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四百三十六章 大干一場   
  
金陵城 第四百三十六章 大干一場

井眸幼像是沒聽到一般,拼命地掙紮,眼神中滿是害怕,而身上的木能量更是盎然而起,就要發出攻擊.

楚云升連忙將她雙手背到身後,壓低聲音道:"別動,我不會把你怎麼樣,還記的大寨里我給驅毒嗎?我是和那個黑人埃德加一起來的,想起來了嗎?"

井眸幼身體忽然僵了一下,震驚地望著楚云升,足足打量了一分鍾的時間,忽然又猛烈地掙紮起來.

楚云升一急,沒想她這樣還認不出自己來,忽地說了一連串流利地木能修煉功法,那是當年他sī下留給井眸幼的.

隨著他越說越多,井眸幼漸漸地停止了掙紮,滿眼不可置信地望著楚云升.

"現在認出來了?"楚云升見她不再掙紮,眼神也變了,便試探ing的松開捂住她嘴巴的右手,一絲鮮血混合著唾液,枯糊糊地連著她的嘴巴與楚云升的手掌之間,被拉延成一條晶瑩的絲線…………

"倫農先生,真的是你?你還沒死!?"井眸幼清秀的面龐,表情極為複雜.

楚云升點了點頭,他倒一時忘記了,在植物林的時候,好像一直都用的是倫農這個名字,時間久了,用過的假名太多,有時候連他自己都經常搞混了.

"他們都說你死了,原來,原來……太好了!"井眸幼jī動地閃爍著目光,腦袋稍稍一偏,嘴巴無意中又撞上了楚云升謹慎下尚未移開的手掌,粘糊糊的血液頓時抹在她粉nen的嘴chun上.

"對不起,倫農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我給治療."井眸幼不好意思地向後移開嘴chun,偏又沒來由地羞紅了臉,道,楚云升飛快地收回右手,邋遢地在衣服蹭了一下,又看了一下手表道:"不用了,你趕緊帶我進去,不要驚動別人,我要找埃德加,有急事!"

井眸幼楞了一下,又看了一眼楚云升身後的漂亮nv孩,不知為何心中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卻在楚云升的連聲催促下,也不及多想,連忙點頭道:"嗯您跟我來."

剛才的一番話,"買來"的nv孩全部聽見了,為了避免泄lu出去,楚云升一並拉著她,跟在井眸幼後面.

大men守衛,一副戒備森嚴的模樣,有幾個楚云升恍惚在烈火城見過但他們應該已經不認識自己了,即便有當年冰族通緝他年輕狀態時的立體圖,但時間都過去這麼久了,很少還有人能記得那麼清楚.

"井院長這兩位是?"守衛見井眸幼出去沒一會的功夫,竟然帶回兩個陌生男nv,硬著頭皮問道.

"時大哥,他們是我的朋友,你們就別管了."井眸幼一直給楚云升一種很有禮貌的感覺,想不到現在還是如此.

"井院長,不是我"…就怕蔣姐查下來我擔待不起."姓時的守衛一個頭兩個大,平日里,醫療院得這位iǎo院長向來循規蹈矩,對人也和善,從來不會做什麼讓他們為難的事情不知道今天是怎麼回事,竟然會主動違反規定.

沒有來曆的陌生人一律是不准進師范大學的,這是蔣姐的死命令.

"我會跟姐姐解釋的,不會讓你們為難."井眸幼嗯一聲道.姓時的守衛也不敢得罪井眸幼,得了她這句話,立即連聲道謝將他們三人引了進去.

很快,順著路邊的火把,三人來到一座住宅樓房下men口仍有守衛,同樣一翻說辭搪塞過去便徑直爬上三樓.

"咚,咚咚!"

一慢兩快,井眸幼輕輕地敲著302室的0木men.

半響,一個mi糊的聲音,由遠及近,道:"MyGod!誰啊,這麼晚了?"一"博士,是我,iǎo井!"井眸幼站在men外高聲道.

里面的人嘟嚕著一連串的英語,一陣吧嗒吧嗒的拖鞋聲很快便出現在men後面,像是沒睡醒的樣子.

咔噠一聲,men打開了,一個黑人睡眼惺忪地從里面朝外看了一眼,打著哈欠道:"iǎo井,怎麼這麼晚--ohMyGodMygod!!!!……"

他像是受到了什麼jī烈的驚嚇,連連後退.坪!

一聲巨響,木men猛地被關上!

men後面立即傳來劇烈起伏的祈禱聲,哆嗦地念叨著,像是見了鬼一樣.

"博士?"井眸幼沒說完,楚云升便打斷了她,沉聲道:"埃德加,是我,我還沒死,開men!",過了半響,里面才重新恢複了動靜,那木men緩緩地被打開.

埃德加站在里面足足棄了楚云升近三分鍾的時間,才喜極而泣道:"上帝保估,上帝保估!倫農先生,你還活著!"

楚云升推開擋住men道的他,冷冷道:"它這幾年都沒來上班,何來保估我?跟我進來,我有事情要告訴你."

見楚云升一臉的嚴肅,埃德加雖然還在使勁的掐自己大tuǐ,但心中已是一凜,他跟楚云升時間很久,知道楚云升這種表情的時候,從不luan開玩笑,必有大事,因而生妥壓下自我懷疑是否出現幻覺的胡思luan想.

"iǎo井,還得麻煩你跑一趟,把蔣千沁和曹正義叫來,除了他們倆以外,別人就不要驚動了,記住保密!"楚云升向客廳剛走了兩步,又回頭,這只"買來"的nv孩道:"把她也帶去,看著她,別讓她跑了!"

