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冒牌英雄第七卷 第六十八章 搶東西   
  
第七卷 第六十八章 搶東西


星空中,屠殺在繼續.

雖然回過神來的蘇斯A2艦隊幸存的戰艦,已經開啟了能量防護罩.可是,航母的覆滅和艦隊指揮官的死亡,導致了整個艦隊指揮系統的徹底崩潰.每一艘戰艦,都只能各自為戰.在沒有指揮和協調的情況下,這種掙紮有多麼的無力,可想而知.

和查克納艦隊受到蘇斯A1艦隊的攻擊時相比,此刻的A2艦隊的處境,無疑更為悲慘.

1201艦隊結束躍遷的時候,不過是恰巧撞上了A1艦隊針對斐揚B15艦隊的齊射,受到攻擊的,只是圓形防禦陣型的一角.而A2艦隊,卻是以三角攻擊陣型結束躍遷,遭受的,是1201艦隊蓄謀已久的陸澤成長陣毀滅性的打擊.

現代太空作戰,因為空間戰場環境的特殊性,對于陣型的要求,遠比地面的裝甲部隊更嚴格.

這些陣型,並非遠古時代冷兵器時代的陣型.古代的陣法,認真的說,只是平面對陣時,進行簡單兵力配置而產生的不同圖形罷了.軍事指揮者,只是在兩軍對陣時,依據自己軍隊不同兵種的構成,地勢地形和戰略目標的需要,將兵種數量做簡單粗略的分配.

而在這上下四方皆可游走的宇宙空間中,在這科技高度發達的戰艦配合中,戰陣,已經遠遠超越了古代戰陣的意義與囊括的內涵.在太空艦隊之間的戰斗中,戰陣,就是戰斗的基礎.

太空艦隊地戰陣,是經過了嚴格計算設置的.

戰艦之間的距離,攻擊和掩護的角度.處于陣型中不同部位地艦艇的速度,路線,乃至戰斗時的火力協調,目標分配和炮擊順序所有的一切.都已經在數千年的太空戰爭史中,形成了極科學,極細致的規范.

這些規范,將無數的戰艦組合到了一起,在互相掩護,協調中,產生更強大的力量.

簡單地來說,戰陣可以在艦隊攻擊時.集中火力,將戰斗力大幅度集中提高.在防禦時,則能獲得最小的受打擊面以及同伴的掩護.

可以說,在這浩瀚的星空中,太空戰爭史,就是一部戰陣的演化史!除了地形特殊的戰役以外.大部分戰斗,都是由戰陣來決定地勝負.在空蕩蕩的虛空中進行的勢均力敵的決戰,沒有戰陣的統一協調,簡直是無法想象的.

一個不合理地戰陣對上一個精妙的戰陣.結局怎麼樣,根本不需要猜測.

越是對戰陣的變幻成竹在胸,對時機的掌握爐火純青的指揮官.在太空戰斗中,就越有發言權,獲取勝利的機會就越大.

如何針對敵人變幻陣型,如何掌握陣型變幻的時機,如何使用合理的陣型達成戰略企圖,這些,都是一個優秀的指揮官必須掌握地,否則,即便是擁有比對方更具優勢的兵力和戰艦.面對對方變幻莫測的戰陣而一籌莫展,也只是敗亡的命運.

艦隊常用的陣型,是圓形防禦陣,和三角形攻擊陣.

與地面的機甲陣型不一樣,在太空中,艦隊的陣型是立體的.比較常用的,還有半弧形回旋陣,錐形突擊陣,長蛇陣,三叉戟沖鋒陣等等.張鵬程在遇襲之初.采用的拉鏈長陣.是比較特殊地一種陣型.而所有陣型中,最特殊地.莫過于陸澤成長陣了.

因為陸澤成長陣對于未開啟能量護罩的艦隊極其合理而強大地火力打擊,這種陣型,被星際海軍們,稱為絕殺陣型.如果一支沒有開啟能量護罩的艦隊被敵人有預謀的以這種陣型攻擊,基本上,很難有避免覆滅的可能.

