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動漫日輕 星界戰旗V 宿命的旋律 5 宿命的旋律   
  
星界戰旗V 宿命的旋律 5 宿命的旋律

目睹了近衛艦隊戰斗始末的,是一艘為了確認戰況而突入前線的巡查艦。

盡管由于時空粒子流的激烈波動導致平面宇宙圖十分紊亂,搭乘在巡查艦上熟練的分析官們還是幾乎正確地把握了戰況。

他們冷靜地判斷出近衛艦隊被殲滅之後,派出聯絡艇,向帝都彙報。

當然,他們的存在也難逃敵人的法眼。

殺雞焉用牛刀,不過是單獨行動的巡查艦而已,專門為之派遣艦隊實在是過于小題大做——如此判斷的敵軍,在重整陣勢之余,派遣了攻擊型驅逐宇宙艦。

速度更勝一籌的敵方部隊向巡查艦發起了攻擊。

當然了,拼上性命收集情報的,並不只是這艘巡查艦而已。在克琉布門與敵方艦隊之間,還配置了數艘的巡查艦。

為了通知帝都剩余時間,一艘聯絡艇被發射出來。

艦內時間兩小時零七分鍾以後,聯絡艇從克琉布門進入亞布利亞魯伯國,將大量的情報散發出去。

聯絡艇離拉克法卡爾越來越近。當然了,不僅是聯絡艇在向帝都行進,帝都也在向克琉布門靠近。

帝都整個圍繞著甯P亞布利亞魯公轉,而在其略微外側的軌道上,八扇“門”則是反方向繞甯P公轉。現在,克琉布門與拉克法卡爾的距離正逐漸減小。

而帝都的一部分,更是朝著克琉布門率先出發。

帝都分裂了。

原本帝都就不是一個整體構造物,而是由可以說數不勝數的人工行星組成的結合體。這些人工行星自身全都具備推動力。但是其首要目的是確保回避沖突的能力,真正具備長時間高加速度的建築物實際很少。

而剩下這些建築物,也即是說帝都的大半還殘留在原來的軌道上。雖說大多數都只是被遺棄而已,但其中還是有極少數配備了武裝,等待敵艦隊的到來。

而被賦予了高機動能力的建築物則是加速試圖遠離甯P。

在比帝都更高的軌道上,運行著八扇門。

帝都的一部分擴張其軌道,試圖鑽到克琉布門與拜魯克門之間。

位于其中心的,正是作為帝都中心部的都市船“亞布利亞魯”,正借著姿態控制器與牽引船的動力緩慢加速。遙想起其體內帶著八扇“關閉的門”縱橫銀河,創建帝國時的身影,還真是讓人唏噓不已。但是即便如此,“帝國之卵”還是勇敢地奔赴最後的戰場。

在“亞布利亞魯”的四周,構成帝宮的建築物,也包含在這個集團之中。諸侯的帝國城館,以及士族們的集合住宅亦在其中。

這些建築物都裝備了凝集光炮以及機動爆雷,變成了應急的軌道要塞。

而從帝都分離出來的另一個團體,是不僅具有通常空間移動能力,還具有星間航行技能的艦船。

帝都的建築物中,過去利用過星間船的也不是少數。盡管都必定被拆除了時空泡發生器,但還具有通常推進機能的建築物並不罕見。而且,盡管已經讓制造時空泡發生器的建艦廠最優先避難,而帝都中還留有存貨。將其加以組裝的話,就能夠讓廢船複活。另外,考慮到落入敵手的可能性,也不應該讓其留在拉克法卡爾。

這個團體駛向了拜魯克門。當然,是為了到臨時帝都避難。一邊航行,一邊著手平面宇宙航行機能複活作業的船也不是少數。

在構成帝都的集團之間,正進行著海量的通信。而其中大多都是別離的問候。

「是前男爵閣下嗎?」津特不禁眨了眨眼。

「沒錯,」亞托斯琉准提督的立體影像垂下了雙眼,「說是想要跟你道別呢。」

「難道前男爵閣下要留在帝都嗎?」津特吃了一驚。

「那是當然的吧,」亞托斯琉反倒露出奇怪的表情。「父親是帝都防衛團的成員啊。」

「我不知道呢。」津特實話實說。

「但是,應該能推測到吧。從軍役中抽身的貴族的名字無一例外都記錄在帝都防衛團的名簿上,要想從名簿上消失,也就只有死了或者回歸現役的時候了」

這把年紀還打仗不會有些太老了麼——津特如此想道。恐怕這是為了不會隨著年齡增長而衰老的亞布量身定做的制度吧。

「明白了。我也請求您,請務必讓我和閣下道別」

「謝謝,那換他聽了哦。」

津特所搭乘的“卡普脫諾修·多拉德”還留在亞布利亞魯伯國。正朝著拜魯克門在通常宇宙中航行。

即便抵達拜魯克門,也不見得能夠立刻突入平面宇宙。必須排班等待輪到自己。

拜魯克門的周圍十分混亂。不僅僅是避難的船只,為了將靠近門的拜魯克王宮要塞化,而搬運人員物資的船只也在這里擠作一團。

對于必須要把這堆亂麻理清楚的管制官,津特打心底表示同情。

他自己正在個人的房間休息,亞托斯琉的通信也是在這里接到的。

盡管規定上在通過門的三十分鍾之前就必須趕去艦橋,不過看起來自己就算現在休息也不會有什麼問題——津特如此判斷。

立體影像要切換到前男爵那邊,需要經過2分鍾的等待。

之後前男爵的立體影像出現在津特面前,向他揮了揮手,「好啊,少年。」

第一蹂躪戰隊司令官亞托斯琉准提督的父親,亞托斯琉·修奴=亞托斯·費布達修前男爵·思魯夫,是救過津特性命的恩人,曾幫助被囚禁的津特重獲自由。當然了,前男爵自己那時也是被監禁之身,而且考慮到囚禁他的正是前男爵的兒子,事情就比較複雜了。但是,對于津特的主觀來說,前男爵無疑是救命恩人。

