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三百七十三章 怎能如此?   
  
金陵城 第三百七十三章 怎能如此?

第三百七十三章 怎能如此?

"你要與我為敵嗎?"

畢方庭實際上並沒有聽清楚第二句話,他一開始只是很詫異這里竟然有人知道的他的真名,自吹雪城起,他便隱去了真名,只保留了老祖宗的姓.

但當坑道大門緩緩打開後,頭戴毛線套的楚云升仗劍步出,逐漸清晰在他視野中的時候,他的心髒便猛地一收縮,然而"咚"地一聲,劇烈地砰砰直跳,這一跳,幾乎令他六魂無主,腦袋中一片混亂.

那道熟悉的身影,熟悉的頭套,尤其是那雙總像是隱藏著心思的眼神,簡直太像了,像到畢方庭竟感覺到一絲呼吸的困難.

他曾無數次地和這里的"井底之蛙們"吹噓過他親眼目睹的一場曠世大戰,一次次向他們生動地描述那道身影,那雙眼神,以及那只無堅不摧地鋒劍,以及那句驚天動地的"甯死不降",至今他甚至還能在夢中被那些場景驚醒.

在那場大戰中,死亡曾經只距離他不足十數米,兩名冰雪城女天行者就在他眼前被活活轟殺為碎片血,腸子,碎肉……漫天飛舞,濺滿了他全身,數千的天行者,頃刻間全線崩潰,倉狂潰逃

如果眼前這一切只是看起來十分熟悉的話,加上前面一句"畢方庭",則徹底地令他的臉色唰地雪白一片,堂堂"毒氣督領"的威儀蕩然無存,腦袋中一幅幅畫面交叉浮現,最終定格在一輛房車里……

只有蔣千沁的人以及房車上的人知道他的真名,而蔣千沁她們遠在蕪城建制,此刻在他眼前的還能是誰?

"不,不,這不可能,絕不可能他已經死了,我親眼看見的……"畢方庭臉色蒼白地踉蹌後退,揉著自己的腦袋和眼睛,像是見到"鬼"一樣,舉動言行大失所常.

"督領?"畢方庭的部下們面面相覷,他們從未見過這位新來的毒氣督領如此失態過,即便是植物林與蟲子最激烈的一次死戰,這位督領都始終鎮定自若,甚至不屑一顧,用督領自己的話,更慘,更壯觀,更不可思議的大戰他都見過,所謂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沒什麼能讓他驚訝了.

然而現在,他們這位璧主的座上客,毒氣領域方面的第一高手,竟在一個一直躲在坑道下面,身穿破破爛爛的大衣,頭戴著滑稽的頭套,手中更是提著不知所謂的長劍的男人面前,臉色蒼白,夾帶驚慌,甚至連站都站不穩.

團隊的領袖是一支隊伍的靈魂,當領袖不動如山,他的隊伍便能固若金湯,然而當領袖陷入動搖,他的隊伍亦會遲疑松動,畢方庭的一舉一動,牽扯著他的部下們的緊繃著的神經,畢竟東西璧之戰尚未完全結束.

持劍男人對視他們的長矛,步步緊逼,竟令他們緊張地連連後退,紛紛看向畢方庭,這個除璧主外,因為毒氣而最令人恐懼的西璧督領.誰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強人輩出的時代,誰也不想被當成炮灰,那可是自己的命

錯亂的不僅是東璧的毒氣軍團,跟在楚云升後面的自何老頭始,9隊,金甲女人,火能人,直至後面的其他企圖跟著一起逃跑的人,全都集體陷入一直莫名的震撼中.

一人逼退一個軍團,這里雖然也有幾個人在戰場上也見過,但那是用無數尸體和血液堆嚇出來的,而這個"啞巴",竟然一槍未放,一劍未戰,僅僅憑借一句"你要與我為敵嗎?",便嚇得東璧近年來排名第一,令西璧最為懼怕的毒氣軍團的軍團長面無人色

他究竟是誰?

無數道目光夾雜著各種心思,投在"啞巴"那具壓根與寬厚沾不上邊,甚至有些單薄寒酸的背影上,和他們心目中的"強者"的形象確實相差太遠太遠,甚至腦袋上還套著一個如搶劫犯一樣不倫不類的頭套,猥瑣而又那麼地神奇……

楚云升的手里浸漬著汗水,鎮定與強勢的外表,並不能掩蓋他心中的緊張,此刻,只要畢方庭認不出他,這支毒氣軍團就能將他以及他身後的人厮為碎片.

一只只面具人長矛尖鋒在楚云升的眼皮底下"倒退",裝腔作勢並不是一件容易事情,相反在這種千險萬惡的境地十分困難,任何一個微小的細節都能暴露他此刻外強中干的本質,他竭盡全力將自己的心態調整到巔峰實力的時刻,楚云升不是天生的行騙高手,但他懂得一個道理,騙術的最高境界——要徹底騙倒別人,首先就要連自己也騙了

但底線是不能打,楚云升非常明白,只要一開打,他就會露相,哪怕畢方庭知道自己的身份,其他人也不會相信如此垃圾實力的人會是"天下第一人"?

