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四百零七章 不降者,死!   
  
金陵城 第四百零七章 不降者,死!

第四百零七章 不降者,死!

再提示一下,上一章,也就是40章,因為飄火的疏忽,遺漏了一段,約千不到,已經不上,沒看的兄弟,姐妹,可以重新點開看一下,不上的這部分,是不收錢的.

一般飛行器正常飛行追蹤都是由程式控制,戰斗的時候,通常會交給冰族中訓練有素的備選族人進行操作,而冰使的能力在于個體,她們一般習慣于親身作戰.

那架飛行器的駕駛者,像是喪失了戰斗的勇氣,只顧逃竄,曾幾何時,作為空中霸主之一,完全藐視人類存在的它,何曾落到這般田地?

見它落荒而逃,楚云升默不作聲,掉轉方向,沖向另外一座巨墳,冥還得吸取能量

幾乎是同時,從時空傳送墳閃出兩道紫紅身影,懸火怒張,一左一右,激射而來.

火能量轟烈之煊勢,轉眼波及滾到,楚云升眉頭一凝,疾空之中,猝然反轉,冥的身形稍微停頓半秒,沖氣勁射,嗖地一聲,如離弦之箭,化作一道黑光,消失在黏液區.

很快,飛行器與楚云升一前一後轉眼又飛回了蜀都,只不過,去的時候是兩架,追著楚云升;回來的時候,只有一架,卻被楚云升追著.

地面上的蜀都人類,都震驚地望著這似乎不可能的景象,如果剛剛第一架飛行器的擊毀,還可以用被偷襲所致這樣的理由來解釋的話,那麼現在,毫無疑問的證明了這位"空中騎士"竟真的擁有"正面"摧毀飛行器的能力

楚云升一直氣勢洶洶地追到蜀都半途,然後陡然攜弓踏冥,鄒然掉頭,掠向戚氏能量銀行

不管是紹炳還是漓,唐依,甚至是根子,這些天每天都來和他說的話,他都冷冷地聽著,他們以為自己必定會選擇加入一個勢力,因為他們認為除此以外已經別無選擇,個人的實力永遠無法和龐然大物的集團對抗

所以,他們以為一切都在他們掌握之中,他越是沉默,紹炳與冰族越是以為他是在左右抉擇,紹炳有同宗同源的借口,冰族有實力為後盾,在未見到古書前,誰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麼會符文技術的,他們誰都想得到楚云升,從他嘴里獲得想要的東西.

然而,他卻偏偏誰也不選,哪怕最終戰死,他也不會選擇投靠或是借助任何一方手上曾沾有自己親人鮮血的勢力

他哪怕不要自己的性命,也要讓他們失算,不舒服,偏就不按照他們的打算行事,甚至讓他們抓狂這就是他偏執的報複

他楚云升不是一條狗,親人被逼而死,豈能還任由他們擺弄,利用,踐踏?

他說要走,便要走,是走,不是逃誰也別想擋住自己,誰擋殺誰

要戰,則必須有元氣能量,黏液區那里有點小麻煩,戚氏能量銀行卻存著半城的能量,他即便是不眠不休,也無法在短時間內,修煉出如此之多的元氣能量,數量足夠一戰之用

漓,凌立一處三十多層的樓頂上,放下冰族專用的望遠鏡,道:"一架低空飛行器的損失……雪,通知寒,楚與蟲子聯合的可能性排除,監視黏液區的所有飛行器與冰士立即返城,准備作戰,注意潛行."

"是,大隊長"戰斗時刻,雪冰使立即轉換對漓冰使的稱呼,打開一只四方箱體,彈出立體傳息圖,即刻傳達命令.

"我本不想動武,動靜一大,驚來其他四盟及多能一族,怕又是當日天空之城的爛局,最終誰也得不到,只可惜這楚……"漓歎息一聲,手運袖衣,甩空揮斬,下方大軍立即如蟻紛動.

"大隊長,總部急訊"立體傳息圖上跳出一個方立體投影,雪冰使臉色一變,緊道:"總部傳悉,多能族天導人率領第一艦隊攜重裝機械人兵團,剛剛由京都開拔"

漓猛然一凜,雙眼凝聚著攝人的光芒,鏗鏘道:"楚術門人果然和多能族勾結了,雪,立即要求總部發冰盟第一號急命,凡冰盟麾下戰區,所有勢,霸,即刻起不及一切代價攔截多能族低空艦隊,能拖多久拖多久"

"是"

"另,馬上通知分散設伏在三百公里外的飛行器編隊與冰士,情報已經暴露,繼續潛伏失去意義,立即大規模結集,抵達蜀都,直接參戰"漓追加下令道.

