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三百七十八章 人生需紙   
  
金陵城 第三百七十八章 人生需紙

"殺光他們"

"擋我大位者,誅盡斬絕"

"螻蟻之命,死不足惜,凌登九鼎,唯我一人"

"怒,謀害我之人,為何不殺?"

"天詔惶惶,地息武武,手握神兵,試問誰人可敵?"

"我恨,我不殺諸生,諸生反倒要殺我,不如先殺"

"天下"

"戰"

"恨,恨,狠"

"殺,殺,殺"

……

無數呐喊之聲,咆哮猙獰;無數欲望之鳴,勾魂奪魄.

楚云升的眼神變化莫測,時而貪婪,時而陰暗,時而凶殘……這方唱罷,那方登場,越演越烈,刹那間,只想殺光眼前一切令他不快之物,蕩滌天下.

"為什麼不殺掉他們,他們沒一個好人"他自己對自己說道.

"天大,地大,有武獨霸,你可以稱王絕世"他自己對自己說道.

"無用之人,只為棋子,何必同情?死不足惜." 他自己對自己說道.

"他們攻擊你在先,殺管他們又有何不可?" 他自己對自己說道.

"你可戰而得天下權勢萬人垂頸,方可,一人上天" 他自己對自己說道

……

他越來越看不清自己,越來越不清這個世界,無數欲望迅速膨脹發酵,一沖而不可收拾.

嗡……

楚云升眼神中充滿了暴虐,冷笑著,猝然將弓弦拉到最滿,似是滿腔浴火便在這弦上極光一般.

無數的念頭湧了過來,只要他一松手,他便將徹底被淹沒,被同化,被改變……

虛妄的欲望張牙舞爪,得意地摧毀向著楚云升內心靈魂摧枯拉朽,一路攻城拔寨,直達他記憶的深處.

那里,有著不論他死上多少回,都無法忘卻的地方,東西.

"他**,小升上的是自費……我明天去試試,看能不能把書給賣了……實在不行就借點吧……"

"……母親正在廚房做著自己最愛吃的菜肴,父親坐在沙發上看著無聊的電視節目,是他每次回家都能常見的情景,一點都沒變,就連父親的那句話都和往常一樣:回來了啊,餓了吧,你媽給你把湯都燉好了,洗個手先吃一點."

"再拿個雞蛋,讓你早點起來,偏要睡懶覺,擠公交車的時候,小心錢包,你爸昨天剛被偷……"

"大蛋,小逸,你倆把恬恬丟了?"

"今天是咱30寢室,老楚童鞋過大壽的日子,咳咳,我提議,一邊放**,一邊……"

"……璃,我喜歡你……"

……

楚云升就像從噩夢中驚醒一樣,心底怒吼:老子就是老子,誰也別想改變我,全都給老子滾,滾滾滾

一股強大的力量,從他心靈深淵中節節拔高,頃刻間,無數的欲望被撞為碎片.



極光箭挨著冥的頭皮疾飛了出去,最後關頭,楚云升強行偏移了半寸箭鋒.

啪……

遙遠地天空中,極光箭爆裂之處,猶如煙花般,閃耀大地.

楚云升一下子癱軟在地上,戰甲如潮般的退去,體內已無一絲元氣可以支撐,精神更是極度疲倦,他已經到了能力的極限.

當弓被他強行收回後,無數的欲望也隨之頓所無形,他也沒心思去考慮那些黑氣被弓吸入後會有什麼後果了,就像剛剛跑完一萬米的亞健康者一樣,坐在地上喘著氣.

終于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

但楚云升卻心力交瘁,疲憊不堪,無論是身體上,還是精神上.

失去黑氣的冥也因為符體受壓而身體殘破,一人一蟲,這麼靜靜地你看我,我看你.

他們倆不動,其他人豈敢亂動?

過了一小會,楚云升終于緩過神來,咽了咽吐沫星,擔心再生出什麼變故,掙紮著起身,才發現所有人都盯著他,只有冥冷冰冰地盯著後面遠處的樹人林.

