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科幻太空 冒牌英雄正文 第十卷 第三十九章 蘋果與繼承人   
  
正文 第十卷 第三十九章 蘋果與繼承人

宇宙中,一顆褐紅色的行星靜靜地懸浮著.

行星的一半散發著清冷的白光,另一半則隱于漆黑的虛空之中.

無數漂浮翻滾的大小碎石和塵埃.組成一條白色腰帶.無聲無息地沿著各自的軌跡漂移.從遠處看去,宛若緩慢卻不可阻擋的泥石流.

忽然.一片陰影移來.吞噬了幾抉翻滾的浮石.

片刻之後.一艘戰艦雄壯的艦首破開宇宙的漆黑虛空.在甯P光芒的照耀下浮現在它身後.成百上千的戰艦或前或後高低錯落.組成一個巨大的紡錘形艦陣.宛如遮天蔽日的黑色鉛云.

將整個行星都籠罩了.

一支艦隊過去了.還沒等行星在甯P的光芒中亮起來,又是一支艦隊接踵蹲而至.

在此之後的整整三個小時的時間里,這顆行星就只能看著無數的戰艦陸續從自己的上空飛過,任一道道陰影.從它的身體上掠過.

那是和它完全不同的天體.它們自由地航行于虛空,外表冷厲,強硬,驕傲.那線條凜列的艦首高高地昂著.尾部推進器長長的離子尾流.在虛空中發散著恍若靜止不動一般的藍光,優雅從容.

旗艦l海德菲爾德)號太空母艦艦橋落地窗前,麥金利上將把目光從遠去的禍紅色行星身上收回.看了看天網屏幕.對黑斯廷斯道:元帥.我們已輕過了第五航段.即將進入金環蛇走廊.

一直閉目養神的黑斯廷斯想了一聲,問道:"前方的偵查艦傳回三上悠人艦隊的消息了嗎?,"還沒有."麥金利道:"最近幾天,錢柏林上將和李鴨武上將加強了對三上悠人艦隊的騷擾強度,幾次試圖將其引誘出金環蛇走廊.

不過.三上悠人很警惕,其艦隊只固守戰略要點,絕不主動出擊,防線收縮得相當緊密.所以.我們的偵查艦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偵查到敵方艦隊的蹤跡."

"是想為索伯爾南下苑延時間吧."黑斯廷斯蒼老的臉上.滿是疲倦.

他捏了捏眉心.睜開眼晴:"命令艦隊,在金環蛇走廊入口收縮為球形防禦陣.,"是."麥金利回答道,迅即向身旁的參謀發布了指令.

回過頭,眼前的老人.正靜靜地看著天網屏幕出神.臉上,是歲月的刀鋒刻下的深深皺紋,一雙眼睛的眼皮雖然已經有些松弛了,可那一雙眸子.卻依然深途清朗,完全沒有一般走人的渾濁.

"麥金利."黑斯廷斯緩緩道:"記得最初認識你.是在梅瑪軍區的太空海軍軍官進修班吧.,"那是您."麥金利微笑著道:"我可是早在軍校的時候,就已經是您的學生了.雖然當時只聽過您一堂課.不過,對于我們那一屆的學員來說,那一堂課的收獲,足以讓我們終生受益."

黑斯廷斯笑了起來.點點頭道:"說起來.那已經是二十多年的事情了.那時候的斐揚五虎上將.還是意氣風發的青年俊彥.聽說.不少女孩子不知道你們的部隊番號和駐紮地.就干脆寫信到國防部求愛."

"老師,我該為此驕傲麼?"麥金利忍不住哈哈大笑..

已經年近五十的他.聽老師提起當年歲月,也禁不住有一種時光回溯的感覺.仿佛自己年少得意的日子,就在昨天.

"別在我面前得意."黑斯廷斯的嘴角露出一絲老小孩般頑皮的笑容:"當年我的腿沒有更傷的時,收到的情書比你們加起來都多.

"我可不跟你比,這不公平."麥金利大搖其頭:"斐揚五虎上將里面,我收的情書是第二名.

比起錢柏林都多."

"不是第一麼?"黑斯廷斯詫異地問道.

"不是,"麥金利臉上的笑容緩緩斂去,良久,才帳然道當時最英俊,最有天賦.也最吸引女孩子的,是李佛他回憶道"那時候的李佛.已經是風云人物了.年輕,有才華.英俊多金再加上天生的冷峻氣質讓許多女孩子都為之著迷.

可他偏偏誰都看不上.滿腦子都是軍事他越是這樣,就越有更多女孩子傾慕他."

