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冒牌英雄第七卷 第七十四章 抓起來   
  
第七卷 第七十四章 抓起來


十五號空港的一場鬧劇,無聲無息的落下了帷幕.

數萬名查克納官兵,看著昏迷的薩蒙被抬了下去,也看著卡羅萊娜和一干斐揚軍官面沉如水地憤憤而去.最讓他們議論不休驚歎不已的是,他們居然看見那勒雷胖子少將,屁顛屁顛地跟在了卡羅萊娜身後一同去了.

一路上,這家伙殷勤地跟一干斐揚軍官握手打招呼,似乎剛才打人的,跟他完全沒有干系.大部分斐揚軍官都面色僵硬地和他握手,遇見有那麼兩個不顧風度怒目而視的,胖子也憨厚地一笑,擺出一副大度摸樣.

矛盾再尖銳,這時候也終究不是翻臉對立的時機.

無論是斐揚人還是查克納人,都很明白這一點.被揍了個半死的薩蒙,沒等傷好,就被送上了回斐揚的艦艇.

張鵬程不提,卡羅萊娜也不提.

雙方各自下了封口令,該做什麼,還是做什麼.聯合實戰演習,指揮部聯合推演,防禦計劃制定部署,公文物資往來,指令上傳下達..........表面上看,似乎一切都回複了正常.

不過,誰都知道,在這平靜正常下面,是暗流湧動.

張鵬程在回到基地的第二天,就將整個事件的起因經過向查克納軍部打了報告.

這份報告,理所當然地引發了查克納軍部的地震.查克納總統更是親自出面,約見斐揚大使進行交涉.雙方軍部,更是各自以高級將領組成的協調小組進行面對面地溝通磋商.

最終的交涉結果不得而知.不過,查克納官兵們看張鵬程上將在收到了軍部返回的消息後,那心滿意足的神情就知道,這一次,斐揚共和國一定是大出血了!

不過,大家不知道的是,這一次,心滿意足的除了查克納以外.還有勒雷的貝爾納多特上將.作為戰役中的第三方地最高將領,他不過是在得到了胖子的報告之後,淡淡地在聯合指揮部和查克納總統辦公室里轉了幾圈,順便給斐揚總統打了個電話,也得到了一些的好處!

當然,這"一些",已經足以讓貝爾納多特和弗拉維奧躲在辦公室里笑上一整天了.

既然達成了協議,斐揚共和國和查克納共和國,自然對事情的真相諱莫如深.****轉而搶在西約之前,大肆宣傳這一場戰役的勝利.

從戰役開始到結束,所有的影像資料被仔細的挑選整理出來,制作成了一份專題.

當這份一支受創嚴重的艦隊最終以一個陸澤成長陣玩弄了敵人.殲滅敵人一支半艦隊的專題在整個人類世界流傳開去地時候,可以想象,會引起多麼大的波瀾.

斐盟是人人振奮,街頭巷尾議論的,都是這場奇跡般的勝利,而西約,尤其是蘇斯帝國.則丟盡了面子,他們發布地斐揚共和國艦隊出賣查克納艦隊的視頻,在斐揚和查克納的聯合聲明下,被譏諷為遮羞布.蘇皇奧布雷迪三世,當時就在皇宮里踹了桌子.

查克納官兵.是狠狠地出了一口惡氣.大家都明白,這一切,都虧了那位勒雷田少將.一直到幾天後,查克納官兵還在議論著勒雷胖子少將的那一口唾沫.說到激烈處,一個個眉飛色舞,仿佛是這輩子見過的最精彩,最解氣的畫面.

對于這位沒有一兵一卒的勒雷少將,所有地查克納官兵都只剩下了一個服字.平日里見面,都是含笑致敬.加之胖子本身也是黑發黑眼的查克納族人,在內心中.十二集團艦隊上下.都已經把胖子當做了自己人.

