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黑暗血時代金陵城 第四百六十六章 鎮塢之寶   
  
金陵城 第四百六十六章 鎮塢之寶

楚云升左手負千背後,稍稍微動,一大捆簇集成堆的新式槍支,卷在空中,頓然消失,全部收入物納符中.

他倒也不在乎被這些人看出什麼元符端倪,元氣手對他們來說,本身就神奇.

"我今日來只殺黑袍,其余降者不死."楚云升仗劍崇立,獵獵蓑衣于風雨中飄擺搖曳,突兀地像極了一個古怪的劍客.

"哪里來的狂徒!"第二戰道夾擊過道中,眾人身後走出一人,正是取了刀來的向聞西,眼光落在楚云升的千辟劍上,心中暗道果然是那個nv人的事情泄露了,皺了皺眉頭道:"你是云宗的人?"

楚云升聞言心中微微一轉,暗忖自己之所以要和他們說話,無非想是從他們口中了解一些事情,若不經意地被誤解身份的話,或許會比被刀劍加身時的得來的東西要更廣,更真實一些,因為就算他自己來問,也不知道從何而問起.

現在果然多出一個什麼"云宗"了.

"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楚云升這一尋思的功夫後,模糊地說道.

"我們之間可是有協議的,難道你想破壞停戰協定嗎?"向聞西見楚云升猶豫了片刻,卻正以為是被自己識破了身份,更加肯定了楚云升的身份!

這時,再加上楚云升剛才聲勢赫赫的那手超強本領,心中不禁思索,如果能不打,用停戰協議糊nong過去,向聞西還是盡量不希望打的,畢竟這里將來都會是他的人馬和財產.

"停戰協定?你們自己做了什麼事情,自己知道."楚云升這回沒有片刻的遲疑,不動聲se,半真半加地說道.

果然越扯越多了.

向聞西壓根就沒想到楚云升是為斷峰聚居點來尋仇的,莫不說現在楚云升與余寒武都裹在戰甲蓑衣里,就是露出本相,他也會認為這和大堡主的局有關,這天底下,還從來沒聽說過一個三元天的高手,會為一個不知名的聚居點尋仇,若真有,也只是借口開戰之類的而已.

他自然一下子就又想到那個nv人身上,而不是那個"局",臉se頓時微微一變,如果真是這樣,只怕這場仗是躲不過去了,他的前途可全壓在那個nv人身上呢!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但是如果你以為我們塢堡好欺負的話,就算是你三元天的高手,怕也討不到什麼好處!"他暗暗的給協官iǎo李使了眼se,眼前此人非同尋常,光是剛才那一手就從未聽聞過,看來是要動用"鎮塢之寶"了.

他卻不知道,楚云升的目力和感知力是何等的驚人,他們的一舉一動,即便是昏暗的光線下,亦是能了如指掌,不過楚云升倒是有點不明白,以他們行事毒辣囂張的手段來看,怎麼忽然不敢承認了?又或者壓根就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這倒是很有可能!

"是嗎,若是姚翔在這里,我或許還有所顧忌!"楚云升見可能套不出別的什麼東西,心中一動,忽然故意道.

他這話冉一出口,頓時全場驚而變se,一片鴉雀無聲!

就連向聞西都微微一顫,呼吸都變得急促,不過他很快就恢複過來,立即想也沒想的就判定楚云升在唬他,冷笑道:"你不用裝神nong鬼,有本事看真章吧!"

楚云升詭異的一笑,他想知道的已經知道了,果然和姚翔有關,那麼接下來,就沒有再問的必要了,輕輕dang起千辟劍,厲聲道:"寒武,你左邊,師傅右邊!"

說話間,兩道一大一iǎo的身影分錯再並起,在楚云升的輔助下,余寒武輕松躍上牆頭,兩人一左一右雙劍合並,跳下夾道,掠過一眾失去武器的士兵,直殺向黑袍帶刀人.

楚云升沒有動用攻擊元符,這東西太招眼,在沒有徹底搞清楚現狀之前,他不想再被異族搞得滿世界追殺.

況且對付這群只有他所定義過的一元天以及少量兩元天的黑袍人,還遠不到必須用攻擊元符的地步,他現在可是元氣手這個強力本體戰技可以代替,並且和物納符配合起來,簡直是天衣無縫.

