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科幻太空 冒牌英雄正文 第四十章 紛亂   
  
正文 第四十章 紛亂

上將閣下,發現斐盟艦隊主力,正向我艦隊防線高速運動!"

參謀的報告聲,讓靜立于電子星際圖前的三上悠人回過了頭來.這位身材矮小瘦弱的西約名將接過了參謀手中的文件夾,看了看,比之以往更加蒼白的臉上,不露絲毫聲色,只淡淡地點頭道:"知道了."

他目送參謀敬禮離去,眼光定定的,似乎在想著什麼.

片刻之後,他看了一眼已經被標注得密密麻麻的星際圖,放下了手中的電子筆,轉身向指揮台走去.

"閣下!"蘇斯上將烏里揚諾夫緊跟在三上悠人身旁,急促地道:"我們排布斜掠翼型陣,雖然能夠在敵軍突破障礙區的時候實施一定程度的打擊,可是,卻很難拖延住他們的步伐.我建議,改成*人字形陣,不惜一切代價阻擋斐盟聯軍南下!"

三上悠人沒有說話,只是如同踱步一般,背著手,緩緩向指揮台走去.

"三上悠人閣下!"烏里揚諾夫一下子就急了.

"上將……"三上悠人轉過頭來,看著烏里揚諾夫,有些淺褐色的眼珠,一動不動,"蘇斯帝國,還能派出多少艦隊增援雷斯克?"

烏里揚諾夫一愣,旋即強壓著怒氣道:"蘇斯帝國的兵力,閣下應該很清楚,目前派遣來的艦隊,已經是帝國能夠拿出點全部力量了!"

"拿不出來了?"三上悠人繼續向指揮台走去,淡淡地道:"傑彭耶拿不出來了."

烏里揚諾夫快步跟上,急道:"將軍,我知道我們兵力緊張,可是,如果斐盟搶在索伯爾大將閣下之前順利南下占據勒雷通道,對我們兩國來說,無異于滅頂之災啊!我認為,現在不是保存實力的時候!"

"如果索伯爾大將閣下需要我們拖住敵人,我們可以付出犧牲,"三上悠人站上指揮席,看著戰術電腦,口中冷冷地道:"可是,如果我們的犧牲,卻起了相反的效果呢?"

"相反的效果?"烏里揚諾夫一下子有些發懵.他怔怔地站在旁邊,看著三上悠人,不明白拖住斐盟,怎麼可能起反效果.

"將軍!敵集團艦隊發動進攻,中路突破!"戰斗官的叫聲,在指揮大廳里響起.

三上悠人和烏里揚諾夫同時抬頭向天網中央屏幕看去.

只看見雷達上,無數紅色小點,如同一群密密麻麻的魚,飛快地游進了雷達探測范圍.緊接著,艦隊遭受電子攻擊的警報聲,響徹戰艦.天網前的官兵們,在電子戰斗官的吼聲中迅速投入戰斗,一時間,只聽見各種各樣的吼聲,叫聲,系統警報聲.

片刻之後,雷達的探測范圍,就已經被壓制到了障礙區之外.通訊系統,指揮系統,艦隊的天網協調系統都受到了干擾.就連主炮和副炮的電腦火控系統,也被迫啟動了備用的半人工引導程序.

"人類,總是在矛和盾之間掙紮,"三上悠人看著電子攻擊系統和防禦系統同時上下跳躍的警示燈,搖了搖頭,"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到最後不過是同歸于盡罷了."

他的手指,飛快地在戰術電腦上移動點擊.

隨著一道道指令通過天網傳到每一名戰艦艦長的指揮電腦中,只看見漆黑的星空中,一艘艘巨大雄壯的戰艦,在緩緩地調整者艦首.片刻之後,數以千計的鋼鐵巨獸,已經將艦首主炮對准了同一個方向.

"突破障礙區,常規的戰術有六十五種,戰術組合則超過一千種,非常規的也有十幾種,"三上悠人完成了手里的工作,忽然轉過頭,饒有興趣地問烏里揚諾夫,"你覺得,黑斯廷斯會使用哪一種?"

正准備繼續之前話題的烏里揚諾夫吞回了口中的話,搖了搖頭:"不知道!"

"我知道!"三上悠人微微一笑.

"是什麼戰術?"烏里揚諾夫看著這個小個子名將,終究難以抑制好奇,問道.

"在正面對決中,最容易猜的,就是黑斯廷斯閣下的戰術,這並非我們隊他的研究有多深,事實上,只是因為他永遠都會采用當前局勢下傷亡最小,效率最高的一種,"三上悠人道:"所以,我猜他會使用旋轉戰術."

