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三百七十一章 離他遠點   
  
金陵城 第三百七十一章 離他遠點

東西璧交界處,一排排植物人倒在硝煙之中,就地投降著更是不計其數"東璧大軍勢不可擋,如海嘯一般席卷而來,最後一道屏障便是高聳入云的樹人了.

東璧面具人先鋒軍團以及蔓藤植物人,在此停下滾滾腳步,此時,樹人的後方,火能人保振江防甲上插著箭刺"狼狽地從西邊急匆匆地跑來.

"督領,出事了,秘道被人堵了,一定走出了內jiān!"保振江喘著氣道.

金甲女人面孔藏在面具里"看不出任何表情,平靜地問道:"看清楚是東璧的哪只部隊了嗎?"

保振江臉se數變,顫聲道:"東璧的毒氣部隊!"

金甲女人立即轉頭,吸了一口"棘手的"涼氣,突問道:"他在哪里?"

另外一個火能人立取回答道:"只剩一口氣,現在應該在九區的防襲坑道."

金甲女人來回走動,片刻"只對幾個心腹,下定決心般道:"振江,時間快到了,我馬上要去璧屋,你帶其他人先去九區坑道,一個小時後,我們在那里彙合,如今只能賭一賭了."

保振江急忙攔住道:"督領,他都快死了,怎麼可能是他?可能ing太小了"事關重大,不能就算是他,可是敵是友,我們都還沒搞清楚啊!"

金甲女人搖搖頭道:"沒有時間了,誰讓我們找不到比他可能ing更大一點的人呢?只要他死不掉"那就一定是他無疑了!是敵還是友沒關系,東璧主誓要抓捕西璧一半活人進行植物人移植,所以,他想逃離這里"就一定會和我們合作."

十幾分鍾後,亂糟糟地西璧植物林中,一處土能量極為純厚的隱秘之地.

一道金影,和一道黑影,唰地從兩個方向掠了過來.

"你們來了."從黑暗中,走出一個綠甲人,青se的長發下,掩飾不住蒼白地面孔,靜靜地說道"像是等了很久似得.

黑甲人將長矛矗在地上,聲音粗獷地道:"既然都想得到土璧"還廢話什麼?勝者為王!"

"不用急,還有十分鍾的能量衰減期,真要感謝東璧主的進攻,沒有他,土璧的能量也不會如此急速衰減,除了那女人,你們和我誰也別想靠近她半步,一個死了的人"都能這麼強悍,還真有點期待土璧啊!"綠甲人神往地說道.

黑甲人冷"哼一聲"向金甲女人使了個眼神,當即兩人齊齊暴起"兩道身影同時射向綠甲人.

"密約嗎?我們三人之間"似乎都有密約"到底那個才是真的呢?"綠甲人似乎並不在意,身形一晃,錯開兩人的鋒芒,周身木能量立即大盛.

一道道綠光纏繞射出,立即將三人的身影籠罩其間,璧屋下頓時光芒四射"鏗鏘不息.

璧屋上"一個裹著面罩的女人"親親wěn著另外一具臉戴一副只有上半截面具的冰冷尸體的額頭"道:"……你看見了嗎?你沒死的時候,他們懼怕你甚至懼怕到不敢對視你的眼神,而現在"就在你的尸體邊,他們為了得到你的東西,開始爭個你死我活,誰還在意你呢?"…………"

轟!

三道身影部然分開,各立一角,相互凝視.

即刻"又彈了起來,再次攻殺到一起.

這時,忽然間"金甲女人陡然改變槍尖,掉轉攻擊"刺向她旁邊的黑甲人.

鎖!

黑甲人似乎早有預防,一面黑土盾剛好擋住這一槍,接著十分憤怒地瘋狂轉攻向金甲女人.

綠甲人冷冷一笑,眼中精光一閃,在逼近黑甲人的途中,猝然改變綠芒的刺射方向,直殺金甲女人.

這是他和金旱女人的密約"先讓金甲女人假意與黑甲人合作,然而在jī戰途中改變陣營,兩人聯手先滅掉黑甲人.

但他並不准備履行這份密約,金能克制木能,木能克制土能,先找機會殺掉金甲人才最有利于他.

