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四百一十章 其鋒何以若斯!   
  
金陵城 第四百一十章 其鋒何以若斯!

第四百一十章 其鋒何以若斯!

六只珉體忽然高亢嘶鳴,數萬戰蟲同時襲動,漫山遍野,洶湧澎湃,刀腿敲擊地面的聲音,令大地撼動山川搖晃.

機械人軍團陡然加速,蟲子在前進,殤在怒吼

無邊地黑暗漫向天際,遮去微明,黑天之上,電閃雷鳴,烏云滾滾,仿佛是在憤怒,又像是在掙紮,如同不容于這個世界的魔嬰即將降世.



一聲裂天巨響,驚雷炸炸.

一道道黑色劍氣拔地而起,從黑霧下方的蜀都廢墟,沖云直上,出地而插天,在黑空中勢成劍氣渦漩,撲天而下,宛如一條無數劍氣組成的"飛云",一分二,二分三……

九片侵略速如火的"劍氣飛云",奔騰不息,浪浪翻滾,銳嘯著,張牙舞爪著,齊頭並進,嘯沖向機械人洪流.

蒼茫大地,東邊是洪水般機械人與蟲子,西邊是九片黑氣騰騰的劍氣飛云,猶如相對而沖的兩道洪流,轟然猛地撞在了一起.

嘸,嘸,嘸……

飛云嘯掠,一只只機械人紅光大閃,卷飛起來,在蕭殺的劍氣中,高速飛旋,片片分離,不到眨眼的功夫,竟被劍氣削割得化為碎片

劍云過處,片甲不留

無數的機械人堆了上去,無數的碎片拋向天空

段沿唰地從菱形指揮台條了下來,急沖道巨型立體顯示圖息前,低聲吼道:"不可能,他不可能憑一人——"

"2號天導人,我建議你立即撤退,他的能量指數剛剛已經突破了完美複蘇臨界點而且,他使用了未知能量,我們的儀器探測全部失敗,現存恢複的資料庫中,完全找不到這種能量的來曆,所以,請你立即下令撤退"影人閃身到立體圖息上,指著那團黑霧嚴肅地說道.

"不行,為了這次行動,我幾乎動用了2號基地90%的能量,絕對不能失敗我們還有機會,他不可能違反能量體系,而且下面還有蟲子六只珉"段沿冷冷地盯著畫面,目光隨著那九片蕭殺的劍云而移動,它們幾乎如排山倒海一般掠過機械人陣地,撲向後面的蟲子

嘸,嘸,嘸……

第一只赤甲蟲被拋卷了起來,漩渦般的劍氣云流中,飛速旋轉,劍氣縱橫交錯,蟲甲急速肢解,旋碎,不到片刻,只剩下蟲肉的"裸蟲"從劍氣卷云中,掉落下去.

噗通,噗通……

劍云嘶嘯而過,漫山遍野的蟲子甲殼,刀腿,頓時全無,一只接著一只摔落下來,只剩下一具具無腿無足無甲的裸肉.

六只珉體漂浮入空中,試圖躲過這九片如來自地獄般的劍氣飛云,卻不料,這九片劍氣飛云,掠到黏液區的盡頭,立地打旋,頓時形成九道"龍卷劍氣風",其中六道裹住珉體,三道卷向天空中的千米戰艦.

猛地一陣艦動空搖,上萬的碎片從艦體上飛離出來.

戰艦主指揮室中一片警報聲,此起彼伏

"防禦能量不足能量不足能量不足"

段沿鐵青著臉,咬著牙道:"主體分離,准備撤退"



戰艦中間甲板頓然打開,一家三角形菱形飛行器緩緩升起,**著淡藍色的光波.

它剩下長達千米的偌大戰艦,漸漸被也越來越衰弱的龍卷劍云所吞噬,甲飛罩毀,轟轟地下墜,一頭倒插在山峰上,燃起撲天大火.

遠遠地,一座斷樓的樓頂上,一個清瘦更加蒼老的老頭,茫歎道:"此人難道竟非我等諸族?不然者,其鋒何以若斯"

更遠的地方,從藍光爆中生逃出的三架冰族飛行器上,漓站在窗弦邊,望著那團緩緩墜下的黑霧氣團,以及它下方的廢墟,默然無語,只輕輕道:追擊多能族

三道流光追著一道流光,在黑天中閃成一個光點而逝去.

激烈的能量沖擊,從雪花封城開始,到藍光滅城,再到劍氣飛云,蜀都上空冷流對沖,冰雪消融,磅礴的大雨從天而降,洗刷著大地,洗刷著血液,仿佛要這里發生的一切都蕩滌乾淨一般.

冰族重損走了,多能族喪師逃了,黏液區也只剩下一只只等死的"肉蟲",然而,沒有人歡呼,也沒有人奔走相告.

因為蜀都也毀了,成一片廢墟,五百萬人也幾乎死個精光,活下來的,還有人試圖在廢墟中拔出自己的親人,任憑暴雨傾盆

楚云升站在一堆廢墟上,冰視群山橫領的彼端,手中閃電槍轉化成的黑色千辟劍,滴滴地流著雨水.

沒人過來和他說話,也沒人願意靠近他,他就那麼一個孤零零地站在那里.

他想救一個重傷昏迷的小女孩,因為他現在可以箓制愈體元符,可以幫助她恢複生機,但被她的父親拒絕了,不信任的眼神中,透著如看見惡魔般的目光.

