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四百六十四章 出劍   
  
金陵城 第四百六十四章 出劍

"師傅,吃飯了." 余寒武端著煮熟的rou與熱水,恭敬地站在楚云升的面前.

自楚云升替他強行打通空間壁障後,他發現師傅又變老了許多,雖然師傅並沒有告訴他為什麼會這樣,但心思聰慧的他,不用人說也明白是和他有關,他心質純樸,卻口舌木訥,不善于表達,只知道師傅對他好,也是他唯一的依靠了.

這絲師徒之情早在瓜地的時候,從借給他斷刀,又到教他九章圖篆身法,就已經隱隱地出現了,在他全家慘死激變之後,便變得更為的強烈,如果沒有師傅,他都不知道怎麼活下去,怎麼能撐得住!?

而且,在聚居點,如果要拜一個有手藝的人為師,那是要一輩子伺候著師傅的,在陽光時代,或許一men手藝不算什麼,但在文明斷裂的黑暗時代,一men手藝就代表的意義無可估量的,它包含著在聚居點的身份,地位以及生存保障等等很多東西.

"放下吧,寒武,還記得師傅和你說過要永遠記住的那兩條嗎?",楚云升收攏起四散沖擊的本體元氣,望著余寒武憔悴的眼睛,靜靜地說道.每天夜里,楚云升都見到余寒武在噩夢中掙紮,渾身大汗如雨,撕心裂肺地叫著那幾個名字,且每次都在叫到"冬兒",的時候,痙攣中驚醒……那其實不再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名字,而是他失去的未來.

到了第二天,余寒武強作沒事,一樣的修煉練習,一樣的干活做飯,轉移著注意力.

楚云升沒有安慰他,因為他知道,在這個時候,任何的安慰都是蒼白無力的呻yin,這種感覺,他曾親身血淋淋的經曆過,刻骨銘心,一切只有也只能靠自己,別人說什麼都沒什麼大用.

但如果再這樣下去,楚云升擔心他會在沖擊二元天境界的時候,會因為思緒不穩,而導致元氣大luan,裂體而亡.

另外,他的元氣手也已入men,此處也再無待下去的必要了.

"記得"師傅說:第一,做事無愧于心;第二,可以有殺意,不可有殺心,若殺心一起,第一個毀得就是你自己.",余寒武一字不差地回答道.

以他只有十四五歲的年紀,理解第一條都尚有難度"更不要說第二條了,實際上,他的確不懂第二條,只知道師傅說先記住"日後自然會懂.

他相信師傅,不但是因為師傅救了他的命,還教了他很多東西,而不僅僅是功法.在他眼里,師傅幾乎什麼都懂,就像天人一樣,有時候"他真的曾這樣想過,但他又豈能知道自己的師傅,即便是在天人的眼里,也是當年赫赫天下的"天人",天下第一人!

"那好,我們走吧."楚云升起身"伸手虛招,放哨的封印蜓蟲從遠處斷石刺頂上,滑飛落下,停在他的腳邊.

"師傅?"余寒武望著煮好的rou與熱水,他與楚云升不同,對食物的珍惜的程度"絲毫不亞于ing命,即便是此刻,這個觀念已經深印他的心底,永遠也不會忘記.

"我們去刀塢!"楚云升看也沒看那片rou一眼,抬頭邁上蜓蟲的甲背,負手而立.

余寒武渾身一顫,手中的食物差點摔了出去:這一天,終于來了!

距離斷峰聚居點向東百里的地方,刀塢,昏天,雨一直的下.

這是一個由堅固的石塊圍砌而成的菱形塢堡,築山而建立,典型的一座平頂山城,居高臨下,占盡天然的地理優勢,即便是大軍圍攻,依可堅守不破.

城牆上巡游著一隊隊身穿黑袍的帶刀武者,整齊劃一,訓練有素,隱隱中,透著一股森嚴的威嚴.

塢堡中又多為戰道,蜿蜿蜒蜒,錯綜複雜,像是一個大型的mi宮,位于城中的一方,可以在任何一處以絕對優勢的兵力圍堵入侵者.

而中心位置,一座高高的四方平台上,設置著一尊尊對空防禦武器,四面傲立.

如此一般,從內到外,從上到下,將整個塢堡打造的如鐵桶一般堅固,密不透風!

自最後一次人蟲決戰之後,除了偶爾一些極為強大的生物,便再也沒有怪物軍團大規模攻入到這里,到了如今,塢堡中的人更是壓根就沒想過有人敢打他們的注意,還是主動殺上men的.

此刻,塢堡中的偏塢主向聞西正在招呼手下幾個得力的隊長,聚在一起,將從上頭得來的新酒擺滿了桌子,各種食物更是絲毫不缺,又招來諸多美nv男寵,游戲其間,快活勝人間.