而向來趾高氣揚不可一世的斐揚人,從上到下.似乎都沉默了許多.除了訓練就是艦艇維護和例行的出港巡弋.他們很少離開基地.偶爾在基地外的酒吧里看見幾個斐揚官兵,也靜悄悄地遠離人群,和笑鬧地查克納人,形成鮮明的對比.

兩軍一動一靜,對比鮮明.視線相碰時,誰都能體會到,互相之間那劍拔弩張的情緒.只不過,高層一而再再而三地下達禁令,雙方都有意保持距離和克制罷了.

戰爭,依然在一刻也不停歇地進行著.

中央戰區,納加聯邦和萊恩共和國這兩個多年的死敵鄰國,已經傾盡全力.而斐揚共和國在卡爾斯頓星河以及查克納共和國在雷斯克星系的軍事行動,也在逐步加強.

大大小小的戰役一場接一場.勝利的新聞報道連篇累牘,可是,陣亡士兵公告欄上的名單,也是越來越密.

而結束了流派戰爭的瑪爾斯自由港,社會秩序,已經恢複了正常狀態.===

在這個被人類主流社會放逐的世界,弱肉強食地森林法則帶來地,除了血淋淋的爭斗之外,還有強韌地生命力.盡管受到了北盟近乎瘋狂的摧毀,可是,當一切恢複平靜之後,瑪爾斯民眾,就如同雨後春筍一般,忽然就從各個地方冒了出來,在廢墟上,開始他們新的生活.

隨著自由航道的商船,走私船陸陸續續地抵達瑪爾斯港,地面港口周邊,最先開始熱鬧起來.人們用各種各樣的東西,換取幾個月來第一批抵達的糧食和生活用品,自發的集市,幾乎在一瞬間就形成了.

各大企業,也在企業艦隊運送的原材料抵達之後,開始了恢複性的生產.走私者,闖關者很快就找到了屬于他們的地方,互相交換著情報,打探著他們的走私船可以通行的線路.自由港百廢待興,商團從宇宙各地組織的物資,幾乎一到港.就被搶購一空.而雇傭軍的作用也水漲船高.

唯一日子難過地,恐怕就是海盜和暴力社團了.

隨著斐盟聯軍的入駐,依附于各大流派的暴力社團,幾乎沒有了生存的空間,以往的流派統治格局已經被打破,現在制定規則的,是斐揚人.街上巡邏的,也是斐揚和查克納士兵.沒有哪個社團敢在這些荷槍實彈目光冰冷的士兵和他們身旁猙獰地軍用機甲面前找不自在.雖然暗地里.還有些強買強賣,還有些威脅恐嚇,可明面上毫無顧忌的搶奪,已經不見了蹤跡.

海盜團則更淒慘一些.斐揚和查克納艦隊,主要的防禦區域,是瑪爾斯自由港通往主航道的A級航道,數以百計的戰艦,在這些航道上巡弋,各跳躍點.都被把守得滴水不漏,每一艘艦艇經過,都要接受艦體掃描和登艦檢查,在這些星域里搶劫.根本就是找死.

A級航道不敢呆,B級C級D級航道,海盜們更不敢呆!

如果說,對斐盟聯軍的正規艦隊,只要敬而遠之,不在人家眼皮子底下找不自在,還能確保安全的話.那麼,游蕩在瑪爾斯自由航道的"破碎幽靈"艦隊,簡直就是一張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貼在他們身上的催命符.

從流派戰爭開始,這支艦隊就沒有停止過他們地行動.

他們不但劫掠商團,走私者.^^^^搶得海盜們沒飯吃,他們還對任何出現在他們視線中的海盜艦隊動手.迄今為止,已經有超過二十個大小海盜團,在遭遇破碎幽靈艦隊之後被從瑪爾斯海盜團名單中除名.有這支熟悉瑪爾斯航道,四處游蕩的幽靈艦隊在,別說私下劫掠,海盜們就連在家門口轉悠一下,都要求神拜佛.

這日子,顯然是沒法過了.許多海盜團,已經洗心革面.開始做起了生意.

