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不會哭了   
  
金陵城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不會哭了

"郝君,剛才那位是?"秋月家的當主秋月種長看向剛剛與他們擦肩而過的楚云升,眼神中泛起疑se,張開手掌,握住郝旭的手,竟說著流暢的漢語問道.## 看iǎo說必去##

"是我們新來的朋友,來江東有點sī事要辦."郝旭不動聲se的巧妙掩飾過去,話語中模棱兩可,含hun不清,既沒有十分明確楚云升與他們的關系,以防止lu餡,又重點強調了是"朋友",帶出了陣營方向,讓日本人心存畏懼.而話題更是一帶而過,看似輕飄,卻是一種"正常"的表述.

"原來是這樣,不知郝君?"秋月種長眼底微動,一絲微弱不可查的流光轉瞬即逝,面lu恍然的樣子道.

"是這樣,如今江東地面基本上都是你們外國人,語言不通,怕有個行事不便,所以我專men下來和秋月先生打個招呼."郝旭有意無意地望了一眼星野家的方向,淡淡地說道.

他之所以要"招呼"秋月家,乃是因為只有秋月家才能讓他放心,楚云升作為一個忽然冒出的絕頂高手,除了要向他示好外,他在申城的一舉一動,浦江之西不能不知道,因為在郝旭眼里,他已經成為一個可以決定申城東西之爭的關鍵ing人物,萬一出現極iǎo概率的事情,楚云升倒向江東,那麼他們就要第一時間做好打算.

當然郝旭覺得自己勝算很大,刨去一切,起碼對方也是個中國人.

"明白了,請郝君您放心吧,我會安排."秋月種長鞠了一躬,也望了一眼星野家方向,又道:"郝君,我前幾日剛說服了兩家家主,但還望今天這樣的流血事情不要再發生了,否則他們都會因為擔心生存得不到保證,而全部倒向立huā家所領導的強硬派,拜托了!"

郝旭眉頭稍稍一凝,旋即松開,道:"秋月先生放心,我會將你的意見帶回給兩位哥哥."

這種事情上,他做不了主,兩位大哥即便在"統和"上,意見也一直有分歧,二哥以為只有不停地以武力脅迫,殺jī儆猴,日本人才會真正地老實歸順,而大哥總擔心會jī起更大的反抗,增加浦江之西的傷亡.** 更新最快**

"那就拜托了!"秋月種長很是恭敬地又鞠了一躬,這似乎是他們一成不變的禮儀.

……楚云升並沒有拒絕郝旭的這種安排,也明白郝旭的iǎo心思,但他來江東要辦的幾件事情中,其中就有一件必須得接觸日本人,那便是要問清楚他們如何渡得大海的?

實際上,他雖然沒有想好到底怎麼渡海,但心里很明白,想要橫渡太平洋,無非是乘船走海路或踏冥走空路這兩種辦法,而空路他想都沒想地便否決了,當初港城那團暴風雨云中伸出的那只巨爪,至今還令他心有余悸,那種藏身在風雨云中的怪物,根本不是他和冥現在能夠抵抗得了.

只是那個始終藏身而不見真形的怪物,和其他部分海怪不同,當時似乎只對入侵來的蟲子包括恐怖之子發動了滅殺與驅逐,卻對逃亡到海島上的港城人類視而不見,甚至遠遠地便在海岸線停下追擊的腳步,反身從空中沉入大海,游弋深淵.

由此,楚云升便不敢冒險利用冥走空路侵入大海,一旦在遠離海岸的深海中被它發現冥的蟲子氣味,而遭到襲擊,則必死無疑,這個風險連冒得價值的都沒有,壓根就是送死.

所以,剩下的唯一的一條路,只能是以船渡海,日本人能跨越六百到八百公里的海面到達申城,必定有些蹊蹺和憑借,而且起碼還說明那個暴風雨中的怪物沒有現身,否則以它的能力,無人可以存活下來.

但在問清楚這件事前,楚云升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去做,那便是去父親與母親的墓地,多少年了?離開申城之後,他便再也沒能回來過,幾經生生死死,許多次他都以為自己再也回不來了,甚至連他們的遺物都被自己丟得一干二淨,只剩下一本祖宗留下的古書.

不知道為何,他一踏上江東的土地,便有一種急迫的心理,一種怕死了就再也來不了的心情,想要去那里,有很多,很多很多的話,要和他們說……然而,當他一路飛奔到江東郊外的那個熟悉的墓地園,昏昏天穹下,在一片荒蕪,破敗,斷裂的墓碑叢中,父親與母親合葬的墓ue前,那張熟悉而親切的黑白照片下,靜靜地佇立著,很久很久,卻始終說不出一句話來!

楚云升以為他還會大哭一場,哭得昏天暗地,撕心裂肺,將所有的傷痛,委屈,難過……一切的一切,向最愛他的人一一傾訴,冥冥中,母親溫柔的撫mō,父親安定的目光,都會讓他得到片刻的安甯.&&最新章節百度搜索:&&

然而,他卻已經不會哭了!

cao勞的母親再也聽不到他的呼喚,嚴厲的父親也再也看不見他的黑發,只有那一方冰冷的雪墓,似在寒風中,訴說著無盡的思念.