說道這里,麥金利忽然笑了起來,自嘲地道:"我有時候一直在不服氣地想.李佛能在斐揚五虎上將里排第一.恐怕是因為他的仰慕者比較多的緣故吧!"

"哈哈哈"f黑斯廷斯著著已近年近五十.還爭強好勝的弟子,忍不住大笑了起來.蒼白的臉上,也有了一絲血色.他用手指著麥金利.一邊笑.一邊搖頭道:"你啊.沒想到你居然還有這樣的心軸.

"呵呵."麥金利掀開軍帽,理了理頭發道.

"不過.現在我不嫉妒他了..

"哦?"黑斯廷斯問道:"為什麼?,"長江後浪推關浪啊,總有人是比李佛更值得嫉妒的家伙.,麥金利看著黑斯廷,感慨地道:"例如,您的那位誰外孫女婿."

"你嫉妒他?"黑斯廷斯忽然悶哼一聲,面色不善.

麥金利當然知道老頭在郁悶什麼,趕緊解釋道:"我可不是嫉妒他的桃花運.雖然那胖子身邊的女人一一一"

轉還沒說完.麥金利後面的話頭就被黑斯廷斯一瞪眼吞回了肚子里,轉過話頭道:"以前,我一直覺得李佛像是一座雪峰.冷酷不可逾越.可沒想到.您那位准外荊女婿.比他還厲害..



似乎是想到胖子的樣子,麥金利說著就笑了起來:"第一次胖子見到李佛的時候.張口就就把李佛罵了個狗血淋頭.那還是我第一次看見李佛那麼狼狽.斐揚上將啊.居然被一個胖子訓兒乎似的教訓.,"如果說那時候.還只是覺得田行健頂撞李佛是不畏權貴,拿下漢弗雷艦隊,也是遠氣使然.那麼後來.我卻真正被這家伙在軍事上的天賦所折服."

麥金利感慨地道:"從一艘流落自由世界的驅逐艦,到現在這支匪軍.他做到了我連想都不敢去想的.據我所知.牛頓星系一戰之後,匪軍已經被各**部貼上了特級部隊的標簽.無論他們跟誰戰斗.大家都從心底里期盼並等將奇跡的發生."

"就像現在的墨提斯星系戰役"黑斯廷斯道:"恐怕,包括你們在內,也在心底有同樣的期盼吧.

"是的."麥金利坦率的承認道:"索伯爾率遠超匪軍十倍的艦隊大舉南下.就算其前鋒班甯所部,都是匪軍兵力的兩到三倍,如果沒有奇跡出現的話,我們很難相信這一仗匪.

軍能夠支撐到我們抵達東南..

""元帥閣下.將軍!,

正說話間,一名值班情報官飛快地走到麥金利和黑斯廷斯面前,立正敬禮道:"我偵察艦發回信號,已經接觸三上悠人所部,其部總計三十五支a級艦隊.目前于金環蛇走廊末端.排出斜掠翼型陣容.固守中央障礙區."

"斜掠翼型陣?"黑斯廷斯和麥金利,都同時詫異地對視一眼,迅速調出戰術電腦上的情報.

通過偵查艦發回的信息來看,三上悠人果然是排出了斜掠翼型容.

數以千計的戰艦.隱藏于走廊尾段的障礙區星塵和小行星帶後,治著必須小心規避引力暗礁布防,每一艘戰艦的艦首,都對准了艦隊必須通過的障礙區.

"三上悠人為什麼不用人字陣型?"麥全利困感不解地問道.斐盟聯軍出兵南下.需要輕查克納長征星系.過雷斯克跳躍點,進入東南航道,再從東南主航道進入薩勒加長弓星系,進入勒雷百慕大然後經由百慕大抵達勒雷中央星系.途中需要經過十一個星系.航段超過一百個.

而在斐盟聯軍南下途中,西約日前只一能夠進行阻擊的地點.就是西約唯一擁有兵力的雷斯克星系.而在進入雷斯克跳躍點之前最適合阻擊的地方,正是三上悠人目前扼守的金環蛇走廊.

作為名震天下的傑彭名將.三上悠人的軍事造詣極高,多智善謀.

更統帥著包括傑彭三大超級艦隊在內的蘇傑聯合艦隊,在雷斯克星系的總兵力,超過入十支a極艦隊.

因此.當他在和錢柏林李鴻武所部的戰斗中,虛晃一槍.忽然揮師轉向金環蛇走廊的時候,每一名斐盟將領都明白,這位傑彭名將.已經一眼看出了東南戰局的關鍵.並搶先占據了其中最緊要的位置.

這種敏銳到恐怖的嗅覺.讓不少盟軍將領對南下戰略心存疑慮之前盟軍內部的紛爭,也大半都來自于此.

