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三百八十三章 境界質變   
  
金陵城 第三百八十三章 境界質變

第三百八十三章 境界質變

"什麼不行了?"楚云升腦袋還停留在與面紗女人的話題中,莫名其妙地問道.

老孫比劃著,說不真切,最後干脆直接道:"要死了"

"要死了?"楚云升一怔,啞女一路上雖然昏昏沉沉,但一直到昨晚,都還沒有到要死的地步,最多是舊傷複發,老何與小草燈人都一直是這麼說得,他也未在意.

而且,楚云升本只打算和這些人再一起走遠一點,遠離植物林范圍,然後獨身離去,他的身份實在太危險了,尤其是現在,已經暴露了,和他在一起,不要說是普通人類,就是整整一座烈火城,也頂不住.

和老孫他們,和啞女小草她們,楚云升談不上太深的交情,從一開始他就很注意不陷入進去,但也不能說毫無感覺,他亦不是冷血禽獸,老孫為救他准備動用9隊的所有老底,啞女堅持每天給他制作大量乾淨的冰塊,多多少少產生一些相互的交集.

因此他在能救的時候,不會逃避;不能救的時候,也會毫不猶豫,就像在被李滔的植物軍團圍攻時候的當機立斷,只准備只身帶小草突圍.

"怕是不行了,有進氣沒出氣,人都不醒了."老孫跟著楚云升,邊往里走,邊歎氣道.

楚云升將閃電槍丟給了冥,一步跨入廠房,留冥繼續守在外面的雨水中,有它在,外面安全暫且沒有問題.

火堆旁取暖的人群自動為他讓開一條道路,在牆角,小草燈人可憐兮兮地挨著啞女,努力地發出淡淡的熒光,似乎不肯讓任何人碰她姐姐,又像是守護著她一樣.

"小草,讓我看看你姐姐."楚云升蹲了下來,末日降世,人間洶洶,這兩個姐妹也逃脫不了黑暗的肆虐,一個成了人不人草不草的植物人,一個為尋回妹妹而重傷不治,淪落為啞巴.

小草燈人見到楚云升,像是見到救星一樣,立即放聲大哭,抽噎道:"大叔,你救救我姐姐好嗎?他們都說你是天下第一人,你一定有辦法的.求求你了,大叔……"

楚云升沒回答她,將她抱在一邊,探了探啞女的呼吸,氣若游絲,若有若無,但他不是醫生,沒有專業技能界定她是否處于死亡邊緣.

"我試試,但不一定行,老孫,你來把小草再抱遠一點."楚云升招了招手,道.

"大叔,姐姐真的還有救麼"小草燈人聞言,激動地充滿期望望著楚云升.

她這一聲,人群一陣騷動,這里的人基本都知道楚云升就是傳說中那位天下第一人,但那個傳說中,一直都是在形容他如何如何的恐怖,如何如何具有破壞力與攻擊力,甚至誇張地一人橫掃機械軍團,卻從來沒有聽說過他還會救人,一個已經差不多已經踏入鬼門關的人,又如何能救得活?

楚云升抹了抹臉上還未干的雨水,又擰了擰潮濕的袖口,向四周看了看,廢棄的廠房原先大概只是用來堆積一些工業廢料,如今已經空空一如,只剩下零星半點的殘渣證明其存在過,沒有任何可以隱秘的地方.

唯一間隔的另外一間,也就是斷牆後面,也已經被眾人當成了廁所,到處都是臭烘烘地糞便,更無法使用.

楚云升索性也不再找了,箓制元符,對火堆邊的普通人包括覺醒的沐希郡等人來說,已經不需要避諱,因為他們壓根就搞不明白;而對于面紗女人,這個可能的異族,更不需要避諱,因為異族早就知道他的部分秘密;而且,早在港城的時候,他剛恢複人身的那會,當著數萬的部隊面前,也毫無掩飾的凌空箓制過戰甲符.

一道寒光陣陣地凌空符文飛速地在楚云升手指下,波光粼粼地形成,周圍的人瞪大了眼睛,這對他們來說,十分難以理解和認知,面紗女人有一點說得很對,如果不是黑暗時代發生的怪事太多,楚云升的這個舉動必定會被正常人歸為神鬼之術.

而面紗女人在楚云升動手開始凌空箓符後,眼神中,從最早的沒興趣,認真,再到驚訝,而現在卻是有些迷惘的樣子.

她的心中漸漸也生出一個疑惑的問題:他又到底是什麼人呢?

土毒素的驅毒符,需要能克制它的木元氣為引導,這里沒有孢子森林,也沒有木能覺醒者,這是楚云升所缺的其一;其二,他到目前為止,只成功箓制過針對火毒素和木毒素的驅毒符,其他三種,他從未制作過.

