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四百零四章 全魔亂舞   
  
金陵城 第四百零四章 全魔亂舞

楚,我們又見面了.

"

如此簡單的一句,卻猶如一場軒然大波,席卷整條街道.

冰使竟然認識孫盛,而且聽她的語氣,還是認識了很久的樣子!

尚且有些記憶的人,都還記得,冰族曾經于全城尋找過一位楚姓的人類,為此蜀都甚至配合地進行了一次"人貌大普查"幾乎連地皮都翻了一遍,此後,出入城防的檢查更是異常嚴格,只是鬧了好長一眸子,便不了之了了,冰族也未再提起此事.

"她居然也會笑!?"這恐怕是在場所有接觸過冰使的巨頭們,不可思議的另外一種想法,這麼長時間了,從來沒有一個人見到她笑過,哪怕一次都沒有!

很多人私下揣測過,認為冰族的人天生就不會笑,然而,今天終于見識到了,原來她不是不會笑,而是他們不夠資格讓她笑!

只是,這個夠資格讓她笑的人,卻和當日通緝的那人摸樣大變,難不成整了容?眾人的目光聚集疑望.

楚云升奚然一笑,松開唐依,替她整理好衣襟,道:"謝謝你能配合我到現在,你走吧,我與她們的恩怨和你們無關了."

唐依神情有些不敢置信地呆滯,竟伸出手撫摸他刺痕恐怖的臉皮,疑惑不解地道:"你真的是那個人?"

楚云升搖了搖頭,推開她,驅步向前,一邊走,戰甲一邊流光溢彩地寸寸浮現,向著白衣女子道:"你早就知道了吧."

"能夠不到數天之內,便將蜀都攪得翻天覆地的人類,普天之下,不出三人,不是你,又是誰?更本用不著猜,你一進城,我便知道了.我只是沒想到"黃山之戰,阿娜顏戰死,而你還活著."白衣女子沒有否認地點了點,緩緩說道,眼神中有些說不清的冰靈.

三公子就站在白衣女子不足兩三米的地方,當他聽到"普天之下,不出三人"時,眼角不由自主地跳了跳,額頭冒出盈盈冷汗.

"一直不戳穿我,還故意派個什麼代表來參加宴會"就是為了知道我想干什麼,對嗎?"楚云升笑了笑,這個問題其實不需要她回答,心中便已有〖答〗案,但他想搞清楚對方是否已經發現地圖的秘密,故而,忽地又繞著彎子道:"認識你這麼久"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漓,漓水之漓."白衣女子淡淡道.

楚云升張了張嘴,有些尷然,這時"一名軍官悄悄走到軍方將軍身後,低聲道:"將軍,紹大校不肯來,讓孫盛單獨去見他."

楚云升聽力極佳,此時又靠得這麼近,聞言,迅速估計出冰族大概也是剛剛得知自己要找紹炳,事情或許還沒有糟糕到地圖已經落入她們之手而無法收拾的地步,心中一凝,當機立斷,暗控封獸符,嘩啦一聲"放出了冥!

四周人群頓時嘩然,涼氣倒吸,這只長著"形翅膀的人形怪物,不就是梢鋒所說的那個一槍挑死三次形青甲蟲的那個東西?

難怪他第一個發現蟲尸!壓根就是他所殺!許多人對冥心生懼畏,一下子,它的左右四周迅速為之一空"竟無一人靠近.

"我知道你們找我是為了什麼,我把它留在外面,你們有飛行器"我跑不了,我只想和紹炳談談一些私事."楚云升望著兩架緩緩溧浮而來的飛行器"平靜道,想得到地圖,必須要再冒點險,先穩住冰族.

"其實,你根本也用不著跑,當年,在金陵城,如果你沒有跑的話一"漓像是歎息一般說來,語氣中像是透著一絲無奈.

楚云升打聳了她,道:"以前的事,等我見完紹炳再說,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只能現在就與你們激戰!"

漓側過身體,雪白的衣裳上冒著咝咝地寒氣,像是一個冰雕寒體,向著軍方的人道:"讓他進去."