"大家不要慌,他們只有一個人是三元天,我們有上百人,一輪齊攻就能擊傷他!"向聞西眼球一跳,大聲喊道.楚云升的速度太快了,看得他有些心驚rou跳,但此時絕對不能露出怯意,必須穩住軍心.

但他仍沒有想到楚云升出招的速度更快,幾乎就在要進入他們齊攻攻擊范圍之內前,一招元氣手,已經如狂風一般橫卷過來.

直到這時,這些十隊武士才切身體會到剛才那些新式士兵的無奈與愕然,在這股強大的卷力下,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兵器被那只無形的大手一奪而空!

這還怎麼打?人還沒近身,兵器先沒了!

好在對方的這個怪招也是攻擊范圍的,前面數排兵器被奪走後,後面的人立即不再管攻擊范圍是否足夠,急忙齊齊斬殺出一道道赤炎半弧,憑空攔住楚云升前沖的去路.

楚云升左手扯起,將所有戰刀拋之一邊,一柄不漏地全部攝入物納符中,以防止他們再次撿起,同時發動戰甲戰能,躍在空中,絲毫沒有任何停滯高速沖向赫赫殺來的一片半弧刀焰.

他的舉動令十隊武士們十分的不能理解,竟然不是正常的規避,而是敢硬拼一波齊斬云殺!完全不符合正常的打法!

他們卻不知道,楚云升的打法從來就沒有正常過.

轉眼,他們就明白了,這人實在太過彪悍,猝然之間竟然在半空中還能釋放出第二種戰技!

六道嘯銳的劍氣,帶著jīng純的本體逆元氣,排成一列,急速旋轉開來,絲毫不差地強擊上一片火燒云一樣的半弧刀焰.

劈里啪啦!

一陣能量撞擊後的爆裂刺耳聲震得牆壁上iǎo石塊都在高頻上下直顫顛.

"他在那里,快!"

爆裂之後,有眼尖的黑袍人頓時發現楚云升竟毫無損傷地直接穿過爆裂中心,已經bī在眼前了.

中間幾排的黑袍人全然一凝,正准備發動第二波齊斬,卻只覺一股巨大卷力襲來,手中兵器頓時颼颼脫飛,彙在空中.

"寒武,跟緊師傅!"楚云升又收入一堆的戰刀,落在地上,已經赫然到了黑袍人堵截陣前,長劍dang起,沉聲道.

現在眼前幾排的黑袍人雖然失去了戰刀,但楚云升已經發現,他們所使用的戰技是同一制式的,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經過統一學習的,但每人在覺醒時,都會有自己各人所屬的戰技,有的是不需要借助任何兵器就可以施展出來的.

余寒武才剛到一元天的巔峰之境,單獨地一對一面對這些黑袍人還行,但若是被圍攻了,即便身穿戰甲與六甲符,也必是死無葬身之地.

"是,師傅!"余寒武戰斗經驗十分生疏,他幾乎是被楚云升催bī而成的,根本沒有時間和機會向楚云升當年那樣身經百戰之後,才最終突破到二元天,自然做不到楚云升那般連"裝死"都會的諸種經驗.

此時最後幾排的黑袍人已經發動了刀焰齊斬,前面與中間數排的黑袍人連忙避開,避不開的甚至直接橫趴砸地上,以避免被當空斬為兩截.

楚云升直接拉起趕上來的余寒武,騰空躍在牆頂上,再朝上騰躍,在高度上,完全避開刀焰齊斬,並居高臨下地殺出六道劍氣!

後排的黑袍武士雖然還不知道這是何種戰技,但通過剛才那一幕,已經深知這些劍氣的厲害,此刻見刺晃晃的蕭殺劍氣凌厲攻到,紛紛架刀橫檔,又或者急忙退後躲避.

六道劍氣,在楚云升的控制下,劍尖朝外,呈齒輪狀,形成圓形,向外旋轉殺去.

"啊!……"

一聲聲慘叫頓時從下方密集的人群中傳來,一片薄薄的血霧混合著chao濕的雨水,yīn寒地漂浮起來.

劍氣之鋒銳,破金斷yu,尤其三元天下的真正劍氣,更是銳不可擋,若非這群黑袍人衣服內穿了特制的鎧甲防護,只怕此刻六道劍氣的殺傷力半徑還要擴大一倍以上.

