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冒牌英雄第八卷 第九卷 第一百一十八章 祭旗!   
  
第八卷 第九卷 第一百一十八章 祭旗!

2064年1月20日,是斐揚總統大選的投票日和結果公布日,同時也是芭芭拉的生日.(..)這個夜晚,月胡星稀.

凱撒皇宮大酒店里,數百名斐揚的政要名流達官顯貴,站在璀璨的水晶燈下.

整個大廳,燈火通明,華麗得宛若人間天堂.高高的穹頂,柔軟的真絲地毯,精美的餐具,芬芳的美酒,衣著整潔的侍者一一,

可是,這一切的一切,在這一刻仿佛都消失了.天地,在意識中旋轉著,大腦,已經是一片空白.

誰也沒想到,這爭拿把掐般的總統大位,竟 然就在這最後一刻,飛走了.笑到最後的,不是道森,不是佩雷斯,而是那個根本都已經放棄 了的趙熙 !這一刻,原本是務該歡聲雷動的一刻.

可是現在的歡呼聲,卻在遠處,在凱撒皇宮大酒店之外的國家勝利廣場上.

那里,有無數的趙熙支持者在游行,在歌唱,在雀躍,在揮舞著手中的標語旗幟,組成一片一眼望不到盡頭的歡樂海洋.而這凱撒皇宮大酒店,卻成了失敗者的集中營 !所有人的臉色,都在這一刻變得煞白.

甘比爾目光呆滯,仿佛丟了魂一般.道森的身體搖搖晃晃,似乎連站都站不穩了.老米勒的臉色忽然一陣青紫,無力地坐倒在椅子上,皮雷斯,索澤,赫克爾等人,卻還死死的盯著大屏幕,似乎還在等待結果的更改.而最慘的,是那些原本應該是勝利者的叛徒.

這些來自于黑 斯廷斯陣營的人們,眼睛中已經完全沒有了神采,那種極度的後悔,如同毒蛇一般在吞噬著他們的心,讓他們痛不欲生.

這其中,最慘的是佩雷斯.這個在最後一顆,反手出賣了黑家陣營的老脾政治家,仿佛一下子就蒼老了三十歲.雖然他的頭發依然一絲不亂,衣著依然整潔,戴著一副金絲眼鏡的臉上,依然是那儒雅而穩重的氣質.可是,他的整個人,都已經沒有了精氣神.站在那里,就像一具行尸走肉 !一些人,開始飛快的離場仿佛這華麗的酒店是一個墳墓,匆忙得如同見了鬼.

這個時候,再留在這里,已經不是什麼明智的決定了.這個國家,還掌控在黑斯廷斯的手中,被他牢牢的捏住.什麼陰謀詭計,什麼斗爭手腕,在這個不動聲色的老人面前,都是笑話!

幾名財閥總裁,急匆匆地離開了.一名將軍退著走了兩步,看了一眼如同雕塑般的李佛,終于一咬牙,轉身大步而去.幾位政府高官和黨派領袖,則歎息著,插著頭,步態從容地緩緩離場.

隨著人們一個個的離去,整個大廳,立刻就顯得冷清了許多.剩下來的人,要麼還在失魂落魄中回不過神來,要麼就像是老米勒這樣,已經完全沒有了 退路的人.

就連一旁負責安保工作的官員們,也悄悄給自己的手下使了個眼色.這個時候,一 旦擦槍走火,或許自己就會背上要命的黑鍋!

"這不可能…"". "道森插搖晃旯地倒退兩步,雙眼直勾勾的"這不可能!"

他坐倒在椅子上,旋即又飛快地跳起來,看著身旁的李佛,看著芭芭拉,看著周圍同樣臉色慘白的眾人,大叫道:"這是作弊,他們在操控選舉!"

沒有人回答他.盡管這是所有人心頭的懷疑和期盼,可是,想要推翻總統選舉的結果,在現在的戍爭時期,幾乎就是一個妄想.無論這 個結果是真的還是假的,這都是最終的結果 !