可是,陸澤成長陣更特殊的地方在于,它能夠使用的地方太少了.

在空間跳躍點廣大的跳躍區域,沒有哪一支艦隊能夠確定跳躍而出的艦隊所處的具體位置.自然也就無從布陣.而在兩軍對壘中,更不可能出現一支艦隊不開防護罩,任憑敵人布下陸澤成長陣隨意攻擊的情形.

因此,陸澤成長陣,能夠使用的地方,就只能是在坐標范圍比較精確的躍遷結束區.

不過,通常艦隊進行躍遷的時候,都會有先遣戰艦做探路偵查,想要伏擊,幾乎是不可能的.只有在時間緊迫的戰斗情況下,艦隊才不會派出偵查艦,而這個時候,通常在躍遷通道的對面,有正在與敵人戰斗的友軍艦隊.在戰斗中,敵軍艦隊想要排成陸澤成長陣,只能是一個幻想.

此刻,布倫里奇,前田陽太,以及蘇斯A1艦隊的每一個人,只覺得手腳冰涼.他們做夢也沒想到,在這樣一場占盡優勢的伏擊戰中,自己,竟然眼睜睜地任憑查克納艦隊,擺出了陸澤成長陣,對A2艦隊實施毀滅性打擊!

三叉戟沖鋒陣,三角攻擊陣查克納人擺什麼戰陣都好,為什麼偏偏擺出了這個該死的,幾乎完全不可能出現的陸澤成長陣?!

回想起之前A1艦隊踏入陷阱的一步步,所有人都不寒而栗---這個查克納指揮官,實在太狠,太毒了!

這場戰役,將會成為太空軍事史上的一個經典戰例,也將成為軍事史上的一個笑話.

所有參與這場戰役的人,一個也跑不了.布倫里奇和前田陽太,固然會被釘上恥辱柱,格爾什科夫和烏里揚諾夫,也會名譽掃地.不僅僅這些人會背負一輩子的恥辱,就連蘇斯帝國也會為之蒙羞.

死寂中,A1艦隊的戰機群已經回來了,殘存的巡洋艦和驅逐艦,也彙集到了戰列艦圓陣的旁邊.而一直糾纏的查克納戰機,早已經不知了去向.

"嗶嗶嗶"

不斷響起地.是各艦艦長們的通訊請求.下一步怎麼做,是繼續打下去,還是

布倫里奇緩緩在指揮席上坐了下來,這一刻.他全身的力氣,都已經消失了.他不是沒有經曆過戰敗,從成為一名軍人的那一天起,他就沒有過百戰百勝地幻想.可是,他從來沒有想象過,自己有一天,會輸得這麼慘,會因為一場戰役.輸掉

"中將閣下."走上指揮台的前田陽太那張年輕而英挺臉,已經陰沉得駭人,一雙通紅的眼睛里,是狂怒和屈辱.他大步走到布倫里奇的面前:"艦隊已經完成集結,我們不能眼看著A2艦隊遭受攻擊,布倫里奇中將.請下令吧!"

布倫里奇有些失神地看了前田陽太一眼,這位年輕的少將,剛剛經曆了他成為這個艦隊副司令的第一場戰役很顯然,就蘇斯軍隊的首戰傳統來說,前田陽太的前途,已經極其黯淡了.從來沒有哪一個倒黴地高級軍官在首戰.就得到這麼大的一個恥辱勳章.所以,他還想打,他顯然是不服氣,也不想承認這個失敗的.他還想用一場勝利,來改變命運.

難道,他不知道,就在艦隊身後的星云里,運輸艦隊已經被襲擊了麼?難道他不知道,A2艦隊的覆滅.已經讓A1艦隊徹底失去取勝的希望了麼?難道他不知道,等到查克納地援軍一到,就連A1艦隊也跑不了麼?

不,這些他都知道,只不過,他已經瘋了.在他剛強的外表下,是不堪一擊的脆弱.他經曆的挫折,還太少.