"是"

"飛行器只能圍住他,真正要抓住他,還要靠所有冰士,讓大家一級戰備吧" 漓走到挺拔筆直的樓頂角,眺望無垠地昏暗天際,蕭然道.

"是"

這時,第三個冰使出現在樓頂,即刻道:"大隊長,他正攻擊戚氏能量銀行"

漓清眉一挑,道:"攻擊能量銀行?他沒有裝備武器,要能量做什麼?難道,難道他已經能夠直接攝取能量如體?"

"立即使用寒冰戰衣冰體凝固射炮封鎖蜀都全部上空"

三只冒著寒氣的銀白色箱體被打開,冰能四溢的雪白戰衣旋轉上浮……

"這里是戚氏能量銀行,請立即——**,開火"重兵結集的戚氏能量銀行,猶如被鐵桶包圍了一般,除了軍方部隊,銀行保衛隊,更有人頭攢動的操縱師戰隊.

他們背後的能量銀行,可是存著他們多年的財富和心血,雖然楚云升在軍方大營五秒擊毀飛行器,但時間太短,消息只傳到高層,下面的這些人根本不知道.

戚氏能量銀行戚圖衛來回在辦公室焦急地走動,他知道自己的召集的這點力量根本擋不住逼空而至的"空中騎士",只期望于冰使或者楚術門人盡快趕到,救他一"命".



一聲巨響,火光頓起,爆裂催起沖擊振動,戚圖衛的辦公桌微微直顫,頓時讓他感到,這是他一生中,除了蟲子初降那會外,最危急的時刻.

"擋我者死"

楚云升暴喝一聲,一箭轟後,能量銀行炸開一個巨大的口子,守兵的防線也被沖得七零八落.

只一箭

士兵們,保衛們,以及操縱師們心髒怦怦直跳,那一箭若是轟在自己的頭上,那里還能有命在?

和命比起來,銀行里面的"存款"立即便什麼都不是了,能量沒了還能再掙,命沒了可真什麼都沒了.

他們從未見過力量如此強橫的人類,即便是排名第一的林空輝,也無法相提並論,恐怕只有冰使才能與之匹敵

人類也有如此強大的存在嗎?

楚云升凜立冥背,嗖地一聲穿過爆裂口,極光箭開道,逢強拆牆,逢門毀門,橫沖直撞,以最快的速度直抵戚氏銀行的能量庫

不需要鑰匙,也不需要機關秘密,一切暴力拆除,換取時間.

如地下迷宮一樣的能量庫,也許換了別人來要找上半天的功夫,但楚云升的特長便是感應元氣能量波動,哪怕再微弱,再細小,只要不遠,他都能敏銳捕捉.

最後一面融甲鑄成的安全牆在極光箭下轟然洞開,楚云升飛速跳下冥背,閃身而入,他時間不多,冰族和楚術門人可能眨眼就到.

一排排立方架上,整齊劃一地排放著數目驚人波光粼粼的能量管,號-5號庫,全是原始的附屬物能量,號庫與7號庫是提純的冰能,8號庫則是火能,最後9號庫是實驗用的其他屬性能量.

楚云升邊走邊凌空箓符,二階的物納符已嫻熟無比,轉瞬之間便符立則成,懸于庫中,一掃而空

然後是攝元符,迅速轉換為本體逆元氣,但威力,還未為得知,他現在一直在用弓.

天空上,一發發冰體凝固炮彈當空爆裂,誕化出一片片直徑長達十米的放大版六角形雪花結晶體,如鋼似鐵,相互首位連接,如同積木一樣,隨著炮彈升空數量的加大而激增,整個蜀都上空,像是被籠罩在一座由巨型雪花組成的宮殿

當他充沛元氣,踏冥沖出戚氏能量銀行,漓已身穿寒冰戰衣,輕盈地踩著空中巨型雪片,凌襲而至.

冥轉身一璿,以速度優勢,攀上上風,楚云升順轉勢拉開弓弦,一道極光流蘇飛逝.

漓彈起身體,一條憑空伸來的巨型雪花鏈,高高地將她送上更高的上空,極光箭從她的下方穿破無數巨型雪花轟落地面.

"楚,你跑不掉的"漓凌空撲殺,手中冰刺雙頭棱槍嗡地一聲,迸發出一道寒冰刺體,銳嘯著,破空

與此同時,一條條如帶似鏈的巨型雪花條,從四面八方卷起翻滾,圍繞著楚云升和冥纏繞包裹.