但即便是這樣,仍叫一眾黑衣人心生懼意,向聞西更是臉se發青,自己一方已經連攻兩輪齊斬,對方不但毫發無傷,且只順手攻了一次,便當場格殺了他十來個隊員這難道就是三元天的境界?果然是一直被稱謂為"魚躍龍men"的分水嶺!

"他已經連發數式,元氣消耗必定極為巨大,現在正是最好機會,大家一齊圍上,必能將他拿下!"向聞西回過神來,見士氣衰落不穩,急忙高聲鼓動道.

他雖心疼傷亡戰損,這些人,將來可都是自己的根基,但將命與前途比起來,孰輕孰重,心中自有分斷.

在他的示意下,十隊的隊長親自隨後督戰,舉著戰刀群圍上前,他們十人,已經是唯一剩下沒有被卷力奪走戰刀的人了.

畢竟楚云升的元氣手才是入men級的水准,這十人又是二元天的水平,搶奪起來頗為費力,楚云升一向以快准狠為打擊准則,不會lang費時間在消耗上.

夾道兩頭,密集的黑袍人再次奮力擁堵上來,在如此狹iǎo的地方,激起的能量波動,相互干涉jiāo錯,如沸騰的開水.

這時,落在地上的楚云升,也已經用繩索縛好余寒武,將他向後拋去,讓他憑借強悍防護能力,腳踏黑袍,阻滯他們從後面沖上來的同時,楚云升劍氣已經向前面一頭沖來的黑袍人橫掃而去.

幾乎是在轉瞬之間,楚云升收劍轉身,拉起繩索,協助余寒武踩著豎直的牆壁,轉頭前頭防線,而他向後的劍氣也急促而出!

師徒二人第一次如此配合殺敵,起初十分生疏,有幾次余寒武還差點掉落下來,被黑袍人拖入陣中,但隨著次數的逐漸增多,熟練度與配合度逐漸升高,倒也有模有樣.

實際上,對楚云升來說,壓根算不得什麼,他只身一人千人大陣,萬蟲大軍都闖過,如今只區區百人不到,還是三元天以下的,一元天占了絕大多數的陣勢,不可能擋得了他,不過一是讓余寒武親手刃仇,以解心結,二是增加余寒武的實戰經驗,尤其是膽量.

不過,在楚云升眼里,當初他在一元天的時候,最強最實用,也同樣需要最大膽量的本領,卻不是任何戰技,而是千鈞一發之際的"裝死絕技".

只是現在已為人師,這種事情也不好再提.

師徒兩人轉圈襲殺,攻守兼備,對方又少了武器,很快大片大片的黑袍人在刺寒的劍氣下,染血而亡.

向聞西目光之中,越來越怒恨,越來越yīn寒,這可是全是他未來的實力!

"哪怕你是三元天的高手,今天我也要讓你葬身在這里!"向聞西咬緊牙關,計算著時間,冷冷道.

他還有一個殺手锏沒有動用,這個寶貝就是他當年與塢主兩人游dang逃命的時候,偶然發現,不但大堡主不知道,就連頂上面都不知情.

只是每次動用這個它,都要殺死很多人來"血祭"!不到危急關頭,塢主和他從來不敢隨便啟用.

但現在,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必須要用了.

他心中滴著血,忍耐著楚云升的殺伐,終于,在遠處,第一協官iǎo李打出了一發信號彈!

"替我殺了他!"向聞西指著楚云升,痛恨到了極點,道.

他和塢主與那個寶貝是有協議的,只要按照協議來,它從來沒有違過約,也從來沒有讓他們失望過!

向聞西話音剛落,一聲戾嘯連雨水都頃然震碎,一抹烏紅滴血的影子從塢堡深處,破空襲出,筆直刺向黑袍人中心的楚云升.

"去死吧!"他怨恨地冷笑著,仿佛見到了楚云升斃命當場,三元天嗎?他親眼見過兩個三元天的高手聯手,最終仍在它面前戰死斃命的場景!

但他卻或略了楚云升微微地一抬頭間,一寸璀璨的光芒!

[

上篇:金陵城 第四百六十六章 鎮塢之寶    下篇:金陵城 第四百六十八章 天下共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