他空有一身可以救命的本領,卻無人願意接近他

許久後,他的背後,傳來一個女孩的聲音.

"你還好嗎?"

楚云升沒有回頭,他聽得出來是唐依,沉默了半響道:"你不恨我嗎?"

"不恨."唐依淡淡地說道.

面具下的楚云升,看不出任何表情,空蕩道:"為什麼?他們都恨我,恨我帶來了滅城之災."

"你忘了我曾和你說過的一句話嗎?"唐依凜冽在風雨,道.

楚云升漠然道:"哪一句."

"這座城里的人,有哪一個不是神經病"唐依注目凝視一片廢墟,道:"就算你不來,這里逃不過被滅亡的命運."

楚云升沒有說話.

"你知道我父親臨時死前是和我怎麼說得嗎?"唐依目光冷然地道:

"他說:唐依,記住,從來就沒有什麼"陰影",我和你伯父一直努力地告訴所有人,真的沒有"陰影",黑暗工作室今天取得的一切成績,都是靠我們自己的智慧和努力,和異族沒有任何關系.

但他們不相信,其實他們不是不相信我們,而是他們已經不相信自己,不相信人類可以做到異族們做到的事情,他們被蟲子嚇怕了,而異族就像神祗,救世主一樣,矗立在他們的靈魂之上,他們喪失了所有信心,認為只依靠異族,才能生存下去,只有異族才能制造出抵抗蟲子的武器與裝備.

他說,唐依,這個世界不管那一族,最終都靠不住,它們不會在乎我們的死活,在乎我們死活的只有我們自己所以,你要記住,蜀都只有靠我們自己,靠自己去獲得生存的資格"

唐依抿了抿嘴,又道:"所以,我不恨你,你讓他們血淋淋的見到了現實,讓他們明白了我父親和伯父一直想證明的東西:異族根本靠不住,只能靠自己"

楚云升過了很久,忽然道:"謝謝你,謝謝你不恨我."

說完,他默默地走下廢墟堆,朝著一望無垠的尸體邊際走去.

"你有什麼打算嗎?我們准備在霧都山城重建城市."唐依在雨中大聲道.

許久後,一個聲音,飄了回來:"我想去美國"

"可以留下來嗎?"

"我是禍水"

……

傾盆大雨中,一個漆黑的身影,漸行漸遠,慢慢消失在無邊的黑暗之中.

唐依久立的身影邊,走來一個老者,望著那道消失的身影方向,道:"老師的時代,曾有一位著名的"王",去世前只有一句遺言:贏得了天下,卻輸了自己."

一座無名的山峰上.

楚云升佇立了良久,望著多能族冰族逃走的方向,五指插心,鮮血淋漓,逼視黑天,冰冷而淒涼道:"蒼天在上,你若有眼,我楚云升,今以亡父亡母在天之靈,刺骨刻血,起大誓,有生之年,殺絕異族,誅滅蟲殤,雖死不息"

天空之上,雷電交加,轟鳴不止.

他未曾注意到,那些誓血有冥的.

他現在與冥融在一體.

黑氣早已沒入體內,他的戰甲上,或者說冥的甲殼上,沾滿了雨水,涓涓流淌,

在遠處戰艦的火光下,閃爍著幽黑的光芒.

四元天

他以生命之源巨量消耗為代價,注入冥,無視死亡的危險,強行令冥發動合體的技能,一蟲一人,有著相同的生命之源,堪堪抵消了身體的排斥,兩者的相乘激增,同時黑氣在他和冥融為一體時,再次詭異出現,並在它的瘋狂催逼下,竟在其中的一個瞬間,沖破了一個他能分明感覺到的臨界點

雖然在那個臨界點之上,只停留了不到十幾秒的時間,但他能清清楚楚地感覺第四維空間的浩大,大到他的身軀無法承受那樣的境界,恢宏的天地元氣以及空間維度界限差點將他的身體徹底抹殺掉.

但是他達到了,他"看到"了,雖然只是十幾秒的"瞬間四元天",卻讓他真真實實地感覺到第四維空間的存在

在那一瞬間的高度,不論是機械人軍團,還是蟲子大軍,甚至是珉體,它們的破綻之處都一覽無余.

因此,在前數秒因為突然而帶來的錯愕後,他緊緊抓住最後的幾秒鍾的時間,臨時改變計劃,越過了三元天可以開啟的第二劍式,直接使用四元天才能開啟的第三劍式——見云卸甲

之後,便一路下跌,穩定在三元天中層的境界.

然而,第三劍式的威力,不但令冰族多能族瞠目結舌,就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一劍之威,竟能達到如此登峰造極的程度

那麼第四劍式呢?破天一箭呢?楚云升無法想象,他連第三劍式的威力都不曾想到過.

但那一瞬間的四元天,恍惚間,令他明白了一些道理,他從一開始就錯了,從申城起……

楚云升擦去血跡,輕輕躍下山峰,耳邊隱約中傳來熟悉哀隕:

"

大錯鑄成兮,淚落滿衫;

……

既往不返兮,誅殺異端;

……

親族哀嚎兮,山河破碎;

……

錯之複錯兮,無顏瞑目;

……

會有一天,你會回來的,我們都會回來的……彌補我們犯下的滔天罪惡……

"

[

上篇:金陵城 第四百零九章 見云卸甲    下篇:金陵城 第四百一十章 其鋒何以若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