「久疏問候,真是抱歉。」津特說道。雖然自己已經過了被稱為少年的年齡,這點就不去深究了。

瞟了一眼立體影像憂傷的數字,顯示值為72。通信時間差為72秒,也即是說,和男爵所在的地方相距36光秒。

「哪里,大家不是彼此彼此嗎?」

本來還等著後續的話,看起來這個話題就到此為止。

「前男爵參加了帝都防衛團啊,」不知如何開口的津特,問出了連蠢話都算不上的問題。

「沒錯,」前男爵點了點頭,「這也是領主的義務。不過,負責的地點是我擅自要求的。」

「是哪里呢?」津特這次的疑問並沒有什麼必要。

因為前男爵接下來就自己給出了答案。

「我申請負責費布達修男爵家帝都城館,被允許了。城館現在正和帝宮一起行動。作為城館來說,還算比較新的。不過武器只有反陽子炮一門而已,雖然充其量就當是一艘行動緩慢的突擊艦,不過要是能堅持忍到敵人靠近的話,還是能起點作用吧」

「有部下一起嗎?」

「來的與其說是部下,不如說是老朋友。作為地上人同伴相互舔過傷口的一個;明明是生來就有空識器官,結果怎麼都討厭操舵最後走了技術路線的怪人一個。當然,家臣們我都讓他們避難去了。之後就准備三個人一起,共同見證帝都的末日」

「是這樣的嗎……」津特稍微稍微地,松了一口氣。

「啊,不說這些無聊的事情了,我們來聊點有趣的話題吧。」

「說些怎樣的話題好呢?」津特微笑道。

「我想想啊,到我這把年紀,戀愛什麼的有點太辛酸了,除此之外有什麼嗎?」

「就算是戀愛的話題,也沒有什麼有趣的事啦。」

「太謙虛了,王女的戀人可是提著燈都不一定找得到的哦。」

「姑且,關系不容樂觀。」

「哦哦?」老人的臉上露出很感興趣的神色。「就說這個來聽聽吧?」

「不,那個……」津特試圖笑笑蒙混過去,「發生了很多事啦。」

「真冷淡啊,少年。」前男爵鬧起別扭來,「面對一個將死之人,說來聽聽也不行嗎?」

「您又說這種話了。」津特試圖強顏歡笑,卻沒有成功。

以自己的年齡來講,已經遭遇過太多人的死了。但是,還是沒有習慣,也沒有打算去習慣。

「啊,是我失言了。」前男爵說道,「但是啊,我年輕的朋友啊,我即將迎來我一生中最華麗的舞台……雖然是作為眾多演員中的一員就是了。這種時候,就算是無心的祝福,也是想要多聽一句的。」

「祝賀您。」津特勉強擠出這句話來。

想想的話,自己的前途也不見得比前男爵光明多少。多少,能夠撐地久一些,但是能保證的就只有這點而已。

「謝謝,你也要加把勁,不管身在何處。」

「是,非常感謝」

「好,禮數算是盡了。」前男爵露出一臉壞小孩似的竊笑,「終于該說正題了。剛才說的不容樂觀,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誒,不,那個……」津特不禁有些驚慌失措。

「我的老朋友們也興趣滿滿呢。我來給你介紹,然後也讓他們聽聽。」

「不,比起我這種人來,您不是還有必須要好好談談的人嗎?」這是津特對他的一點體諒。

「什麼啊,如果是說我的話,跟不在這里的友人們都已經打過招呼了。」前男爵歪了歪頭,「該不會,是說讓我跟女兒聊聊吧,少年。是的話,你也太大意了吧?這個通信是經過女兒的許可才接進來的哦,顯然早已經聊過了。」

「這我明白,不過不會意猶未盡嗎?」

「正如你所說,的確意猶未盡。」前男爵承認道,「我們的家族情雖然略微有些單薄,但是到了要永別的時候,想要說的話,想要述的情還是多如山高。所以,都好好地寫在遺言里了。現在,那孩子身上肩負著我完全無法比擬的責任。作為費布達修男爵家的一員,可不能給現任的家主添亂子。好了,我來介紹我的朋友,然後繼續剛才的話題。」

津特終于狠下決心,之後和三位老人——其中一位看上去還很年輕,進行了15分鍾左右無關緊要的談話——不如說,是津特一個人在獨白。

終于,男爵說道。

「嗯,今天很開心,少年。幫我向殿下問好。」

「這倒是沒有問題,不過您不要親自問候嗎?」津特提案道。

「還是不了。那麼再見。」

通信切斷了。

在津特和前男爵暢談的時候,拉菲爾也在進行著告別。只是,這邊要干脆簡單地多。

「那麼我就去了,猊下。」

對方向敬軍禮的拉菲爾點了點頭,「去吧。帝國的未來就拜托汝了。」

克琉布王家的最高長老拉美穆猊下,也是皇帝拉莫玖的母親,拉菲爾的曾祖母。

曾孫的立體影像消失之後,拉美穆的視線也良久沒有移動——想念著已經早先一步在平面宇宙駕崩的女兒的生平。

拉美穆所在的,是克琉布王宮“千日紅的大廳”。本來,是王宮之主,也即是克琉布王的辦公室之一。雖然細小瑣碎的事物一般都更多地在更小的房間里處理,謁見卻一般在這個大廳進行。

然而,克琉布王,也就是拉美穆的孫子杜比斯作為一名戰士出征了,上一次定期聯絡的時候,他在斯卡魯王國的附近巡航。

所以現在拉美穆將這里作為戰斗指揮所使用。現在,她的頭銜是,克琉布王宮要塞司令長官。

克琉布王家的人,現在正天各一方進行著各自的戰斗。

不僅限于皇族,在亞布,家族分離的事情並不罕見。這種情況毫不矛盾,關系良好的親子數十年不見一面也是家常便飯。對于將星間交易奉為天職的青發種族來說,那是伴隨人生的無可奈何之一。