"向哥,那娘們這次回去,就不回來了吧?這半年,兄弟可是受盡她的氣了,說話得陪著她iǎo心,做事得看著她臉se,處處把她當成 祖宗一樣供著,這叫他媽的什麼事啊!" 向聞西下方右手邊坐著一個粗獷大漢,手里摟著身軀纖細的柔弱少nv,一邊肆意rounong,一邊粗聲粗氣道.

坐在主位上的yu面方臉,儀態堂堂的偏塢主向聞西,微微地皺了一下眉頭,放下手中jīng致的玻璃杯,兩旁的美yan不可方物的侍nv立即為他滿滿斟上.

"鍾隊長這話以後還是少說為妙啊,若是被有心人聽了去,怕就是有再多的腦袋也不夠掉的!"向聞西知道他是因為那個nv人空降下來,而無奈降為副隊長,如只是這樣也就算了,偏又要朝夕相處,受了不少別子氣,心中也能理解,隨即又淡淡一笑,又道:"不過,你倒是可以放心,她此次調回,應該不會回來了.",那鍾隊長大概也自知酒多失了言,雖然粗狂了一點,但心中仍是一顫,忙舉著杯子向偏塢主巴結道:"向哥教訓的對,我老鍾就一大老粗,出力打殺的貨,以後還要靠向哥多多提點."

向聞西揮了揮手,微微一笑道:"哎,咱們都是自家兄弟姐妹,客氣的話,說它干什麼!今個高興,大家好吃好喝!",此時,坐在鍾隊長對面的甲隊隊長苗為元,若有所思地道:"向哥,上次的那個事……那個三元天的高手身份,上面查到了嗎?",向聞西目光收斂,抿著嘴,思索了片刻,屏退那些美nv男寵,才沉聲低低道:"具體還沒有聽到消息,這事最好不要多打聽,諸位都是自家人,我也不妨多說兩句,那個叛逆者現在也已經誅斃,上面的口風也不那麼緊了,聽說這是大堡主的一個局,要不然,就憑那iǎo子,能從大堡中盜走那個東西?做夢吧!"

他頓了頓,手指敲著桌面,傾身iǎo聲道:"不過,據說出了意外,真正的目標並沒有出現,你們碰到的那個人,有人推測是劍堡那邊派來的,用意卻不知道."

甲隊隊長苗為元點了點頭,道:"也只能是他們了,那天我們跟上面派來的高手去清理後患的時候,翻遍了整個聚居點也找不到那個人,估計看了東西就走了.

向聞西向後面靠了靠,搖頭道:"這事不宜多談,喝酒,喝酒!",其他隊長頓時附和道:"聽向哥的,上面的事自有大人物cao心,我們兄弟們只管及時行樂就行了,來來,喝,喝!"

接著那些美nv男寵又被召了進來,酒盅jiāo錯,yin聲dangdang.

像是被放肆的yin聲想起了什麼,向聞西再一次屏退他她們,壓低聲音道:",險些忘了大事,塢主大哥陪那個nv人去大堡前,曾囑咐過我,前幾日他僥幸從劍堡護送隊與不明勢力的沖突中得來的那個nv人,你們誰都不能碰!那是塢主准備找機會跳過大堡主獻給頂上面的少主的,為他准備的生日禮物.",他一說完,眾人臉se也跟著凝重起來,丙隊nv隊長嚴似噫道:"聽說頂上面的大人物很少露面,就是咱們塢主大哥至今也沒資格去覲見,不過謠傳說,少主的確喜好nvse異常.",旁邊立即有人接話道:"不要說喜愛nvse,就是再不喜nvse的人,怕是見到那nv人也要神魂顛倒,我就見了她一眼,就覺得魂都快要丟了!不瞞你們說,這幾日,我這心里就想貓爪的一樣直癢癢,連覺都睡不好!",甲隊隊長聽他說完,忽然道:"這nv人不會是劍堡准備獻給他們那個自詡正統的那個少宗主吧?許久前,就聽過幾大勢力下面的人,在搶一個nv人,不會就是?"

向聞西似笑非笑地微微點了點頭,卻沒有說話.

眾人見狀,各自苦笑,也不敢再做其他念想,不管是他們從未見過的少主,還是別人的少宗主,哪一個都不是他們能夠觸犯的存在.

除了羨慕之外,便只能再次招來那些美人男寵,發泄著屬于他們的yu望.

而此刻,微風椏雨中,一道青虹閃出黑暗幕se,落在塢堡山下.

兩個蓑衣身影,手扶劍柄,蕭然而立.

"寒武,第一鼻殺人會很難,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楚云升清晰地聲音刺穿雨水.

余寒武扶著劍柄的手,緊緊地一握,咬著嘴唇,抬起頭.

片刻後,楚云升心神一凝.

"你准備好了嗎?","是的,師傅!"

"出劍!","你們什麼人!?"

殺!

"竟荊童闖刀塢!"

殺!

"有敵襲!"



[

上篇:金陵城 第四百六十三章 舍得    下篇:金陵城 第四百六十四章 元氣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