和流派戰爭時期不一樣.現在做生意,還算是有賺頭有保障的.

在瑪爾斯自由航道無數空間站.自由船塢被"破碎幽靈"艦隊攻陷,卻最終落入匪軍地掌控之後,誰都明白這支艦隊和普羅鎮匪軍的關系.因此,當有一天,大家發現,能夠在普羅鎮和匪軍控制的空間站和自由船塢中,買到通行證的時候,沒有人覺得奇怪.

通行證按照艦艇類型,貨物種類和數量收取費用.平均費用,為百分之二十.如果是在人類主流社會,這麼高昂的費用,足以讓人發瘋,可是在瑪爾斯自由世界,對利潤經常高達百分之幾百甚至幾千的企業艦隊,商團艦隊來說,這根本就算不了什麼.他們甚至為匪軍樂意收取這樣的費用而竊喜.

事實證明,商人地眼力,總是敏銳的.拿著通行證的艦隊,不但在瑪爾斯自由航道的范圍完全的暢通無阻.就連在自由船塢地補給維護,還是在空間站的交易買賣,都沒有任何麻煩.有些艦隊,在遇見"破碎幽靈"之後,竟然還享受了這支破爛艦隊的優質服務----護航.

第一支遭遇"破碎幽靈"艦隊的商船艦長,在忐忑不安地發送了電子通行證,看見惡狠狠包圍住運輸艦的破爛戰艦,緩緩變陣成護航編隊,還跟自己打招呼的時候,簡直是淚流滿面.從地獄到天堂,實在是刺激得讓他受不了.

也曾經有一支不開眼的海盜,劫掠了一支購買了通行證的商團艦隊,不過,沒過兩天,這支海盜就全軍覆沒了.所有的貨物,都原封不動地回到了貨主手中.這件事,更讓如同過江之鯽穿行于自由航道的艦隊明白,在這片星域,誰才是主宰.

瑪爾斯航道,就像是一個大地集散市場.它地買主,不僅僅是瑪爾斯航道這些企業商團,還有遍布周邊,包括查克納,蘇斯,傑彭,薩勒加,勒雷和塔塔尼亞,普迪托克,德西克在內的整個東南星域.^^^^而為這個市場提供貨源地,除了以上這些國家以外,還有更北邊,更西邊的中立國家.

當這樣一個市場的貨物流動被安上了一個閥門的時候,可以想象,有多少錢.流入了匪軍的腰包.

斐揚人,查克納人,匪軍.

這是支配著瑪爾斯自由港最大地三股力量.每一個瑪爾斯人的生活,都受這三股力量的影響.人們總是會關注,這其中的微妙變化.

蘇斯人對這片星域的窺探;瑪爾斯執政體系的建立;查克納人和斐揚人的貌合神離;普羅鎮匪軍連帶投靠的流派勢力地集體消失.斐盟瑪爾斯方面軍發布的流派認證公告和組織的流派機甲擂台賽.以及,人們原本以為已經翻不了身的泰流和絕殺流,再度堂而皇之地出現...............這一切的一切,都成了瑪爾斯人每天議論的話題.

從這些話題中.人們可以窺視到,此刻的瑪爾斯,那讓人無法明白的複雜局勢.

小雨,地遮蔽了天空.泛灰的云,根本分不清界限,只灰茫茫地一片.

瑪爾斯中心城布朗街上,一個個簡易的貨架,連綿了整個街區.貨架上,用雨布或者木板.搭起了防雨的雨棚,有幾個貨架,甚至是用撿來的輕質防彈牆來遮雨.貨架上,擺放著各種各樣地東西.是新運進瑪爾斯的生活用品.也有小部分是諸如機甲零件,古董等五花八門的東西.這些,都是瑪爾斯的平民,到這里來換取食物時留下的.