能夠在各自的戰場忠于職守就好——拉美穆在心中呢喃道。

廣場中聚集了眾多人等,除了幕僚,還有被召集起來的帝都防衛團員,也是退役的軍士們,貴族也不在少數。

「聯絡艦來電。」通信參謀報告道——他也是有男爵爵位的人,「敵方艦隊分離了機動時空爆雷,到達預定時間為十二分五十一秒後,預計這將會是最後一次從平面宇宙來的報告了吧。」

「克琉布王宮要塞,從現在開始進入第一級臨戰態勢。」拉美穆下達了命令。

要塞的軍士們紛紛切斷道別的通信,進入了部署。

“門”的周圍原本就是一副軌道都市的樣貌。以王宮為中心,大量的人工行星與“門”一起繞甯P亞布利亞魯公轉。

王宮原本就具有要塞的機能,而其周圍的建築物也被賦予了戰斗能力。雖然很遺憾都市船“亞布利亞魯”沒能趕上,但仍然追加了數百座軌道要塞。這些要塞群附屬于王宮要塞,被編制為三個守備隊。

為了迎接不速之客,數千門的凝集光炮和電磁投射炮正瞄准著克琉布門。

克琉布門的表面附近展開了數萬基的自翔彈。雖然與機動時空爆雷不同並不具備平面宇宙航行的機能,但在通常宇宙可以自力移動。無人搭乘的自翔彈們也接收克琉布王宮的指令,醒了過來。

「距離到達預測時刻還有三十秒。」探查參謀宣告,「二十秒。……十秒。啊,敵方出現!」

距離預測時刻還有八秒的時候,克琉布門的表面開始起跑。

「戰斗開始。」拉美穆面不改色,下達了命令。

人類統合體的機動時空爆雷從“門”中蜂擁而出。

從通常宇宙遷移到平面宇宙的時候,從“門”的何處出現是無法正確預知的。反過來也是一樣。也就是說,從平面宇宙來的船會從“門”的何處出現,也只能有一個概率性的預測。

因此,剛剛出現在通常宇宙的敵方艦隊的指揮體系還未能建立。

帝國史上,帝都曾經三次遭到敵艦隊的進攻。而無論哪一次,都是在敵人從〈門〉出現的瞬間就將其殲滅,成功保衛了帝都。

對于帝國來說很遺憾的是,這一次的戰力差實在過于巨大,基本無法指望防衛成功。然而星界軍還是調集了盡量多的戰力集中在克琉布門附近。

無數的凝集光以及核融合彈投向克琉布門。

“門”附近漂浮的自翔彈也噴出熊熊的驅動焰,向對方機雷奔去。

平時只是發出朦朧微光的克琉布門,此時席卷著灼熱的煙霧,彷如要與甯P亞布利亞魯爭輝一般發出耀目的白光主張自己的存在。

拉美穆只是凝視著戰火。要進行指揮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必要的。敵人的出現雜亂無章,就算想要指揮也無從著手。只能守望著己方憑借戰斗本能在敵人出現的瞬間予以迎頭痛擊。

目前己方還沒有受損。只是一味地消耗著能量和核融合彈。從金錢方面來說雖然是讓人目眩的浪費,但戰爭本來就是燒錢的東西。

這對于敵方來說也是。現在四處爆散的,只有不但是無人,而且原本就是為了爆炸而被制造出來的機雷。

也就是說從現狀來看,敵我方浪費的都只是無生命的物質和能量而已。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對敵我雙方是對等的。

星界軍在“門”附近設置的自翔彈,在最初的三分鍾左右就已經消耗殆盡。

防衛克琉布門的一方,接下來就只能用凝集光炮、反陽子炮以及電磁投射炮來抑制敵方機雷的前進了。

勢均力敵的階段已經結束。

均衡被破壞的時候到了。

穿過灼熱的煙霧,一座要塞被擊中。

「第四二六號要塞,爆散!」

「是嗎?」拉美穆垂下了眼睛。

終于在這場戰爭中,帝都出現了最初的戰死者。

「敵艦隊,襲來!」

跟隨在機雷背後,敵艦隊也從“門”中鑽了出來。

對剛剛出現還在尋找僚艦的敵艦,帝都防衛團的要塞群集中了炮火。

卻也因此,疏漏了對機雷的防備。

又有幾座要塞化為了火球。

「第十九號要塞,殘彈0.請求進行最終防衛行動的許可。」

「許可。」拉美穆說道。

第十九號要塞原本是克琉布王宮附屬的一個倉庫,現在裝備了電磁投射炮。在彈盡的現在,電磁投射炮也變成了無用的廢物。若是通常的戰斗,原本應該退到後方等待補給,然而現在卻是在一場非常的戰斗之中。

