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一戰必分勝負   
  
金陵城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一戰必分勝負

"你主?你!你?"孤島珉的感召力在冥的bī迫下節節敗退,痛苦掙紮道.

這是一種消亡的過程,就像將人的意識從rou體上割裂撕碎一般痛苦,而且這股痛苦不僅來自感召力的jīng神層面,更連帶著血rou系統的分裂,它此刻苦苦支撐著還能說話,完全是巨大的困huo與不解所所致的最後遺言一般.

冥卻不再說話,一言不發,因為它仿佛感應到楚云升對它開口,"說話"有所"不滿",雖然這種"不滿"很隱晦,很難懂,甚至找不到出處,但是基于相同的命源,它仍能感覺得到.

孤島珉的憤怒,驚慌,失措以及孤立無援等等,各種複雜的bō動jiāo織在一起,它看不懂冥,更不能理解冥的行為,只能可憐地冀望從《蟲典》上尋找〖答〗案,卻因此帶來了更大困huo∼冥不僅不遵守《蟲典》,甚至說出"我主便是蟲典"這樣不可思議的話來.

越來越多的蟲子從前線陣地上撤退平來,湧向孤島珉的主墳,地上,天空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戰蟲,從萬米高空望下,就像是密集的蟻群.

半個iǎo時後,主體蟲巢的jīng神層面較量勝負一決,冥的意志便如洪水般強行推進,以主體蟲巢為中心,呈圓bō狀向外輻she與擴散!

"新主"取代"舊主",這種近乎殘酷的方式,原始,野蠻卻十分彪悍,"新主",冥的感召力所到之處,萬蟲低首臣服!

同時,孤島珉的意志在漸漸地飄散,像是從自己家被別人強行驅逐出來甚至是抹殺掉一般悲憤,至死它還在問冥為什麼!?"

然而冥卻殘忍而冷漠地始終不理會它,一句話都沒有,一個解釋都沒有,沉默,死一樣的沉默,冰冷.

合!

最後一座蟲巢上的孤島珉的意志被驅逐一空,整個枯液區上空的第四維空間都為之一dang,只剩下冥的意志在洶洶浩dang.

這股新生的感召力猶如一股langchao一般,在統一枯液區的一瞬間達到一bō峰值,滾向已經入侵到枯液區上的孢子森林蟲chao!

當場,沖在最前面的一片片的低等蟲子的腦袋,如爆裂的西瓜一樣崩炸開來,轟轟dangdang.

就連處于核心主蟲巢的楚云升都感覺到一bō洶湧的反彈,他還未來得及抵禦,那不明空間的黑se旋渦產生一股強大吸力"一絲絲mō不著看不見的東西如涓涓細流般被吸入進去,瞬時,已經被冥消耗一部分的命源,如同發酵起的面包一樣瘋長,不到片刻,便恢複到原來的水平.

楚云升心中咯噔了一下:我吞噬了它的命源?

下一刻,他的意識中"一條無比浩大,來自幽暗深處,通向未知空靈地方的生命之源食物鏈,跨越無數星空與黑暗"極為神奇古怪地,在萬分之一秒間內,一閃而逝,像是夢幻一般.

埃德加是被冥的意志直接震醒的,若非他身處主蟲巢,冥對他又"照顧",有加,他根本沒有任何機會睜開眼睛"只能直接去見上帝.

饒是如此,他剛剛清醒,便被眼前的世界差點驚出心髒病,只來得及說一句"MyGod昏厥過去.

不是他不夠堅強,也不是他經曆的不夠多"一個普通人,見到一只赤甲蟲都要逃命的普通人,忽然發現自己身處在萬蟲巢ue,無數血rou模糊的管道漫天飛舞,一個個粘液包砰砰地凸現眼前,以及頭頂上滾滾墳煙"只是驚得昏闕而不是神經失常,已經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了.

對埃德加來說,這只不過是幾秒鍾的事情"但對冥來說,事無巨細"一覽無余,他的一舉一動如發生在"眼皮",底下一般清晰,不用半秒鍾,它便將埃德加蘇醒的信息傳遞給正冉冉升起的楚云升.

奪取孤島珉的枯液區後,危機並未解除,來自島嶼對面的孢子森林一方的蟲族大軍已經接連攻下數座蟲巢,而且還在繼續高亢的前進!

半個iǎo時內,因為"內戰"枯液區喪蟲失地,節節敗退,幾乎潰不成軍,地盤更是由三分之一急速減少到四分之一.

楚云升低頭看了下方的埃德加一眼,飛快地發給冥一連串的指令,而實際上,當冥接手整個枯液區之後,如此抵抗外敵,如何運作所有蟲巢,等等,一切自然而然重新接入軌道,並不需要他摻合什麼.

只是在某些地方,楚云升極為驚訝!

他原本還以為需要自己告訴冥如何改造巨墳底部,利用他在港城發明的"流水作業法"卻不料,冥甫一接手各處巨墳,便立即征調金甲蟲開拓垂直的地下能量通道,數百的青甲蟲也同時被征集,與當初如出一轍,就像它本能就知道一樣.