嘭"碰碰!

金甲女人倒飛了出去,吐出一口地鮮血.

綠甲人獰獰一笑,正准備對付黑甲人,忽然只覺得肚子里多出了什麼東西"再低頭一看,黑甲人不知道何時早已又改變了攻擊方向,一支長矛刺穿了他整個腹部.

嗤!

黑甲惹拔出長矛,鮮血噴射如泉,綠甲人瞪大著眼睛,似乎不敢相信.

這時,金甲女人顫巍巍地站了起來,冷冷道:"你一向自以為是西璧最聰明的人,難道就沒想過"我會相信你會讓我順利先殺他,再有優勢和你對決嗎?"

綠甲人聞言,臉se更加蒼白,俄而,桀桀怪笑,斷斷續續道:"所,所以,你,不惜,用被我,攻擊得手"來,mihuo我,苦肉計"真是好……,不,不過,我倒是"很想,想,知道你,你現在,受了傷,憑,憑什麼,打敗,他……,可惜,我,看,看不到……",乒,:綠甲睜著眼睛,倒在地上,不甘地瞪著璧屋,滿是鮮血的手,五指虛張,向前伸開,像是要夠到土璧一般.

"輪到你和我了!"黑甲人dang起長矛,指著金甲女人,道.

此刻,土璧產生的能量圍正飛速地下降"遠處東璧大軍地厮殺聲也越來越逼近,幾乎已經是聲聲在耳了.

金甲女人將口中的辨血吐在地上,繞起她的金槍,劃破地面,迎上沖過來的黑甲人.

她受了傷,實力立即便低出黑甲人很大一截,但她極為聰明地選擇了"游斗",極大地發揮了金能的鋒銳特ing"始終不與黑甲人正面進行力量對抗,只是一點一滴地消耗對方的土能量.

"就算你耗光了能量,先死得也是你!"黑甲人冷哼一聲"始終在尋找機會給予對方致命一擊"但他並不害怕被消耗能量,對方已經受了傷"敗落是遲早的事.

土璧的能量,金甲人的能量,黑甲人的能量,都在急劇消耗,只是黑甲人的情況要好過金甲女人.

嗡……

一聲輕微地聲音,幽幽地傳來,黑甲人與金甲女人頓時分開,此刻,金甲女人已經到了極限,但仍作勢阻攔.

黑甲人嘲笑一聲,土璧的防護能量已經衰減到"下警戒線",璧屋周圍空間頓時洞開,黑甲人當即彈身射起"擺脫金甲女人的糾纏,朝著失去土能量保護的璧屋徑直奔去.

"土璧只有我們土能人才能用,所以它注定是我的!"黑甲人斜斜地看了一眼裹著白se面紗罩,恭敬地退到一邊的女人,此時他已經不需要恭維她了,他是才最後的贏家!

說完,黑甲人立即伸手摘開女尸面上半截面具,抑制不住的〖興〗奮"寫滿在臉上,卻在刹拉間定格了.

帶著白se面罩的女人從他身後走出,松開手中的面具人長矛頭"揭開自己的面罩"lu出面具人所常見的面具,她沒有能力揭下土璧面具,但她有能力殺人!

黑甲人被消耗太多的土能量,已經不足以抵擋含有充沛土能量的面具人長矛一擊,他不敢相信自己竟死在自己軍團的裝備之下,更不敢相信,他給這個女人賄賭了那麼多的東西,最終卻還是沒有站在自己一邊.

金甲女人拖著虛弱的身體,一步一步走了上來,揭開自己的頭盔,冰冷道:"男人永遠不會懂得女人想要什麼,你也一樣!"

金光一閃"槍鋒掃過,黑甲人的人頭"咚咚咚"地滾落下去.

接著,金甲女人用力拿起半截璧罩,塞入懷中,充滿恨意地傷然道:"姐"我瞧不起你"這輩子都瞧不起你!為了一個負心的男人,你竟然選擇了自殺,你對得起舅舅,舅媽嗎?為了不讓我殺他替你報仇"你還故意安排在死後不讓我拿到土璧,就為了一個已經不愛你的男人"值得嗎?你告訴我,值得嗎?"