在少數要員乘坐短艇向王宮撤離之後,無人要塞朝向克琉布門附近的敵艦,開始了最後的加速。

敵艦發現了第十九號要塞的接近。一邊保持距離,一邊將猛烈的炮火傾灑過來。

在兩者接近的時候,克琉布門中又不斷地出現新的敵艦。第十九號要塞受到了橫向的攻擊,沒等撞擊到敵艦便黯然隕落。

包圍著克琉布門的臨時要塞,或是在敵方的攻擊中爆散,或是勇敢地撞向敵方,如同梳子的斷齒一樣相繼消失。

在克琉布王宮與“門”之間,終于出現了完全沒有星界軍戰力的區域。

敵艦隊在此處集結,開始重整陣勢。

「我不擅長等待呢。」拉美穆站了起來。「集結有機動力的要塞。以王宮為先鋒,向敵艦隊進攻。」

「了解。」

參謀們的行動又慌張起來。

必須要從麾下的要塞中,挑選還有戰斗力和機動力的進行編制。

「向防衛團司令長官猊下通信。」拉美穆向通信參謀下令。

帝都防衛團司令長官多斯穆猊下的立體影像立刻出現在眼前。

「有什麼事嗎,猊下?」多斯穆問道。

「請求進行炮擊。」拉美穆道。

「真的好嗎?猊下。」多斯穆揚起了半邊眉毛。

「是的,拜托了。」

「明白了。雖然手頭也不富裕,我會盡我所能。」多斯穆做出了保證,「三十秒之後開始超遠距離炮擊」

「猊下,編制已經完成了。」幾乎是在切斷和防衛團司令部通信的同時,參謀長報告道。

「很好,」拉美穆點了點頭,「全部要塞,緊隨吾等。動作快,不要被己方的炮擊干掉哦」

克琉布王宮要塞與其附屬的守備隊開始了進擊。

在他們離去之後,凝集光侵襲而來。那是從,對于時空泡而言過于巨大所以無法裝入的,也因此而無法帶進平面宇宙的,巨大凝集光炮炮口放出的光芒。

多斯穆所率領的帝都防衛團本隊與克琉布門的距離為17光秒。也就是說,到著彈為止曆時17秒。因此,瞄准不具有太大的意義,不得不進行概率炮擊。要說能夠做到的事情,也就是預測己方艦艇的航路,而加以避開這點而已。

由于拉美穆的幕僚向要塞群指示了十分易于預測的航路,友軍傷害被降至最低。

當然,損失是敵方那邊比較嚴重。剛剛從“門”中出現的敵艦,都被這光芒所吞噬。

意識到光芒將降臨到自己身上的敵艦,紛紛切換到慣性航行,並展開了防禦煙幕。

凝集光盡管被煙幕有所散射,仍然具有足夠的威力重創船殼,並將其擊碎。

這還沒有結束。

在凝集光照射約三分鍾之後,質量彈傾瀉而下。

而且這是經由戰列艦都無法裝載的巨大超重電磁投射炮加速的質量彈,並且每通過一個設置在電磁投射炮前方的電磁環就再加速一次,最終速度達到0.6倍光速。對于剛從“門”中出現還沒有充分加速的敵艦來說,回避是不可能的。當然,質量彈的命中率也僅由概率決定。為了稍微增加一點命中的概率,在“門”前約50謝達修的位置分裂為了數萬個。

雖然敵艦用防禦用的可動炮加以迎擊,但是要破壞重金屬塊一樣的質量彈並非易事。即使只是慣性飛行,其速度還是相對論級別的。

命中率大概在萬分之一以下吧,但奇跡性地命中了敵艦的質量彈還是以其野蠻的力量為帝國添加了一點戰果。

另一方面,拉美穆麾下的要塞群,與重整陣勢的敵艦隊進入了互相切削似的消耗戰。

被裝點得富麗堂皇,滿足亞布人視覺和空識知覺享受的克琉布王宮外壁已然消失殆盡,在整個小了一圈的王宮上,還不間斷地閃現著爆炸的閃光。普通的艦艇的話,這樣的爆炸一發就已經沉沒了吧。王宮的武器也基本失去了機能,只是活用其卓越的防禦力,為還保留有戰斗能力的要塞充當護盾。

但是,機動力高的敵艦迂回前進,無視笨重的克琉布王宮,將光之槍插入其背後的要塞。而王宮已經沒有能夠阻止敵艦通過的余力了。

“千日紅的大廳”中,侍從向拉美穆進言。

「猊下,已經無法維持氣壓了。雖不勝惶恐,還請猊下換上增壓服」

對于屬下的關心,拉美穆只是報以微笑。

這種情況下無法保證氣密的話,王宮的氣數也就到頭了。就算穿上增壓服,能夠繼續殘喘的時間,也不知道是幾分還是幾秒。

隨著氣壓的急速下降而產生的耳鳴,在亞布被稱為“死之笛”而畏懼著。

侍從接著好像還喊著什麼,但是由于死之笛實在太吵,已經聽不清了。大廳的千日紅也開始了急劇的褪色。

然後,地板終于開始龜裂。

再然後,拉美穆猊下駕崩,克琉布門陷落了。

入侵帝都拉克法卡爾的“四國聯合”艦隊,其中八成是由“人類統和體”的維和軍組成。“人民民主權星系聯合體”以及“擴大阿魯康特共和國”則均攤了剩下的兩成,而“哈尼亞聯邦”只派遣了兩艘宇宙軍艦而已。

“哈尼亞聯邦”的戰力稀少,並不是因為其吝惜兵力。這已經是能夠派出的最大軍力了。

聯邦雖然表面上采取的是中立政策,其背後卻針對未來方針分為了地上派和宇宙派。兩個派系之間進行著激烈的權力斗爭。

地上派主張與帝國的合並。“哈尼亞聯邦”雖然是由最早平面宇宙航法實用化的斯梅依星系的系譜所組成,對于宇宙空間卻意外地毫不關心。對于他們來說,星間航行不過是獲得更加廣大地上世界的手段而已。

這與亞布對于地上世界沒有興趣,只關心宇宙空間的支配正好成為對照。

“哈尼亞聯邦”的民眾僅僅對于地上世界的生活感興趣,政治家也只要能夠在地上揮霍權力就滿足了。聯邦的星系基本能夠自給自足,因此,雖然與星系間的經濟差距十分明顯,卻也不構成太大的問題。“哈尼亞聯邦”的人們,對于自己所居住行星的大氣圈以外的事情都沒什麼太大興趣。

那麼,將宇宙空間交給亞布,而將維持星間交通的人力物力資源都轉投到地上世界的經營就好了。另外,與帝國所屬的星系接觸也變為可能,就結果來說,能夠接納過剩人口的星系數量也會隨之激增吧。失去的東西只有輕微的自尊心而已,而聯邦的市民將會變得更加幸福,這就是地上派的主張。