即便此刻運用這個辦法的是冥,楚云升仍不由得地心驚了一下,蟲子的學習能力實在是太強了,哪怕當時冥的意識還在封獸符中,某些東西卻像刻在他/它身體上了一般恐怖!

這種驚駭的心跳,卻是一種莫名的複雜情緒,就像他第一劍劈開第一只赤甲蟲的時候,腦海中不自覺的便蹦顯出傻大蟲的mō樣,一種他不想但偏偏就會出現的心理障礙.

但那一劍,他仍劈了下去!

也許在安全的時候,他會優柔寡弊,胡思luan想,但只要一旦jiāo戰起來,他ing格的另外一面便瞬間占領上風,毫不手軟.

站在主蟲巢的墳頂邊緣上,楚云升驅散所有思緒,取出古弓,冷視前方,一步踏出,一只青甲蟲呼嘯著出現在他的腳下,撲打著甲翼,載著他嗖地一聲,飛向冥剛剛組織起來第一bō防禦陣線.

戰爭尚未結束!

內戰瞬間變成外戰,滾滾的枯液區蟲巢源源不斷的再次掉頭開向防禦陣地,之所以是"防禦"是楚云升給冥下達的死命令,只守不攻,以求最大限度積蓄力量,現在硬拼根本不是孢子森林的對手.

他一直秉承著一個簡單的戰爭觀念,不戰則已,一戰必分勝負!

不到一會,他混合在飛蟲大軍中,已經率先抵達最前沿的陣地,腳下一座巨墳蟲巢正在綠se的孢子蟲軍摧毀下,搖搖yu墜…………後面,無數的紅綠蟲子生死膠合在一起,死亡的嘶叫從海邊的一端,一直蔓延到另外一端.

楚云升此刻並不怕遇到恐怖之子,在化身為蟲子的時候,他拿這個霸王沒有一點辦法,但現在已經完全不同,即便沒有劍式嘯云箭,他仍有大量的攻擊元符可以對付它.

不過,現實卻讓他有點"失望"他在陣線上了飛掠一圈,始終沒有見到恐怖之子的存在.

他來到陣線前的作用就是對付敵人的王者,當"王者",不出現的時候,他來的意義便失去了,對于漫長無比的戰線來說,個人的力量顯得微不足道,除非他不惜一切代價,一次ing消耗光所有的備戰物資與本體元氣,但這並不劃iǎo算.

現在還沒有到最危急的時刻,楚云升不會冒這個險,孢子森林一方能把枯液區蟲子打得節節敗退,必定有恐怖之子一類的高端戰力存在,而整個粘液區,只有冥,他,還有一只四次型的青甲蟲能夠與它一戰.

所以,他必須等待,寂寞的等待,以夾量死亡為代價的等待…………等待能量提取的加速,等待催生枯液的jī增,等待大量的高端戰蟲出現,然後,一鼓作氣,一舉拿下!

轉了一圈,以嘯云箭轟殺掉一只突破陣線的綠bō坦蟲後,楚云升便飛速地離開戰場,返回主蟲巢墳頂,一邊一刻不停地恢複本體元氣,一邊默默地等待著.

天空由微亮逐漸轉暗,最終一片漆黑,孢子蟲敵的攻打卻是不分晝夜的,它們以源源不斷的數量,一步一步地向前推進,遠遠地,望向那道漫長的戰線,各se光芒隔上一段時間便會沖天而起,每一次,都將帶走無數蟲子的生命.

楚云升一直端坐在墳頂上,千辟劍就矗立在他的身側,一劍一人,在蕭殺的海風中,嗚嗚作響.

祝凌蝶曾說得對,他一直尋求一種安全感,變態的安全感,而千辟劍的側立,卻能在無形中令他這種安全感增加不少.

這個舉動,並非有什麼實質ing的意義,而是一種行為上的心理暗示,就像拿著槍膽子就會大,又或者緊張的時候就會搓手,撤謊的時候會向右上方轉動眼珠,不認同的時候會jiāo叉雙手抱在iōng前一般,在危險緊張的時候,楚云升總喜歡將武器放在身邊看得見的地方……

許久後,他心中一動,等了片刻,沒有回頭,道:"你醒了.",已經完全鎮定下來的埃德加在管道的抬托下緩緩出現在墳頂,點了點頭,心情複雜地望著楚云升的背影,道:"對不起,我又拖累你了."

說完,他自嘲地笑了笑,每一次,他都以為自己比所有人都更加了解楚云升了,但每一次,殘酷的現實都會告訴他,他看到的永遠是冰山一角.

就像他現在安然無恙地站在蟲子的巨墳里,可以絲毫不用擔心地看著蟲子內部一切的"秘密"--它們如何出生,如何修複,如何走上戰場,而他眼前的這個男人就像所有蟲子的主宰一般,將這一切踩著腳下!

"這個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什麼拖累……"楚云升頓了頓,似乎並無繼續這個話題的興趣,不知道為何想起孤島珉最後那幾話來,忽然望著天空道:"埃德加,問你一個事情,假如,我說的是假如,假如有一天,你發現你賴以生存的所信仰的東西不存在的話,你會怎麼辦?!.

[

上篇:金陵城 第四百四十章 我主就是蟲典!    下篇:金陵城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一戰必分勝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