除非他現在立即突破二元天,登臨三元天之境,箓制出四階的通用性驅毒符,既不需要屬性元氣為引導,也不需要學習那麼多的不同元符制作方法,否則就逃不過上面的兩個問題.

但逃歸逃不過,楚云升干脆直接放棄木元氣引子,跳出古書框架,以他的本體元氣為引子,強行試制他自己臨時"改編版"的三階驅毒符,自從他改造弦波罩之後,這種利用古書所學,卻突破古書限制的思維就被打開了.

每一次的創新,哪怕只是改編,都能讓楚云升領會到很多符文的規則運用,因為他首先需要分解原先的結構,然後再加入自己勾勒的結構,最後重新組合在一起,這個過程就像他當年陽光時代完成項目工程一樣,每次做完,總能學到一些東西.

就如現在,楚云升在改編驅毒符的同時,腦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現出剛剛同面紗女人的對話,借助她解釋的論調,令他敏銳地捕捉到一絲徹底解決古書,弓,冥三物體內混亂的辦法.

按照面紗女人的說法,他所箓制的各種元符,都可以歸為利用四維空間法則的工具,而這種高等工具與工具之間聯系和糾纏,也只能在特定第四維通道中產生,在三維空間中卻是獨立的.

而這三樣東西——古書,弓,封印珉的符,它們之間相互糾纏混戰的通道正是他自己能夠感覺到第四維的身體,只要想辦法掐斷這個通道,它們便徹底相互隔絕獨立.

如此一想,楚云升便聯會貫通了,在植物林遇到的少量土元氣進入身體,能夠做到稍稍阻隔三物混亂的作用,也正是基于這個原理,土元氣真正阻隔的是他身體的第四維通道

當然明白了原理,並不代表能夠馬上可以成為現實,其中還有大量細節方面,需要楚云升推敲,研究,甚至是基于古書的創新,這是一個高難度的"工程",而切入點,正是封獸符的"符封"部分,這個部位決定了它和楚云升之間的第四維通道.

此時,楚云升也未意識到,從修改神域九章圖箓開始到現在,他已經漸漸地從一個只知道照搬,臨摹古書的模仿者,成為一個開始嘗試著學以致用,並解決實際問題,新問題的真正學習者,這是現實中的一小步,卻是修煉途中的巨大一步,一種修煉境界上的質變

想著問題,時間便過得飛快,改編雖絕非容易,楚云升身體內也沒有多少本體元氣,但停停改改,改改停停,幾經嘗試,終于穩定出一封簡陋的驅毒符.



符體激活,一道芒光射入啞女的體內.

驅毒符在他的控制下,迅速擴張到啞女的身體的每一個細節中,然後找到所有土毒素存在地方,一舉逼迫出來.

但驅毒符完全侵入後,楚云升額頭上卻冒出陣陣冷汗,全都是毒素,根本無法清除

她身體內的毒素已經和肉體乃至骨頭都融為一體,人即為毒,毒即為人,驅毒就是驅人,結局可能就是變成一灘血水

楚云升收回驅毒符,對小草燈人無奈地搖了搖頭,啞女中毒太深,時間太長,複發次數又太多,如果是在當初她剛剛中毒的時候還有得救,現在都不知道過了多少年了,能活到現在本身就已經個奇跡了.

小草燈人期待的眼神漸漸充滿了絕望,地下頭,無聲地抽噎著.

雖然這個年代,死亡如家常便飯,但這些流難之人,先是目睹老六死在這荒郊之野,接著又來一個要死在同一地方,一個接著一個死去,仿佛不遠的將來就是他們自己的命運一般,壓抑異常.

楚云升想了想,隨手又箓制了一個他最熟悉的六甲符,封印在啞女身上,以六甲符加強人體潛能的作用,暫時幫助她對抗住土毒素,不至于立即死亡,其實他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最短的時間內想辦法突破到三元天境界,然後箓制出只有三元天境界才能制作的愈體元符,強行恢複她身體的生機.

就他自己目前所掌握的知識,一共可以箓制出七種類型的元符,愈體符和驅毒符一樣,同屬于治療性元符類型.

但三元天的限制,卻始終是個最大的問題.

"我可以救她"

正在楚云升推敲啞女生命剩余時間,以及他所不能耽誤的時間,還有突破三元天的時間,三種時間比較的時候,沐希郡忽然站了起來,令所有人驚訝地說道.

^^

[

上篇:金陵城 第三百八十三章 境界質變    下篇:金陵城 第三百八十四章 論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