"RI出?"烏里揚諾夫驟然握緊了拳頭.在他眼前的屏幕上,無數西約戰艦,已經在戰斗官的咆哮聲中發動了齊射.浩大的白光如同一道道流星,彙集在一起,撲向障礙區那一眼看不穿的星塵濃霧.

濃霧中,一支斐盟艦隊尖銳的陣型棱角,已經隱約現出身形.

"是的,RI出!"三上悠人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我們有機會,欣賞到這個世界上,最壯麗的RI出!"

天空中飄起了牛毛般的細密雨絲.

李佛站在半山小樓的花園中,凝視著遠方漸被煙雨籠罩的翠綠山巒,聽著廊前落下的滴水打落地面小水窪的輕響,想著當年,金發淡然披肩的妹妹芭芭拉一身白色的連衣裙,一手抱著書本,一手舉著同樣雪白的傘,穿過校園林蔭道向自己走來.

那時的芭芭拉,不過十九歲,清麗窈窕的身姿,在朦朧細雨中宛若女神.每一個經過她身旁的男學生,都會情不自禁地快步超過她,然後回頭看上一樣.甚至有迎面而來的,就那麼目不轉睛地看著這戴著一個藍色碎花發箍的女孩,知道擦身而過之後,頭扭得不能再扭,然後在街沿一腳踏空.

此刻回首,一切似乎都還如同昨RI一般.似乎妹妹並沒有離去,似乎她還是會從這被風吹亂的雨絲中走來,走到自己的身旁,挽住自己的胳膊,表面青春乖巧地淡淡笑著,眉眼卻在顧盼間,不動神色地風情一一灑向在場的每一個男生,讓所有人眼睛發光的同時在自己耳邊低聲譏笑這一群不自量力的癩蛤蟆.

這是她骨子里的高傲,他不屬于這個世界,她一直認為女人要美,就要美得讓人炫目,美得囂張.

她視世間的一切為玩物,視除了自己哥哥外的所有男人為豬狗.

她盡情地在人世間游戲著,流動著她的眼波,蕩漾著她的微笑,用她的美貌和智慧將世間的一切都玩于掌心.

直到他在最後一場游戲中,因為動了那個勒雷胖子的家人,而被他用刀子抹過喉頭.

心髒,再一次被悲痛的大手給攥緊了,李佛機械地向前跨了一步,離開了甘比爾手中的黑色大傘,走入細雨中.他擺擺手,示意甘比爾無需跟上,然後獨自沿著青石小路,走到水面蕩漾著萬千漣漪的水池邊.

大理石鋪就的水池邊,只有淺淺的三十厘米深.池水清澈,一群紅色和黑色的小魚,在水中游走.黑色的魚,像一大團滴落渲染開的仇恨墨汁,而紅色的魚,則像滴入水中的悲傷血液.

只不過,和真正鮮血墨汁不一樣的是,這里的魚,黑的永遠是黑的,而紅的則永遠都是紅的.絕不會如同此刻心頭的恨和悲一樣混雜融合.

細雨,涼絲絲的,濕潤了頭發和肩膀.

李佛看著水池中的魚兒,一邊忍受著無盡仇恨在身體和心靈中切割出的條條傷口,一邊消化著自己剛剛收到的消息.

消息來自兩個方面:

首先是德西克帝國的墨提斯星系,在那里,拉塞爾率領的盟軍艦隊正與班甯艦隊展開連場大戰.

從匪軍悍然北上迎敵,出奇兵偷襲德西克首都,到班甯放棄回援全力進攻墨提斯,雙方接連落下的都是強硬的對殺棋路.

以目前的局面來看,還分不清雙方的勝負籌碼.兵力上班甯似乎占了上風,可匪軍一向以狡猾瘋狂著稱,很難猜測這幫家伙後面還有什麼後招,說不定,奇襲德西克首都,就只是一系列陷阱的開頭!

不過……李佛的嘴角,勾起一絲森冷的笑.

對于坐山觀虎斗的他來說,無論雙方誰勝誰負,都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匪軍抵抗得越強硬,東南打得越慘烈,他就越開心.

如果匪軍能夠以這麼點兵力創造奇跡,和索伯爾同歸于盡,那簡直再好不過了.那也就避免了一直努力在民眾心目中塑造救世主形象的他,會有一天忍不住親自領軍滅絕那個胖子所在的國度!

緊緊地攥著拳頭,李佛強迫自己把思維從對那個胖子和她的國家的仇恨中拔出來,跳進自己收到的另外一個請保中.

剛剛收到的消息稱,南下的斐盟聯軍已經在黑斯廷斯的率領下,于兩天之前,和試圖阻擊的三上悠人艦隊在金環蛇走廊開戰.

對于這場戰斗的爆發,不過戰斗的時間,規模,強度和整個過程,卻讓他感到一絲困惑.