市場里人來人往,熱鬧非凡.雨水,似乎對這里一點影響也沒有.已經算過得比較好的貨主們,矜持地站在貨架後面.跟猶豫地顧客討價還價.廢墟的殘壁上,滴落地雨珠,噼噼啪啪地打在街邊的小水窪里.街心人潮湧動,地面上的積水,在人們的腳下不歇氣地飛濺著.不時有人抱著一樣東西.靠近過來,問上兩句,又沮喪地離開.

布朗街兩側的大樓,大部分都已經殘缺不全.流淌地雨水,仿佛給殘垣斷壁鍍上了一成光膜.就連街區里面的磚堆廢墟,也被沖刷得干乾淨淨.在街區的十字路口,僅有的一棟還算完整的灰色八層樓房,這里原來是一個銀行的舊址,現在,已經上了著瑪爾斯自由交易所的牌子.****這里.也是這個臨時市場里最繁華的地方.

以前的瑪爾斯自由交易中心.已經不複存在了.不過,作為瑪爾斯自由世界的標志之一.交易所在流派戰爭結束之後,立刻就重新開張了.雖然簡陋,可是,現在這個交易所交易屏幕上翻滾地商品物資和各種各樣地信息,卻比以前的交易中心更多.

交易所門口,幾個衣著單薄地漢子,敞著散發著騰騰熱氣的胸膛,協力將最後一個微型集裝箱從重型卡車上卸下來,放到交易所大門前的門廊上.

干完活,幾個人歪七倒八地坐下來,其中一個中年漢子,喘著氣,掏出小心翼翼用防水袋包起來的香煙,團團地散了一圈.大家互相湊著點著了火,吐出一口煙,享受著勞累後的一刻愜意.

"聽說了麼?"中年漢子瞟了一眼正在和買家驗貨的貨主,對身旁的幾個伙計道:"已經有好幾十個流派,報名參加明天開始的擂台賽了!"

"知道又怎麼樣?"一位黑發褐眼的矮壯漢子靠在廊柱上,叼著煙,把腿伸直:"咱們又買不起票.況且,少了流派互助同盟的那些流派,這幾個小流派能打出什麼精彩比賽來?"

中年漢子,抓起肩膀上的毛巾,在濕漉漉的頭上胡亂抹了兩下,撇撇嘴道:"說你糊塗,你還真是笨.你以為我說這話的意思,是想看比賽?"

"哪你想說什麼?"矮壯漢子有些困惑."這比賽,可是為了選出執政聯盟的人選......."中年漢子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小聲而神秘地道:"照這樣下去,匪軍可就危險了!明擺著,斐揚人,是想沖這里下手........"

"這還用你說?"沒等中年漢子說完,矮壯漢子就不屑地道:"別說現在,就說這幾十年,斐揚共和國哪里不插上一腳?!這次,看人家勒雷人把瑪爾斯打下來了,他們不來撿便宜,倒奇怪了.不過,我倒覺得,就他們這兩下子.拿人家匪軍,恐怕也沒什麼..........."

矮壯漢子話還沒說完,就被身旁的同伴猛地撞了一下.被撞得呲牙咧嘴的他,轉過頭剛想發火,卻見一名斐揚軍官,領著一群荷槍實彈地士兵,從身旁走過.

矮壯漢子縮了縮脖子,趕緊收回自己的腳.那斐揚軍官冰冷的眼神.讓他背心發涼.

交易所里,一片嘈雜.數不清的交易員,在大廳里匆忙來去,電話聲,報價聲,交易系統的提示聲,不絕于耳.

和平時一樣,老克勞斯坐在自己的交易席位上,一邊喝著茶.一邊看著面前電腦上的交易信息.

說是交易席位,其實,不過是大廳中一個很簡陋的角落.兩張桌子,一台電腦.

以前.老克勞斯是紅胡子海盜團地代理人,而現在,他已經是整個匪軍的代理人.不過,這個身份,知道的人卻很少.老克勞斯本來就是只老狐狸,在自由世界的交易場上混了這麼多年,他當然知道怎麼才能使利益最大化.