那位將軍蠖蠖了嘴唇,卻沒敢不從,這還是他第一見到有人,一個人類,膽敢打斷冰使說話,並且冰使不但沒有發怒,還同意了!

這樣的人,豈敢招惹,能躲多遠躲多遠.

唐依此刻也回到父親的身邊,她不是第一次見到冰使,但這是她第一次見到冰使對一個男人說這麼多話,而且和其他人一樣,也是第一次知道她的名字.

一切皆是因為正默默而孤獨地走向大營的男人,那個臉上刺痕交錯,那今年輕帥氣的面孔,還有那個曾經的三維全息圖,哪一個才是他真正的面目,他會是老師和自己一方的人嗎?

唐依發現這些問題都沒有〖答〗案,漸漸地在腦海中,只有那個蜷縮在床角,痛苦而發瘋般的人,也許那才是最〖真〗實的他.

楚云升為了穩住冰族,給黑平了死命令,讓它留在外面,只身步入了大營,在剛才的那位軍官帶領下,很快便到了一座軍營.

這是少壯派的聚集地,而此刻,只有紹炳一人,站在房間里.

"你終于來了,我等你很久了."紹炳一點也不驚訝的樣子,再次證實了楚云升之前的猜測.

"你等我?"楚云升語氣中卻沒有奇怪的意思,若不是地圖和古書的聯系中斷,也不用著和他廢話,直接找走便走了.

"不錯,但不是指現在這兩天.而是以前口你太心急了,如果你能再多等一個晚上,我就能確定你的身份,明天就會主動聯系你,但現在"紹炳遺憾地說道.

"現在也一樣,把東西給我,我可以幫你做一件事."楚云升不想再兜圈子,如今形勢急迫,單刀直入道.

"楚先生,我不是唐依,………你不想知道我是誰嗎?"紹炳轉過身體,倒了一杯水,道:"你還記得港城的楚術門人嗎?范大師只能算是陽光時代分離斷開的分支而已,一個月前,我們已經和他們重新取得聯系,而我代表的則是正統的楚術門人."

"你就是代表冰族火族多能族,對我來說也毫無意義,我只想拿到東西."楚云升雖然的確很驚訝他的身份但實在沒空和他磨嘴皮,催促道.

"不要那麼著急,楚先生,我們都知道你掌握了大量真正的楚術!這是我為什麼要找你的原因,這些楚術原本應該屬于整個楚術門人,只是在陽光時代的時候失落了,所以只要你肯將這些真正的楚術交還給楚術總部,門主許諾,尊你為副門主,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紹炳定定地看著楚云升,開口道"你們的?如果我不願意呢?"楚云升感到好笑的,冷冷地反詰道.

楚術門人的一些作戰手法的確和楚云升相似,不論是從冰族的通緝上,還是從港城那里,得到的情報,讓他們或者其他異族都認為自己手里是真正的楚術這一點並不令他感到驚訝.但他懷疑紹炳和楚術門主的腦袋是不是壞掉了?交還?就是冰族也不敢如此大言不慚地宣稱別人的東西是自己的,而且還不知道臉紅.

"楚先生,我知道我這麼說,你一定會反感也一定會說我是白癡,是在癡人做夢,你這麼想很正常,因為那些楚術在你手上,而不在我們手里,但那些的確是我們楚術門人原有的東西!"紹炳轉動著手里的綠色鋼杯,繼續道:"你一個人的力量就是再強也敵不過冰族她們,而我們卻能!你可能還不知道楚術門人如今的龐大實力,黑暗降臨後的短短數年間,楚術門人的發展可謂一日千里,是你無法能夠想象得到的!如今天下大勢已成雛形,除去蟲子怪物,冰火土木金,五盟鼎立,幸存諸城為"勢"超強者自建勢力為"霸"勢與霸皆各自選擇依附五盟中之一,蓋天之下,只有多能一族,天空之城,與我們楚術門人擁有足夠的實力獨立出五盟之外與各方保持良好的關系.

