是知道了,不得那個抽您啊?"

老孫照著老六的屁股上踹了一腳,罵道"你個兔崽子,怎麼和老子說話呢?沒大沒小爺爺的,沒那包完好無損的衛生棉,你們以為這包白沙是天上掉下來的啊"

老六臉皮厚,笑嘻嘻地從地上爬起來,手中的半截煙卻是一點也沒碰到,寶貝似地夾得牢牢得,感歎道:

"還真是沾了狐狸精的光了,要不這寶貝,督領那能舍得放出來?唉,說起來,奏為了這個狐狸精,咱璧主當時那個氣啊,二話不說就將她從東璧主手里搶過來,聽說本來是准備立即殺她的,沒想到,轉眼就把咱璧主給迷惑了.

我他個先人,這女人和女人……現在璧主不露面,又來勾引咱督領,真他**的紅顏禍水

不過話說話,老大,聽說那狐狸精還有點特別的怪異本事,好多上面的大官都暗地宣稱死了都要和她睡一回,是真的不?"

老孫虛起眼皮,鄙夷道:"老子又沒和她睡過,怎麼知道?"

^

[

上篇:金陵城 第三百六十六章 一人傳說    下篇:金陵城 第三百六十七章 面具人大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