但是,也有就是將這些許自尊心當作問題的人存在,他們就是宇宙派。地上派將亞布當做貿易業者或者運送業者來看待,宇宙派則批判這種認識實在是天真過度。不管怎麼說,這些運送業者擁有著舉手就能毀滅一個行星的軍事實力。而且,就算不爽也不能更換別家。因此應該保留星間運輸的手段和空間軍事實力,這是宇宙派的主張。

盡管雙方的說法都擁有一定的信服力,但是也存在完全不同的觀點。也即是,由戰爭的結果如何來決定。

地上派認為帝國將會獲勝。將帝國與人類社會一分為二與之對持,對于聯邦來說擔子太重了。

而另一邊宇宙派則將砝碼押在了帝國的敗北上。雖然亞布只要支配了空間就對地上世界基本放置不管,而其他的星間國家,例如“人類統合體”卻不是這樣。那麼,就應該以參加侵略帝國的戰爭的方式,來對他們示好。

當然了,對于宇宙派的主張也存在反對意見。“人類統合體”也不是惡魔,而是有悠久曆史的民主主義國家。就算不戰而降,舊“哈尼亞聯邦”的市民也不會被虐殺。倒是和帝國的戰斗將引發更大的犧牲——就算假定最終能夠取得勝利也是如此。

但是,宇宙派也有自己的立場。他們大多數是與宇宙軍有關系的人,而與宇宙軍有關系的人無一例外都是宇宙派。要說為什麼的話,因為過去存在的例外,都在背地里被肅清了。

這種權力斗爭在暗地里悄然而謹慎地進行著。最終在聯邦的權力中心,地上派取得了壓倒性的優勢,因而贏得了勝利。

然而,在宇宙空間宇宙派仍然保有一定的勢力。

隨著向帝國降服,地上派一心以為已經壓制住了宇宙派,但這不過是一廂情願而已。宇宙派獨自與“三國聯合”取得了聯絡,撕毀了中立條約並決定參戰。

當然了,不能過于明目張膽地執行這個計劃,對權力中樞還要保密。這是叛亂,對于國家的一發背箭。

即便是將“三國聯邦”的艦隊引入“哈尼亞聯邦”領域內便頗費了一番周折。更何況,要提供艦艇有著極大的限制。

僅僅作為存在證明而派遣兩艘參戰,就已經是如履薄冰的行為了。

而接受的一方,至少是在決策層,對于這方面的內情都了如指掌。“哈尼亞聯邦”的兩艘宇宙軍艦,在已經確保附近安全之後才從克琉布門中通過。

因為這種種事由,當“哈尼亞聯邦”的宇宙軍艦進入亞布利亞魯伯國之後,“四國聯邦”的艦隊調整陣勢,開始了與帝國防衛團本隊的戰斗。

盡管概率炮擊仍在繼續,其效果卻在劇減。

首先電磁投射炮所放出的質量彈幾乎失去了存在意義。即使加速到了0.6倍光速,要躲避從10光秒之外的遠處飛來的物體,對于已經獲得足夠加速的艦艇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

要躲避凝集光雖然是不可能的,但只要觀察其源頭的凝集光炮,便能在某種程度上預測其射線,使得躲避射線成為可能。

“四國聯盟”的艦隊還沒有反擊。因為對于艦艇裝備的電磁投射炮和凝集光炮來說,距離實在太遠,還不能形成有效的進攻。然而,他們一邊躲避著超長距離的炮擊,一邊確實地縮短著與帝都防衛團本隊的距離。

防衛團的司令部,當然設置在在都市船“亞布利亞魯”上。但是因為被編入帝都防衛團,“亞布利亞魯”也被賦予了新的名字——龍卵要塞,意為帝都所象征的“八頸龍”之卵,也即是將“亞布利亞魯”稱作“帝國之卵”的意思。

帝宮終最為正統的場所正是“謁見的大廳”。雖然過去為皇帝日常辦公所用,但隨著時代的變遷逐步升格。原有的職能轉移到“飛燕草的大廳”之後,最近這個大廳,只被用來舉行神聖的儀式。

帝都防衛團司令長官多斯穆特意在此處設置司令部,因為再不會有比守衛帝都的未來更加神聖的事情了。

司令官多斯穆走進了司令部。

幕僚們共同向這位皇族,亞布利亞魯一族的最高長老施以最敬禮。

克琉布王宮要塞及其所附屬的守備隊覆沒之後已經過了三十七小時。

作為“謁見的大廳”的象征的翡翠玉座已不見蹤影。它已經隨著星界軍總旗艦“卡普脫諾修”的玉座艦橋,一同被分解為了時空粒子。而且,坐在翡翠玉座上是皇帝的特權,即便是前任皇帝也不能例外。

多斯穆俯身在一把雖然豪華,卻是只要肯出錢誰都能夠買到的椅子上坐下。實話實話的話,坐在這種椅子上要比玉座舒服多了。

「已經停止炮擊了嗎?」多斯穆問道。

擔任參謀長的,是身為上皇的多瑟夫。

「是的。意識到已經到了該收手的時候,以我的判斷讓他們停下了。」多瑟夫說道,「要再開始嗎?」

「不,不用。」

「那麼,可以允許我放棄大炮嗎?」

「就那麼做吧,猊下。」

「好的。」多瑟夫向部下傳令。

從巨大的凝集光炮和電磁投射炮中分離出了短艇,要員們都乘坐其撤離。雖說是撤離,也並非是從戰斗中撤退。只是被配置到更加具有機動力的要塞或者武裝艇中,同時被賦予新的任務而已。