順著冥的目光,楚云升望了一眼那個的方向,似乎有人,也似乎沒有,誰管他呢?誰在乎呢?起碼他不在乎了.

見楚云升和冥的目光都投向樹人林中,金甲女人心中頓時生出一絲期盼,她雖然到現在還沒有完全能接受眼前這個男人就是天下第一人,但卻萬分地希望這個男人和這個怪物能夠"報複"植物林,掃平整個東璧.

同時,在樹干上的倆人依是心中一緊,畢方庭連忙順著條藤滑下巨樹,如今他只能冀望求和了.

誰知道,"結果"卻令這兩撥人馬都一頭霧水,楚云升怕了拍身上的泥土,掀開老何的尸體,將漸漸陷入昏迷的啞女背在身上,抱起小草燈人,回頭對著9隊眾人,有氣無力道:"老孫,帶大家走吧"

當無盡的欲望噴發似的喧鬧一陣又被抽空後,楚云升心中反而一片空明,雖身心疲倦,卻清醒如靈.

他沒空去找植物林的晦氣,也沒有那個精力,植物林還有個璧主,還有許多個軍團,他現在消耗過度,冥又因為楚云升對封獸符的沉重打擊而殘傷,只憑當初一口黑氣撐著,如今黑氣盡沒,它亦不再顯得那麼精神.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覺著也沒必要做這種毫無意義的事情,說到報複或者是發泄怒火,就植物林對他這點事情,連進入他心中"仇恨營地"的資格都沒有對他來說這僅僅是個浪費時間的麻煩,在植物林的這些日子,已經浪費了太多太多的時間,不想再浪費下去.

也許拿到土璧可以隔絕三物混亂,但那僅僅是楚云升自己的猜測,他一向精打細算,如果再耗在這里,最後結果卻不如他所想,那就更加得不償失,這種事情已經屢次發生在他身上,他也不稀罕了.

唯一殘留的問題,便是他的身份又被人認了出來,這才是他有點擔心的問題,不過除非殺光這里所有的人,寸草不留,否則也掩飾不住,但這種事情,楚云升自問還做不出來,于是索性不想,拋之腦後.

此刻,他只想盡快找到第四幅地圖,蟲身離開身體後,楚云升剛剛發現古書和地圖的關聯性指向竟然出現移動,從西北方迅速地想西南方向移動.

如果不算上港城的那枚意外的地圖,這第四幅地圖,原本是他一直關注的第三幅,從遠在金陵城的時候,它就一直安安靜靜地呆在那個方向,沒有絲毫變動.

如今可是黑暗籠罩,惡魔遍地的時代,安靜了這麼久的這幅地圖,忽然移動了,楚云升心中生出一絲不好的預感,所以他不能再等下去了,第四幅之後還有第五幅,而金陵城已經消失很久很久了.

其實,自從他變成蟲子後,無數個夜晚,他仰望黑天,心中總生出一絲恐懼,時間越來越久,總覺得希望越來越渺茫,他不知道自己還不能見到金陵城.

若非這是他現如今活著的最大支柱力量,恐怕早已認命了,蟲子的世界,會有多麼的險惡?楚云升從來都是克制自己不去想這方面的事情,只是期盼且固執地麻痹自己而已.

冥似乎又開始不說話,令楚云升有些擔憂,但好在它已經完全聽從指揮,雖然對除楚云升以外一切生物十分冷漠,卻沒有再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

楚云升一邊趕路,一邊抓緊時間恢複本體元氣,他已經很久沒有元氣在體的那種安全感了,而冥則他命令在隊伍的最前面,負責探路.

身後的植物林越來越遠,漸漸隱于黑暗之中,再沒有一人,一物,敢阻擋楚云升的道.

畢方庭呆呆在植物林外杵立了很久,直到再也看不見這只隊伍的影子,他想好的各種說法,也成了一瓢空氣,毫無用處,只在寒風中,喃喃自語道:果然沒人能猜到他會干什麼……

天空中逐漸變得昏暗起來,最後的一絲微光也慢慢消失在天際邊,大地之上,盡是一片漆黑.