道森的目光,從眾人臉上掃過,每掃過一張沉就的臉,他的臉色就蒼白一分.這個打擊,對他來說實在大大了.整整一天,他都以為自己會是最終的胞利者.當他在投票大廳和趙熙說話的時候,他是那麼的志得意滿,那麼的神采飛揚.

可是,勝利的果實,卻在最後一刻,被人直接從嘴邊給摘走了不說,還抽了自 己一記耳光,罵道,你吃個屁 !當胖子的聲音響起的時候,道森的 a 光,苓在了胖子的臉上.

胖子依舊是一臉斑駁的淚痕,那雙眼睛,無辜地睜著,仿佛他真的只是想來討要**損失費.

再沒有仕-這更可惡,更惡毒的譏諷方式了.

"是你!"道森渾身都在顫抖著,用手指著胖子.他的聲音,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胖子的臉上.

"我什麼?"胖子一臉愕然.

"是你們操控 了選舉."道森咬著牙,厲聲道.

"這罪名可太大了一我是未要**損失費的,""胖子憨憨地笑了起來,憐憫地看著道森:"你說我們操控選舉,有證據麼?"

證據-"』每一個人都被胖子的話,憋得胸口仿佛要爆炸了一般,喘不過氣來.李佛緩緩地轉過頭,看著胖子一"

當皇室大業,在距離成功近在咫尺的時候被翻盤時,他忽然有一種宿命般的感覺.

加查林人,稱這個胖子為變數.他不是變數.他是納德米克王朝的災星,是這個世界最大的一根攪屎棍.只要有樞存的地方,就永遠也沒有安甯.所有的心血,

所有的努力,最終都會被這個胖子攪成爛泥.李佛的目光,落在了妹妹芭芭拉的臉上.這個時候的芭芭拉,已經完全失去了往日的神采.以往的她,一直是那麼從容,那麼光彩照人.可是現在,她身上的那種魔力,仿佛已經被抽干了.漂亮的臉蛋,變得異常憔悴.胖子的手,死死地勒著她的脖子,她的身軀,一直呈一種後仰的姿勢.

這種姿勢很難受,只需要一小會兒,整個人的體力就會被消耗得一干二淨,然後,渾身酸軟疼痛,難以忍受.她的臉上已經 出現了極端痛苦的表情.她的腿在顥抖著.

每當她要放松身體,或者後退,那胖子就會把她往外面一頂「手上用力,利用窒息,讓她繼續保持這種姿勢."你贏了."李佛開口道,聲音槐沉,帶著一種無法掩飾的屈辱感."我一直都在贏."贈子冷冷地看著他.

"放開我妹妹."李佛的目光在掙紮著,挺拔的身影有些佝僂:"男人的斗爭,和女人沒有關系…" "』就算我求你…" ""整個宴會廳,就像忽然沉到了深海里,四周靜的可怕.

雖然李佛的聲音很小,可是,周圍的人們,都聽見了.他們震驚地看著李佛,誰也沒想到,這個驕傲得容不下一絲屈辱的男人,此刻,竟然向胖子低下了頭."將軍 !""上將!"

旁邊的老米勒,赫克爾,索澤等人,一下子就急了.皮雷斯更是霍然轉身,向四周依然開著攝影機的記者們一指,下令道:"清場!"四周的國安衛隊成員和士兵,頓時蜂擁而上,整個宴會大廳一陣雞飛狗跳.李佛沒有去看身旁,他的眼睛就死死地盯著胖子,滿是哀求."哥哥!"芭芭拉的身體猛地掙紮一下,讓自己的脖子在胖子的手臂中緩過一口氣來著,大聲叫道.李佛看了自己的妹妹一眼,然後把日光投向胖子.

"你有什麼條件,盡管提好了."他深吸一口氣:"你們已經贏了,我認輸.只要你放過芭芭拉,無論你提出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

李佛的身段放得很低,已經是近乎于投降的姿勢.可是,胖子的嘴角,卻勾起一絲冷笑.

他知道,如果不是總統大選的失利,如果不是芭芭拉就被自己勒在手中,恐怕這個人此刻,會是另外一種模樣.這個人,是一條毒蛇,冷酷如冰心如鐵石.