伴隨龍卵要塞的要塞群被編制為七個守備隊。守備隊的司令官都是已經退役的翔士,無一例外都擁有伯爵以上的爵位以及大提督以上的軍階。

七個守備隊,以龍卵要塞為中心擺出緊密陣型,准備迎接與敵艦隊的接觸。

「避難的情況怎麼樣了?」多斯穆問道。

「預定避難人員的百分之八十七已經通過了“門”。」多瑟夫答道。

「還剩下不少啊。」

「雖然還算順利,但數量果然還是太多了。」

「這也難怪。」

多斯穆將空識知覺切到外部,這樣他便能感受到全亞布利亞魯伯國的情況。

拜魯克門的附近有一些霧靄,是駛向臨時帝都的船舶群。

「多卡斯還在嗎?」多斯穆提起最為年輕的上皇的名字。

「是的,要連接通訊嗎?」

「不了,倒是用不著,不過到底在磨蹭些什麼呢。猊下您知曉麼?」

「畢竟本人渴望著去戰斗呢。」多瑟夫苦笑道,「讓他退團的時候,他還大鬧了一番呢。」

「真是不管多少歲了都還是那麼任性啊,」多斯穆也苦笑道。「明明之後要戰斗的機會還多的是。」

「又或者,」多瑟夫略帶顧略地說道,「是准備負責殿後嗎?」

「真是那樣的話,還真是愚不可及。他身上明明還有更重要的任務」

「拉莫洛紐猊下已經先行了,也算是稍微能安心一些吧。」

上皇之中,拉莫洛紐和多卡斯被解除了帝都防衛團員的任務,避難到臨時帝都。那是為了代表上皇會議為皇太子多撒紐授予帝位。雖然本來是必須八名上皇全員集結才能夠進行的儀式,但在非常時期就算只有一名也無所謂了。本來,帝國被逼到如此緊急的時期,在曆史上尚屬首次。

離開帝都拉克法卡爾的上皇當中,拉莫洛紐直接去了臨時帝都。多卡斯沒准是打算將之後的事情全部托付給她了。

「不,安心反而讓人困擾了,」多斯穆歎了一口氣,「就算兩個都去還嫌不夠呢。現在,被委任掌管帝都拉克法卡爾以及亞布利亞魯伯國的人是我。以我的權限,命令其速去避難。」

「盡善處理吧。」

多瑟夫傳達了命令。

多卡斯的返信立刻就到了。是僅有文字的簡短回答。

讀完之後,多瑟夫的臉上浮現出笑容。

「多卡斯怎麼說?參謀長猊下」

「說是原本就打算指揮不死鳥第四艦隊出發,所以無須掛念。」

多斯穆並不相信。

大概,多卡斯原本是准備指揮最後尾的第六艦隊的吧。但是,既然已經發信過來說無須掛念,應該就會跟著第四艦隊一起離去吧。

對于這位最年輕的上皇,多斯穆這種程度的信任還是有的。

「那真是太好了。」他點了點頭。

「確實是,」參謀長也表示同意,「雖然准備算是白做了,不過這樣更好」

「什麼准備?」

「請不要讓我明說,」聲音中帶著點羞意,多瑟夫垂下了頭。「我只是說,萬一真的發展到不得不將上皇之身的人監禁的事態,對士氣一定會有極大的影響呢。請您體察。」

「猊下的准備還真是周全。」多斯穆不禁苦笑。

敵人臨近了。

他們宛如柔軟的鞭子,從克琉布門中延伸,並越來越長,不停抽打著龍卵要塞及其眷屬。

「與敵艦隊的距離,三光秒。」探查參謀報告道,「敵方開始了凝集光炮的炮擊。」

「評價損失。」多瑟夫下令。

「目前為止,尚未構成威脅。」作戰參謀報告說。

由于距離尚遠,艦艇搭載的凝集光炮被防禦煙幕所散射,完全沒有效果。想必敵方也沒有想過能造成傷害,只是為了探查我方的防禦態勢才進行的炮擊。

「不太妙啊。」多斯穆皺了皺眉頭。

鞭子分為了兩根。一根直指本隊,另一只卻朝向了拜魯克門。而朝向拜魯克門的似乎是主力。大概是認為帝都防衛團只要暫時壓制住就足夠了吧。

「還真是壞心眼的家伙。」多瑟夫說道。

「在戰場上,壞心眼並不是什麼缺點。」多斯穆指摘道。

「那也是當然的吧,」多瑟夫的口氣顯得有些意外,「我是在贊賞敵方啊!」

「原諒我,」多斯穆謝罪道,「沒有失去贊賞敵方的余裕,甚好。」

「真是不勝惶恐。」

「那麼,猊下覺得應該怎麼做呢?」

「我方雖然也想壞心眼一下,然而十分遺憾,並不具備那樣的實力。」

「嗯。」

「這時候還是老老實實地,擺出第二十一陣型如何?」上皇參謀長提議道。

「好吧,就第二十一陣型。」多斯穆點了點頭。

遵循命令,構成本隊的要塞群開始變更自己的位置。

第三守備隊立于敵人的攻擊的正面。這只部隊的主要任務是超長距離炮擊,運用著到現在已經無甚作用的巨大兵器。這些兵器現在正為了吸引注意力而將炮口瞄向敵方。

「敵艦隊,開始了電磁投射炮的炮擊。」

朝向龍卵要塞的牽制部隊放出了無數的核融合彈。

核融合彈向第三守備隊襲去。守備隊的反應慢了一拍。雖然發動了迎擊,卻不是可以稱得上反擊的攻勢。說句實話,是沒有這個能力。結束了炮擊任務的他們幾乎就只剩下誘餌,或者是盾牌的職能。只有躲藏在巨大兵器影子里的武裝艇虛弱地向核融合彈射擊。