布倫里奇深深地歎了口氣,明知道是敗亡的結局,還要指揮自己的部下往火坑里跳.這樣地指揮官.這個世界,實在是太多了.戰爭.已經讓他們沒有了人性.自己雖然輸了,可比起那位斐揚艦隊的指揮官和前田陽太來說,自己終究還是個人.

他擺手道:"設定躍遷坐標,所有戰艦立即撤退."

"走?"前田陽太一愣,情緒頓時激動起來:"不行,你不能這樣做,我們還有機會,我們還沒輸!布倫里奇中將,你這是犯罪!"

他大步上前:"如果你不想打,就請乘逃生船離開,把指揮權給我,帝國不會接受這樣的失敗,就算是死,我也應該死在戰爭中,而不是背負著屈辱,老死在床上!"

"放屁!"布倫里奇猛地站了起來:"你想死,他們都想死麼?"他用手環指著四周寂然無聲的蘇斯官兵們:"軍人的職責,是保家衛國,是開疆辟土,不是送死!"

"胡說!"前田陽太的臉漲得通紅,狂吼道:"軍人的職責是戰斗,不是逃避!"

"為什麼戰斗?"布倫里奇冷笑著:"為了你的首戰名譽麼?"

這句話,可謂一擊致命.

前田陽太的臉,一下子變得煞白.無論自己如何反駁,無論自己地理由有多麼充分,多麼高尚,也沒有人願意跟著自己繼續打下去了.

他轉頭看向四周,中控台前的工作人員,軍官,參謀這些跟隨了布倫里奇多年的軍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里,是輕蔑,厭惡和敵視.或許,在這些人的心里,已經把自己當做了一個給他們帶來黴運的倒黴蛋.

一時間,屈辱混雜在血液中,騰地湧上大腦.前田陽太猛然伸手去拔腰間的能量手槍.

可是,他的手,被一支鐵鉗般的手,死死鉗住了.

兩名衛兵,一左一右,牢牢將他抓住,周圍的其他幾名衛兵,已經把手中地槍,對准了他地腦袋.

"把他關起來."布倫里奇冷冷地下令道.

萬念俱灰的前田陽太沒有再掙紮,他怨毒地看了布倫里奇一眼,被衛兵押解著,離開了.

舷窗外,遠處,查克納艦隊對A2艦隊地攻擊還在持續著.

隨著布倫里奇的命令,一艘艘蘇斯戰艦.已經一艘接一艘地排好了陣型,隨著一排排尾部推進器閃耀藍光,前陣的戰艦的率先加速,艦隊開始躍遷.

匪軍艦隊.已經完全被歡呼聲淹沒了.

當蘇斯航母在查克納艦隊地炮火聲中爆炸的時候,所有的薩勒加籍官兵,都發瘋般地蹦了起來.

那歇斯底里的狂叫聲,在每一艘戰艦里回蕩著.刻骨銘心地仇恨,在A2艦隊如同煙花般燦爛的爆炸中,得到了徹底的釋放.

一群群的薩勒加籍官兵,在戰艦里四處亂竄.

匪軍中的前海盜,前自由港流派成員.前勒雷士兵這群瘋了一般的薩勒加籍士兵,擁抱每一個人.他們有些在笑,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有些在哭,嚎啕大哭,撕心裂肺.他們用各種各樣的方式.發泄著自己心中的激動.

沒有人制止他們.所有地匪軍戰士都知道,在屏幕上爆炸的,是他們的敵人----不同戴天的生死仇敵!

此刻,薩勒加已經放下了武器,接受西約的所謂看管.長弓星系,已經被蘇斯所占據.薩勒加軍隊.更是成了窩在基地里的一串串數字.只有他們,還在這孤獨地自由世界,以薩勒加人的身份,孤獨地抵抗著!

托爾斯泰指揮的旗艦,最後在"薩勒加萬歲"的吶喊聲中爆炸的畫面,是如此深刻的印在他們地心底.那是一團火,熊熊地燃燒著,灼燒著他們的靈魂.

別人不會知道,這些薩勒加人.曾經多少次在夜半夢醒之後,就再也睡不著.多少次點燃香煙,望著薩勒加方向的星空發呆,直到香煙燃盡燒到自己的手.而這一切,每一個和他們朝夕相處親如兄弟的匪軍戰士,都知道.