楚云升記得應該是二十年前吧,在金陵城姑媽家的小區巷子里"他經常湊在幾個納涼的老人旁邊"聽他們敘說當年鬼子轟炸金陵的時候,老百姓躲在防空洞的情景.

那時,還是個小孩的他"覺得一群人"熱熱鬧鬧"地躲在防空洞里,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如今,時隔二十年,他終于體會到躲在防空坑道中的真正感覺了.

嘈雜,難聞,喧鬧,小孩的啼哭,傷者的哀嚎,夾雜刺鼻的氣味,粘糊糊且悶如罐頭的空氣,全然找不到一絲"好玩"的意境,只有"遭罪"二字!

坑道中坐滿了避難的人群"早在蟲子進攻的時期,它就發揮著巨大的保護作用,因為土璧的存在"蟲子無法從地下進入,但植物人長得再高,卻也擋不住蟲子從空的襲擊"所以便產生了這種類似防空洞一樣的防蟲坑道.

坑道外面時時傳來震天地轟倒聲,隨著jī烈厮殺聲從遠處漸漸逼近,且越來越清晰,進坑道避難的人也越來越多,直到坐滿為患!

一隊隊人馬從坑道頂上跑過去,過一會"又一陣零碎地腳步跑回來,坑道中避難的人一個挨著一個,只盼著戰火早點過去,他們可以重返植物林中的"家園".

西璧一方的抵抗似乎一潰再潰,楚云升很快又見到了.隊的隊友,他們抬著幾個受傷的隊友,在老孫的指揮下"帶著家眷,悄悄鑽入坑道,飛快地換起普通人的衣服"一聲不吭,楚云升估計面具人軍團已經潰敗了.

接著,令人驚訝地,他又見到了曾刺傷他的金甲女人帶著一個裹著面罩的人,彙合了她的部下,同樣一進入坑道,便飛快地換置起普通老百姓的衣服.

同時,他們也帶來一個壞消息,實力強大的東璧已經將整個西璧團團圍住"聽說東璧主要大開殺戒,瘋狂制造植物人,擴張地盤.

人群一陣悄慌失措,東璧主的殘忍一向是眾所周知的.

接著口隊的隊員和金甲女人的部下"面對面坐著,都換上了普通人的衣服"卻誰也不和誰說話,空氣顯得十分地沉悶.

咳咳咳!

一聲聲劇烈地咳嗽,打破了平靜.

"姐姐,姐姐,又吐血了?"小草從遮掩她的chuang布里,lu出眼神,害怕地問道.

何老頭連忙從啞女的衣服口袋翻出一個綠se丸子,幫她服下,對楚云升歎氣道:"這是找小草的時候落下的毒根,一直沒辦法清除,以前一個月發作一次,現在越來越頻繁了……"

已經是平民打扮的金甲女人,此時忽然開口道:"她中的是植物人複合ing土毒,從咽喉部位開始,直到〖體〗內"應該早已開始腐爛"撐不了多久了."

"姐!"小草聽到她的話"嚇得不知所措,既恨自己,又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啞女擠出一絲微笑,打著手勢,示意自己沒事,將手伸入chuang布中憐愛地撫mō著小草的腦袋,卻強忍著眼眶中的淚水.

楚云開始終沒有出聲,雖然他現在已經能夠勉強說話了,但他一直在默默地利用一切時間修煉,協助蟲身進行最後階段的合攏.

"他就是你說的最後的機會?如果早知是這樣,我真不應該選擇幫你."帶著面紗罩的女人,打量著楚云升,失望地小聲道.

"我勸你離他遠一點,你最得意的本領也最好不要在他身上試"否則",金甲女人虛弱地向後靠了靠,閉上眼睛休息道:"否則,你會死!"

當她進入口區坑道後,第一眼見到越來越精神的楚云升,便再無一絲懷疑"斷定他就是殺huā仙子的人!

"我對他沒興趣."戴著面紗罩的女人"也閉上眼睛,不再說話.

[

上篇:金陵城 第三百七十章 准備後事吧    下篇:金陵城 第三百七十一章 離他遠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