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四百四十二章 "蟲王"見面   
  
金陵城 第四百四十二章 "蟲王"見面

楚升想討很多種〖答〗案,又或者埃德加根本回答不上來,卻沒有想到,埃德加幾乎未加思索地便說道:"倫農先生,據我所知,信仰只會改變,從來不會不存在."

楚云升笑了笑,chōu起了煙,若有所思地說道:"是嗎,可能我不太懂,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只有不存在的東西,或者說是你所渴望卻得不到的東西,才會被人所信仰所追求,苦苦為自己編織各種"謊言的翅膀",容易得到的,卻永遠成不了……"

他沒有繼續說下,因為這個時候,他又忽然想起水晶衣人飛船中被囚禁的那些人和怪物,古怪卻又是那麼的眼熟,仿佛就像神話中曾出現過的一般,他不是傻子,即便別的所有的東西都看不明白,但那個真長著翅膀的nv人,會是什麼他不可能不知道.

只是他壓制這些可怕苒想法,因為順著這個思路走下去的結果,他有點無法接受.

兩人一前一後陷入了沉默,埃德加不說話,是因為他還需要時間消化眼前所看到的一切,而楚云升的沉默則是因為腦袋中有些混luan.

說真心話,他有點羨慕埃德加,不論何時,這個黑人總有那麼一句,"你當剛強壯膽!"轉瞬間便將一切抹平.

而他有的,只剩下武力,誠然在如今鐵血當道的年代,天威的武力可以征服整個世界權利,財富,nv人等等,所有用眼睛能夠看得見的東西,但,哪怕是將武力修煉到齊天控宇,登峰造極,武力卻依然征服不了人的內心,錄去這層外衣,仍舊是一具行尸走rou,看似威風,說穿了,不過是為別人的眼睛而活著.

如果說姑媽一家未出事前,他是為安生立命而活著,現在姑媽她們沒了,他又是為了那刻骨銘心的仇恨,為那黑雨夜里的大誓而活著,那麼,如果有一天,真的殺絕了異族,消融了仇恨"他又該為什麼活著?

楚云升不是天生的心懷大志,氣吞山河式的人物,偉人可以從一片混luan與mi惘的廢墟中,天才般地領導世人創造並開拓出新的秩序,新的世界,這便是偉人的偉大之處,而他,既無那光芒萬丈的智慧,骨子里更是安安穩穩過日子的iǎo人物.

當原有的社會秩序被徹底毀滅"他人生的參照系坐標也隨著付之一炬,頓失所依,但iǎo人物也是有野心的,或者說是意yin"甚至還會因為iǎo人物做得久了,使得這種人上人的yu望變得很為強烈,他在申城與金陵城的時候,就曾雄心萬丈過,想象過以自己的雙手親自締造出一個新的秩序,萬人垂頸,一人蹬極!實際上"古書的存在,的確讓他實現過"威震一方"的霸氣.

然而,這麼多年過去了,才發現全然不是那麼一回事,yu望是yu望"現實永遠是現實,它們之間永遠存在不可逾越的天塹鴻溝!這無關武力!

他記得以前公司的人事在聊天的時候曾說過,如果一個職位需要的是一只大象,那麼你只能去找iǎo象來培養,而不是去找猴子,因為一只猴子"不管它怎麼靈活聰明,不管你再怎麼培養,再怎麼訓練,它也成不大象"有些東西是天生就注定的.

活到如今,他早已理解這個比喻背後的殘酷和現實"不同的是,他此時的心境也早已不同,對當初可笑的意yin已經毫無興趣,氣吞山河的大人物在他眼里也只是同情的對象,再無一絲恨不得自己和他一般的心思.

只要他願意,隨處找個地方躲起來,便是一尊霸主,一方土皇帝,哪怕是為所yu為,又有何人可以阻擋?

可是,他知道,他想要的已經絕對不是這個,絕對不是!但不是這個,又是什麼?他完全不知道!只是孤島珉的遺言像是隱隱地觸動了什麼地方,于是才有了他和埃德加的那番對話.

他很mi惘,像是抓住了什麼,卻又看不穿,看不明白,這種煩躁的情緒只能在香煙的煙霧中才能得到些許的緩解,也許還有酒,不過他是不太喜歡喝酒的人.

想到酒,楚云升心中一動,估mō著埃德加也要餓了,伸手從物納符中掏出一份干糧,以及一瓶他不懂的洋酒,那是馮漁庭濫竽充數給他的,當初他要的可是白酒.

海島上的天氣很冷,濕氣很重,楚云升倒沒什麼,三元逆體,這點iǎo麻煩根本不是問題,但埃德加就不同了,他一個普通人,若沒有六甲符支撐著,三下五除二,非病死在這里不可.

一個chōu著煙,一個喝著酒;一個想責出路,一個想著妻nv:黑沉沉的天空下,顯得十分的沉悶和壓抑,只有到處的蟲子鳴叫聲,提醒著他們一他們還坐在巨墳的頭頂上.

有冥在,楚云升也不用和埃德加jiāo替守夜睡眠,沉入暖烘烘的巨墳中,一直到第二天微光初現的時候,冥很奇怪地向他傳遞了一串的信息.