這些薩勒加男人,做夢都想的是,有一天能夠打回去,讓入侵薩勒加領土,殺害托爾斯泰將軍的蘇斯人.倒在自己的面前.為此.他們不惜付出任何代價!

而現在,當初闖進薩勒加國境線的蘇斯艦隊.被在他們地指揮官的指揮下,被查克納艦隊送進了地獄!

還有什麼,比仇人在自己眼前倒下,更讓人痛快的呢?

在這響徹天際的歡呼聲中,聖劍號的指揮台上,卻是靜悄悄的.十余名跟隨方香來到自由世界的薩勒加長弓艦隊的軍官們,靜靜地站在方香的身後.

主屏幕畫面變幻的光芒,映得他們淚光隱隱地眸子,閃閃發亮.

在他們前面,方香,已經淚流滿面.

"跑了跑了,他們跑了!"

胖子瞪大了眼睛,一只手拍著方香地肩膀,另一只手指著蘇斯A1艦隊實施躍遷的空域,手指抖得跟發癲似地.腮幫子的肉,也隨著手指的顫動而上下亂跳.

"我知道!"緩緩平複激蕩的心神,方香羞惱地瞪了胖子一眼.

這個家伙,就連勸慰人,也這麼讓人抓狂.她都不知道,是摟著這頭發亂糟糟的天才胖子親上一口,還是端起姐姐的身份,踢他一腳.

"你知道?"胖子驚奇地看著方香:"哪你還在等什麼?"

"等什麼?"方香有些不好意思的抹了抹眼淚,看了看指揮台上的計劃,奇怪地道:"我沒等什麼啊,作戰計劃不是都執行完了麼?"

蘇斯運輸艦的重要物質,大部分都轉移到了武裝商船上,包括巨型運輸艦在內的幾艘運輸艦和俘獲的一艘戰列艦,兩艘巡洋艦,兩艘驅逐艦,也已經牽引到了隱藏地點,裝上了光學偏導儀隱藏起來,只等以後修複了推進器駛回基地.

方香正困惑中,卻見胖子急的雙腳直跳.

這賤人一點也不照顧薩勒加官兵們暢快激動的情緒,在無數雙淚眼的睽睽注視之下,他一把搶過指揮台上的通訊器,打開艦隊指揮頻道:"搶東西啊!都還愣著干什麼!"

隨著胖子的聲音在艦艇廣播中響起.整個艦隊,一片死寂.

匪軍戰士們眨著眼睛,張大了嘴巴.

短暫的寂靜之後,所有的人都跳了起來,亂糟糟的奔忙來去,蜂擁著沖向自己的崗位.口令聲,呼叫聲,回答聲,在艦艇里響成一片.

哭的也不哭了,笑的也不笑了.一個個心急火燎.不管是薩勒加籍戰士還是其他籍的匪軍戰士,所有人的腦子里,就只剩下"搶東西"這三個字.對于這些看什麼東西眼睛都是紅的,平時走路風都要抓一把放兜里的匪軍戰士來說,這三個字,簡直就是聖旨.

搶東西,已經成為了所有匪軍戰士的本能.這種本能,簡直比狗見到骨頭還恐怖.

"這艘戰艦是被擊中尾部推進器的"

"這片星云里,還有一艘失去動力的斐揚戰列艦!"

"這塊殘骸,我盯了好久了,里面還有東西."

方香張大了嘴,看著陷入癲狂狀態的胖子,飛快地下達著指揮命令,種種銜接技巧,布置安排,簡直比自己還嫻熟!

一艘艘戰艦全力啟動,光學偏導儀的隱身程序已經撤去,引擎全開,推進器全開.已經移動到了綠洲空域邊緣的匪軍艦隊,就如同一群餓狼,猛地撲了出去.

空曠的宇宙中,十余艘破爛的戰艦,鑽出星云,閃亮登場.

.越欠越多了.抓狂!

上篇:第七卷 第六十七章 歡呼中的複盤    下篇:第七卷 第六十九章 友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