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四百四十九章 神戰(下)   
  
金陵城 第四百四十九章 神戰(下)

第四百四十九章 神戰(下)

那道影子邊說邊走到書頁飛旋的陣前,古書與七釘的爭斗似乎和他毫無關系.

楚云升見他bī近,回過神來,但還沒來得及想好對策,就聽到那道影子不可思議,甚至是欣喜若狂地"嚎叫":

"是神儲詔書,是神儲詔書!!!竟然是神儲詔書,我不是在做夢吧!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這可是傳說中的東西啊!有了它,神位,神位!……我,我,我……"

它一連急促說出七八個"我",已經jī動到無以複加的地步了!

然而,它那極度亢奮的情緒只持續不到片刻的時間,立即渾然一變,發出憤怒,嫉妒,不甘到另外個一極點的咆哮——

"憑什麼!?它不過是低等的肮髒生物,連進化都沒有齊全!"

"一個低等拙劣的生物,怎麼可以繼承你的神位,繼承你的神國!?這可是真正的神位!"

"不可能,一定是nong錯了!"

"難道你瘋了嗎?一個低等生物……!"

……

那道影子對著飛旋的書頁,發泄著極度的不滿與嫉火,它不能忍受神儲詔書上銘刻的竟然是眼前這個低等生物的命源之息.

它憤怒,嫉妒,深深不解,但絕對不會甘心!

"既然神尊你已經隕落了,那麼誰來繼承這份詔書,就由不得你了!"它怨毒地掃向楚云升的位置,怒火中燒.

楚云升根本沒時間反應過來什麼詔書,什麼神儲,他一邊要抵抗七釘的吸力,一邊還要提防著不懷好意靠近的影子,幾乎沒有任何余力再去思考,過慮其他任何信息.

雖然沒能聽明白對方究竟在說什麼,但他明顯地感覺到那道影子對濃濃的敵意,恨不得立即就將他撕碎一般,心中頓時一沉,再次催促命源,加大黑氣旋渦的力量.

"iǎo東西,難怪你會頂級的本領,原來是神尊為了將就你的低等身體,花了這麼大心思為你編寫功法,還用符文技術的東西,為你鋪平道路……可惜,你的身體太差,學了這麼舊,竟然還是如此低下的水平!果然是低等的生物!"

它一邊迅速接近楚云升,一邊yīn冷道:

"iǎo東西,你不夠資格擁有這一切,你只是一個下等星系的低等生物,讓我來更正神尊的錯誤吧!"

說話間,它已經走到楚云升跟前,冷笑著打量楚云升不明空間體上的書頁字符,令楚云升心中一驚,想往後掙紮卻怎麼也動不了.

"iǎo東西,就算我不殺你,你也終究難逃一死!七神釘那可是另外一位神尊的主神兵,神儲詔書雖然億萬年不得一見,但功用方向完全不同,根本無法和主神兵抗衡,除非你有這位神尊的主神兵,否則,你今天仍舊是必死之境,既然都是死,那就把你的命源乖乖jiāo給我,由我來繼承神尊的神位吧!"

它yīn笑著,仿佛神位就在向它招手,那種無法抑制的youhuo力,幾令它心智mi失,癲狂不已,那可是真真正正的神位!

很快,它就飄到楚云升溝通外間的黑se旋渦入口處,嗤之以鼻道:"毀滅能量?算是個高級的東西了,神尊對你可真是優厚啊!不過這可奈何不了我——"

它卻不知道,在楚云升的記憶中,這團黑氣漩渦和前輩並沒有多少關系,它說著說著,便在楚云升拼命掙紮的意識中,一頭鑽入漩渦之中,

頓時,從第六根分叉線上傳來一股強大的命源入侵信息,刺痛遍布整個不明空間,幼iǎo的黑se漩渦隨即瘋狂地旋轉起來!

千鈞一發之際,楚云升也想不了那麼多了,立即不要命地催動自己的命源,最大限度地增強黑se漩渦的撕碎能力!

再加上外面古書與七釘的jiāo戰沖擊,楚云升只覺得這一刻,自己真的快要死了一般!