只有芭芭拉才是他的心頭 肉,其他人的生死,他根本就不在乎 !

這時兄妹的眼中,只有彼此.他們冷血而自私.無論他們要是的路上會死多少人,無論跟隨他們的士兵要付出什麼樣的犧牲,對他們來說,那都是一串完全可以忽略不計的數字!他和芭芭拉,寄生在這個國家,用他們的權勢和金錢玩弄著一切.

為了提前舉行總統大選,他們可以暗殺總統.為了暗殺總統,他們連原本和他們無關的貝爾納多特也算到了一起.他們肆無忌憚地派人在查克納暗殺瑪格麗特,肆無忌憚地動用戰艦攔截追殺.只要能夠達到目的,他們不擇手段!只要能夠踢開絆腳石,他們不在乎死多少無辜的人!

現在,他可以求饒,投降,可是,這才是他可怕的 地方.脖子相信,只要芭芭拉一離開 自己的控制,這個人絕對不會允許自己活著走出去.可惜,他打錯算盤了.

自己今天不是來玩的.自己來,是要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報複 !

就是這對黑岫「眼的兄妹在二十年前為了他們那個幽靈家族的夢想,制造了那一場導致數百人喪生的慘案,那其中,就有自己當時還年輕的父母!

為一 己之私,他們殺害了自己父親母親,毀掉了這個溫暖的家庭,並且將整個人類文明的發展時間,硬生生停滯了二十年 !如果二十年前,自己的父母沒有遇害,那個六歲的小胖子,會是多麼的快樂.

如果二十年前,新空間跳躍技術能夠出現,那麼今天,還會有這場戰爭,還會有這麼多人喪生戰火,還有這麼多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嗎?這是席卷整個人類世界的戰爭,數以億計的人,在這場戰爭中死去 !

而現在,這個罪魁禍首,正一臉真摯地站在自己面前,用讓人憐憫的語氣,哀求自己.胖子笑了起來:"你先把 衛兵都撤出這個大廳."

李佛無聲地松了口氣,揮了揮手.讓所有衛兵都轉身離開.胖子只要提條件,事情就可以商量.所謂關心則亂,原本他也不相信胖子會在大獲全勝的時候,在這眾日睽睽之下殺與芭芭拉.那樣做,對他沒什麼好處,以命換命的事情,應該出現在他們失敗的時候.

而現在,他最好的選擇,就是利用芭芭拉,等待他們的人到來,然後回去享受勝利的果實.

"其實,我從小就沒什麼志氣."見衛兵離開,胖子笑著對李佛說道,語氣平和:"我是勒雷人,戰爭爆發之前,我加入軍隊,原本以為就這麼安安穩穩的混上幾年,然後就可以合一筆錢退役,當一個公司職員,或者做點生意,娶個老婆生生 個兒子過日 子!"

"很沒有興奮點的理想,是麼?"胖子看著周圍沉就的人們,淡淡地道:"老子和你們不一樣,你們高高在上,有權有勢,有無數人為你們服務,你們的車庫里隨便一輛飛行車,一輛私人機甲,都是我這樣的老百姓攢一輩子的成都買不起的."

"不過,當你們過你們的日子的時候,老子其實一點都不嫉妒,因為我們有我們的日子 !"胖子微笑著:"和父母聊聊天,陪他們打打牌,抱著老婆睡覺,裝聖誕老人半夜爬起來給兒子女兒的紅襪子里塞禮物,然後在早晨看他們驚喜的笑容,聽他們歡樂的笑聲一,"胖子的眼睛,閃動著濕潤而溫暖的光:"這就是我們的生活.""可 惜 r""良 久,他 的 目 光冷 了 千 耒幽 幽 地看 著 前 方="戰 爭 爆發了.

"勒雷衛國戰爭,打得很慘.為了保衛我們的親人和家園,整整三千萬勒雷將士犧牲在戰場上.他們中的許多人,連尸 骨都撿不回來.除了一封陣亡通知書和烈士紀念碑上的一個名字外,他們什麼都沒有 !"胖子緩緩地道:"對你們來說,那只是一串數字,而對我來說,那都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命!"