第三守備隊的巨大兵器被接二連三地擊毀。不過因為本來就是已經被放棄的東西,倒不如說是很好地完成了其使命。

托第三守備隊的福,龍卵要塞以及其他的守備隊幾乎毫發無傷。

無傷的帝國防衛團本隊向著敵方主力開始移動。

敵方牽制部隊發現了這一點,也改變了航路。

「第三守備隊快撐不住了。」多瑟夫報告道。

「讓所有的守備隊都頂上去。」多斯穆下令道。

「本要塞也投入進去嗎?」

「不,我們去阻止敵方主力。」

「猊下還真是貪心,」多瑟夫的語氣有點無語,「是准備獨占敵方主力嗎?」

「不滿嗎?」

「不,我是在稱贊您。」多瑟夫再度露出意外的表情。

「那還真是讓人惶恐。」多斯穆表示了感謝。

就算舉帝都防衛團本隊的全力,也不過是敵方牽制部隊的一半左右的戰力。再抽掉龍卵要塞的話,最多也僅三分之一吧。

盡管如此,七個守備隊還是與敵牽制部隊展開了激烈的消耗戰。

另一方面,主力部隊無視了龍卵要塞。看上去他們的興趣都放在了脫出的艦船上。

「真是無禮的家伙。」多瑟夫說道。

「必須要受點報應呢。」多斯穆也說。

「是啊。這樣下去的話對于教育很不好。不好好調教的話,年輕人會吃苦頭的。」

龍卵要塞將所有的武器都指向了從旁經過的敵艦的背後。

雖然由于是追逐的形式,電磁投射炮幾乎沒什麼效果,凝集光炮卻完美地展現了實力。雖然比不上炮擊克琉布門時候的巨大凝集光炮,比起突擊艦之類的裝備的來,要塞炮的強度也不是一個檔次的

在損失了數十只戰艦之後,敵方主力部隊才終于醒悟了不能將龍卵要塞置之不理。

龍卵要塞比王宮要塞更加巨大,曾經是亞布人的全世界。

敵人也認為要破壞要塞並不容易,所以才想要無視的吧。

「第四十七區受到敵方的集中攻擊。」應急司令報告道。

「那里有什麼嗎?」多斯穆歪了歪頭。

「放圖出來。」多瑟夫指示道。

第四十七區域的透視圖在空間中展開來。雖然存在炮塔或者碼頭,卻並沒有什麼特別重要,或是特異的設備。

「您怎麼看,猊下?」多斯穆問道。

「我覺得,敵人是覺得只要集中攻擊,不管是哪里都可以吧。」

「這也有一定道理。但是,集中攻擊這樣的區域,能夠獲得什麼樣的好處呢」

這個問題在十二分鍾後有了答案。

「敵艦正接近第四十七區域」探查參謀報告說。

「能夠阻止嗎?」多斯穆問道。

「很遺憾是不可能的。」多瑟夫答道。

守備隊正與牽制部隊展開死斗,沒有救援龍卵要塞的余力。而要塞自身的火力至少在第四十七區域已經盡失。

「敵人大概是准備沖進來吧。」多瑟夫說道。

「用空艇嗎?」

「那樣的話就糟了」

「哦?」多斯穆露出興趣滿滿的樣子,「情況居然還有惡化的余地真是讓人驚訝。到底是為什麼糟了呢,猊下?」

「完全沒有想到對方會挑起地上戰,因此沒有做好接待的准備。真是有傷亞布利亞魯之名。而且……」

「而且?」

「被做了預想外的事情,不禁有些要喜歡上敵人了。」

「原來如此,的確是嚴重的問題。」多斯穆打心底表示同意。

「敵艦,沒有減速。將與本要塞相撞!」探查參謀報道。

「看起來是白擔心了呢,猊下」多斯穆用逗趣的語氣說道。

多瑟夫無言地聳了聳肩。

「距離相撞還剩五秒。三、二、一、相撞!」

即使在“謁見的大廳”也能感受到輕微的晃動。雖然程度輕微,但是竟然能勝過龍卵要塞的重力控制裝置的控制能力,可以想見沖擊之猛烈。

「撞上來的應該是戰列艦級,」應急司令說道,「立刻派遣應急部隊。」

「先停下,」多瑟夫下令之後,才想起自己只是參謀長,並沒有下令的權利。向著多瑟夫恭敬地行了一個禮之後說道,「請下令讓他們停下。」

「讓應急部隊等等,」多斯穆暫時采納了參謀長的意見,然後問道,「能告訴我們理由嗎,猊下?」

「敵人恐怕是……」

多瑟夫剛剛開始說明,地下便傳來了剛剛完全無法比擬的晃動。

「敵艦爆炸了。」

「自爆嗎?」多斯穆確認道。

「看上去是的。」

艦艇都以湮滅能量為動力。反物質燃料本身就是強力的爆炸物。敵人將大型艦艇轉為無人艦之後——雖然也不能完全排除有人操作的可能性,但敵軍應該還沒有被逼到這個份上——,將艦內灌充反物質燃料,再讓其突入。說白了就是現場造了一個超大的自翔彈。

「報告受損情況。」多瑟夫下達了指示。

「第四十七區域幾乎消失。中心軸也受到損傷。鄰接的區域的損害也十分嚴重。擴大透視圖的范圍。」

在被擴大的透視圖上,到處都是不自然的空白。

「情報系統遭到破壞,」應急司令說道,「雖然已經立刻開始了修理工作,但是結果無法預測。」

「再挨一發的話,我們的故鄉大概就不保了吧。」多斯穆說道。

「是的,會斷成兩截吧。」多瑟夫冷靜地回應道。

「不用勉強修理了。」多斯穆對應急司令說道。

司令露出悲傷的神情。大概是感到有損尊嚴吧。

多斯穆雖然考慮過謝罪,還還是忍住了。因為沒准會更深地傷害司令的自尊心。

「敵艦兩艘,正在靠近。均是戰列艦級。」探查參謀報告道。

敵人的意圖十分明顯,但龍卵要塞已經沒有阻止的手段了。

「破壞我們的故鄉,只用了三艘戰列艦嗎?最後還真是賣了一個賤價啊。」多瑟夫有些悔恨地說道。

「您會把表情寫在臉上還真是少見,猊下。」多斯穆道。

「這份屈辱實在無法忍受,」多瑟夫吐露之後,用帶著意外的神情看向司令長官,「但是,剛才那句話我要原封不動地送還給您。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猊下睜眼的樣子。」