……

"咦,怎麼回事!?"那道影子卻沒能鑽進不明空間,反倒是十分驚訝地叫了起來.

楚云升那里還管它在說什麼,見還有得救,還有機會,再次振作jīng神,只顧拼命地驅動黑se漩渦對命源的粉碎吸入能力,傾力地翻絞著,意識中攪動的一片模糊,因為那道影子雖然沒能從漩渦鑽入不明空間內部,但是已經有觸角沖了進去,劇痛就像要肢解他一般散布開來.

片刻之後,楚云升昏昏沉沉,只是麻木地竭力反抗著,黑氣漩渦實在是太過幼iǎo了,否則也不會至于此.

而那道影子仍然還陷在黑se漩渦中,過了很久,突然大驚失se道:"這不是毀滅能量!這,這,是什麼?為什麼我從來沒見過!"

它意識到了不妙,努力掙紮著,試圖脫身出來,卻如同陷入了泥潭一般,根本無法自拔,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越陷越深.

黑氣漩渦鼓脹著,像是一只吞著大象的蛇,力不足,氣勢卻很盛!

楚云升知道一旦讓它完全進入不明空間,自己基本就完了,心急如焚下,也不顧它已經沖入進去的許多命源絲影,忍受著不可名狀的慘痛,玩命地用命源催bī黑氣漩渦,奮力絞殺它的本體影子.

許久之後,那道影子終于開始慌了,驚恐地喊道:"iǎo東西,快停下來,我不殺你了!"

楚云升理也不理他,當然也沒有足夠清醒的意識去理會,繼續以自己的命源狂補上去,一刻不停地消耗對方的力量.

見他無動于衷,那道影子再也堅持不住了,竟顫聲道:

"iǎo東西,不,不不,神儲大人,我臣服了,放過我吧,我可以幫你安安全全地登上神位!"

"你現在的情況很危險,七神釘不是神儲詔書可以抵抗的,在這里,只有我能幫你,我對七神釘很熟悉,你放開我,我幫你躲過這劫!"

"還有,你現在的身份不過是個低等生物,想要順利繼承神位,你知道有多困難嗎?又有多少人會不服嗎?隨便一個人就能順手將你轟殺成灰,有我就不同了,我能幫你,真的!"

"聽我說,只要回到我的位置,沒人可以對付得了你,有我的勢力為你保駕,你一定可以順利登上神位……"

"你怎麼不說話,不相信我嗎?"

……

如果它現在面對的是其他智慧極高的對手,或許會放了它,然後以各種手段和策略利用它,但是它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現在面對的是楚云升,一個對自己智慧有極度自知之明的人,壓根就沒想過這樣的事情,心動都沒有動一下!

而且,它還很不幸,在楚云升的眼里,早已將它歸結為異族的陣營,而對于異族的話,楚云升連一個標點符號都不會相信了,更不要說其他的了.

任憑它如何哀求,youhuo,苦苦努力,楚云升巋然不動,從頭到尾連半個字都沒說,他的想法很簡單,這道影子能威脅自己的生命,如果現在放掉它,它必定還有別的辦法殺死自己,他不敢冒這個險,一旦絲毫的行差就錯,就是萬劫不複!

所以,他甯願一勞永逸的解決迫在眉睫的問題,至于以後的事情,他壓根就沒想,什麼神儲,神位,神國?他對自己有幾斤幾量,比誰都清楚!只要能活下來,就算是祖宗保佑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楚云升都有點記不清了,只知道黑氣漩渦在他的瘋狂催bī下,扭曲著空間幾何,完全將那道影子包裹在漩渦的核心中,它的力量越來越iǎo,而黑氣漩渦的力量越來越強大.

"殺了我,你會後悔的!"那道影子最後一聲清醒的掙紮嘶叫出來,接著就一片寂靜.

接著,絲絲的命源,在黑氣漩渦的吸取下,涓涓注入楚云升的不明空間,一開始很緩慢,數量不多,漸漸地,隨著時間的流逝,那道影子被完全溶解開來,滾滾的命源如河水一般傾入不明空間,頓時將他剛剛幾乎用去一半的命源,再次鼓脹厚實起來.