楚云升皺了皺眉頭,一躍而起,順著管道,飛速竄至墳口頂,全枯液區唯一的一只四次形青甲蟲早已等待時久,一人一蟲迅速向還在jiāo戰中的戰線飛安.

冥給他傳送來的信息很奇怪,也很驚人,這個島上竟然還有人類存在,這對楚云升來說是個危險的信號,他已經將這里視為冥的sī人秘密地盤,絕對不容許有別人知曉.

另外,更為奇怪的是,這個人類並不是由冥搜索發現的,而是對方主動出現在陣線上,要求聯系冥的.

楚云升從來不是個魯莽的人,且不說現在孢子森林勢力大于自己,即便比自己iǎo,對方敢大搖大擺地現身,自然必定有所憑持.

青甲蟲按下云頭,直沖沖的掠入戰線,遠遠地,一個龐大的三角形黑se蟲子,出現在楚云升的視野里.

恐怖之子?楚云升心中一沉,悄悄取出古弓在手,心中飛速的推演出數個戰斗方案.

但等他再靠近一點,心中卻是一凝,恐怖之子的身上竟然還站著一個人類,確切地說,是一個金發碧眼的nv人,有著高聳的iōng部,修長的身材,以及微翹的tun部,全都包裹在緊俏的皮衣里,如果非要找一個詞來形容的話,那便是ing感.

這是楚云升第二次見到一個可以站在恐怖之子身上的nv人,第一個還是在黃山外圍的廢墟戰場上,那個帶眼睛,如同學生一般的nv孩,給他一種平和淡然的氣息,十分明顯,雖然當時他還只是一種蟲子,卻仍舊很清晰.

而眼前的這位,渾身上下散發著生機勃勃的生命張力,一種原始的生命野ing"如果說她們倆都和孢子森林有關的話,第一個眼鏡nv孩代表的是它們的平和與安詳的主旨,而眼前的這位,則是代表了這種平和與安詳下的勃勃生機.

"A叫毗…………?",那nv人並不能看出楚云升戰甲包裹下的真正面孔"一開口便是一連串的英語.

開頭的幾個詞,楚云升倒還能聽都懂一些,畢竟走過了英語四級的人,但她後面的說得多了,快了,再連成一整句,楚云升馬上就不知道她在嘰里咕嚕地說些什麼了.

"把埃德加送過來."楚云升立即給冥下令道,不論是他還是冥"都不懂這些鳥語,他是學業不jīng,而冥是一直未曾吞噬過"外籍人士"進行學習.

楚云升的目的很簡單,不管對方是什麼人,對他來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和控制孢子森林的恐怖之子"騎士",的jiāo流,或許可以為冥打造高端戰蟲爭取到時間,對異族,不管是平和的還是不平和的,他都一概不相信"更一步說,相比自己的智慧,他更願意相信自己手中的實力.

對方一連說了很多句話,見楚云升都概不回答,大概也意識到他是聽不懂,正鎖著眉頭准備返回孢子森林深處,便見到枯液區後方迅速飛來一只三次形態的青甲蟲,背上神奇地馱著一個正兒八經的黑人.

nv人眼中本就疑huo漣漣的眼神在見到埃德加後,更加的奇異.

在粘液區蟲子的地盤上,接連出現兩個人類,而且它們還把一向對人類恨之入骨的人類,奉若主人,這恐怕是天下第一奇聞了!

"問她是誰?孱于哪個勢力?找我有什麼事情?",楚云升飛快地jiāo待同樣十分驚訝的埃德加,誰也不會想到,在這個荒島上,竟然還有人類存在.

埃德加點了點頭,突地有個奇怪的想法∼倫農先生和對面的nv人,一人一邊,就像兩個蟲王見面一樣!

不過,也只是想想,他也不敢多說什麼,平靜了一下心緒,cao持著流利的英語嘰里哇啦地說了一大串.

那nv人明顯地楞了一下,又仔細地打量了一翻楚云升,很謹慎地回複了幾句.

楚云升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但他卻懂得危險,在他們說話的期間,那雙眼睛就一直沒有離開過恐怖之子的身軀.

它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如果突然襲擊,他和四次形態的青甲蟲還能撐得住幾bō襲擊,埃德加和三次形態青甲蟲則根本不是對手,因此,他必須時刻防備著任何突發的情況.

"倫農先生,她叫克瑞絲塔,自稱不屬于任何一個勢力,只屬于孢子森林一方."埃德加盡量將對方的原話翻譯出楚云升能聽得懂的一些熟悉詞彙.

"木盟也不是?",楚云升從來沒見過木盟的人,所以一直以為木族的人大抵就是她們.

埃德加也同答不上來,遲疑了一下道:"我再問問."

這一次,楚云升倒是"毒"懂了,因為這些歐美人,說話的時候總喜歡配上誇張的動作,比如聳肩搖頭之類的.

"不是."埃德加也看出來楚云升已經知道結果了,但還是盡職地說道,畢竟他現在是楚云升的,"sī人",翻譯.

"問問,她找我,想干什麼?"楚云升點了點頭,道.!.

[

上篇:金陵城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一戰必分勝負    下篇:金陵城 第四百四十二章 "蟲王"見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