多斯穆平時,都是閉目生活的。作為擁有空識知覺的人,相比地上人而言,視覺的重要程度並不那麼大是事實。

但是,一直都瞑目的理由,誰也不知道。有人說,是多斯穆猊下討厭視覺。也有人推測,是不喜歡自己眼睛的顏色。

皇族最高長老的瞳色,是讓多瑟夫歎為觀止的漆黑色。

「您的泣顏就是如此有價值啊,猊下。」如此評論之後,多斯穆問道,「說起來,避難情況如何了?」

多瑟夫望向探查參謀。

「已經基本完畢。推測敵勢力在亞布利亞魯伯國內已經不可能追上他們了」

「稍微沖淡了一點屈辱感呢。」多斯穆向參謀長笑道。

「是的,猊下。」多瑟夫敬了氣勢十足的一個禮。

「敵艦,即將突入要塞。」探查參謀說道。

多斯穆做出了他能做到的最大指示,「拉響警報吧。通知全員,准備抵抗沖擊。」

「雖然這可不是抓住什麼東西就能抵抗的沖擊啊。」多瑟夫發出了小小的抱怨的同時,臉上的笑容並沒有消失。

隨著轟隆巨響,“謁見的大廳”激烈地震動起來。

就算斷成兩半,龍卵要塞還是暫時存活著。但是,戰斗力受到了極大的損害。

小型的艦艇從切斷面中鑽入,開始了射擊。

對于朝向到剛剛為止還屬于要塞內部的部分的攻擊,就算是要塞也無能為力。

終于,曾經是要塞的兩個巨塊化為了巨大的火球。

而這個時候,守備隊也已全軍覆沒。

敵艦隊兵分兩路,分別向帝都拉克法卡爾和拜魯克門前進。

對于拉克法卡爾本身,他們並沒有什麼興趣。在他們看來,連帝宮都已經送出來的帝都現在可以說只剩下殘渣,連確保的價值都沒有。而且,這基本也是事實。

他們的目的是確保反物質燃料制造工廠。亞布利亞魯伯國擁有不僅是帝國而且是已知宇宙中最大的反物質燃料的制造工廠,其被稱作“帝國的乳房”。幅度達500威斯達緒的帶狀構造物像圓籠子一樣環繞著甯P亞布利亞魯。在這些構造物的上面縱向排列著無數組的直線加速器。內側則用吸取的動力加速素粒子,無休止地生成反陽子。這里所制造的反物質燃料,支撐著帝國的主軸。

為了掐斷亞布的命脈,“四國聯合”對于這帝國生命之泉可以說是垂涎欲滴。

根據通信分析的結果,可以判斷在拉克法卡爾還殘留著可以遠程操作“帝國的乳房”的設施。

在拉克法卡爾跟前部隊再次分為兩路。一路繼續進入帝都,另一路則直指“帝國的乳房”。

侵入帝都的部隊受到了意外熱烈的歡迎。

拉克法卡爾的確已經荒無人煙,但是帝都最後的住民們為了操控所有大型兵器而留了下來。

宇宙罕見的空間巷道戰開始了。

“四國聯合”的艦艇被從匪夷所思的方向射來的凝集光以及核融合彈搞得灰頭土腦。

由于進攻方完全不考慮之後的生存,于是更加難以料理。確保退路只為了進行下一次進攻,無法確保的話,即刻決意戰場捐軀。

甚至,還進行一些像模像樣的通信,將聯合軍的軍士耍的團團轉。

帝都拉克法卡爾的戰斗,一直持續到聯合軍艦隊距離“帝國的乳房”只有一光秒距離的時候才結束。

此時,“帝國的乳房”的自爆裝置啟動了。

存貯著反物質的燃料罐同時發生了爆炸。

量雖然充足,倒還不至于將巨大的“帝國的乳房”整個湮滅。但是,正如同事先計算好的一樣,碎片朝著甯P拉克法卡爾落了下去。

被卷入自爆的艦艇僅有少量,但是試圖接收“帝國的乳房”的部隊卻喪失了行動的目的。

而侵入帝都的艦艇則更加悲慘一些。

幾乎是在“帝國的乳房”自爆的同時,帝都各處裝置的湮滅炸彈也啟動了。

費布達修男爵家帝都城館用反陽子炮擊毀一艘敵艦之後,又用自爆與兩艘同歸于盡。

在狹小區域彙集的聯合軍艦艇受到了巨大的損失。

另外,多名前去調查偽造通信中樞,在聯合軍中也算是最優秀的軍士們,從此人間蒸發。

亞布利亞魯伯國最後的戰場,是在拜魯克門周邊。

聯合軍艦隊的大半都殺到了拜魯克門。

守備“門”的帝國戰力,在通常宇宙這邊僅僅是個擺設。

以拜魯克王宮為中心,雖然配備了幾個要塞,實際上都已經被放棄。若是還剩下未撤退的艦船的話,一定會死戰到底吧,然而亞布利亞魯伯國方面的避難已經全部完成。

敵艦隊接近之後,從王宮飛出一艘聯絡艦,突入“門”中。

之後,王宮和“門”周圍的要塞群立刻發動了自爆。

其爆炸的火焰,宣告了亞布利亞魯伯國戰斗的終結。

被稱為“混沌之都”,同時也是“龍之頸根”、“八門之都”、“帝國搖籃”、“愛之都”、“故鄉”的帝都拉克法卡爾陷落,永遠失去了“不落之都”的異名。

上篇:星界戰旗V 宿命的旋律 4 近衛的戰斗    下篇:星界戰旗V 宿命的旋律 6 退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