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動漫日輕 在現代蹴鞠的日子第三卷 第二百四十章 偶爾雙飛不行嗎???   
  
第三卷 第二百四十章 偶爾雙飛不行嗎???


“阿南,小姐回來了!!!”

齊南接通電話,蕭滄海的第一句話就讓他呆了一呆。可是更讓他震驚的卻還在後頭。

“小姐不是一個人回來的,她還帶著個孩子!!!”電話那邊,蕭滄海說完這句話後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地停止了繼續說話。而電話這頭的齊南已經完全沒有注意這個,他現在被蕭滄海的這個消息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秦似水竟然有孩子了?那為什麼她這次回來只帶著孩子回來呢?孩子的父親呢?無數個疑問在他腦海里起伏。直到好半響後蕭滄海那低沉的聲音再次傳來。這次蕭滄海說出的話除了讓齊南更加震驚之余也多了些疑惑和迷茫。

“阿南,告訴我,如果你還認我這個大哥的話,告訴我事情的真相。孩子的父親是不是你?”蕭滄海說到這里停了停,仿佛在給齊南思考的空間,然後又接著道:“知道嗎?我第一眼看到那個孩子的時候,很奇怪,我竟然有種很熟悉的感覺。原本我還不太明白怎麼回事,但是後來突然想起來,我才知道為什麼我會有那樣的感覺。知道為什麼嗎?因為那個孩子和你長的簡直一模一樣!!!”

“什麼?孩子竟然長的和我一模一樣?蕭……蕭大哥,你是不是弄錯了?我….我真的沒有和似水發生過那樣的關系!!”這次齊南沒有再繼續沉默下去,因為緊張他甚至回答的有些結巴。

蕭滄海聽了齊南的回答沒有立即開口說完,他好像在仔細辨別齊南這句話的真偽,畢竟這件事對他來說是個很嚴重的問題。一邊是忘年交的齊南,一邊可以說是自己從小看著長大的小姐。

思索了良久,蕭滄海沉喝道:“阿南,你確定你地話真的沒有撒謊?老哥我一直把你當兄弟。雖然你現在已經是世界聞名地大球星了,但是如果你騙我的話我照樣不會放過你。似水那丫頭我從小看著長大的,實際上我也一向都把她當作是自己的親侄女般看待,如果你真地欺負了她還不肯承認,我第一個就不答應。”

恐嚇了齊南幾句後。蕭滄海覺得好像也有點不妥,語氣不由緩了下來:“阿南,老哥我剛才太激動了。你別介意,秦爺這兩天氣的不輕。因為小姐怎麼也不說孩子的父親是誰,回來後每天只是安安靜靜地帶孩子,無論秦爺怎麼質問她她都不回答。而秦爺把小姐看的比自己地命還重要,去年好不容易獲得小姐的原諒,自然對小姐也不敢過于逼迫。問了幾次,小姐沒有回答後也只能放棄。看的出小姐非常愛那個孩子,幾乎把他當成是自己的命一般,而且看得出,小姐也很愛孩子的父親,要不也不會這麼維護他。如果孩子的父親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會是誰了。哎!!!”

那邊的蕭滄海歎了口氣,不再出聲。齊南仔細思考了一陣突然想起什麼似地問道:“蕭大哥,似水的那個孩子多大了?”

“多大了?看上去大約只有兩三個月吧。”

兩三個月?那按照正常孕期來算。秦似水懷孕的時間應該是去年地這個時候!!!而這個時候不正是我們一起在意大利的時候嗎?可是當時也沒有看到她和誰談戀愛從而發生關系啊?齊南在心里默默盤算了一番,也沒有理出個頭緒。不過他突然想起,有一段時間秦似水的表現確實比較反常地,好像是在東方大學奪得校際聯賽冠軍後開始的。

和蕭滄海閑扯了幾句,告訴他自己現在在杭州。明天就可以趕回來後。齊南就掛斷了電話。

掛了電話後,齊南捧著腦袋坐在沙發上開始獨自一個人仔細回憶去年這個時候發生的一些事情來。他希望可以從中發現一些什麼蛛絲馬跡看能不能弄清楚在秦似水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剛才接蕭滄海電話的時候秀秀正好在洗澡,所以他倒也不必擔心秀秀會知道些什麼。對于他和秦似水之間的曖昧關系,齊南還是不敢讓小丫頭知道。本來對于一個古人來說,三妻四妾是很正常地事,但是他抱著能不傷害就不傷害秀秀地心理,沒有把這件事告訴她。可以說,在對待感情上,齊南顯得過于優柔寡斷了。他也不知道,正是他的這種優柔寡斷,深深地傷害了一個愛著他地女孩。