他下面要說的事情,興能他和埃德加兩人知道,其他人多一個知道就多一份危險啊?"井眸幼失聲道.

而那nv孩卻更是驚惶不安,埃德加,井眸幼,蔣千沁,曹正義,這些名字中,隨便挑一個人出來,伸一只iǎo拇指都能輕松捏死她,不,不僅是她,就是徐老板,以及徐老板的後台,在他們手里也都像螞蟻一樣弱iǎo!而這些人中,已經有兩人這個男人畢恭畢敬,甚至他的語氣簡直就是在命令一般!

難怪他敢在徐老板的地盤,霸氣十足地說出"抄家滅族"這四個字!蕪城中,什麼時候有這麼一個神奇的男人了,怎麼從來沒聽說過呢?

兩人走後,楚云升隨意地坐在客再的沙發上,房間里有一株類似植物的熒光體,將屋子照得通亮,視線行動具無妨礙.

"倫農先生你是怎麼活下來"

"埃德加,我這次來,是要一件重要的事情"

兩人幾乎異口同聲道.

"我是怎麼活下來的,以後有時間慢慢告訴你,現在你先聽我說,事關重大."楚云升看了看手表,還有不到2個iǎo時接著從物納符取回一支煙點上,道:"我馬上就要動身去美國,還剩下不到兩個iǎo時的時間,你現在就可以考慮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回美國!?"埃德加一直站在一邊沒敢坐下,雖然他已經很注意很克制自己了,但是當聽到楚云升竟然說要去美國,仍舊沒有忍得住,跳起來驚呼道.

從剛才楚云升大變活人,到現在又忽然說可以回美國,埃德加只覺得今晚是在做夢一般太不〖真〗實了!

楚云升揮了揮手,示意他坐下來,臉se卻很嚴肅,並沉聲道:"聽我說完,不要再打斷我.是要去美國但是風險極大,可能會比我們倆當初闖出枯液區還要危險很多倍,一不iǎo心可能就會丟掉ing命,所以,你要想清楚,去還是不去?不要急著答複我這可是ing命攸關的事情!"

他剛說完,卻不料埃德加一臉jī動地說道:"倫農先生,我去就是死我也去,我這幾年沒有一天不在想蒂娜和我的倆個孩子那種煎熬我都快崩潰了!"

楚云升搖了搖頭,寞寞道:"埃德加,你現在很jī動,在老曹他們來之前,你冷靜下來,再仔細想清楚,這一走,就是生死兩茫茫的事情!"

埃德加一咬牙道:"倫農先生,不用想了,不管冒多大的危險,只要有一絲可能,我都願意!"

楚云升點了點頭,道:"那好,既然你決定要回去,我有兩件事要jiāo代你,你要記住了,也再考慮一下."

"您請說,不要說兩條,就是兩百條,我也遵守."埃德加的情緒還在jī動中,可見回家對他的刺jī有多大?

楚云升彈了彈煙灰,清楚地說道:"第三,我帶你走,是有sī心的,我要你幫我做翻譯和向導,我對那邊不熟;第二,我帶你走的方式很特別,你可能什麼都不會知道,就像睡一覺一樣,一下就過去了,但關于這里,我必須要告訴你一點,你有可能一覺睡過去就永遠醒不來,也可能一醒來就會出現美國本土!不過,只要我活著,你就會沒事!這期間,你只能無條件的信任我,因為我不能給你任何解釋,所以你必須再次考慮一下!"

聽到這里,要說埃德加現在一點不擔心,那就是騙人了,沒人想不明不白地就死了,即便是再大的危險,如果不能拼一下,只是"一覺"睡過去便掛了,任誰也會覺得不甘心.

但他同樣也很清楚與楚云升合作的條件,早在金陵外的iǎo鎮上,楚云升的那番話他仍舊記憶猶新:"記住和我合作,永遠不准問為什麼和怎麼回事之類的問題,明白嗎?"

而實際上,後來他也漸漸地明白,楚云升能告訴他都會告訴他,不能告訴他的,永遠也不會說.

將自己的ing命托付給一句話,這是個極為艱難的選擇,然而,埃德加更清楚,這也許是他唯一可以回美國的機會了,因此,片刻之後,他也冷靜了下來,低聲而慎重地說道:"倫農先生,我這條命如果沒有你,都不知道死過多少回了,所以,對您,我早已不存在信任與不信任這種問題了"……我已經想清楚了,就兩個字:回家!"

"好!"楚云升用力地滅了煙頭,道:"等到了美國,我們再大干一場!你先收拾東西,我要休息一下,一個iǎo時後叫醒我,一起出發!"

他已經三天三夜沒有休息了,身體已經疲倦之極,只想倒頭便睡,以恢複一點jīng力,准備應付接下來來自水晶衣人的最大危機.

埃德加重重地點了點,剛准備去臥室收拾東西,忽然轉身遲疑道:"倫農先生,有個事情,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你?"

"什麼判"楚云升模糊地應聲道.

"有關譚凝的."埃德加想了想,還是說了出來.

感謝"老怪"的盟,謝謝!謝謝所有兄弟姐妹們對飄火的支持!飄火一定會更加努力.

現在,距離月票榜前五十,只差舊票!求拜諸位英雄好漢,拔刀相助!!.

[

上篇:金陵城 第四百三十六章 大干一場    下篇:金陵城 第四百三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