有匪軍像水龍頭一般掌控著瑪爾斯進出的物質.像這樣偷偷躲在一邊,吃進賣出,實在是愜意無比.匪軍想要賣出的東西,通常都是很少發放通行證,市場緊俏的.而想要買進的話.老克勞斯手下有大把的交易員,可以在幾分鍾內,將價格打壓到低點.

當然,這種近乎于金手指地交易方式,老克勞斯通常都不會使用.

一來,老狐狸覺得這展現不出他的能力,二來,用那勒雷胖子的話來說,要釣魚,自然要先養魚.殺雞取卵的事情.最好少做.

別說少做,就算是不做.老克勞斯也覺得無所謂.匪軍艦隊,干地本來就是無本的買賣,低買高賣賺錢,整個自由世界百分之二十的通行證收益賺錢,再加上自由航道上的自由空間和自由船塢上繳的利潤和交易抽頭,都由老克勞斯幕後代理.現在的他,每天為匪軍賺進的錢,簡直就是天文數字.

老克勞斯點上支煙,虛著眼睛查看著電腦上地信息.幾種匪軍需要的金屬的價格,已經接近了買入的位置,掛在交易系統里的賣出清單,也成交了百分之八十.剛剛有人掛上了天輪機甲公司制造地三百輛戰狼獸型機甲,這種機甲早就在匪軍的采購清單里,需要把它拿下,順便,再約見一下貨主,看看能不能再訂上一些貨.

這些,都是小事情,重要的,是今天得和匪軍那位漂亮的副總指揮介紹的幾個商人見面.這些商人中,老克勞斯倒是認識幾個,都是長期跑中立國家的.生意做得很大,都有些官方背景.放在以前,老克勞斯還沒有跟這些人談生意的資格,不過現在麼..............

給自己手下的交易員發了信號,示意他們對三百輛戰狼機甲進行買入操作,老克勞斯看了看時間.已經過了中午十一點了,再過半個小時,上午的交易就該結束了.約了那幾個中立國家商人的飯局,現在,也該出發了.

克勞斯剛站起來,忽然,發現交易大廳四周牆壁上地交易屏幕和自己面前電腦上地顯示屏,同時一陣閃爍.片刻之後,密密麻麻的商品種類名稱和價格,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屏幕猛然間黑了下去.

交易大廳,頓時一陣騷動.正當所有地人左顧右盼,試圖弄明白出了什麼問題的時候,屏幕再度亮了起來,不過,這一次,出現在屏幕上的,不是商品交易信息,而是一個通告!

"即日起,關閉一切未經斐盟瑪爾斯方面軍指揮部批准的交易場所,停止一切未列入瑪爾斯方面軍許可名單的商品交易.新的交易所和交易清單,後行公布."

短短的兩句話,引發了整個市場的一片嘩然.商人們個個驚慌失措,誰也沒想到,交易所,竟然被斐盟說關就關了.在此之前,一點預兆都沒有!

老克勞斯呆呆地看著公告.他知道,明天,就是瑪爾斯方面軍組織的流派擂台賽開始的日子,這兩記重拳,標志著,卡羅萊娜和程志軒,開始對匪軍下手了.他們,要把追隨匪軍的流派,完全邊緣化,將這個航道,掌控在他們的手中!

老克勞斯拿出了通訊器,這個消息,他需要在第一時間告訴他的頂頭上司----奧黛麗.

可是,忙著埋頭操作的老克勞斯並沒有察覺,交易大廳里,忽然間一陣死寂.直到他手中的通訊器被人一把搶走,他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一隊荷槍實彈的斐揚士兵,在一位斐揚中尉的帶領下,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克勞斯?"中尉用手撩起老克勞斯胸口的交易員名牌,輕蔑地看了看,一把扯了下來:"你犯有非法操控商品價格,私通海盜,買賣嚴控物資的罪行.抓起來"說著,這斐揚中尉一揮手,兩個斐揚士兵一左一右將老克勞斯雙手反絞在身後.

"帶走!"

上篇:第七卷 第七十三章 合胃口    下篇:第七卷 第七十五章 一個打一群(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