從情報上看,三上悠人在金環蛇走廊末端,排出的是一個斜掠翼型陣型,就像一架戰機的半邊翅膀,他只扼守了右翼通道.

這樣的陣型,顯然在黑斯廷斯的面前,起不了任何的效果.

那位雄踞在斐揚軍神寶座三十年的老人,只用一個時針旋轉戰術,就破解了三上悠人的阻擊陣型.

他命令三支集團艦隊組成了一個金字塔陣型,首先進入了障礙區的右翼.

這個金字塔陣型,就像是無盡虛空中的一塊棱角分明的寶石,吸引了三上悠人艦隊的大部分火力.而在這顆寶石之後,盟軍主力艦隊,卻排成了一字長蛇陣,隱于金字塔陣的後方,以左翼的遠端開始,順時針旋轉.

順時針回轉突破,是一種難度很高,卻相當簡單明了的戰術.

如果將三上悠人的斜掠翼型陣看做是從零點到兩點的一條斜線,那麼,黑斯廷斯布置于前方的金字塔陣就是時鍾中央圓心的軸.

由于中央障礙區位于軸所在的位置,因此,在盟軍艦隊以長蛇陣組成的時針針尖移動到九點位置之前,雙方的較量都只集中在金字塔陣型所在的中央.

而當中路艦隊吸引了對方注意力之後,一字長蛇陣就會在某一時刻,突破九點,極其整齊地出現在西約艦隊的面前.

這種戰術的這一關鍵時刻,在軍事上被稱為九點RI出.

這種戰術的這一關鍵時刻,在軍事上被稱為九點RI出!

就像黑暗和黎明的交界.

當一輪紅RI驟然跳出山巒的時候,無盡的黑夜,便會在刹那間消散,萬道金光灑遍大地,無可阻擋!

這是每一名艦隊指揮官都知道的著名戰術,也是軍事指揮學上,一個極難的技巧.

戰術並不出奇,關鍵是時間和陣型協調.這兩點才是九點RI出最難的地方,非常依賴于艦隊指揮官的指揮能力.

RI出時間過晚,中央佯裝突破的金字塔陣型艦隊就會遭受損失,甚至被敵人看出己方的戰術來.而RI出時的陣型掌握不好,成千上萬的戰艦不能協調同步,就不能在刹那間形成足以抗衡或者壓制敵人的火力.

世界上,能夠准確掌握九點RI出,能夠讓艦隊在中央吸引了對方的火力之後,如同一輪紅RI一般刹那間爆發萬丈光芒的軍事家,恐怕一個巴掌都能數過來,其他大部分人采用這一戰術,最多只能稱作點燈!

不過,這對軍神黑斯廷斯來說,顯然是一個不需要考慮的問題.

戰斗,只持續了不到三個小時,就以雙方近乎對等的傷亡結束.三上悠人迅速放棄了阻擊,撤出了金環蛇走廊.

李佛在水池前沉默著.

他知道,任何一名指揮官在看到這份戰報的時候,恐怕都會和自己一樣,從心底深處升起一種無力感.

就像一個人,面對一座巍峨的大山.

這就是黑斯廷斯的恐怖,這就是他雄霸軍神寶座三十年而無人能夠挑戰的原因!只要他想,他就能用你所知道的最常規的戰術,在正面擊敗你,不需要陰謀,不需要詭計,更不需要壓倒性的兵力優勢.

因為,你永遠也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

怔怔地看著池塘里的魚出了一會神,李佛的眼睛,漸漸眯了起來.

三上悠人如此干脆的承認失敗,並不僅僅因為他的艦隊在黑斯廷斯九點RI出的潰散.事實上,如果他在障礙區後采取兩翼齊飛的人字形陣型,黑斯廷斯即便突破,也不會這麼快.

從表面上看,三上悠人有足夠的理由保存實力,可不知道為什麼,李佛總覺得這其中有什麼問題.這個時候的蘇皇和傑皇,恐怕更在意的是能不能將黑斯廷斯南下的時間拖到索伯爾打通勒雷通道之後吧?

李佛靜靜地想了一會兒,忽然出聲叫道:"甘比爾!"

"將軍."甘比爾快步走到李佛身旁.

"立刻聯系我們萊恩共和國國防部部長馬歇爾!"

李佛的話音剛落,忽然看見負責萊恩防線情報的索澤,穿過庭院林下小路,急匆匆向自己走來.

"將軍!"索澤剛走到李佛跟前,就壓低了聲音,急促地道:"剛剛收到消息,西約忽然聚集大量艦隊強攻加泰羅尼亞星系,跳躍點已經失守!"

李佛的心,猛地沉了下去.

一陣風吹過,雨絲紛亂.

[

上篇:正文 第十卷 第三十九章 蘋果與繼承人    下篇:正文 第四十一章 萊恩巨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