在大家看來,即便三上悠人的大部分艦隊,還被錢柏林和李鴻武牽制在雷峰星和淪浪星.脫不開身,占據金環蛇走廊的,只是其中的三多支,可是,這些艦隊加上三上悠人本身的實力,足以施住盟軍南下的腳步至少一周!

原本盟軍兵力就不足.南下准備時間又遠遠落後于西約.路上再被拖住的話,恐怕還在半路上,勒雷中央通道就已經被攻破了.

因此.從准備到動身,斐盟將領們.一直在分析三上悠人.

可誰也沒想到,三上悠人竟然在金環蛇走廊,排出了一個雖然同樣能夠扼守中央障礙區,但攻擊力和單位火力發樣效率遠不如人字陣型的斜掠翼型陣容.

現在,斐盟第一批南下艦隊,超過六十支.如果下決心集中突破的話.雖然會付出一點傷亡,卻能一鼓作氣突破對方的攔截.而在這場戰爭中,雙方拼的,正是人字陣型才能更大程度爭取的時間!

麥金利困惑不解地把目光投向了黑斯廷斯.輪椅上的老人.正專注地注視著戰術電腦上的偵察情報.

良久.黑斯廷斯轉過頭.看著麥金利:"你們不是一直都擔心我們能不能及時趕到勒雷聯邦嗎,現在不用擔心了."

"三上悠人為什麼會采用這種陣型?"麥金利難以置信地道.

黑斯廷斯道:"雖然斜掠翼型陣在攻擊力方面比不上兩翼擴張的人型陣,在我們進行中路突破的時候也無法擠壓我們的陣型.將我們逼旦出障礙區.可是.這種陣型卻能在保證對我們有足夠打擊的同時,大部隊能夠在斷後部隊的掩護下迅速經過躍遷通道撒離."

撤離?麥金利一陣茫然.如果勒雷中央通道被斐盟拿下.三上悠人此刻保存實力.又有什麼用在這場戰爭中.我們每一個人都圍統著一棵結著唯一一個蘋果的蘋果樹轉圈.提防著敵人和盟友,不停的算計著."老人抬起頭,看向艦橋正面巨大的舷窗外.距離越來越近的火紅星云:"很顯然,三上悠人比你們更先明白索伯爾的心思!"

麥金利低頭沉默.雖然最近一段時間,他和盟軍將領們,反複的分析戰局.可是卻沒有一個人能夠真正明白索伯爾的心恩.大家看見的,只是表面只是斐盟目前獲取的不多的情報支撐的東西這就是差距就像一個視力很好的人.能夠看見很遠的地方.而一個千度近視的患者.卻只能看見眼前.這種差距.不是努力就能夠彌補的.這是一個人的天賦,是比高山和深淵更難以逾越的天塹.

整個世界的戰局.就像一個棋盤..存在于這個老人的腦海之中.

沒有人能夠知道他看見了什麼.

更沒有和道他下一步棋的步驟.

這就是沒有人能夠替代他的原因.

斐盟數十個成員國,都在戰火中掙紮.包括自己在內的每一個人,都把期盼的目光投向他,盼望他能夠帶著斐盟取得最終的勝利.

可是,他的身體.卻在一天天的衰弱下去.如果他在下完最後一步棋之前離去,或許,整個斐盟再也找不出一個能和他一樣坐在索伯爾棋桌對面的人.

最後,將是誰來統領這個聯盟.帶領這支內部充滿了各種各樣的思潮.有著迥然不同的戰爭態度.或桀驁蠻橫,或自私自利.除了黑斯廷斯誰也不服的聯軍?

自己不行.自己知道的其他人也不行!

在李佛率軍悍然分裂之後.唯一可能的,或許就是那個屢屢創造奇跡的胖子了.

可是.年輕的他,是否能夠一直創造奇跡?

還顯得弱小的匪軍,在已經大軍壓境的索伯爾面前是否還有機會成長壯大?

東南戰役,誰是最終的勝利者?

誰能最終摘下那個蘋果?!

怔怔的失神中.耳畔.傳來了黑斯廷斯的聲音.這是三十年來斐盟軍神在戰爭中.親自率領軍隊作戰.下達的第一個命令.

他的聲音虛弱而堅定.

"第六,第七,第八集團艦隊,金字搭陣型,壓住障礙區右翼,中央集群,以六,七,八集團艦隊為核心,長蛇陣,順時針運動.

"斐盟聯軍,前進!

[

上篇:正文 第三十八章 索伯爾和黑斯廷斯    下篇:正文 第四十章 紛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