最初大混亂時期的個人英雄時代已經過去,現在已是五盟時代!不管是誰,也擋不住時代的前進,就像黑暗總時代的到來一樣!所以,你也需要我們,我們至少同宗同源!"

"挺好,照你這麼說,不是還有多能族和天空之城可供我選嗎?你們也不是我唯一的選擇."楚云升沒想到成為蟲子之後這麼久的時間內,各地形勢變化得如此之大,從此可見異族能力之強悍.

他並不吝嗇傳授給別人責書的修煉之法,只要他認可的人,他教過很多,但他不認可的人,比如冰火族,甯死他也不會屈服.

"我們調查過你的事情,多能族和你曾有深仇大恨,在黃山之戰的情報中,你已經是個死人,當然,現在卻神奇地活著,至于天空之城,我本不想告訴你,但,"紹炳吸了一口氣,道:"天空之城,即是當日消失的金陵城!"

"什麼!?他們還活著?真得還活著!?"楚云升本已經被紹炳繞得有點不耐煩了,忽聞金陵城的消息,頓時跳了起來,一把揪住紹炳的衣服,雙目瞪圓道.

多少今日日夜夜,多少次生死劫難,他從人變成蟲,又從蟲變成*人,身邊的兄弟朋友,一個接著一個離開,一個接著一個倒下,曆經磨滅,最終只剩下這麼一個信念,也只有這麼一個信念還在苦苦支撐他沒有最終垮掉.

那就是一口氣,一口活著的憑借,當終于有人帶來金陵城的消息時,他覺得有一種一切似乎都到了頂點,一切都終于要過去了的感覺.

然而,他雙目緊緊逼視的紹炳,卻接著說了一段令他從頂點直跌而下,如墜十八層地獄的話:"楚先生,你太天真了,你當初在金陵城替他們做了那麼多的事情,甚至留下楚術給他們,但你知道嗎,你的姑媽一家已經被他們逼得自殺身亡!"刹拉間,楚云升一陣恍惚,張了張嘴,沒發出聲音,半響才道:"你,你說什麼?"

"數月之前,根據我們的後來情報,那時候你應該還在港城,天空之城,也就是金陵城忽然破空出現,懸停在地球對面的美利堅紐約城上空,沒人知道他們是從那里來的,只知道他們帶著震撼紐約城的黑武武力與科技力量擊退了地面上蟲子對紐約的圍攻.接著,五盟以及多能族的高級飛行器云集紐約,你知道有多少嗎?整整一百二十七艘!那個時候各方情報顯示你已經死了,為了再次消失的楚術,所有人都將目標對准你姑媽一家,包括天空之城的獨裁城主,你曾經的老部下丁顏!可笑嗎?可恨嗎?還是可憐!?

你姑媽一家,就是被五盟被自己人這樣活活逼死得!你現在還覺得你可以選他們嗎?你能靠得住誰?五盟?還是那些你曾救過的人?他們轉身就拿刀子捅死你,因為你不過是他們一個工具!

只有我們楚術門人和你才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同宗同源,你還不明白嗎,楚云升!"

"不可能,不可能,你騙我丁顏那麼聰明,不可能做這種事情,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不相信……"楚云升搖著頭,向後踉蹌,撞到一堆桌椅,腦袋中一片混亂,不知道是為何,有個聲音再不停地告訴他:這是真的,因為虎仔已經來給他托夢了…….

"如果當時沒有各方關于你的死訊也許不可能,但……這種事情我根本沒有必要騙你,五盟以及多能族,你隨便找個出來問問,它們都知道眾所皆知的事情,我想騙你也沒法騙!"紹炳幾乎沒有任何遲疑地說道.

楚云升渾身的戰甲如水一般地退卻,腦袋中忽然什麼都不想想,什麼也不想聽,像是傻了一樣四處翻找,口中念念有詞.