許久後,他雙膝跪了下來,伸手輕輕拭去照片上的冰雪,僅也只說了一句:"爸,媽,我沒用……"

冷風卷起碎落落的雪huā,嗚嗚地粘附在他剛穿來的衣服上,飄落在他雜luan的胡須以及散luan的頭發上,像是雪地里的稻草人,披著白顏se的外衣,孤零零,茫dangdang.

他的耳邊漸漸地回dang著父親臨死前,緊緊地攥著他的手,眼神中透著無奈的疼惜,不放心,遺憾而又有一分的堅定,竭力沙啞地斷續:"云升,你長大了,要學會……"

是學會照顧自己,還是學會堅強,或者是別的什麼,他沒能說完,帶著遺憾永遠地走了,楚云升也永遠無法知道下半句是什麼,他曾猜了很久很久,而到了今天,才終于有點明白了,那後半句是什麼並不重要……"爸,媽,我要去美國了,去把姑媽,把iǎo恬,iǎo逸接回來……"

白絨一般的雪huā,片片藹藹地落下,孤寂的單白se世界中,那來時匆匆,去時蒼茫的落寞身影,獨然行走在茫茫大雪之中.

******一天後,申城江東,名都huā苑.

楚云升依著新淬煉出的千辟劍,坐在八號樓的樓頂上,一尊寒光閃閃的戰甲立在他的身後,呼嘯的冷風夾帶著冰雪吹dang樓群,吹開散落著的無數煙頭,順著樓沿婆娑落下.

忽然間,他伸出手,握起秋月家送來的一瓶白酒,仰起頭,一飲而盡.

咣當!

空空的酒瓶墜入樓底,他chōu起千辟劍,隨風起劍式,凜然而動,一道道劍光淋漓盡出,刺雪斬空,人如飛影,舞劍當空.

一劍刺出,他仿佛看見了八號樓下那第一只怪叫的赤甲蟲.

二劍刺出,他仿佛見到了自己幾乎喪命于醫院的觸手怪嘴下.

……七劍刺出,他看見了余iǎo海被蟲子叼走.

八劍刺出,他看見自己被火焰幻鳥追得窮途末路!

九劍刺出,他掙紮著,爬出一片尸山血海.

……十五劍刺出,他看見一個iǎonv孩問他糊糊好吃嗎?

十六劍刺出,他看見老崔要刺死自己孫子.

……三十三劍刺出,他身處一群巨墳之中,拼死飛躍那天塹長江!

三十四劍刺出,金陵城消失在他眼前.

……五十七劍刺出,他渾身是血,喊著臨死不降!

五十八劍刺出,老紫它們橫死在自己的面前.

……九十九劍刺出,他看見自己赤身**地從海怪的口中逃生.

第一百劍,刺出,他又看見了當初他救下的情癡張琠M那個nv孩,還活著……飛舞的劍氣中,他身形漫天飛舞,錯luan無形,也許,只是也許,當初他就不該走出這棟大樓,就不該離開申城,那麼一切都不會發生,只是也許,卻讓他癡mi一個如果.

然而——戧!

無數劍氣刹那間凝為一體,在楚云升的冰冷目光下,空氣鄒然變寒,劍鋒斬過中間那尊戰甲的頭顱,滾落一旁.

"你,當受此劍!"

楚云升力竭倒下,酒醉上湧,躺在冰雪碎luan的樓頂,仰天大笑,刺笑.

******千葉尋哭了很久,當她不哭了,任由母親大嬸們淨洗自己的身體,抹上一層層淡淡的清香,披上秋月家能找得到的最好的衣服,妝扮上最好的裝飾……一切的一切都是最好的,但她的心冰冷冰冷的.

隨後,她和其他兩個被選中的nv孩,跪坐在秋月家大人們議事的廳堂中,她們只有聽的權利,卻沒有說話的權利.

在父兄們的宣誓中,她們的命運便這樣就被決定了.

當秋月家的家主大人率領一眾家臣們,向她們三人跪拜的時候,那句"秋月家的命運就jiāo給你們了,拜托了!"響起,千葉尋,向命運屈服了,她要為秋月家的生存,去shi奉一個親手殺死她所深深慕戀的少年的男人.

痛苦,卻要強顏歡笑;痛恨,卻要熱情地向他奉獻出自己的**……也許只有靈魂,才是自己的,才是乾淨的.

接著,男人們退下,有經驗地大嬸們,開始向她們傳授各種取悅男人的技巧,那些不堪入目的姿勢與動作,以及那些令人耳紅面赤卻又人心寒的發音.

但她們稍稍學錯一點,就會遭到嚴厲的責罰,因為時間不多了,她們必須向父兄們為生存而浴血奮戰一般,以這樣的觀念去學習,哪怕是再屈辱的姿勢,再低賤的發音,都要當成生死存亡的大事去對待.

但她不會哭了,因為這有這樣,才能配合父兄們,讓秋月家,生存下去!

******距離500,還有38票,厚著臉,求月票.

未完待續)

[

上篇:金陵城 第四百二十二章 群刀盡斷    下篇:金陵城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不會哭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