"我總是無法想象,他們在犧牲前,做的最後一件事,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胖子含著眼淚,微笑著,目光仿佛穿越了星空:"或許,他們在旋轉炮塔上祈 禱,或許,他們死死地拉著操控杆,駕駛戰機撞向敵艦,或許他們在給父母孩子寫信,或許他們躲在彈坑里抽 煙"■▼"■

"這種想象,讓我能感受到他們雖然已經逝去,卻從來沒有冷卻的生命,讓我能夠感受他們的鮮活,感受他們和我一樣的喜怒哀樂 !他們雖然犧牲了,可是,我卻總覺得他們就在我們的身邊,靜靜地注視著我們,陪伴著我們."

胖子收回目光,看著眼前的這些人"他們每一個人,都是親人心目中的無價之寶.他們在前線浴血奮戰,用生命保衛家園,捍衛自由和尊嚴"他的聲音,已經有些顫抖:"而你們,在干什麼?""當我們掙紮著拉起一支隊伍,試圖挽救我們的國家時,你們在算計如何控制這支隊伍.""當我們在前線戰斗的時候,你們為了爭奪權利,不惜暗殺自己的總統!"

"當我們的貝爾納多特上將,趕到斐揚和弗朗西斯總統見面的時候,等待他的不是掌聲和鮮花,而是炮火和子彈 !他現在,就躺在醫院里,渾身焦黑."

"當待我如同對兒子一樣的安媽,在查克納平靜地過著一個老人的日子,在夜深人靜為我擔憂的時候,你們的人闖進了勒雷大使館,殺害了數十名無辜的勒雷人,綁架了她,就為了脅迫我就范!"這,就是你們做的!"胖子的聲音,在大廳里久久回蕩.

"如果我們沒有足夠的力量,或許你們就得逞了."他冷冷地看著在場的這些人:"而且我知道,對我說的這些,你們都無動于衷.原因很簡單,因為你們不在乎我這樣的普通人的生活和生命,因為我沒有證據能夠指控你們犯下的罪行!"

"而現在"胖子笑了起來道:"匪軍就要出征了.我們已經准備好了,回到東南.去拯救我們的國家,去拯救期盼並一直信任著我們的民眾."

他的目光,從李佛等人的臉上 一一 掃過:"所以,我今天到這里來了,因為我聽說,今天是芭芭拉小姐的生日,同時也因為"老子需要拿這個臭娘們兒,來為匪軍出征祭旗!""生 日快樂 !"

石火電光間,胖子握刀的手,忽然在芭芭拉的脖子上狠狠一拉.鋒利的刀刃,深深地切進了 芭 芭拉弧度優雅的脖子.這極盡狠厲的一刀,直接破開了皮膚,破開肌屯,將血管和氣管,切成兩半.

鮮血,在這一瞬間,如同爆裂的水管般噴湧而出.滾燙的血液,直接噴濺到 了距離最近的李佛的臉上,噴到了道森的身上,噴到周圍人群的腳下.

芭芭拉瞪著一雙不敢置信的眼睛,喉頭發出赫赫的聲響.大股湧出的鮮血,順著她凹凸有致的身體,順著她如水一般臬 滑的旗袍,留向地面.

四周爆發出一陣驚恐到手極點的尖叫,不少女人都暈了 過去,男人們則四散走避.每一個人都被胖子悍然的當眾行凶,嚇得魂飛魄散.李佛的臉上,已經滿是流淌的鮮血.

他日眦欲裂地看著自己的妹妹.看著她圓瞪著極度不甘的眼睛,從自己眼前滑落,看著她那嬌美的身軀,在抽搐著,緩緩倒在血泊中.一顆心,在這一刻已經痛得沒有了知覺.

腳下,那黏稠的血液,在真絲地毯上,如同一朵紅色的花,綻放開來,豔麗無比.眼前,那個胖子就站在鮮血中央,迎著自己空洞的眼神,淡淡地道."你咬我?,用這章來求票,我-們能沖到哪個位置?!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

上篇:第八卷 第九卷 第一百十七章 計票結果    下篇:第八卷 第九卷 第一百一十九章 指鹿為馬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