"你找什麼?"紹炳皺了皺眉頭發覺楚云升有點不對勁.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剛剛還見虎仔了明明剛才就這里,就在我跟前伸手就能碰到,它還活著,她們都活著,你在騙我,你一定是在騙我,要不我怎麼看到虎仔?"……"楚云升翻著桌椅,念念叨叨地道:"你看到了嗎?怎麼不見了,怎麼就不見了?躲到哪里去了?"

"楚先生,我知道你現在很難過,但事情已經發生了,節哀一"紹炳拉起楚云升,卻被楚云升一把摔開,大叫著沖出了營房:"我不會相信的,我一定能找到她們,一定能,哪怕耗盡一生,哪怕走遍天涯海角,掘地十里,我也要找到她們!"

紹炳連忙跟了出去大喊道:"她們已經死了,你醒醒吧!"

"你給我閉嘴!再不閉嘴,我殺了你,冥!你個王八蛋,在哪!"楚云升竭力斯里地喊道.

白衣冰使漓,微微一怔道:"楚,接受現實吧,你姑媽,表妹,表弟,一家三口的確已經盡數自殺身亡,我們和木盟想營救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不過紹炳,你忘記說了,你們當日逼迫得可不比別人差到那里去吧!"

紹炳臉色一變,道:"楚,我們是同宗同源,不會騙你,騙你的只有它們,當時冰族試圖利用原來的關系∼"

漓從懷里掏出一個殘段的項鏈,上面沾滿了鮮血,以及一顆斷裂的虎牙,打斷紹炳道:"這是唯一逃生的,你所養的那只老虎,從圍堵中沖出來,咬在嘴里的東西,途中被多能族的能波炮連牙帶血擊飛了,好在為我的族人所撿到,也許全天下,當時只有那只老虎認為你還沒死."

楚云升接過項鏈的手都抖了起來,那是姑媽楚涵的,打小他就認得,從不離身,那顆虎牙,那暗暗的血跡,令他渾身直至靈魂都抽搐,哆嗦了一下:"一個項鏈就想騙我,我不會上當的,我不會相信的……"

然而,他卻越說越無力,那些血,那項鏈,那虎牙,他分明地就能感覺到它們的主人倒在血泊中的樣子,為了讓自己不相信,他雙手抱拳,捂住嘴,咬著皮肉骨頭,幾乎帶著哭腔向自己祈求道:"楚云升,求求你,就當你騙騙自己,不要相信,它們沒有一個好人,都是騙子,都不是好人,你就騙騙自己,你做得到的,你為了活看見到她們,你連死尸都吃過,還有什麼做不到?你一定可以的!"

漓像是要讓他徹底清醒過來,又或者是為了證明什麼,向一邊另外一個冰使點了點頭,然後道:"如果你還不信,不敢面對現實,我再讓你見個人,在你眼里我們可能是騙子,但你會相信他."

人群一讓,那位冰使領著一個斷了一臂的男人,走到楚云升跟前.

斷臂男人噗通一下子抱著楚云升跪了下去,大哭道:"楚先生,我們對不起你……"

山河?楚云升渾身僵直了,再也撐不住了,再也騙不了自己了!

刹那間,他只覺眼前一黑,融元體分崩離析,層層瓦解,轟然坍塌!物納符反鎖機構頓時失效,一股沖天怨氣,拔弓體而出,如洪水猛獸,洶湧澎湃,在他〖體〗內直至大腦中樞,橫沖直撞以至全魔亂舞!!!

撲哧!

融元片片斷體,湧起大量失血,從他口中噴射而出!濺撤漫天.

坍塌的碎片,在群魔亂舞的怨念中,沒有停止,滾滾地向相反方向重新再次構建!

一浪接著一浪的逆行構築,像是瘋狂中的摩天大廈,拔地倒砌!

接著,轟地一聲……

至此,三元天,大逆鑄成!!!

這章飄火碼得很慢,反複推敲了很久,因為這一次的**,和以往的都不一樣,不是小**,面是全書的大**之一!!~!

[

上篇:金陵城 第四百零四章 全魔亂舞    下篇:金陵城 第四百零四章 全魔亂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