不過,也不能再和畢方庭有跟多的接觸,天下第一人的實力,又豈會求助于別人離開這里?

他和畢方庭談不上熟,甚至屢次為敵,根本不了解這個人,也無法知道畢方庭會不會聰明地識破自己,然後會有什麼危險的舉動?

楚云升一向不信任不了解的人,何況這里不止只有畢方庭一人,還有整支陌生的軍團,整座植物林,他的命在異族那里偏偏又十分值錢一句"你要與我為敵嗎?"已經是他為提醒畢方庭認出自己而能觸及的極限.

他滿腦袋想著如果自己于實力巔峰的時刻,遇到此時此境,應該會如何如何神態舉止,在他的記憶中,最霸氣的一次莫過于黃山腳下,群蟲退避,于千人陣中,從容帶走譚凝,但那一次,他心中依然緊張,並不符合當前的境況.

想著想著,他便想起來另外一次,才是最符合他現在應該有的心態,那還是在迷霧之城,一群覺醒戰士因為質疑他是否能頂的住一分鍾而群情激憤,但他徑直地無視了,毫不理睬,因為他當時的確擁有無視那些人威脅的實力.

無視只能是無視

楚云升干脆收起佩劍,這樣提著它,實在太過滑稽又顯得自己有些緊張戒備,它作為提醒畢方庭的作用已經過去,面具人真要沖上來,一只普通的鐵劍,恐怕連一擊都擋不住.

看到楚云升連劍都收起來,老孫和金甲女人都瞪大了眼睛:太猖狂了太瘋狂了他眼里還有誰?

"督領?再不下令,他們都全走了,璧主責怪下來,怎麼得了?"一個深褐色面具人,見楚云升帶著人走的越來越遠,立即急道,但卻見畢方庭始終死死盯著楚云升,像是想要看明白什麼事情一樣,一咬牙,擅自揮矛喝道:"西璧的人聽著,立即站住,再敢前行的,格殺勿論"

"喝"

得到上峰指令,五百面具人立即不再後退,頓時齊齊壓低矛尖,全軍逼前一步,將西璧的圍在矛林之中,聲勢赫赫

僅他們一聲威勢之下,楚云升身後的人群竟頓時大亂,9隊在老孫的壓制之下還好,後面的普通人則慌亂異常,有的想退回坑道,有的想沖過去,有的干脆抱頭蹲在地上,推搡混亂之下,難免有人被撞倒東璧面具人的矛陣前,鮮血眨眼地**出來.

騷亂之中,一個眼中充滿仇恨地女人,迅速逼近處在斷後位置的老六,混亂掩飾之下,微微一動,老六身體一僵,回頭望去,那女人冷笑著隱入人群……

楚云升也停了下來,轉過身,將劍矗立在地上,雙手扶于劍柄之上,直視畢方庭,他不相信畢方庭有這麼大的膽子

在接觸到畢方庭的近乎呆滯目光後,他放下心,看了一眼後面混亂的人群,收起劍,繼續無視前進,似乎和他沒有任何關系一樣.

老孫的心髒快跳到嗓子眼了,不知道楚云升再玩什麼把戲,簡直是目中無人他甚至開始有點懷疑楚云升是不是昨天燒壞了腦袋?

金甲女人連同面紗女人都用奇異地目光看著楚云升,怎能如此無視毒氣軍團?和她們計劃中一翻血戰後,逃脫植物林的方案,已經完全背道而馳.

面具人陣陣矛鋒,就逼于楚云升之前,只見他緩緩拔出佩劍,劃出一個弧形,高高揚起,他要給畢方庭最強的一記心理打擊,同時也是他最後的手段.

何老頭,小草燈人,老孫,整個9隊,以及金甲女人,火能人……全部隨著劍鋒而懸起怦怦直跳的心

"退下"一聲暴喝,劈空而來,面具人全體一愣,不可思議地望著他們的督領.

"全部退開違令者,就地處決"畢方庭額頭上冒著豆大的冷汗,寒聲道.

他剛剛大驚之下,一愣神功夫,竟然差點打起來了嚇得畢方庭魂飛魄散,尤其是當那只劍舉起來的時候,他都快崩潰了,當初這只劍奪走了多少條人命?又摧毀了多少神域的機械人?他這點人,連給人家塞牙縫都不夠

"督,督領?"褐色面具人不解地急道.

"你給我閉嘴"畢方庭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轉頭對著還在發愣的面具人大軍,急切地大喝道:"你們還愣著干什麼?乾淨給我退回來立即,馬上"

他剛剛的神情和留在楚云升記憶中那般唯唯諾諾,跪地求饒的印象大為不同,像是變了一個人似得,又或者這才是他真正的"面孔".

嘩,嘩嘩

面具人連忙端矛後退,蔓延的毒氣植物藤也索索收回.

楚云升蕭然地收回佩劍,頭也未回,提步踏進,一副目空一切的霸氣.

畢方庭咽了口吐沫,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剛剛只有和他有一點"走火",自己這條命就算是完了.

^

[

上篇:金陵城 第三百七十三章 怎能如此?    下篇:金陵城 第三百七十四章 蒼天有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