又過了很久,在這單調的世界中,那道影子的最後一絲命源也被chōu剝的干乾淨淨,四周除了古書與七釘還在你來我往的大戰,已經是一片寂靜.

楚云升卻並不能松一口氣,在他前面,古書飛頁已經顯出明顯的劣勢,漸漸抵擋不住七釘的釘芒bīshe,在楚云升對抗消滅那道影子的那段漫長時間里,古書飛頁已經被打散過七八次有余.

必須想辦法采取措施,否則古書一敗,自己必死無疑,這一點,那道影子說的完全沒錯,那什麼主神兵的確不是他獨自能夠抵抗的東西.

一想到主神兵,楚云升心思頓時動了起來,現在已經比之前清醒了許多,立即就聯想到了前輩留下的古弓,不知道會不會前輩的主神兵!?

他連忙通過第六根分叉線聯系到物納符位置,現在所有的感官中,只有這第六根還能用得上,其他都完全封閉了.

片刻之後,費了好大的一番努力,想盡了一切辦法,終于將古弓取了出來,果然不出所料,和古書一樣,這柄弓也能夠出現在四維戰場空間!

然而,令楚云升失望的是,古弓雖然出現在戰場上,甚至跳躍bō動,但是並無如七神釘那般威猛,或者主動參戰壓制,顯然,它並不是前輩的主神兵!

不過有總歸比沒有強,這是楚云升唯一的能夠拿到這里作戰的兵器了,雖然不是主神兵,但是好歹也是前輩用過的武器,暫時也只能靠它了.

但現在楚云升沒有"手"也沒有"腳",只能靈機一動,借助黑氣漩渦的吸力為力量,拉開弓弦,度出極光箭.

肅!

第一箭立即離弦而去,she向七釘其一.

結果七釘連動都沒有動一下,像是饒癢癢一般,不過這也楚云升的意料之中,畢竟開弓的是他,不是前輩,這之間差距必然是天壤之別.

所以,他並沒有放棄,現在形勢危機,自己能幫上一點忙,就是一點,所謂積少成多,滴水穿石,他不信就影響不了七釘!

第二箭,第三箭……

楚云升以他強大的意志力和耐力,不厭其煩地一箭接著一箭she出,加入古書與七釘的戰爭.

用漩渦之力拉開弓弦是需要消耗命源為基礎的,再加上本來就要對抗七釘的吸力,楚云升不明空間的中命源正一點一滴地消耗著.

主神兵是何等頂級的存在,和它之間的戰爭幾乎看不到未來,沒有時間……

不知道又過了多久,楚云升才漸漸地又mō出一些men道,不再攻擊七釘本體,而是每每在古書飛頁發出字符封向七釘的時候,搶在它前面,替它用極光箭打掉七釘上發出來阻擋的釘芒.

極光箭並不能完全抵消掉釘芒,但是在楚云升機械重複,不厭其煩的攔截下,也逐漸地起到了一些效果,隨著一次又一次的攻擊,古書加上楚云升的配合熟練,漸漸地已經能夠和七釘處于一個微妙的平衡僵持階段!

時間正以它無可阻擋的腳步,極其緩慢,卻又飛速地流淌著……

楚云升漸漸地麻木了,機械地瞄准,機械地拉弓,機械的she箭,機械地再瞄准……

一遍又一遍重複著同樣的一個動作,永無止境,永無盡頭一般.

……

日複一日,年複一年!山河破碎,滄海桑田!

……

斗轉星移,楚云升已經無法感知的外面世界,天翻地覆地變換著.

……

無盡的歲月長河中,冥近乎淒厲的悲愴怒吼,一次又一次的震天響起:我怕,我恨,我行大誓!

無數的生靈在這一場場腥風血雨中顫栗搖擺……

[

上篇:金陵城 第四百四十九章 神戰(下)    下篇:金陵城 第四百五十章 五階崩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