另外一個冰使也已經從後下方縱著雪花片攻了上來,與漓形成合圍之勢

"破"

楚云升大吼一聲,冥閃電槍裂開無數黑色閃電,瞬間撕裂所有纏繞的巨型雪花條帶.

瞬間,他立在冥背上,手中的弓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柄光芒四射的逆元氣劍

三元天境界,可元氣外放,不假中介,以本體元氣凝聚戰劍,純元氣戰劍

只不過,他現在和正常的三元天不同,乃是逆元體,所凝聚的戰劍亦逆元氣劍.

鈧——嗤——

當劍氣殺上寒冰,刺耳的摩擦撞擊聲,幾乎穿破人的耳膜.

曾幾何時,楚云升在寫字大樓頂上,連漓一招的難以接下,千辟劍更是止步于她的雙指

但,現在不同,三元天,激發的完全是真正的劍氣,三元逆劍氣



兩道渾厚的劍氣從元氣劍上迸列出來,相互對殺,轉瞬之間便將漓的寒體冰形刺絞個粉碎,並,蕭然上攻,直殺她本體.

"冥,上面的歸你"

楚云升抽劍返轉,與冥人蟲分離,一上一下,各對陣一人他不會飛,對付下面的,比對付上面的更有把握.

下方的冰使迅疾激起漫天的冰璿刀,密密麻麻,布滿整個空間,楚云升冷哼一聲,運起本體元氣,劍光大盛,急速帶劍旋轉身體,像一發自旋炮彈一樣,頂著冰璿刀,猛沖了下去

"劍式"

楚云升大吼一聲,千軍辟易第一劍式,破刺



一道足以耀眼刺目的光芒,奪逆元劍劍體而出,以超過極光箭的速度,凌厲地射向從下方沖上來的冰使.

以三元天境界激發的劍式,豈可同日而語更何況,劍氣的基源是在破壞力有特長的逆元體元氣.



下方冰使身上的寒冰戰衣寒光極亮了一下,迅即又飛速地暗淡了下去,身體像是撞到一面阻攔鐵板上一樣,頓時砸飛了下去.

"劍式"

楚云升下墜的速度越來越快,旋轉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戰甲激烈地撞上冰璿刀,帶起一個個巨大的口子

第二道破刺轉眼就到

落飛的冰使氣血翻滾,勉強站在一片巨型雪片上,向上轟出一拳巨大的冰拳.

嘣——

破刺逆劍式當空刺開巨型冰拳,再一次追擊在她身上.

這便是劍式的威力,鎖定目標,追擊至熄不用如極光箭一樣精確瞄准.

劍氣穿過,下方冰使悶哼一聲,身上的寒冰戰衣頃刻瓦解,殷紅的血珠自潔白的衣服上,濺飛出來.

"劍式"

楚云升再次大喊一聲,催發渾身本體元氣,激發破刺

"倚"聽得楚云升第三次喊出"劍式",被冥死死糾纏在上空的漓,心中猛地一揪

楚云升一鼓作氣的三擊劍式,如排山倒海的氣勢威壓倚冰使,看得漓觸目心驚

汩……

破刺劍氣呼嘯著刺穿了她的心髒,大量血液拋射出來,劍氣來回穿刺,不消片刻,倚冰使的身軀便千瘡百孔



她的尸體直線墜落,砸入下方的冰體凝固射炮的移動陣地上.

跟在後面急速下墜的楚云升,立即翻轉身體,重新激發出十二道普通劍氣,射在地面上,形成巨大的反沖力,凝滯他過快的墜落速度.



一聲巨響,地面被砸出一個巨坑.

炮兵們驚魂未定之時,只見楚云升一躍而起,手提冰使頭顱,掠地而去,所過之處,炮毀人飛,劍氣縱橫交錯,無一人可擋,無一物可阻.

他竟然殺了冰使

從碎炮中,從尸體中,僥幸幸存的士兵,胸口起伏不定,腦袋中一片空白,和黃山雙城一樣,冰族在他們的眼里,是永遠不會死的

但,偏偏就死了,死在他們眼前

楚云升一路飚飛突進,身後留下一道碎炮尸骨,強行沖入軍方作戰指揮平台,憑風當立,冷眼掃視一眾軍官,手提冰族人頭,向前一送,劍鋒斜指,道:

"蜀都人類,不降者,死"

^

[

上篇:金陵城 第四百零六章 冥,我們戰!    下篇:金陵城 第四百零七章 不降者,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