黑暗中,稀稀拉拉開始落下的雨點,澆滅了隊伍中的火把,眾人包括楚云升在內,無奈之下,只得躲入路邊一個廢棄的廠房.

有稍微懂得一點氣象知識的人,竊竊私語,楚云升隱隱地聽到他在說氣溫可能在回升,但當他靠近了,想聽清楚的時候,那些人又立刻閉上了嘴巴,有些緊張,也有些害怕,連望都不敢望他.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連9隊的人都不敢過來和他說話,仿佛和他一邊一世界似的,如果他們之間的差距只有金甲女人和普通人之間的距離的話,那麼也許還有人回來巴結一翻,而現在,這種差距實在太大了,大到他們不知道如何面對這位天下第一人,尤其是在楚云升自己都不開口說話的時候,沒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楚云升安排了冥在外面放哨,反正它不需要睡覺休息,也沒有將它收回封獸符的打算,至少在找到克制三物混亂的有效辦法之前,不會收回.

等他返回空曠地廠房中時,看見9隊的人圍在火堆前,有人在哭泣,不禁湊了過去.

隊員的中間,躺著一個人,鮮血染紅了衣服,已經凝結成冰塊,臉色極度蒼白,是9隊的老六.

"我,我不行了,老,老大,我,老,老婆,就拜托,拜托兄弟,們了……"老六斷斷續續地說道.

"放心,六,放心,路上你咋一聲不吭呢,誰刺了一刀?"老孫的手從老六的背後收了回來,帶著一片冰血.

老六慘笑道:"這,這是,報,報應,報應啊"

"頭兒,老六這是怕逃出來的時候出現混亂,這才一聲沒吭"老三咬著嘴唇道,

老六拉著老三的手臂,張大眼睛,用盡力氣,努力道:"這,是,我,我的報應那,那個女人……三哥,好,好好活著,好好,做,做人……天,天,在……"

他手一松,落在地上,斷氣而亡

"老六六"

"老公"

……

夜里,楚云升睡不著,不知道是不是因為9隊帶出來的那些果子的問題,像是鬧了肚子,悉悉索索地起來,穿過一道中間破牆,脫了褲子,望著外牆大洞外的冰雨,蹬著……

"老六死了."楚云升從同樣蹬在一旁的老孫的手里,拿過半截煙頭,默默地說道.

"老四,老九,老十三,老十四……都死了,還有家屬,死了一半……"老孫沉默了半響,萎聲道.

"你恨李滔他們嗎?"楚云升吸了一口煙霧,火光中,若隱若現.

"恨,又不恨,我們都是可憐的人,也都是很惡的人,誰能說得清呢?"老孫吸了吸鼻涕,似乎流淚了,只是黑暗中,火堆的光芒又被中間斷牆足夠,看不真切.

"但起碼你還活著."楚云升將煙頭投入雨水中,看著煙火瞬間被澆滅,冒出一縷青煙,猶如泯滅的生命.

"是啊,我還活著,我還能看見這個世界,但活著也只是為了等待最後的死亡而已,僅此而已."老孫奚落地自嘲笑道.

"你很悲觀."楚云升痛快地掙出一坨粘糊糊的東西.

一股臭氣撲面而來,老孫望著冰雨,似是絲毫沒有聞到一般,道:"我以前就是一個豬肉販子,肉價漲了我就高興,只知道掙錢,後來做了面具人,只知道如何比別人更好地活著,如今,我他**的終于發現,人生就像一坨屎,不管你願意不願意,非拉不可"

楚云升干笑了笑,沒出聲,兩人沉默著.

……

……

片刻之後,楚云升忽然道:"你帶紙了嗎?"

^()

上篇:金陵城 第三百七十八章 人生需紙    下篇:金陵城 第三百七十九章 你究竟是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