接到蕭滄海電話的第二天,齊南就和秀秀一起回到了長沙,將秀秀按照老樣子安置在蔡姨家里以後,他借口去看望湖湘大學的老同學,獨自一個人來到了和蕭滄海約定的一家咖啡廳里和他見面。

來到這家叫做“隨緣”的咖啡廳,一身“特工”打扮的齊南正准備四下里搜尋蕭滄海的身影,早已在這里等候他多時的蕭滄海已經先出聲招呼他。只所以打扮成這樣也是沒辦法,誰要他在長沙實在是太紅,如果一個不小心被球迷認出來,他也就沒有辦法輕易脫身了。不過幸好他回國的消息沒有太多人知道,所以他現在只要不太過于明目張膽地出現想必也不會有什麼人會注意到此時的他。

“阿南,這里,”咖啡廳的一個角落里,蕭滄海站起來對齊南招了招手。

齊南走到蕭滄海對面的座位坐下,沉默了十幾秒鍾他突然開口說道:“蕭大哥,我想似水的那個孩子也許真的和我有什麼關系!!說這話時齊南神情肅穆,臉上的鄭重任是誰都能看到出來。

聽到齊南這樣說蕭滄海倒也沒有表現太過于吃驚,他一副“果然是這樣”的神情靜待齊南給他一個解釋。

齊南再次思索了片刻,將心里的大致猜想說了出來。只所以說是猜想,是因為他也不敢十分確定。

原來昨天晚上齊南將他和秦似水在意大利相處的日子仔細回想了一遍,實在是想不出那段時間里秦似水和什麼男性有過交集。因為那段時間里齊南和秦似水絕大多數時間都在一起,特別是兩人假扮情侶後更是幾乎天天都呆在一起。而齊南因為要保護她的原因對她身邊的人更是都會注意到。在那三個月里,齊南從來沒有發現秦似水和什麼男的有過過多地接觸。和秦似水接觸的最多地,除了自己。就只有阿格斯蒂尼這個小子了。自己就不用說了,阿格斯蒂尼也更加不會對自己的干妹妹做這樣的事情。那段時間發生的所有事情,自己可以說是基本上都清晰地記得,除了那個晚上。也就是東方大學慶祝奪冠、自己喝醉地那晚,發生了什麼事情自己才不知道。好像也就是從那個晚上開始,秦似水面對自己時的表現才有了反常。

想到後來,齊南越來越覺得那個晚上他和秦似水之間肯定發生過什麼事情。要不然那幾天秦似水也不會一直躲著自己。

越想越是肯定。齊南干脆打了電話給阿格斯蒂尼,讓他詢問下他的母親得麗絲夫人看她知道那天晚上發生過什麼事。結果阿格斯蒂尼回饋過來的信息證實了齊南地猜測。因為得麗絲夫人告訴阿格斯蒂尼,那天晚上就是秦似水把喝醉酒的齊南還有阿格斯蒂尼帶回來的。而秦似水更是親自護理齊南回房安睡的。最後得麗絲夫人還提供了一個很重要的小細節,就是第二天早上一向起得早的她親眼看到秦似水有點慌張地從齊南的房間里出來,不過她還以為自己的干女兒是因為臉皮薄才會這樣。她當時有些好笑地看著干女兒跑進她自己的房間也沒有放在心里。要知道,在風氣開放的意大利,男女朋友之間發生什麼關系實在是太普通不過地事了。

齊南從得麗絲夫人口中得到這個信息後,可以說基本上已經把這件事情弄的差不多了。不說完全明白,至少七八分明白是有的。而剩下地一兩分他自然是打算向秦似水親口求證了。

聽完齊南的講述,蕭滄海也覺得事情很有可能就是這樣。在齊南再三懇求之後,他終于答應下午就帶齊南去秦爺的家里向秦似水當面求證。畢竟他和齊南一樣,也希望徹底揭開這個謎團。

兩人在咖啡廳合計了一番。決定讓齊南趁著秦爺不在家的時候再去找秦似水,因為如果秦爺在秦似水身邊的話,為了他這個簡直當成生命地寶貝女兒,秦爺真地有可能會活劈了齊南這個“玷汙”他女兒的人。到時候鬧出什麼不愉快地話,那可就非常不妙了。

從咖啡廳出來。蕭滄海開車將齊南送到了秦家門外的街口。讓齊南暫時先在這里等待之後,蕭滄海一個人先進去打探下情況。

看著蕭滄海的身影消失在秦家大門內以後。想想馬上就可以見到已經一年沒有再見的倩影和那個很有可能是自己孩子的嬰兒,齊南的心不安地開始躁動起來!!!!!

上篇:第三卷 第二百三十九章 齊南的心傷    下篇:第三卷 第二百四十一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